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章 我等的目的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财政官,剩下这二十万蛮军怎么办,总不能我们就这么养着吧,每天都是钱啊。”帕比尼安从红海回来之后,有些头疼的对蓬皮安努斯说道,这没出手,罗马很难受啊。

    “先养着吧,总不能解散了,解散了那可都成了隐患了。”蓬皮安努斯清点着款项,头也不抬的说道,这些人都训练出来了,放回去,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还是留在这边比较好。

    “可是养着的话,每天都要花费钱粮物资的,这可不是一点点人啊,这可是二十万啊。”帕比尼安非常无奈地说道,蛮子的规模扩大到这种程度,在留心到汉室和罗马制度的不同,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佬们也都头大不已。

    “这就不是你考虑的事情,这属于财政官的任务。”蓬皮安努斯敷衍的招呼道,“再说不是收了贵霜三千万迪纳里的订金吗?这么多钱至少能吃两年,安心吧。”

    “我的意思是,我们将这些麻烦卖给汉室算了,不是听说汉室和贵霜正在动手吗?我们可是汉室的盟友,不能只支持贵霜啊,要均衡支持,给汉室也卖一些吧,少收点钱都行。”帕比尼安左右看了看之后,觉得不能暴露自家心黑手辣的一面,确定没人后小声说道。

    “……”蓬皮安努斯闻言停笔上下打量了一下帕比尼安,就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然后默默地点头表示,“你这是一个好想法,还能两头吃,最好再收汉室一波订金什么的。”

    “你比我还黑啊。”帕比尼安服气了,不过听到蓬皮安努斯这话他就安心了下来,财政官还在干活,那就不用自己多说什么了。

    “黑什么黑,你懂啥,实际上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这一招根本不现实,我之前在发觉贵霜连三十万一天赋都吃不下,就想过是否将之转手卖给汉室,然而我想了想之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蓬皮安努斯翻了翻白眼说道。

    “目的?”帕比尼安愣了愣神,“当然是在消除国家体制所造成的隐患的同时赚上一笔钱,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废话,当然有问题,汉室的强度有多高,你知道不?”蓬皮安努斯略有阴沉的说道。

    “现在大致比我们弱一些,不过没啥啊,双方离得太远了,精华区的距离差不多有三万里,汉室还能过来?”帕比尼安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们双方的距离注定了只能摩擦,不可能大打一场。”

    “嗯,你的判断我是认同的,可贵霜距离还是近啊,你觉得我们如果和贵霜开战的话,多三十万一天赋精锐难度会下降多少?”蓬皮安努斯先是附和了一下帕比尼安的推测,然后又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个。”帕比尼安闻言思虑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确实,多三十万一天赋精锐,不说在攻占的时候有多少的优势,在稳固防线的时候优势会特别明显。

    “贵霜帝国,就我派遣过去的人观察来的结果而言,那个国家存在着比我们罗马还大的问题,但是由于土地,气候,导致产出非常可怕,再加上贵霜的胡椒定价权……”蓬皮安努斯叹了口气说道。

    仅剩的三大帝国里面,汉室的制度算是最好的,罗马的军势算是最硬的,而贵霜则是最有钱,外加最有粮草的,就算是陈曦也没办法磨灭南贵那边因为气候原因一年三熟的稻谷。

    再算上南贵掌握的大量的香料,罗马其实处于欲仙欲死的状态,对于欧洲,自古以来有几样东西都属于非常要命的,一种是丝绸,没这个不算是贵族,一种是香料,没这个贵族基本不用活了。

    当然后面还有瓷器和茶叶,但这两项陈曦还没有开发完毕,茶叶倒是开发出来了,问题是茶园还没有搞定,也就对内还能供应,对外,罗马人的感觉就是这玩意儿又是一个价比黄金的东西。

    总之罗马现在最纠结的地方就是,贵霜和汉室一国掌握着一种定价权,丝绸那个还好说了,双方算是谈拢了,但是贵霜的香料,罗马现在还处于捏着鼻子得认的程度。

    汉室这边对于香料的需求同样很多,不过现在开拓了东南亚,汉室明摆着是要走自给自足路线,不过汉室人还是太多了,从贵霜进口香料属于不可避免的事情。

    当然这些款子在之前好几百年罗马都习惯了,每年财政支出的对外项目不就是买丝绸,买香料什么的,倒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蓬皮安努斯的调查员带回来的结果也就是让蓬皮安努斯吐槽一下自家为什么没有这种特殊的特别值钱的玩意儿,然后再嘴上说两句我们罗马超级强,不羡慕,完全不羡慕,然后流下羡慕的泪水。

    总之差不多就是如此,蓬皮安努斯的观察清楚的确定了贵霜的财力,也正因此罗马才会定这么高的价格——虽说我们没有你们的特产,但是我们罗马特产蛮子啊,而且是精锐蛮子啊,可以跟你们换啊!

