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一百九十三章 会玩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反正刘桐算是和朝中的诸卿大臣杠上了,贤能,不不不,我一点都不贤能,我的专业就是花钱,各种乱花钱,其他的就别瞎扯淡了。

    “丝娘,记住啊,如果你还想过之前那种快乐的日子,就不要去学那些东西了。”刘桐温和的伸手按在丝娘的肩膀上,无比郑重的开口说道,“还有,假装自己蠢一点,顽石是可以被雕刻的,你要装作自己是朽木不可雕也!”

    丝娘连连点头,相比于吃好喝好,玩得好,还是放弃那些大佬的教育比较好,毕竟后者既不能吃,又不能喝,一点都不好。

    眼见丝娘将自己的话听到心中之后,刘桐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对于自家诸卿大臣的能力刘桐还是很有信心的,那群家伙如果认真起来做某件事情,基本上都能成,但那种能力完全没用。

    学好终归是很艰难的,学坏永远是很简单的,单凭这一条她刘桐就能跟诸卿大臣好好刚一波。

    “我很满意,我决定带你未央宫那边去喝下午茶。”刘桐甚是得意的拍了拍丝娘的肩膀,和她斗,挖她墙角,诸卿大臣是想多了吧。

    丝娘连连点头,跟着刘桐去喝下午茶去了,学习,哎呀呀,相比于吃喝玩乐,学习还真的有些痛苦。

    长安,陈曦朝会完回家,发现自家妻子进香尚且还没有回来,不过也对,大年初一庙里面的人特别多,而家里的侍女,陈曦也大手一挥准她们回家探亲,护卫则是除了一些无父无母的单身狗,其他的也都回家拜年去了。

    伴随着刘备入主长安,陈曦开始主政,整个中原百姓的生活明显的开始了变化,至少肉类,不管是鱼肉,还是鹅肉,亦或者羊肉,猪肉终于是逐渐能在百姓的碗里面看到了。

    虽说这个水平要说的话,也就那么一回事,以陈曦的眼光来看甚至都懒得说,可放在这个时代纵向对比,那真的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盛世,自然元凤一朝,刘桐多余的话都没说,依旧被百姓认为是贤能,朝中大臣也都个顶个的属于能臣干吏。

    总之老百姓对于上面怎么搞其实没有什么兴趣,都非常现实的管好自家今天吃啥,明天吃啥,后天吃啥,最好儿女齐全,承欢膝下,再有一些孙子孙女什么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上层之间的斗争,说实话,老百姓真心是当乐子在看的,如果能赶上吃瓜那就更好不过了,

    因而元凤朝的评价已经开始向着历经三朝的那些大臣不太愿意的方向去发展了,而且更糟心的是,史官才不管你们这群大臣的感受,秉笔直书,老百姓的感官是好,是仁政,那就是真仁政,你们诸卿大臣什么感官,自己比对之前几朝去感受吧。

    这就让活了几朝的那些大臣很难受了,那么努力的活着不就是为了在史书上留下几笔贤明吗,结果元凤朝这么玩,他们貌似有点不妙了,可他们又不能堵百姓的嘴,这就很无奈了。

    “管家,我出去一趟,夫人她们回来,你就说我和郭奉孝去听曲了。”陈曦左右看了看,确定繁简她们都没在之后,果断开口招呼道。

    “好的,家主!”老管家目不斜视,虽说很清楚陈曦是打算跑到哪里去,但还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陈曦出门左右看了看之后,确定无人,快速的换了一架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什么族徽云纹的车架,朝着蔡琰那边飙去。

