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一百九十章 岁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实际上汉朝从西汉就处于一个诡异的状态,那就是国家不是没有钱,而是国家用不出来钱。

    钱都花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了,桓谭的《新论》记载了相对详尽的汉室税收和岁入——汉宣以来,百姓赋敛,一岁为四十余万万,吏俸用其半,余二十万万,藏于都内,为禁钱。少府所领园池作务之八十三万万,以给宫室供养诸赏赐。

    发现了问题没有,税收只有四十亿钱,而少府自己搞事,搞产业一年能搞到八十三亿,乍一看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可实际上汉室有两个非常有名的税赋,叫做一个叫算赋,一个叫口钱,至于剩下的田租,从景帝年间,大手一挥,可能也是怕别人改,直接钉死了,三十税一,也就是产粮交3.33%就行了。

    可以说田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而西汉真正的问题在于,土地兼并之后,百姓种的是各地豪强地主的地,实际上从武帝年间就出现了这个问题,董仲舒有言“或耕豪民之田,见税十五”,也就是说种豪强的土地,要给豪强交一半。

    不过交一半这个倒也不是活不下去,问题在于越往后交的越多,而且分的额度越大,到东汉末年十税其七这种玩意儿都出来了,而且不管你灾年荒年,都是这个比率,最后老百姓没办法于是就揭竿而起了,这也是为什么民屯收一半,百姓还称贤的原因就在这里。

    除了田租这种国家梦游一般的玩意儿,汉室税赋的大头其实在就是算赋和口钱,其中算赋指的是成年人一年一百二十钱,商人和奴婢加倍,后者算是扼制豪强地主的,不过完全没有鬼用。

    口钱,则是小孩子,一人一年二十钱。

    这俩才是真正的大头,汉室在昭宣年间人口已经恢复到了五千多万,光这俩加起来就应该有六七十亿钱,然而算上大大小小的其他税收,最后只有四十亿钱的收入。

    其他的钱跑哪去了?贪了?开什么玩笑,昭宣这种皇帝又不是真傻,更何况这种简单的数学问题,要都看不出来,那也别坐那个位置,装死算了,实际上那一部分被非常合理的截留了。

    不管是建设,还是产业什么的,都需要钱,而各地没有办法贯通的情况下,也就只能重复性的建设,甚至是重复性的浪费,最后硬生生将其中一部分吃掉了。

    至于少府,走的路线虽说有些歪,但其实减少了很多的损耗,以至于一年到手最后比国库的税收还要高一倍。

    这是陈曦最想吐槽的地方,只是想想少府的地位,放后世那可是实打实的部级,这样一个玩意儿来搞产业,背后还有国家支撑,才搞到这种程度,貌似可以吐槽的地方也特别多。

    “臣有本要奏。”陈曦叹了口气,还是决定汇报一下元凤三年的成果,否则没有对比,哪来的伤害啊,你看看这些朝臣,各个允文允武的,可搞不到钱,根本没有意义。

    “准奏。”刘桐瞟了一眼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关于去岁的收支,我觉得还是要汇报一下。”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其他人闻言皆是传音交流,对于元凤三年的收支他们都有猜测,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准数,只是认为远远超出曾经的水平。

    “去岁收七百四十亿钱,支出七百二十八亿钱,其中军费四百二十二亿,各项产业两百零六亿,皇室内外支出一百亿,结余十二亿钱。”陈曦将自己编好的数据读了一遍。

    实际上军费真没有那么多,皇室内外支出真正从陈曦这边过钱的也就两三亿钱,只不过陈曦不能说自己布置产业花了六百五十多亿钱,剩下的基本全都是军费,那样基本就暴露了很多东西。

    再说搞产业投入那么多,肯定会有疑虑的,可化成军费投入了四百多亿的话,看在恒河中下游,以及全民兵役,七代舰这些玩意儿的面子上,诸卿虽说会震惊,但也不会对于这个产生怀疑。

    有了军事投入,再说产业投入,那就不那么扎眼了,最后在给丢一个皇室内外之处一百亿,纯粹是给刘桐扣锅,不过刘桐肯定算不出来哪里有问题,毕竟修园子的钱啊,修宫殿的钱啊,真心不少。

    不过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念完朝中就炸了,大家可以理解军费开支四百亿钱,毕竟陈曦那一批次又一批次的重甲也不是说笑的,那可是几十万的铠甲,这可就上百亿了,再算算给兵役准备的甲胄,以及军民的抚恤,薪酬这些,四百亿大家都心里有数。

    产业布局的两百多亿也能理解,毕竟那么多的牛羊马,那么多的纺织产业,那么多的矿山,那么多的国营经济作物农场,两百亿砸下去能产出这么多也不亏,再说就算是今年亏了,明年也会赚回来。

    实际上让中朝炸了的原因是皇室支出的数额,这真心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皇室支出百亿,现在皇室有几个人?当年刘姓皇室上千的时候,支出都不可能有十分之一。

    再一想刘虞,刘艾皆是节俭之辈,刘备,刘璋,刘晔都是花自己的钱,感情百亿的支出全都是上面那位的锅?

