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齐聚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所以说,玄德公,您还是别谈这个了,我管钱的我都不操心,您担心什么。”陈曦掰着指头给刘备解释这两座宫殿到底花费多少钱之后,刘备默然无语,他现在在思考自家泰山的克己厅是不是也是这么造出来的。

    “去看看今年有没有什么变化,虽说大致也都是心里有数,但听一听那些专业人士的想法也行。”陈曦也无心将之说的太清楚,主要是同样的办法,不同的人用出来,真的是不同的效果。

    陈曦这么玩,在有度的情况下,那就是合则两利,而在无度的情况下,那就是搜刮民脂民膏,这就很头大了,毕竟你不能保证其他人的道德都这么靠谱,而陈曦的道德水平在整个中原都是有数的那种。

    顺带因为这个道德水平,前两年儒家被人掀了桌子之后,郑玄还来忽悠陈曦说是,子川道德人家,来学个孔儒,很快就能成为大儒,然后声名远扬,然后陈曦果断拒绝了。

    这群老家伙没节操起来真的是让你无话可说,居然真忽悠着自己去学儒,虽说儒家的核心是礼,但表现出来就是道德,加之当前的儒家还没发展到宋儒那种“存天理,灭人欲”的程度,自然不需要什么压制自身**,符合天理道德。

    加之这个时候距离先秦不过数百年,近古刚刚过去,儒家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各家大佬虽说阐述儒家的思想,但总有一些混蛋砸场子说是,啥,你说只有学儒才能近圣,可俺寻思着伏羲作琴而成礼乐,神农尝百草而活苍生,仓颉造字而传承文明,这些都没学儒啊!

    儒家好悬没被黑死,近圣,近个鬼啊,说笑呢这是,相比于后世儒家真的成了主流,这个时代,不说将儒家怼死,将大儒怼的无话可说的方法多了去了,孔圣人这个时候在诸子里面也就是个大号,可中古,近古那些人还没被孔圣人覆盖的。

    远的不说,近的还有周公呢,孔圣人压不过啊!

    以至于孔儒大都数用来标榜一下,连荀,荀攸这种大佬学儒都没成为大儒,虽说这和出身有点关系,但大致也能看出来多数的态度,儒家在这个时代,倾向于德教,倾向于思想的归化,加之公羊派还没倒下,大复仇,华夷之辨,外加天子一爵还没消除,儒家也有问题。

    至于说君子六艺这个,真要说的话,其实大多数的百家都会讲究一下强身健体,没办法春秋战国那个乱的没朋友的时代,你没有一身拿得出手的战斗力,你根本没有机会传播你的学识啊。

    再加上还有一些比较过分的学派,直接是一手机械装备,一手青铜剑,你不学点防身的手段,在稷下学宫就算是将对手辩赢了,也很有可能会被人道毁灭。

    学派争斗起来,也不是纯粹的理论之争,偶尔也需要一些战斗力,毕竟将对方打死了,然后静下心来将对方的理论吸收补充到自己的理论之中,也是一种成长,而且还少了一个敌人啊。

    总之理论知识只是用来折服对手的,而强健的身体,能连杀十几人,最好是能杀穿一个甲士营的剑术,这是为了在被别人以理服人的时候,能将别人按在土里面重新就“理”进行详细解读。

    毕竟春秋战国那个时代,死个把人真的不是问题,各国的百姓不是在战斗,就是在战斗的路上,如果不是上述两个,那么他已经死了。

    以至于汉儒和后面的那些玩意儿画风有很大的差别,最明显的就是充满了上古遗风,而且还非常有道理的表示这是崇古,陈曦寻思了两下之后,觉得确实是没有啥问题,先辈就是这个画风,他们现在画风变得稍微有些激烈,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我看到了汉谋。”刘备入朝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退让,以示恭敬,而不退让的要么是几朝元老,要么就是真大佬,比方说面前这个被晒黑的干瘦青年。

    “我也看到了,这家伙什么情况。”陈曦看着黑瘦的曲奇,记得去年回来的时候还白白的,虽说不显富态,但是怎么结个婚变成了这样,黑瘦黑瘦得了,姬家难道还敢在这方面胡搞?