    相比于其他女性大年初一有极大可能去进香,蔡琰这种可完全不会去进香的,毕竟从某种程度讲,蔡琰可是有很大一部分家主的特性,所以大年初一乖乖的祭祀祖宗就可以了。

    因而陈曦顺墙偷偷溜过来的时候,蔡琰正带着蔡琛在给蔡家的那些先祖们上香,虽说期间蔡琛哭闹个不停,但蔡琰对此不仅没有感觉到不满,反倒笑盈盈的带着哭闹的蔡琛一起上香。

    “喂喂喂,你儿子在哭呢,你居然不管他。”陈曦进门一把将蔡琛抄起来,抱在怀里面拍着后背开始安抚。

    才几个月大的蔡琛勉强也能认人,面前这个人不算太生,抱起来也就没闹,只是滚着乌溜溜的眼睛在陈曦的胸口拱,拱了几下之后,哇了一声哭了,比之前闹的动静还大,这就很尴尬了。

    “……”陈曦各种安抚完全没有效果,反倒越安抚,闹的声越大,蔡琰无奈,左右看了看没有别人,也不一个个的进香祈祷了,而是快速的将香一个个的插好,然后一起祈祷了一遍。

    这种操作看的陈曦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前陈曦也见过蔡琰祭祀祖宗,非常的诚恳,而且极其符合礼数,每一个都是上香,三拜,而后再行祈祷,和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同。

    “别这么看我,我觉得我祭祖的时候我儿子在哭的话,我祖先大概都得让我去照顾儿子,谁让我没儿子重要呢?”蔡琰一把抄过蔡琛,然后抱好,左手轻拍几下,许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几下就不闹了,“看,完全不哭了。”

    “这也不饿啊。”陈曦诡异的看着蔡琰怀里的蔡琛,他之前还以为是饿了,可这也没吃,也没拉的,怎么就不哭了呢?

    “兴许是习惯了。”蔡琰笑着说道,然后抱着儿子就从祖祠往出走,什么女子不能进祖祠的,家里就剩她一个了,她如果都不能进去,那就只能等祖宗们落灰了。

    陈曦跟着蔡琰来到侧厅那边,本身就是年节,什么东西都有备好,因而等过来的时候,一应吃食早已准备好了。

    只是蔡琰明显有些疲累,再加上蔡琛死活不愿意去乳母那边,最后只能抱着一起入席,期间眼见父母吃东西,一直咿咿呀呀的伸手,结果什么都没得吃,最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不管是见了多少次,都觉得好艰难。”陈曦看着又一次哭了蔡琛哭笑不得说道,而蔡琰则是非常习惯的将蔡琛抱到了后堂。

    “这是睡了?”再次出来的时候,就剩蔡琰一人了,陈曦看了一眼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嗯,睡了。”蔡琰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有些理解唐妃了,有些东西不经历一番,真的怎么学都学不会。”

    “现在会了。”陈曦笑着说道。

    蔡琰微微颔首,“除了累了点什么都好,而且自从有了琛儿,我爹也不来给我托梦了。”

    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没说什么,纯粹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过这样也好,本身也不应该由我肩负,等我回头好好的教育蔡琛,这些都由他继承就好了。”蔡琰的眉宇间虽说有着明显的疲倦,但是心情明显比曾经好的太多。

    “才那么小就要肩负那么多,你这个当娘的太狠了。”陈曦笑着说道,“突然觉得当你儿子应该很累人的。”

    蔡琰微微一怔,随后笑了笑,陈曦和她看待这件事的角度不同,不过以后自然会相同,倒不是望子成龙,而是一种很自然的,想要将自己所学所知,自己的一切传承给自己子嗣的感情。

    “你下午去进香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不了,到上元节的时候再去吧。”蔡琰微微摇头。

    “现在可还习惯?”陈曦试探性的询问道。

    蔡琰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的承受力的,以前尚且不理解二妹的做法,现在的话,其实有些事情,做之前可能压力颇大,做了之后反倒不需要考虑那些有得没得的东西了。”

    蔡伯喈也是倒霉,只有两个女儿也就罢了,两个女儿最后还都走的不是常人的路线,二小姐都不说了,大小姐基本也就那样了,一个大儒级别的家伙,生出这样的两个女儿,真得怀疑人生了。

    蔡琰以前还觉得自家二妹应该有很重的心理压力,结果等自己也迈过那一步之后,反倒也觉得无所谓了,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学坏的代表,不过蔡琰有一子,其实已经绕过了很多的流言蜚语。