    想到这一点,凡是历经四朝以上吃过苦的那些老臣,眼睛都绿了,灵帝有长公主十分之一花钱的能力?完全没有,悄无声息花掉上百亿,还得让人计算之后才能发觉,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本宫花了那么多?”刘桐一愣,随后想了想,瞬间想起来自己年初做糕点,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以及外边正在建设,到现在都没见停的两座宫殿,顿时脸色一红,好像有些按不住啊。

    “这都是去年的事情了,今年不要讨论这个了,这不还有结余吗?”刘桐轻咳了两下,将锅甩飞,反正没有花超,再说这都是通过三公九卿审核,尚书仆射批了款子的,我要是有锅,你们人人都有。

    “是,殿下!”陈曦抱拳一礼,丢了一个深水炸弹炸一下,开始念岁入的物资,“目前战马十三万匹,驽马四十一万匹,牛八十二万头,羊一千一百万只,豚四百二十万,丝绢七十万匹,棉布三百二十万匹,毛纺六百万斤,兵戈……”

    陈曦念了一大堆的东西,除了丝绢比去年少了,其他的都属于需要建仓储备的规模,实际上丝绢的七十万匹,还是因为这七十万没送往中亚和罗马接洽,罗马现在是真的是有多少丝绢收多少丝绢。

    “结余了这么多?”刘备面上大喜,传音给陈曦说道。

    陈曦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做结余了这么多,这些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开用,物资用起来,那快得很,文景几十年的储备,被武帝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完了,战争谈谋略是一方面,抢粮物资才是另一方面。

    “卿之奏报朴实无华,但却又泱泱大国之气度。”刘桐深表满意,她是真的能听懂这些东西,虽说没好好学,但对于钱粮物资,只要是坐在上面的人都有一种敏感。

    至于诸卿大臣这个时候都有些眩晕,正因为经历光和年间和中平年间才能更清楚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恐怖,陈曦那真的是拿物资硬生生砸出来一条道路。

    “臣奏报完毕。”陈曦合了奏报,神色恭谨的说道,实际上心下冷笑,就现在这个水平别说和宋朝巅峰期的税收比了,连唐朝都没到呢,五年追巨唐,十年税收超越宋朝,不玩虚的,直接就是税收总额!

    陈曦的奏报完毕,多数的朝臣还处于眩晕状态,刘桐再问之后,确定没人有奏报,当即打开宫门等待诸国朝贡!

    很快扶南国的前女王就带着自家的礼物奉上,象牙十根,夜明珠十颗,还有其他奇珍异宝,不过刘桐看着非常淡定,很明显现在这些东西已经不怎么能打动刘桐了。

    放在前些年的时候,刘桐刚登基,没见过世面,现在都元凤四年了,朝贡都见了几次了,再算上当年罗马使节来结盟,那更是大开眼界,自然现在这些东西完全触动不了人心了。

    再或者说是现在刘桐吃得好,喝的好,人心膨胀,已经有些不好摸到良心了,自然是神色平淡。

    六十多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大小国家依次朝贡之后,被分封出去,有地盘的那些家伙也都开始往外掏东西。

    直到沮鹄入朝,之前一直看戏的刘桐才坐正,等着老袁家的礼物。

    “这是沮鹄,沮公与的儿子,颇有才华,没想到袁谭居然会将之派遣过来入朝。”郭嘉遥遥的传音给陈曦解释道。

    “他有什么问题吗?”陈曦好奇的问询道。

    “没什么问题,只是你觉得献礼这种事情,需要这样一个人物吗?我寻思着十有**,老袁家有别的想法。”郭嘉用他智障了的大脑估测了两下传音道。

    “且看着,我也很好奇,老袁家能送点什么,话说你们有没有收到老袁家的礼物?”陈曦神色平淡的传音给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