    “汉谋。”刘备走了过去,招呼了一下,这才看到曲奇现在不仅仅变得黑瘦了很多,手上还多了不少的老茧,看起来更像是老农了。

    “玄德公,子川。”曲奇对着两人咧嘴一笑。

    “你咋搞成这样了,姬家难道还敢亏待你?”刘备有些恼怒地说道,姬家得多大心才敢亏待曲奇,这是不怕被打死的节奏啊。

    “没,我不在半年前就去了江南吗,我去的时候将我那俩仙人放走了,结果就成这样了,我寻思着我是不是又要将那俩仙人找回来。”曲奇头疼不已地说道。

    以前有黑白仙人保护,刷了超多层的防护,什么紫外线啊,什么磨到手了啊,完全不可能出现的,每天除了跋山涉水累点,其他的什么都好,结果曲奇寻思着要去江南结婚,于是将两个仙人放行了。

    结果去了半年,在江南还是以前那幅亲自下地亲自记录的情况,结果半年不到就晒成这样了。

    “这就不怪别人了,你自己的锅。”陈曦笑嘻嘻的吐槽道,“江南那边情况如何。”

    “子敬组织人在进行垦荒,其实就我的感官而言,那边的土壤光照气候都是不错的,水稻的话,两熟吧。”曲奇估摸着说道,他已经种了一茬了,还记录了一沓的资料。

    “那是你没计算暴雨和洪水啊。”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江南确实是优势明显,但那地方一方面本身就在锅里面,另一方面则是水患问题,和北方不同,南方基本上年年如此,就算是到二十一世纪也只是抵抗能力变强了,而不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不是你这个家伙的责任吗?”曲奇笑骂道,“不过也对,洪水和暴雨确实是问题,姬家那边有个几百年的气候水文资料,我大致也翻看了一下,如果没你撑着,确实是容易出现大雨。”

    “所以先搞吧,趁着现在风调雨顺,没出什么大问题,赶紧该修桥修桥,该修路修路,堤坝什么的也都准备好。”陈曦笑着说道,“还有,你都成这样了,你妻子不管你?”

    “哈哈哈,我妻子跟着我一起记录,她也晒成了棕色,有点小脾气,不过还好了。”曲奇很得意的说道。

    “嫂子也来了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毕竟国侯的妻女也会来朝庆,不过不是来见皇帝,而是来见皇后和太后,不过元凤一朝皇后和太后都是装饰品,所以长公主前朝见完诸卿大臣,后朝就会去见诸卿大臣的妻女,然后该赏赐的一赏赐就完事了。

    顺带一说,这个算是历来如此,正史算是到刘禅的时候被败坏了,从那之后,诸卿大臣的妻女去皇宫见太后什么就取消了。

    不过南北朝的时候又兴起了,毕竟能见到皇后和太后,谈的好了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很多事情就好对付了。

    “来了,去后朝了,你呢?”曲奇好奇的询问道。

    “也去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不打算让她们去的,有其实是繁简,居然连儿子一起抱去了,话说这有些不对啊。

    “听说玄德公要纳妾啊,恭喜恭喜。”曲奇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笑嘻嘻的说道,刘备翻了翻白眼。

    “结亲是一种有效拉拢手段,娶了老婆,西南大治不也挺好的。”曲奇见刘备的神情,笑了笑说道。

    “这你可说的不对,吴家可真不是川蜀家族,他们家是从南阳一带搬过去的,这算啥安抚。”刘备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该娶还得娶,从陈曦打发吴媛去刘备那边,刘备就被忽悠了。

    “子敬这次居然来的这么晚啊。”陈曦看了一眼和贾诩走在一起的鲁肃,笑了笑说道,开年的大朝会,能来的都会来,开完了之后,再跑回去就是了。

    “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叮嘱。”鲁肃按了按太阳穴,忍住暴突的血管,尽可能的笑着说道。

    “又怎么了?”陈曦看鲁肃这种血气上涌的情况有些不解地询问道,“这个时候,谁还敢招惹你?”

    “家里有点事,我发现我将我妻掰不正啊。”鲁肃叹了口气说道,到现在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姬湘自身存在非常大的问题,或者说是姬家的教育方式有些过于缺乏人性,以至于姬湘缺了很多东西。

    “慢慢来吧,看着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你儿子照顾的不也很好吗?”陈曦想了想说道,“鸡毛蒜皮的,毛毛雨了,反正我深有体会。”

    “你不是找了两个护卫保护着吗?”贾诩瞟了一眼鲁肃说道,女性的炼气成罡很少,但是鲁肃还是找了两个用来看着姬湘。

    “她将两个护卫说服了。”鲁肃无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