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 崩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飞闻言若有所思,但脑子还没转动起来,就被张飞掐断了思路,想什么想,听法正的谋划,然后自己上手莽就是了。

    “不出意外的话,前方的局势应该与我预估所差无几,也就是说李师肯定能架住对方,这反倒是我们走这边,靠跳板掐断对方粮道的好机会。”法正双眼划过一抹精光。

    “你确定你能找到粮道?”张飞有些吃惊的说道。

    “很容易的,真走到我能掐断粮道的时候,不惜暴露内线,也该下手了。”法正这个时候已经对于自己的恶意丝毫不加掩饰了。

    当然法正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贵霜的粮道是明目张胆的走恒河运输,那法正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张飞再厉害,陆军也不可能和水军打水战啊,那是必输无疑的节奏。

    不过法正寻思着荀祈那群人肯定将恒河两年的造船厂该升天的都升天了,现在就算还有造船厂,还有船只理论上来讲也不可能大规模运输粮草了,估摸着不出意外的话,主流还是要靠陆路运输。

    这就给了法正截断拉胡尔后勤线的机会,哪怕到时候可能恒河上还有一些粮草运送,但造成的影响,也足够法正在适合的时候,给贵霜前线致命一击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那就走,老张我可是很像和贵霜的高手切磋切磋呢。”张飞狂笑着说道,未有丝毫的畏惧。

    大约半个月之后,张飞正式进入了朱罗国,这个时候朱罗王朝已经彻底崩溃,基本上所有的种姓成员不是外逃,就是死在了内乱之中,达利特在郭汜和李优的帮助下,夺得这个国家之后,疯狂的开始了反扑,掠夺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

    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混乱之中,加之这群人之中没有一个懂得治理的人员,所做的只是暴力的掠夺,军纪,律法什么的早已抛到了脑后,原本拯救达利特的高尚纲领在现在这种局势之下,也快速的为各自的**所征服。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本身就没有崇高的纲领,带领着为达利特夺下一片乐土的领头人也离开了,剩下这些人在威望不够,能力不够的情况下,所能使用的方式也就是强行掠夺所有的物资,达成他们曾经幻想的生活,而饭饱思**之下,很快这个国家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没办法,没有行动纲领,没有能压住山头的领导人,又缺乏相对应的眼光,只能着眼于眼前,连执政意味着什么都弄不明白的达利特,在各种私欲的引导下,堕落的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快。

    虽说其中不乏有一些认为现在还没有安全,他们需要巩固国家的家伙,但他们没有人懂得治理国家,更何况就算是懂得,他们又如何能实行婆罗门那种层级统治的方式!

    要知道他们站出来拼死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一个对于达利特公平的国家,而现在哪怕是堕落了,哪怕是生出了私欲,在这一方面也尽可能的保证着底线。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勉强还是认为所有的达利特都是平等的,这也是朱罗王朝,现在既没有行动纲领,有没有执政理念,还没有治政人员,整个国家整体趋向于混乱的情况下,还能存在,并且保证一定的战斗力的重要原因。

    简单点讲,朱罗王朝已经被破坏的一团糟了,达利特将当年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又还回了那些阶层的身上,然后靠着从这个国家搜刮出来的一切,活的还算是滋润。

    这种滋润,让达利特认为自己现在所作所为的正义性,因而内部的领头人虽说还有纷争,还有私欲,还想要获得更多的东西,但大体上达利特确实是认同了团结起来推翻婆罗门这个想法,好吧,现在应该算是理念了。

    也正因为这种思维,在这种正常应该早已崩溃的社会秩序下,朱罗王朝居然稳稳当当的立了起来,至少在这群达利特将朱罗王朝彻底榨干之前,这个国家应该还是可以保持着相应的力量。

    不过这种情况不可能维持太久,没有行动纲领,没有执政理念,没有成型的国家整体,朱罗王朝现在的情况,基本就处于坐吃山空的状态,等到现在这群不事生产的达利特将朱罗王朝吃空之后,现在看起来还像是一回事,而且团结一致的达利特,就会瞬间崩盘。

