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 损失惨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另一边汉军在钵罗耶伽城西侧一战之后,也撤回了婆罗痆斯以东,算是直接放弃了钵罗耶伽城,之后依旧包围着婆罗痆斯城,一副不让这城好过的气势。

    然而汉军经此一役内部已经有些空虚了。

    张任本部折损了三千五百有余,孟获与其他蛮王折损了和张任相差无几的兵力,长水折损了近四千,于禁本部两千多,虎贲折损了接近两千,盾卫在象兵的蹂躏下折损了一千多,其他从旁协助的精锐,诸如廖化,王平,合计折损了四千多。

    当然这些折损之中除了张任和关羽本部以及长水基本可以计入全部战损以外,其他多是伤员。

    之后再算上关平和孙观三千多的战损,陈炽接近一千的战损,光这一部分,短时间之内汉军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两万五千,哪怕到时候能救回其中小半,也需要相当的时间。

    之后便是关羽本部,之前好不容易补充到一千二的校刀手,折损了接近四百,本部其他精卒折损两千多。

    也即是说关羽本部折损接近三千人,不过主战场唯一能说胜利的恐怕也就是关羽本部了,其他基本全都是损失。

    拉胡尔对战关羽的主战场,左翼基本上是大胜,除了被长水暗算了几波螺旋枪兵以外,左翼击溃汉军的损失不到两千,这还是将撤退时走不了,留下来的重伤员也算入了,算上枪兵差不多四千。

    右翼不用说,象兵和臧霸属于对耗,象兵能将臧霸恶心死,但要击杀盾卫除非是象兵一脚正面踩上没盾牌的盾卫,否则光是踢击的话,盾卫是要不了命的。

    因而右翼真正的损失其实是来自长水营和于禁,以及作为护军的廖化和王平,盾卫折损的那一部分,基本上全是因为硬接孔雀枪矛然后盾牌爆炸的士卒。

    然而恶心的地方就在这里,盾卫没有能干掉象兵的手段,强悍的防御能保证不死,但是要杀这种有重甲防御的象兵,盾卫杀不死……

    最后盾卫硬生生被象兵将阵型碾成块状,虽说人没事,还限制了象兵继续肆虐,可盾卫自己也拿象兵没有太好的办法。

    至于长水,完全是大自在带兵突击了右翼的结果,维卡斯那个军团损失颇大,但是被近身的长水营除了就地自爆以外,真心没有什么太好的应对办法,以至于差点被全灭。

    不过维卡斯那个军团,在干掉了长水的同时,自身也废了,当然这个军团废了的原因和汉军右翼没半点关系,是射声不惜动用超视距的结果,只是一波就干掉了三分之一的军团。

    理论上来讲瞬间这么大的损失,就足够将一个军团打停了,然而维卡斯本身具备短时间稳固组织力的能力,在吃了一击之后,直接撞入了长水营内部,硬顶着长水营将长水废掉了。

    这个战术硬说的话,其实贵霜没占便宜,接近三千人的损失,也就换了三千多的长水,和几百正卒,但是从整体上来讲这个时候汉军就废了,除了关羽本部以外,其他所有破局能力全部被干掉了。

    射声短时间内最后一次超视距能力也被消耗掉了,可以说那个时候拉胡尔就剩一个对手,剩下的全都是肥肉,更重要的是拉胡尔麾下剩下来的弓箭手可以肆意的压制关羽本部了。

    不过那个时候拉胡尔也组织不起来多少的弓箭手了,之前那个弓箭手军团在右翼被长水打的抱头鼠窜,关羽当时已经进入中军,拉胡尔能就近组织起来一部分的弓箭手对关羽反击已经相当不错了。

    实际上那个时候关羽如果有丝毫后退,或者从其他方向杀出去的想法,汉军基本就是全军覆没的节奏,然而关羽闷头直接朝着拉胡尔冲过去了,顶着对面的反击硬生生杀到了拉胡尔面前一百步的位置。

    不提关羽的损失,拉胡尔光是看关羽的杀伤力就有些慌,因为有些挡不住,实际上是因为拉胡尔率领的本部不靠谱,如果是两个库斯罗伊的本部,拉胡尔是能稳稳挡住关羽的。

    关羽军团一身实力全在杀伤上,防御力偏弱,正面硬顶确实没有军团顶住,但同样关羽军团偏弱的防御力,意味着这个军团能被常规打击消耗掉,然而拉胡尔手上已经没有了弓箭手军团。