    “也就是说你判断贵霜不会是汉室的对手?”帕比尼安一挑眉说道,“可就算不是对手,贵霜好赖也是一个帝国,不至于那么脆吧,汉室再能,还能几年将贵霜削死?”

    “时代不同了,以前帝国之战可能会打上百年,但是现在不会了,兵员机动力,以及后勤转运的速度,让贴脸的帝国之间的战争时间会大幅缩小。”蓬皮安努斯不是很懂军事,但是他懂战略。

    “所以不能卖给汉室。”蓬皮安努斯叹了口气说道,“卖给汉室的话,就会出现一个大问题,汉室很有可能以更快的速度将贵霜削死,然后我们租出去的蛮军绝大多数都没有死,然后对方给我们送回来一堆双天赋的蛮子,要知道汉军的急救体系比我们完善太多了。”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帕比尼安的脑子还没有转过来,依旧停留在双天赋就是好,双天赋就是帝国底蕴的程度上,还没想明白,送回来二十多万经历过战争的精锐蛮子对于罗马帝国意味着什么。

    “好什么好?”蓬皮安努斯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帕比尼安,“你小子当**官当的脑子都转不过来吗?我们有那么多的公民位置给那些人吗?如果不给的话,这些我们专门跳出来的隐患会干什么,你还能不知道吗?”

    帕比尼安闻言愣了愣神,将思绪捋了捋,隔了好一会儿头大不已的看着蓬皮安努斯,他发现对方说的非常有道理,如果送给汉室的话,汉室回头将这群人送回来,罗马就等着内乱吧。

    三十多万经历过帝国之战的一天赋精锐,如果够惨烈打出六七万双天赋一点问题都没有,而汉室既然是租借的罗马蛮子,那当然是哪里危险,用哪里,搞不好双天赋的比例还会上升。

    到时候要这么送回来,罗马腾不出来公民的位置,那就等着鹰旗军团大战罗马蛮军得了,最后就算是能赢,罗马也会掉半管血,几万双天赋加十几万一天赋的混合,还是那种经历过铁与血的帝国战场的勇士,就算是帝国精锐也不能小视。

    “还有这种操作啊,我都不知道。”帕比尼安一脸唏嘘的说道,他之前还想着将之卖给汉室呢,现在听了蓬皮安努斯的讲解,得了吧,为了罗马帝国考虑,还是现实点,别作死了。

    “是啊,还有这种操作。”蓬皮安努斯翻了翻白眼,“所以汉室就算是要租借也不能给租的,我们要将这些人全数租给贵霜,放心,有我们罗马在背后输血,贵霜不会死的太快的。”

    “你确定能全数租给贵霜吗?”帕比尼安之前只是脑子没转过来,现在转过来,捋清楚了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贵霜根本吃不下啊,贵霜得多大胆,才敢如此。

    “信任可是逐渐培养出来的,安心吧。”蓬皮安努斯笑着说道,“反正我们早期肯定不会砸贵霜的盘子,就是送这些人去死,去变成残废,减轻这些人对于我国体制的冲击,因而贵霜就算是将这些人一个个变成消耗品弄死在战场上,我们也最多是哀恸着收抚恤金。”

    “……”帕比尼安眼见蓬皮安努斯做出一副哀恸的神色,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看向蓬皮安努斯,“我好像听到了一些其他的意思,比方说‘早期’?”

    “废话,当然是早期,后期回天无力,我们罗马当然要帮贵霜一下,帝国固有一灭,但有些帝国需要帮忙啊,到时候我们看情况不妙就和汉室谈谈,我们来背刺贵霜,卷了贵霜的资产,上船走人,汉室借机灭了贵霜多好的。”蓬皮安努斯表示我早都准备好了操作。

    “万一汉室不答应呢?”帕比尼安翻了翻白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