    “那就好。”陈曦端着茶杯没有多言什么,毕竟是自己先伸手的,至少要撑起一片天,这要是都做不到,那也就别说自己是陈子川了。

    两人相视无言,皆是一笑,蔡琰虽显疲累,却也不因无言而尴尬,陈曦也同样如此,反倒显得轻松自然。

    陈曦最后还是没有在蔡琰那边久留,而是真的前去找郭嘉游玩,期间也得见了脑疾之后彻底不要脸的郭嘉,直接指使自家的儿子扑上来问陈曦要压岁钱。

    对此陈曦很是愤懑,带着郭嘉出去的时候,深切的表示,等过两年,他也带着自己的儿子扑郭嘉,让郭嘉到时候也准备好。

    “呦,不错啊,四轮的马车又搞定了?”郭嘉跳上马车之后笑着说道,“这都第二次了吧,你又要推广这东西了?”

    这么多年下来,陈曦推广了很多便民的玩意儿,多是这个时代本身就有,但是并没有推广开来,再或者这个时代有点小毛病,但是改良改良就能很好使用的玩意儿。

    然而在那么多推广的玩意儿中,有一个是失败品,就是现在陈曦再一次拉出来的四轮马车。

    “之前是我的疏忽,现在算是搞定了。”陈曦得意的说道。

    四轮马车比两轮的优势有太多太多,但四轮有两个非常大的缺点,一个是路面的要求,一个是转弯的要求。

    四轮马车基本只能直进直出,拐大弯是拐不了的,因而上一次推广四轮马车陈曦算是可耻的失败了,虽说路面已经非常合适了,可转不了弯这个就很尴尬了,加之当时对于运载量也没有太大的需求,四轮马车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经过三年的发展,物料运输什么的已经成了非常重要的业务,二轮马车的运载量,还有平稳程度都有很大的问题,于是四轮马车又被某些搞这个家族给从历史里面挖掘了出来。

    最后这家族搞出来了两种方案,一种是走秦始皇的轨道马车,然而这个需要国家支持,必须要国家上马这个工程才能搞起,否则单凭一家一姓那是真的玩不起。

    当然这一方案的优势在于快,运载量也可以提高到相当夸张的水平,缺点就一条,没钱玩不起。

    搞出这个家族虽说有钱,但也不是这么烧的,于是他们就点出了第二种方案——底盘转向器,虽说东西被造出来的时候,那群人都觉得很简单,然而在造出来之前,还真没想过可以这么玩。

    进而也就开发出来了一种新式的玩法——战车也可以装底盘转向器,于是现在已经跑出去的那个家族,努力的点了八百战车,没错这个家族姓杨,就是弘农杨氏。

    因为前三年一直在搞物流业,为了压低成本,养更多的人员,对于车架的运输量很有需求,进而引出了四轮马车,而为了解决四轮马车的转向问题,于是搞出来了底盘转向器,逻辑就是这么一个逻辑。

    当然现在老杨家完全没有暴露自家已经开发出新式战车的意图,还是假装自家其实是步兵,而且是菜鸡步兵,但实际上老杨家已经暗搓搓的准备好了和安息人在中亚硬刚的准备。

    听说你圣殒骑很强是吧,来来来,正面和三牛二马的战车硬刚啊,张颌那能转弯的超级重骑都能算上顶级禁卫军,老夫那能转弯的战车还不上天了,不过杨家倒是很清楚,自家也就只能玩一次,搞不好第一次暴露之后,那群没人性的家族就会直接抄自家的杰作。

    然而对于杨家来说一次也就够了,相比于崔家蹲在里海是为了壮大家族,杨家蹲在里海那是真的为了啃阿尔达希尔,相比于其他成长方式,老杨家寻思着还是冒点险,赌一把,成了那就公侯万代,败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杨家的不幸在于,他们在国内拿四轮马车搞物流业的时候,陈曦就注意到了这个玩意儿,然后毫无节操的准备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