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小心思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皇甫嵩真的被镇住了,完全没想过还有这种骚操作,战争不是儿戏,罗马人居然还没到就退了,之前放的狠话是喂狗了?

    “罗马人撤回去了?”夏侯惇愣了愣神,完全没明白这是什么鬼操作,于是追问道,“停,我问一下,是没来,还是来了撤回去了?”

    “是来了,看到了下雪,直接撤回去了。”荀谌无比郑重的说道,夏侯惇闻言同样陷入了沉默,这操作,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罗马倒是果决。”皇甫嵩轻咳了两下,收敛了心神之后,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实际上皇甫嵩的内心充满了吐槽的**。

    “确实是出乎预料的情况,我们也没想到罗马军团到抵达了东欧,在看到下雪之后直接选择了离开。”袁谭也是面带苦恼的说道,冬天作战其实是有利于袁家的,因为斯拉夫人在冬天能保有更高水平的战斗力,罗马人的话,很有可能无法适应这种环境。

    “也就是说我们来的根本不是时候,反倒还要吃你们的,用你们的。”皇甫嵩笑着说道。

    “一应吃穿用度倒是不用在意,这点东西我们还是有的,只是罗马过于果决的撤退让我生出了一些不太妙的想法。”袁谭矜持的笑了笑,提起罗马人他还是有些谨慎的。

    毕竟现在汉室对于罗马帝国并没有完整的情报体系,马超虽说身居高位,但其本身是一个二货,以至于白瞎了权力,根本建立不出来成型的情报体系,加之汉室内部一众文臣都认为让马超来做这种事情根本是找死,还不如让马朝继续去浪。

    因而最后的结果就是,马超回老家举行盛大婚礼的时候,老袁家对于罗马整体的情报基本上是一抹黑,虽说最近许攸已经开始动手以商业往来的方式建立罗马情报系统,但是短期怕是没有什么效果。

    “立于不败之地而求后胜,罗马人也算是深谙兵法了。”皇甫嵩倒是从其中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很明显罗马人就算是抱着打袁家脸的态度来开战,在战术上也非常谨慎,这种对手很厉害。

    “总之短期之内罗马人应该是来不了了。”荀谌笑着解释道,“诸位可以先行休整半年,这边的冬天很长,而且也没有太多的事情,我们建设了一些地下训练场所,可以用以锻炼,但是在冬天的时候,尽量不要深入雪原,这边冬天的雪原非常危险。”

    “猛兽吗?”皇甫嵩随口询问了一句。

    “不,只是因为容易走丢。”荀谌干笑着说道,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太平了,然后到处都一样,走得太远了,一旦迷失方向,真的会走丢的。

    “……”皇甫嵩沉默,这理由让他无言以对。

    “指南针没用吗?”夏侯惇虽说是一个莽夫,但是夏侯家该教授的东西也没忘了教授,这种基础的东西当然知道了。

    “这边的矿有点多,指南针失灵的概率基本和能用的概率差不多。”荀谌无奈的说道,这个真的不是炫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思召城旁边这么多矿,反正只要是需要的狂都能找到。

    实际上怎么说呢,思召城占据的位置是后世叶卡捷琳堡,是苏联第三大城市,以及大型工业中心,而且所辖范围之内,有工业生产所需要的几乎所有的原材料,也就是说只要是常规矿,全都有。

    以至于换成当前的情况就是,到处都是矿,大矿,小矿,贵金属矿,非金属矿物原材料等等,总之乱七八糟的统统都能找到,同样也就意味着指南针已经暴毙了。

    “……”皇甫嵩和夏侯惇皆是陷入沉默,这是老袁家炫富的最新方式吧,老夫这波服气了,当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没见过,没见过。

    总之这句话下去场面莫名的有些冷场,皇甫嵩和夏侯惇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而荀谌则是不想在这一方面继续讨论。

    “说起来我们内线的情报罗马人在三四月其实就出发了,现在才到,大概是内部出了一些问题。”袁谭轻巧的回归主题,继续讨论罗马人,再从来到思召城之后,袁谭也喜欢喝酒了。

    “你们没有探查出来什么明确的消息吗?”皇甫嵩也自然的接口,但是对于袁家的反应有些奇怪,看袁家现在情况,不应该进展这么缓慢,难道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这倒没有,我们之前的工作核心其实是壮大自身,增强内部向心力,对外并没有在考虑之中。”荀谌叹了口气说道,当初袁家才来的时候谁有时间管罗马死活,现在是壮大起来了,才有精力去关注这些事情,没有足够的权柄和力量,如何能撑起野心。

