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 不同往昔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也只能是加强管教了,至于其他的方案基本没用,法律条文与之相关的一条都没有,而且满宠没出现,没汇报就说明这件事现在还不能直接敲定,至于更进一步的意思大概是,现在并不合适。

    没错,就是不合适,满宠虽说属于冷面判官,但他一贯是依法办事,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很多事满宠都属于心如明镜,知道,但不会主动去说,等到满宠主动的时候,也就真到收网的时候了。

    孙敏的事情,对此没进行发言的贾诩认识的其实最为到位,这件事从本质上讲孙乾就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如果孙乾连这种事情都是后知后觉,也真就妄称十二元老了。

    最多就是这个知道,是什么程度的知道而已,要说真不知道,等孙敏闹到这么大的时候孙乾才收到消息,列位的都不是傻子。

    孙家女给自己攒点嫁妆什么的,长辈们当然是睁只眼闭只眼,可过了某条线,哪怕是没有明文的法律,也都该敲打敲打了。

    孙乾收到消息的时候果断将自己女儿拿下,甚至连多余的话都没说,实际上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了。

    “也是该管教管教了。”刘备笑着说道,“我现在真觉得应该继续操办之前在邺城时搞的那些私塾了。”

    “不大现实啊,那些私塾都被拆掉了。”陈曦想了想说道,更重要的是适合当老师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都去教孩子去了。

    “拆掉了可以再修建啊,这不是问题。”刘备非常大气的说道,反正掏钱是陈曦,这种事情完全不是问题。

    “现在没有适合的老师了,以前合适的女师基本都嫁人了,更重要的是原本最大规模的那位……”贾诩侧头不再说话。

    因为礼数的问题,虽说这个时期世家小姐该学习还是学习,但是给这些人上课的一般都是才女,再要么的就得是声名远扬的大儒,当然这指的是七岁之后,七岁之前没这回事。

    然而声名远扬的大儒没事跑来给小女孩上课也是闲的慌,除非是这个大儒本身就是自家的,会给自家族女上上课,因而适合十岁以上女生的老师就很少了,以前最大规模教学的女老师叫蔡琰。

    当然再还有姬湘也会上一些医术课,数学课之类的东西,但总体而言之前最大规模的肯定是蔡琰。

    问题在于现在蔡琰别说是去管教那群小女孩了,蔡琰现在一门心思全在蔡琛身上,连教长公主和贵妃学习一事都抛到脑后了,养自己儿子多好的,何必要教那群烦死人的丫头。

    好吧,以前蔡琰还觉得管教那群小女孩学乖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然而次从生了蔡琛,完全没有半点继续管教的兴趣了。

    于是汉室最大的女德教育所垮啦,那些以前由蔡琰教授诗书礼易乐春秋的小女孩全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再加上蔡琰和陈曦玩的是什么,各家又不是眼瞎,回头再看看二小姐,这些家族要说没有点阴影才是怪事,蔡伯喈的两个女儿都很会玩啊,才华就不说了,小的私奔,大的这也算是私奔吧……

    可以说蔡琰的山门已经凉啦,虽说只要蔡琰招女弟子,还是会有很多人来的,但难免还是有不少家族会心生忌讳,基本上蔡琰现在就算是大开山门,也很难再有当年数百弟子听讲的盛况。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蔡琰大概早都将这些事情丢到了脑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将蔡琛养的白白胖胖上,其他的早都放弃了。

    “所以说,管教什么的完全不现实了,我们现在根本没有一个靠谱的人手来管教这些人。”郭嘉双手一摊笑着说道。

    刘备闻言叹了口气,又想起来陈曦的女儿追着刘禅在打,虽说活泼是件好事,但是果然还是需要教育啊。

    “我想想看还有没有比较合适的。”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开始在自己的大脑里面搜刮合适的女性,隔了好一会儿之后,脑子里面就剩下一个人了——伏太后。

    至于其他的女性,刘备想了想,统统放弃掉了,有不少能力非常强,而且学识也确实渊博的家伙,但是真的不合适啊。

    “唉,确实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刘备叹了口气说道。

    伏寿又不是笨蛋,这一两年她见了长公主数次,基本确定刘协还活着,最近已经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刘协在哪里,准备带着自己的儿子去找刘协,很明显,这位也不合适了。

    “青黄不接啊,原本子敬家里面还有一位,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完全不现实。”贾诩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就这么放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可以上表长公主,请她为万民表率啊。”

