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死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辽和李条其实都是相当郁闷的,他们的战略其实是没有错的,就食于敌,外加破坏生产在兵法之中都属于可以给敌方造成致命级别影响的战术,然而用在贵霜,这战术有些水土不服。

    “太财大气粗了。”薛邵面皮颇有些抽搐,他们和贵霜死磕到这个程度,他们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财大气粗。

    “别提了,要不是这群人空守宝地而不自知,我们早完蛋了。”李条没好气地说道,“庆幸我之前学了一段时间的数学,知道了亿这个概念,说起来,我以前以为这个字造出来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我觉得婆罗门换成我们汉室,这地方得有一亿人!”

    “一亿?”张辽翻了翻白眼,“我看不止,要不是他们自身脑子有问题,被耗死的搞不好就是我们了。”

    “唉,这真是天道不公。”李条的长枪抡了两下之后,非常不爽的说道,“就这些杂鱼,放我们黄巾的时候,早都升天了。”

    李条过了好几年好日子,对于黄巾那段看淡了很多,不过自从来到贵霜,尤其是南部精华区之后,李条就一个感觉,南方这群吃土的渣渣需要一个天公将军。

    “我觉得你还是别提这件事了,虽说中平年到元凤年之间发生的时候长公主表示既往不咎了,但你这么说的话,还是注意点。”张辽瞟了一眼李条安抚道。

    黄巾什么的现在不算是禁忌了,刘桐大笔一挥,将中平元年到元凤一年发生的恶**件全部抹平了,表示但凡是这个时间段发生的恶**件,首恶解决之后,就既往不咎了。

    问在于李条一个正儿八经的汉将,而且是吃得好,喝的好,再努力努力关内侯可期的家伙,还扯黄巾当年,这就有些过分了,虽说张辽和薛邵都属于嘴巴很严的那种,但你这是不想封侯拜相了是吧!

    “我是觉得那群傻子太蠢了,我当年差不多也是他们这种情况,所以我揭竿而起了,当时我连武器都没有,斩木为兵!”李条拍着胸脯说道,相比于前几年的沉默,这几年李条开朗了很多。

    “这大概就是公台所说的社会性问题了,这不属于我们考虑的范围,我们要做的就是行军作战,击败敌人,然后保存自己。”张辽听着李条的话,笑了笑说道。

    距离张辽等人大约几十里的地方,贵霜的游骑兵盯着炊烟双眼冒火,他们曾经以为自己是最快的骑兵,然而自从见到了白马义从之后,最快这个概念直接被刷新了,对方快的他们连土都吃不上。

    “这是快要追上了?”迪帕克盯着天空之中的炊烟恼怒的说道。

    白马义从几乎是迪帕克他们见过最嚣张的骑兵了,在敌国境内进行作战的时候每天还是该该做饭做饭,该休息休息,更让人崩溃的是,就这么他们依旧拿对方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军团实在是太快了。

    要知道敌后作战一般可是连火都不能升起来,就怕炊烟暴露自身的位置,至于休息,都必须要非常的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敌军给包围了,然而白马义从的存在完全打破了这个定律。

    冷饭,干粮?去去去,吃热的,生火做饭,只要在一个时辰之内吃完走人,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晚上休息,白天跳出去用钓鱼的手法钓一群人,等到下午玩命的跑,跑到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睡一觉起来,第二天掉头再回去。

    要不是有这能耐,在没有己方百姓的支持下,敌后作战的军团早就因为精力问题被拖垮了,而白马义从正因为有这个能力,才能半点问题没有的浪到现在,还吃贵霜的,喝贵霜的,贵霜还没办法。

    “这要算是追上了那就好了。”奥斯文头大不已的说道,他发现竺赫来根本就是个坑,派他俩来追杀白马,这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尤其是真正和张辽照面了几次的奥斯文,很清楚这一事实。

    “我看这炊烟不是很远了啊,说不定这一次还有点希望。”迪帕克决定开心象挣扎一下,奥斯文没有拒绝。

    白马义从的士卒吃完饭,巡逻人员在地平线上看到了开了奥斯文心象的王族游骑兵,那速度风驰电掣,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突进到了近乎一千步的距离,到了这个程度,白马义从的士卒才收拾完毕。