    皇甫嵩也没追问,这一方面袁家不可能胡说,毕竟现在这个局势摆明了是他们这群人不想被吊到耻辱柱上的话,只能选择让罗马被挂在耻辱柱上,而他们这伙人在这件事上步调一致,甚至更进一步来说,那群随后跑过来的世家,在这件事也是步调一致的。

    毕竟死道友好过死贫道啊,罗马人挂在耻辱柱上被他们的后人嘲笑,总好过他们这些人挂在耻辱柱上被子孙万代嘲笑好吧。

    至于说罗马人能不能修这个玩意,完全能,虽说罗马人点的技术路线和秦汉的技术路线不同,但是罗马人确实是能修这玩意儿的,同时代罗马的建筑和水利设施水准非常高,哪怕有些不务正业的意思。

    首先罗马人在公元前二世纪末期的时候修了一条八十多公里的引水渠-马尔吉亚水渠,然后混到图拉真时代的时候终于上天了,修了一个落差三十多米的这玩意儿,虽说技术路线属于极其神经病类型,但是甭管脑子有没有病,罗马人的技术还是很靠谱的。

    毕竟这群罗马人在略微往前的时候已经搞出来了《建筑十书》,这是世界史上最古老且最有影响的建筑学专著,然后这十册之中的第八册全部都被用来讲如何在水中搞事,如何修永固类型的水道。

    总之罗马也不知道怎么点的技术路线,在运河这条技术路线上点的和秦汉完全不是一条路,秦汉的技术路线大致是实用,罗马的技术路线充满了如何靠高低地势,制造喷泉,然后点出来了自来水……

    双方在这一方面完全不是一路人,但管他是不是一路人,大致而言双方是殊途同归的,而且发展到这个程度,在利益够大的情况下,罗马要搞出来这样一个玩意儿,并不艰难。

    “大体就是这样了,就现在了解到的情况而言,对于罗马人我们必须要给出相当高的评价。”荀谌轻叹道,不出国不知道天下之大,出了国斩断了束缚之后,又不得不赞叹其他国家的智慧。

    “也就是说我们大致还有半年的准备时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皇甫嵩将问题转到另一方面之后带着笑容说道,对于他而言时间拖得越久,越能发挥出自身的实力。

    毕竟皇甫嵩不完全是韩信那种天赋党,很多战场需求的东西他都需要时间去调整才能发挥出最为极限的实力,因而时间的广度对于皇甫嵩来说非常的重要。

    “是的,就现在的情况看来,罗马人应该不会在冬天对东欧进行攻略了。”荀谌点了点头说道。

    荀谌的分析是有一些误差的,他毕竟没有和罗马人直接交手,完全模拟罗马人的思维的精神天赋并不能发动,因而只能靠着表象来判断,实际上现在滚回黑海的三个罗马鹰旗军团已经思考着明年来不来攻打东欧了。

    因为相比于打袁家这种他们觉得没鬼用,本质上只是为了震慑的战争,这仨军团长都觉得打北非的凶兽比较有意思。

    毕竟后者战斗力不高,掉落又很充足,气候环境也比较适合于他们罗马人,更重要的是按照阿克苏姆王朝的说法,这种大规模几百万的野兽冲击每年都会有一次,这仨寻思着明年继续去打,这不打完肯定又要错过东欧收拾袁家了。

    至于说冬天去攻打东欧,罗马人是很拽,但罗马人不是脑子有病,自然不会去做这种事情,又不是非打不可,塞维鲁打发他们三个军团来,也是因为他们三个军团在之前的战争之中没有积累到足够的功勋,现在派他们过来敲打敲打袁家的同时,积累一下军团功勋。

    哪怕塞维鲁对于士卒非常好,但士卒也必须要有功勋塞维鲁才能给他们发钱发粮,总不能胡乱赏赐吧。

    不过那是之前,换成现在这种局势那就完全不同了,收拾兽潮什么的也是功勋啊,而且相比于收拾袁家的成本和产出,收拾兽潮成本又低,产出又高,仨军团长都寻思着不行明年继续打角马算了。

    然而他们这个想法还没坐实,塞维鲁的命令就来了,东欧下雪你们可以退回来,但是明年开春正式进军,谁也别给我耍滑头,袁氏必须要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