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维稳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以这个准则,就李傕和樊稠率领的三天赋西凉铁骑,八成是把张绣的西凉铁骑补完了,然后给对方随便塞了一些之前万鹏那一批的双天赋铁骑,甚至连张绣麾下那些优秀的羌骑都没有放过。

    在这种情况下,张绣要没流下屈辱绝望的泪水,才是见鬼了。

    诸葛亮大致也知道西凉铁骑那种完全不稳定的金字塔构造,上一次万鹏被羌王护卫军给反噬了就是因为这种军队结构根本就不合理,只不过受限于西凉铁骑过于能打,以至于弊端根本没有办法显现。

    就像这一次,李傕和樊稠实际上是在和拂沃德在沙漠来了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之后,确定依旧没有办法将拂沃德搞死,便退出来继续研究如何靠蛮力进行质量扭曲。

    虽说从理论上蛮力完成质量扭曲这种事情是完全不科学的,但是在李傕,樊稠这些西凉铁骑近乎违规的意志扭曲下,硬生生改写了一部分现实的底层参数,之后靠着自身恐怖的素质硬刚了反噬,得以完成了力大飞砖的效果。

    简单来说就是,我虽说不明白当年飞熊是怎么做到质量扭曲的,好吧,实际上也不是质量扭曲,是重力操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原理什么的不知道,如何实现也不知道,但只要我输出足够,我一定能完成当年飞熊那些老伙计的能力。

    虽说以诸葛亮现在分析的情况看来,李傕和樊稠走的路线跟飞熊的质量扭曲路线根本是两条不同的路线,但是就算是不同,这俩靠着这种方式已经完成了一部分飞熊的效果。

    至少在速度上,李傕的铁骑已经有了相当的提升,在沙漠之中面对骆驼骑也不至于全面落入下风。

    总体而言,李傕等人的乱来已经有了一部分的成果了,因而诸葛亮也就懒得扯什么你们现在走的道路有问题这种话了。

    因而李傕和樊稠现在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走的根本不是飞熊的重力扭曲,他们还兴冲冲的表示接下来要给那些战友一个惊喜。

    诸葛亮估摸着,除了李优和贾诩可能能分清这两者的不同以外,其他人恐怕都分不清,十有**最后李傕真就将这东西当成和当年飞熊军一样的效果,毕竟知道的人不开口,其他人说啥就是啥了。

    等这俩撤回来的时候,曹操已经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毕竟诸葛亮对曹操总是那副不想搭理,公事公办的态度,曹操也有些遭不住,于是就早早的离开了。

    李傕和樊稠收到这个消息之后,果断去追曹操,一副好久没见自家大侄子的兴奋状态,然后拿大侄子补了兵。

    “你们不怕曹司空找你们麻烦吗?”诸葛亮斜视了一眼李傕和郭汜说道,就这么将张绣的精锐骗走,然后给塞了一些相对普通的双天赋铁骑,曹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呵~”李傕和郭汜对视了一眼,然后不屑的侧头。

    “你们这样会吃亏的。”诸葛亮告诫道,曹操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诸葛亮和曹操毕竟有仇,仔细研究过曹操这个人物,像李傕和樊稠这么嚣张的家伙,迟早被曹操敲死。

    “阿瞒啊,有什么好怕的,他敢打我们吗?”李傕冷笑着说道,然后不等诸葛亮回答,李傕就一副得意的笑容,“他不敢,就他老曹人多啊,我们也不是没有靠山的。”

    “对的,对的。”樊稠连连点头,“再说,这不还有孔明你吗?而且你也说过你和老曹有仇,我俩这样不是刚好吗?”

    樊稠朴素而又现实的拍了拍诸葛亮的马屁,诸葛亮不由得摇了摇头,“以后你们别这么干了,也别去撩拨曹孟德了,那个人很麻烦。”

    另一边曹操已经收到了张绣的情报,看着纸面上的内容,思虑了良久之后,既没有回复,也没有质问诸葛亮原因,直接率兵离开。

    “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李傕笑着说道,“以后也没有太多的西凉铁骑让我们来补兵的,现在来的那些都是些不合格的士卒,没几个能直接用的。”

    “这样吗?”诸葛亮点了点头,没再这一方面发表什么言论,转而换了一个话题,“拂沃德那边情况如何?”