    正在上林苑某个角落远程观察韩信的刘桐突然一个哆嗦,然后左右谨慎的看了看,确定身边只有丝娘,又看了看远处的禁卫军,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自己狐裘,下雪天啊,挺冷的。

    “怎么了,桐桐?”丝娘也小心谨慎的探出头看了看,然后对着刘桐招呼道,最近可能因为是吃得好,睡得好,丝娘的面上出现了少许的婴儿肥,嗯,简单来讲变圆了。

    “我感觉有人在念叨我。”刘桐谨慎的左右看了看说道。

    “今天不是没有朝会吗,我们出来打猎,而且还带着护卫,应该不会有人念叨我们的。”丝娘左右看了看,又数了数护卫的规模,确定完全符合自家的礼制身份,小声的回答道。

    “也是呦,我们这次跑出来可没有乱玩。”刘桐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看在雪原之中操练的韩信,有些好奇的对着丝娘说道,“话说淮阴侯原来能出未央宫啊。”

    “那是因为我们将玉玺一起拿过来了啊。”丝娘左右看了看之后小声说道,“还好最近动用玉玺的时候不多,要是让太尉知道我们将玉玺拿到了上林苑,我们肯定会挨骂的。”

    “可是不把玉玺拿过来的话,那家伙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上林苑,我们总不能让他在未央宫练兵吧。”刘桐捏着手指有些尴尬的说道。

    陈曦当初对着韩信是连哄带骗,最后韩信算是答应了给陈曦解决锐士的防御问题,之后又有孔雀的问题,韩信将两者结合之后,搞出来了一个具备防御投射能力的中垒营。

    然而这个天赋韩信给朱儁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最后朱儁也没有办法理解,毕竟这东西要说的话,确实是违规的东西。

    以至于朱儁搞了好长一段时间,都等到羌人西迁了,连个眉目都没有,于是又跑回来就这个东西和陈曦进行了讨论,于是陈曦就将韩信又给抓到了政务厅,朱儁表示自己干不出来,陈曦没说多余的话,对着韩信笑了笑。

    韩信秒懂,这是什么意思还用说,当然是神人您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您看您搞出来的东西,咱家在国内的大佬完全搞不定,要不您给咱搞定,至少让咱安个心。

    实际上当时韩信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陈曦的眼神充满了“你丫是不是在耍我”这一神色。

    毕竟朱儁什么水平陈曦还是很了解的,外带朱儁还在很短的时间内给陈曦搞出了,十个军团的三类同天赋精锐,极大的发挥出来了自适应天赋的效果,可以说朱儁的能力已经获得了认证,然而在韩信详细的讲解了这一天赋的难点之后,朱儁花了个把月没入门。

    陈曦不怀疑韩信耍自己才是怪事,毕竟当时韩信可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给朱儁详细的讲解了这一天赋的难点和要点,而且朱儁也确实是了悟通透了,结果这么久都没入门。

    自然相比于韩信的节操,陈曦更愿意相信朱儁,于是韩信大怒之下表示老子自己来。

    虽说陈曦很怀疑韩信到底有没有点练兵,但是眼见韩信这么狂怒就将任务交给了对方,反正你自己搞的东西你自己解决,不过陈曦眼见韩信那么狂怒,一副你侮辱了我的人格,陈曦表示如果韩信如果帮忙解决,他好吃好喝供一个月,并且亲自端茶倒酒。

    这个韩信就很满意了,于是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实际上在给陈曦放话,肯定要让陈曦端茶倒酒之后,制约韩信的最大难题其实不是韩信的练兵能力,而是韩信没办法出未央宫。

    玉玺被摆在未央宫的侧殿,韩信根本跑不了太远,早期在未央宫征召护卫进行训练,人还没征召起来,韩信就被丝娘拿下了。

    后来在韩信的解释下,算是说服了刘桐,然后刘桐就抱着玉玺跑到了上林苑,而韩信也得以转移到上林苑。

    也是这次韩信才发现自己其实能在正常长安城以及皇家园林跑,只是玉玺限制了他的最大活动范围。

    话说回来,刘桐也是心大,自那天之后,玉玺就被放在上林苑这边让韩信以及那些士卒看着,至于朝堂,刘桐拿了一个假货,一个丝娘手搓出来的玩意儿对付着糊弄,不过貌似也没人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