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跑得越来越快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往南走?”李条策马追上张辽之后,略有不解的询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往东方走,现在东进贵霜未必能赶上。”

    “不,现在不能直接往东走,如果这个雾气是贵霜起的,那么我们往东走,肯定会遇上埋伏。”张辽果断的说道。

    “可是往南走的话,同样也有这个可能。”薛邵紧跟着询问道,“这雾气深沉,又是夜晚,能见度甚至连三十步都不到,甚至拉开距离之后,连我们自己的战友都能走丢。”

    “如果往南也遇到贵霜士卒,我们直接下手。”张辽起手从一旁拿起为白马义从特质的直长刀,“赌运气我们谁都没有绝对把握,但是赌战斗力,我们还是有的一搏的。”

    李条闻言点了点头,而薛邵则是若有所思,实际上白马义从的速度拉高到现在这个程度,白马义从已经解锁了应对各种精锐的能力,也确确实实在平原上有了和其他顶级骑兵硬刚的战斗力。

    因而真要拼命的话,这群人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神速被开挖到这个程度,纯平原战争,白马义从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哪怕是这段时间被奥斯文和迪帕克一路追赶,但真要说的话,包括张辽在内都没将奥斯文和迪帕克率领的军团当作一回事,因为看似正面战斗力不强,非常脆弱的白马义从,现在已经具备了在平原战争之中追袭绞杀同规模顶级双天赋骑兵的能力。

    毕竟流氓军团除了是一种称谓以外,本身就是一种战斗力的象征,而随着张辽肆无忌惮的在恒河平原狂飙,将速度拉高到自己都惊恐的程度之后,很多神速白马隐藏的特性,也随着速度的攀升,而解锁了出来,因而真到了拼命的时候,张辽也不怂。

    “到时候速度直接拉到一百五,真遇到敌人,速战速决。”张辽扭头给薛邵和李条叮嘱道,让他们给麾下的士卒也通知一下,做好准备,他和赵云不同,他有一颗飚车的大心脏。

    “一百五?”李条有点晕,薛邵也有些慌,九十对于他们来说都属于非常快的速度了,甚至这个速度,打个绊,可能都会摔死。

    “怕啥啊,白马义从是在飞啊,怕什么打绊。”张辽瞟了一眼李条和薛邵说道,九十的速度在他的驱使下又飙升了一截,在很短的时间飙升到一百二十,相比于沉稳的赵云,张辽天生具有冒险精神。

    “问题是只要在路上,万一出现个问题,撞上了怎么办?”李条有些慌的询问道,“这可是在大雾中啊,万一遇到了敌人,等看到已经出现在三十步了,就算是我们也不可能刹车了。”

    “所以做好敌人随时出现的准备,到时候上去就是一刀,杀就是了,怕什么!你们难道没发现白马义从的神速开启的越高,辅助的御风和驱风程度也就越高?”张辽大笑着说道,雾气之中显得特别的张狂,完全不怕被人发现一样,这货已经做好了和人干一架的准备。

    “确实是这样,问题在于御风和驱风的程度就算是不断攀升,也没办法控制住这种速度啊!”薛邵有些慌的说道,大雾之中飙马到一百三十米每秒的情况下,还在继续加速,这是疯了吧!

    “控制个鬼啊,今天老子就要让人知道,洒家的白马义从不仅仅有速度,还有战斗力,你说现在这种速度洗穿战场需要几秒?”张辽压根就没有减速的想法。

    反正这边属于贵霜精华区,根本没有树,就算是冲到河里面去,以现在白马义从的速度,只要不是恒河,这边的小河直接就能飞过去,完全不用担心,既然看起来已经像是中计的样子,那就让他们感受一下捕捉白马义从的难度到底有多高。

    “问题是我们以现在的速度这么飙的话,很有可能在半个时辰就从恒河平原跑到德干山区去了,甚至用不了半个时辰!”李条抓狂的说道,张辽这个疯子依旧在提速,这货的心态看起来有些不对。

    “……”张辽愣愣神,随后默默地点头,也对,自家距离德干高原不是很远,也就百里的距离,换其他骑兵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抵达,可换成白马义从,尤其是张辽这种飚车的方式,用不了多久就到了,这货现在都比高铁快了。