    “不好打,我麾下的士卒已经补完了,以现在的实力,我估摸着再过去一趟也没有什么把握。”李傕面带犹豫之色。

    “动用羌人呢?”诸葛亮用羽扇遮掩住自己的面色,仿若是随口询问一般,羌骑现在在葱岭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

    “估计得有个五万到十万左右的羌骑我才能保证在沙漠击败拂沃德,而且还只能保证击败,不能保证击杀。”李傕提到行军作战的时候明显谨慎了很多。

    “五到十万吗?”诸葛亮点了点头,李傕作战不靠脑子,靠直觉,但是这家伙的直觉确实是非常厉害,诸葛亮可以保证李傕到现在都不知道拂沃德和他作战的时候每一次都在换人,但是在诸葛亮提出要击败对方的时候,李傕却给出了一个远高于正常用兵的规模。

    “樊将军,你呢?”诸葛亮侧头看向樊稠。

    “哎呀,叫我老樊就行了,不用叫我樊将军的。”樊稠咋呼呼的说道,但是眼见诸葛亮就那么盯着自己,樊稠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虽说我们每次用几千人去打拂沃德,但真要击败对方的话,我倾向于老李的判断,五到十万的羌骑是必须的。”

    “为什么?”诸葛亮看着两人询问道。

    李傕和樊稠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尴尬,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就应该这样才有把握,实际上猜到什么,两人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作出判断也是因为千战不死的本能。

    顺带一说这也是为什么李傕会请巫觋进行占卜,并且能根据占卜得到胜利的原因,这种家伙靠直觉已经能解决大多数的问题了。

    “果然,李师说的很正确。”诸葛亮叹了口气。

    和李傕,樊稠共事的时间久了,诸葛亮对于这俩家伙也是挺满意,行军作战很有一手,而且真当遇到了绝地,硬刚绝对不会认怂,空闲时间不是在练兵,就是在物色殴打的对象。

    可以说除了脑子有点问题以外,其他方面都很符合诸葛亮的认知,因而诸葛亮寻思着将这俩往其他方向培养培养,不说让他们懂计谋,至少别让计谋将这俩给算计了。

    然而就现在这个情况,诸葛亮寻思着还是放弃算了,这俩就不是那种能往这条路上培养的类型,还是让这俩继续用身体去记忆比较现实一点,很明显脑子这种东西,对于这种人没肌肉重要啊。

    “诶,军师说什么?”李傕和樊稠陡然兴奋了起来。

    “说你们没有往统帅培养的可能。”诸葛亮叹了口气说道,他原本还想改变一下这种情况,但现在还是算了吧、

    “哈,军师说的没错,我俩都是粗人,很正常。”樊稠摆了摆手说道,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而李傕则是颇有无奈,他可是有身份的大家族出身啊,虽说是分支的分支,但好歹也是陇西李氏啊,不过在樊稠说的话的时候,李傕并没有辩驳。

    “接下来两位先行停止对于拂沃德的攻击。”诸葛亮闻言也不再说这一方面,转入正事,毕竟他被安排在葱岭,可是有事要做的。

    “不去打拂沃德干什么?”李傕愣了愣神,他们西凉铁骑在葱岭这段时间,除了训练以外,其他时候不是在打拂沃德,就是在打拂沃德的路上,全靠着打拂沃德提高人均战斗力啊,现在不打拂沃德了,那这个冬天该干什么?

    “去平乱。”诸葛亮望着西边的地平线,叹了口气说道,“中原世家西迁已经开始了,已经有部分的家族抵达了安息,这个冬天安息人缺乏粮食和过冬衣物,很多人可能都会因此而亡,再加上大乱之后,溃卒化贼匪,放着不管的话,安息的人口在这一冬天可能会骤降!”

    实际上诸葛亮没说出自己观察出来的东西,按照诸葛亮的推测,如果接下来汉室不去管束那些溃军贼匪,这个冬天,安息人怕是会有三分之一就此完蛋,这种人道主义灾难,必须要扼制。

    “我们没有那么多粮食啊。”李傕一惊,随后开口说道。

    “但是我们可以扼制那些贼匪不进行更大的破坏,这个冬天损失十分之一的人口我能接受,但是损失三分之一,外加开春,再损失一部分,那真就有些接受不了了。”诸葛亮瞟了一眼李傕说道。

    “哦,那这个简单。”李傕表示自己会搞定的。

    “带上羌人一起,这件事需要的人手不在少数,我就一个要求,维稳。”诸葛亮低眉颔首,神情有些阴郁。

    “放心吧,这个没问题的。”李傕拍着胸脯说道,维稳什么的对于他们而言还是很简单的,将所有不听话的全部锤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