    这个距离近乎已经是骑兵最好的冲击距离了,然而看起来慢慢悠悠的白马义从士卒上马之后,在一个呼吸之内将速度拉高到了破百米每秒,反正起步先开云气固化道路秘术,之后直线狂加速。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是一辆赛车如何在直线加速上甩掉一辆老爷车的故事了,反正也不需要拐弯,张辽直接将速度拉高到接近一百二的程度,然后双方的距离以可见的速度变大,之后白马便消失在了地平线上,看到白马消失的那一刻,迪帕克彻底陷入了凌乱。

    “这不合理!”迪帕克驻马之后一脸抓狂的说道,他都解除了大地的束缚,麾下王族游骑兵又是贵霜最快的骑兵,两下相加之下,为什么连对方的土都吃不上。

    “很合理了,你一直在西边做外围封堵,我可是见过好几次这玩意儿了,刚刚那速度还不是最快的速度。”奥斯文瞟了一眼迪帕克说道,“上一次我们眼看着就差几百步就能包围住他们了,结果在攻击出手前的一瞬间,他们的速度提升到了比这还夸张的程度的。”

    张辽上一次计算错误了,结果被竺赫来逮住机会,用超大规模的封锁将白马义从锁住了,甚至最后一圈的防线,步兵都快成功过合围了,结果面对直接用云气固化道路铺出来一条绝对平坦的道路,然后将速度拉高到失控程度的神速白马,完全没用。

    这也是张辽要走人的原因,竺赫来的谋划已经开始逼出白马义从的极限了,趁现在还有余力,赶紧走才是上策。

    “还能更快?”迪帕克有些绝望的说道,“对面都有我们三倍的速度了吧,不是一开始说是,不到我们两倍吗?”

    虽说一开始的迪帕克连两倍都不信,因为王族游骑兵已经很快了,加之那个时候白马虽说跑得也很快,但并不是开着神速在跑,而是靠着灵巧规避一些东西,速度不算是太离谱。

    现在在贵霜这边已经跑习惯了,知道这边全都是平原,而且又有了水上跑的绝学,张辽也不怕神速白马控制不好,直接冲到河里面去,因而张辽跑路的时候直接就拉高到神速程度,说跑就跑。

    神速这种天赋,需要多用,用习惯了,开到一百多也就不那么惊恐了,人类的适应性就是那么可怕。

    因而相比于之前李条等人跑个神速下限的九十,张辽现在起步一百一,一百二,看起来当然恐怖了,以至于原本能争取世界第二快骑兵的王族游骑兵,现在差不多只有白马义从的三分之一了,曾经可是高达三分之二的水平,虽说曾经对比的是灵巧白马。

    “放心,对方能跑出你的四倍,你不需要绝望。”奥斯文拍了拍迪帕克的肩膀说道,“顺带一说,那个军团只是看起来像是在跑,其实对方是在飞。”

    迪帕克就差一口老血喷出去了,就这你还让我追,怎么追?

    “这怎么搞?”迪帕克一脸抑郁的说道,任何高速骑兵遇到白马义从这种玩意儿,没过多久就陷入了绝望。

    “执行书记官的计划,将他们逼出去,然后在婆罗斯一线修陷马坑,安装拒马,鹿角之类的东西。”奥斯文翻了翻白眼说道,“反正这个军团我们看起来是没有办法干掉了。”

    张辽率领着白马义从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停下来掏出地图准备让战马去吃顿好的,毕竟跑得这么快,战马必须得吃点豆粉,米粉之类的精粮,不过好在贵霜完全不缺这种东西。

    婆罗斯以东,拉胡尔稳扎稳打,颇有拔钉子的意思,一路过去,但凡汉军建造的小型要塞,宁可花费时间,也要一一拔下,然而就算是这样,这家伙也没花费太多时间,便抵达了华氏城。

    “华氏城,汉军打造倒是不错。”拉胡尔盯着一座座的箭楼神色有些凝重,“王舍城那边情况如何?”

    “和华氏城相差无几,汉军将这两座大城就打造成了铜墙铁壁。”杜尔迦有些为难的说道。

    “那就围住华氏城,慢慢磨,我就不信汉军的援军不来。”拉胡尔抱臂冷淡地说道,“拖着,慢慢打,战争只要没直接发生在我们的精华区,等到船只造好,粮草顺水而下,围着这里的我们,拖死汉军并不是问题,毕竟汉军的粮草要靠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来支撑。”

    “拖住吗?”杜尔迦对此表示理解。

    “是的,汉军不可能从本土转运粮草的,这是一个死穴。”拉胡尔望着城门楼那里的关羽,双眼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