    至于说种田,以现在朱罗王朝的组织力根本组织不起来,哪怕是那群跟着郭汜打下朱罗王朝的头领想要组织人手做这件事,也做不起来,因为绝大多数达利特,现在都享受着远远超过曾经的生活,根本不想去种田。

    在大多数达利特不想种田,只想享受的情况下,那些人根本不可能组织这些人干活,现实点讲的话,那就是,为什么要干活?我这么多年被折磨的都不成人了,好不容易能享受了,让我享受一下吧!种田你让其他人去种吧,我这边有吃有喝,先让我享受两年再说。

    这是绝大多数正常人的想法,远见什么的,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没有享乐重要,哪怕明知道天天努力学习,天天慢跑十公里,对于未来有很大的好处,但自律这件事,绝大多数人都没有。

    达利特也是如此,他们可以去参战保卫自己的胜利成果,但绝对不愿意放弃享受去劳动,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之前的几十年一直在黑暗之中,现在他们只想在活着的时候感受一下高种姓的生活。

    因而朱罗王朝现在根本组织不起来,领头的那些人也不大可能用刀子去逼着那些人去劳动,好吧,就算是逼也不大可能逼动。

    所有的在朱罗王朝的达利特现在都处于分享果实的状态,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达利特因为分的不够均衡,而大打出手的情况,秩序已经逐渐崩溃了,除了为了守护自身的胜利果实,所有的达利特,除了享受高种姓的生活,什么都不想干。

    可以说,这群人已经走上败亡的道路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能阻止。

    张飞和法正经过朱罗王朝的时候,看到这种混乱的情况,都有一种这个国家走向败亡的感觉。

    不过对于汉军的借道,达利特并没有拒绝,毕竟他们能起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汉军,因而,对于法正等人还算客气,只不过看着那人性跌破底限的的乱局,张飞甚至有些忍不住想要出手。

    “很愤怒?”法正从朱罗王朝借道之后,重新北上之后,留意到张飞的神色之后,一脸平淡的说道。

    “他们真的是人?”张飞双眼冰冷的看着法正说道。

    “谁知道呢,有时候人和畜生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道德非常重要。”法正冷漠的说道,“我们做好我们的事情就可以了,他们做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情,再说这些事情,达利特未必没经历过。”

    张飞双眼冰冷,“与牲口无异也!”

    “是啊,所以李师应该是放弃了这群人了。”法正平静地说道,“如果真的有救的价值,李师肯定会扶一把。”

    张飞陷入了沉默之中,虎着脸骑着乌骓马没有再说话。

    与此同时,率领着自己麾下的达利特出现在朱罗王朝内部的库斯罗伊,看着那一件件的人间惨剧,看着那些以前善良,怜悯,好像具有着人间一切美好,但却被天神遗弃的达利特,制造出一件件的惨案,看着拿在惨案前恣意狂笑的达利特,库斯罗伊动摇了。

    这么多年来库斯罗伊第一次正视自己,正视达利特,正视婆罗门,不再以主观的印象去看待这些问题,而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去思考。

    “我所想要给与达利特的尊严,给与达利特的光辉就是这样吗?就是以比曾经高种姓更为暴虐的方式,将劫难施加到那些人身上吗?这样的达利特和曾经那些人有区别吗?大概比那些人更过分吧!”库斯罗伊有些占不太稳,踉踉跄跄之间带着悲戚询问道。

    没有人回答,库斯罗伊身后率领的由达利特构成的本部,看着这一幕,有快意,有不忍,也有动摇。

    之后的半个月,库斯罗伊带着身后的本部在朱罗王朝的延边的位置走了一圈,到最后的时候他们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然而这并没有让库斯罗伊恢复,他只是看着那一处处,比婆罗门制造出来的人间惨剧更像是地狱的情况陷入崩溃之中。

    直到朱罗王朝的几个统治者带兵出现在库斯罗伊面前的时候,库斯罗伊依旧没有醒悟,这种地狱,真的是他所期望的未来吗?

    看着对方的大军围了上来,拉胡尔埋在库斯罗伊身边的棋子终于开口了,“将军,拉胡尔主帅当时再在您来的时候,就告诉过您,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崩溃,也不要绝望,既然看到了不正确的道路,那您更要坚定自己的方向,而不是就此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