    于是在关羽第二次距离自己还有一百步的时候,拉胡尔撤了。

    这个举动有些冒险,但相比于继续对耗下去,已经感觉到中军隐约开始规避关羽的拉胡尔,很清楚自己再继续站在原地,哪怕再有一会儿就能将汉军两翼碾溃,然后往内挤压关羽,获得大胜,可还有另一种被关羽冲过来干掉的可能。

    如果换成之前心生死志的拉胡尔,那无所谓,继续刚就是了,死了也能拉关羽下水,无所谓的事情。

    那个时候心理已经有一些其他想法的拉胡尔其实不愿意死,于是果断撤退了,至于关羽追击带来的影响,拉胡尔也知道,但除非自己身后的本部彻底崩溃了,否则关羽不可能跑得比自己快。

    当然拉胡尔估摸着按照自家本部心生畏惧的那个状态,十有**杀着杀着就会避开关羽,之后甚至开始让开关羽整个军团,到了那个时候关羽本部肯定比自己跑得快,追上自己也是时间问题。

    不过这个时间有多久,拉胡尔大致也有一些估计,更重要的是他已经骗走了射声的大招,如果这个时候不撤,继续拖,双方再僵持,等下一波射声恢复,攻击的肯定是自己的本部。

    到时候中军肯定崩盘,毕竟那些滑头已经开始避让关羽了,再来一波肯定呼啸而走,于是拉胡尔趁着自己还能指挥收拢中军,果断撤退,而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和拉胡尔估计的差不多。

    两翼的问题不大,尤其是左翼,全面上风,要撤退很容易,谁都不可能拉住,有难度的是右翼,但右翼只需要舍弃极少数的一部分兵力就能退下去,因为之前被长水打成狗的弓箭手全在右翼。

    弓箭手在撤退和进攻的时候都会有箭雨掩护,而汉军能提供箭雨压制的长水已经基本全灭,能接双天赋箭雨的盾卫正在和象兵纠缠,而不管是盾卫和象兵都在最前方……

    所以倒霉的维卡斯又被拉去殿后了,满编的一个军团最后就剩下不到一千人跑路了,至于其他的军团基本都成功抽身而退了。

    等到关羽快追上拉胡尔的时候,重装弓箭手从恒河那边撤过来了,被骗了超视距的射声哪怕还是有战斗力,也不可能继续在中短程压制另一个双天赋弓箭手军团,而陈炽和黄忠就算是有心想追,也只有步兵,面对重装弓箭手这种军团说衔尾追杀,说实话,换长水还行。

    后面的就不用说了,关羽再强,麾下的士卒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比防御连盾卫都不如。

    在拉胡尔将象兵和重装弓箭手拉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撤下去了,汉军仅有的两个能追过来的军团就是盾卫和关羽本部了,然而不管是盾卫,还是关羽本部这个时候都拉不住要走的拉胡尔,关羽军团攻击力足够,但是防御不够,盾卫防御有余,但是拉不住人……

    可以说主战场其他军团创造了一万一的杀伤,而关羽本部突进创造了三千的战绩,追击创造了两千的战绩。

    另一个战场也就是凯拉什和关平的战场,硬吃了孔雀中短程,关平折损了两千多人,之后在逆势之下,干掉了帕萨两千多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射声将孔雀打残了,如果不是这个,关平就算是爆发也么用,孔雀近两千的折损,算是在短时间之内废掉了战斗力,勉强能算个好消息。

    最后汉军这边统计出来的折损和贵霜那边预估的战损有着一些出入,但大致都在一比一点五左右。

    “一比一点五吗?”关羽看着战损统计面色相当的难看,哪怕因为军医的治疗这个比例能压到一比一左右,但第一次打的这么难看,让关羽倍感烦躁。

    “不算差了。”李优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你杀入了对方中军,这个战损会难看更为难看。”

    李优没有说笑,实际上在发现保长水营失败之后,就已经做好了损失惨重的心理准备。

    “中军……”关羽面色泛青,若非孔雀给他的中军也来了一拨,关羽本部十有**能顶着库斯罗伊和拉胡尔的本部杀穿对面的中军。

    “拉胡尔是怎么做到超视距协同的?”关羽压下内心的烦躁询问道,“光影观察的范围并不比对方的天眼通范围小,尤其是在我们可以加大输出的情况下,不应该被埋伏的。”

    “不是协同,孔雀一开始大概是吊在凯拉什的视距以外用天眼通锁定的吧。”李优摇了摇头,“坦之遭遇到凯拉什和帕萨之后,就持续性陷入到低烈度的消耗之中,想来不管是拉胡尔,还是凯拉什都是在给孔雀争取那一天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