    “所以减速啊,减到七十,用灵巧白马的方式作战,遇到敌人我们也好规避。”薛邵赶紧建议道,不是任何人都有张辽那种在大雾之中飙出超过高铁速度的找死想法。

    没错,灵巧白马因为张辽经常胡乱飙马,成功得到了进化,御风能力和驱风能力的强化,让灵巧白马现在能以七十的速度强行调头,虽说这个速度还属于绝大多数以高速著称的精锐,绝望的速度。

    “也是……”张辽默默地开始扼制速度,从神速状态退到了灵巧状态,然后找了一个方向胡乱的跑了起来。

    然而解除神速之后还没跑多久,大概也就**分钟的样子,他们就到了德干山区的外围,而且这还是因为他们不是笔直的往过跑,如果笔直的跑,就张辽之前发了疯的跑法,一百里的距离,根本用不了六分钟,秒速一百五的白马虽说只能跑直线,但真的快的让人绝望。

    “噫?”进入德干高原的外围,张辽果断调头,在平原不管是什么对手,就算是军魂,奇迹,白马都有一搏之力,要是进了山区,白马恐怕只能和杂鱼打一打了。

    “奇怪,雾气好像淡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李条有些好奇的说道,“我们跑出了雾气的覆盖范围?”

    “……”张辽愣愣神,随后嘴角抽搐了一下,“还真有可能,也对啊,正常雾气覆盖也就上百里,我们认真点跑,也就一会儿,哪怕最高的速度维持不了太久,但跑出去还是没问题的。”

    “算了往西运动两下,出了雾区,我们去打几头牛吃吃烤牛肉,顺带给马混合点大豆肉干粉。”薛邵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了,跑出了雾区,他们还真就不怕出事了。

    “走了,走了,出去喂马,然后煮点茶,喝点宵夜,继续休息。”李条这个时候心态也稳定了,以前挺怕文臣行云布雨的,结果现在突然发现,毛毛雨啦,白马义从认真点,一刻钟之内就能跑出去。

    然后这群人就在距离伽却里营地近百里的地方逮了几头神牛,就地打井煮茶喝茶,然而等烤牛肉上来的时候,张辽等人却发现远处的雾气开始消散,不由得面露不解之色。

    “这是什么情况。”薛邵用直刀扎着一大块烤牛肉不解的看着远处消散了的雾气,“因为没逮住我们所以解除了?”

    “谁知道呢,这南贵的牛吃起来挺不错的。”李条用枪扎了一大块牛肉之后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连头都没抬。

    “是很奇怪啊。”张辽啃着牛里脊,面带好奇之色。

    “那我们怎么办?”薛邵随口询问道。

    “吃了肉,喝完茶,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过去看看呗。”李条随口说道,“吃饱喝足消消食,总不至于直接休息吧。”

    “也是,去看看什么情况。”张辽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南贵真的是富裕啊,我们天天都能捡到牛啊,真好。”

    “是啊,我们吃了他们好几百头牛了,但依旧能天天捡到。”薛邵感慨不已地说道,他们早期才进来的时候,做好了走到哪吃到那的准备,也没想过吃的多好,结果进来之后,发现总是能捡到牛。

    捡到当然就吃掉了啊,于是这一路到处跑,张辽等人吃了南贵不少牛,对于这一点张辽深感差距,换成他们中原,哪里有这么多放养的牛啊,种田的耕牛都不够啊。

    “唉,这可真是好地方,赶紧吃,赶紧吃,出了这里再想吃牛可就难免用些灰色手段。”李条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相比于馒头这些东西,肉永远是非常顶饱的。

    在张辽等人啃着婆罗门神牛的时候,迪帕克和奥斯文皆是奋力往东部进军,雾气的出现让两人皆是心生不妙,这不是他们贵霜的手段,而战争时期,不是自己的手段,那肯定是敌人的手段。

    回想一下附近最有价值的目标,除了他们两个,也就是现在由伽却里驻防的四十余万青壮营地,而且相比于他们两个的价值,四十余万青壮营地更好攻克,尤其是遭遇突然袭击,他们的麾下不大可能崩盘,但是那个营地可是有炸营的可能的!

    与此同时库斯罗伊则是神色阴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的,但是雾气升腾而起,将他覆盖的时候,他就猜到了某些可能——汉军出现了。

    “所有人做好对敌的准备,接下来,我们随时有可能遭遇到汉室的袭击。”库斯罗伊将所有的士卒唤醒之后大声的宣告道,“但是我们同样也非弱者,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相信你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