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 兵不血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塞西卡皮尔,巴拉克,扎萨利,萨赫勒,法尔贡,古玛拉这些人哪怕是放在罗马和汉室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将校,参谋,因而在将大军转移到赫拉特之后,这群人就有了回撤的想法。

    原本以为顺水而下运输粮草应该颇为便利,结果北贵那令人崩溃的地形,让这群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百闻不如一见。

    粮草虽说还能送过来,但是消耗之大,让这群人颇有怨言,再加上赫拉特这地方并不像是坎大哈和喀布尔那样能以逸待劳,逼得汉军一旦出手,不能获胜的话,就会颇为难受。

    这地方汉室可以在以前安息抛荒的灌溉区进行驻扎,积蓄实力,而贵霜这边虽说有山川之险,可后勤线的长度注定这群人根本不可能在赫拉特这地方维持足够规模的兵力。

    虽说八万精锐正卒,依托着兴都库什山脉进行防守,寻常十万帝国精锐也会碰的一头是包,但那说的是寻常帝国精锐,汉军就这么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完全说不上是正常水平。

    北贵也不是明眼人,他们现在到底有什么水平的力量,和安息东部的家族磨擦过他们也都心里有数,八万精锐挡挡已经入土的安息还行,可要是挡汉军那种怪物,差的太远太远。

    要无波无澜的守住喀布尔河谷,以这群人做出的判断是需要二十万大军,并且有军魂在侧,禁卫军固守,依托山川之险,方可让汉室寸步难进,这个规模,对于北贵而言,也属于非常庞大的军势了。

    “不能继续在赫拉特耗费时间了,在这里布防于我们反倒有劣势,退回坎大哈,西望沙漠,固守高原绿洲,依托苏莱曼山脉进行防御。”塞西卡皮尔平静的对着一众将校说道。

    “我们倒是认同这一点,可是未有寸功,甚至尚未遇敌,我等来了便退,士卒怕是有些接受不能。”巴拉克叹了口气说道。

    北贵其实也并没有沿着这条通道进行过仔细的研究,以至于原本准备好的计划,在实地考察了喀布尔,确定无误;实地考察了坎大哈,也确定无误;于是带兵前来赫拉特,结果被坑死了。

    “我倾向于卡皮尔的建议,我们其实没有必要和汉室硬拼,封锁住喀布尔河谷,不让汉军东进就是我们的胜利,没必要纠缠于这些细节。”古玛拉瞟了一眼巴拉克说道,“战场的胜利非是我们所求。”

    “上一次在开伯尔山口算是我大意了,而且我麾下的士卒输的很冤。”王族弓骑兵的法尔贡没说赫拉特的事情,反而言及之前在开伯尔山口的遭遇,而这个时候,这种话,也都懂。

    “士气也是很重要的。”王族枪盾军团的军团长萨赫勒冷淡的说道,“这么撤回去,对于我们的士气非常不利。”

    “退到坎大哈,我们以更饱满的状态对抗汉室,现在这种状态,说实话,就算是背靠帝国权杖,我也不觉得能战胜上次那个玩意儿。”阿毗昙瞟了一眼萨赫勒说道,他们俩关系相对比较好,因而在意见相左的时候,反倒能直言不讳。

    “但是从这里撤退的话,我们会放弃一个要害点,要知道算上开伯尔山口,这条路上实际上也只有四个战场,直接放弃赫拉特的话,我们就失去了四分之一的优势。”扎萨利看着塞西卡皮尔说道。

    这一波扎萨利已经从拂沃德那边调换了一批骆驼骑,相比于之前那一波仅仅普通水平的骆驼骑,这一波有一半都是拂沃德的禁卫军,毕竟坎大哈西侧的沙漠,也是非常适合骆驼骑发挥的战场。

    “不能在这里动手。”新上任的王族具装骑统帅乌南达突然开口说道,说起来在在场这些人之中,乌南达是最为年轻的,也是实力最强的,但真要说的话,乌南达并不合适统帅王族具装骑,只是现在局势如此,韦苏提婆一世也只能矮子之中拔高个了。

    上一波率领王族具装骑的那位死在了司马彰的手上,其麾下的王族具装骑那是真正在战场上打出来的三天赋,不过司马彰也就给贵霜留下了一些没办法发芽的种子,其他的全都干掉了。

    虽说当初司马彰很想将这个给自家留上,但是寻思着留在自己手上,可能保留不到那个时候,万一韦苏提婆一世翻盘了,直接从自己手上索要,靠着后备的王族具装骑复原出来三天赋的玩意儿,那可真就是一个麻烦了。

    想到这一点,司马彰只好痛下杀手,假传旨意将盖门率领的王族具装骑分散开来,下狠手在当夜的乱战之中将之干掉了大半,没办法,就算是分散开来的三天赋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要不是盖门的王族具装骑之前和关羽的校刀手来了一场大混战,双方都损失惨重,就司马彰那个套路真心搞不死盖门的王族具装骑。

    最后大概还有个两三百王族具装骑护卫着韦苏提婆一世杀了出去,但是身为老大的盖门被司马彰枭首,剩下的那两三百王族三天赋具装骑,既不是军魂,又不是阿文德本部那种跟随了阿文德十几年的玩意儿了,没了老大也没有了自我复制能力。

    以至于最后韦苏提婆一世虽说是翻盘了,结果也就多了两三百中低层的军官,整编的三天赋王族具装骑?做梦呢!

    自然现在乌南达率领的王族具装骑也就是当初盖门留下的后备士卒,虽说有那两三百的前辈进行补充,又进行了相当细致的磨合和训练,但别说是三天赋,禁卫军也才勉勉强强达到。

    这还是因为已经有了长达一年的磨合和休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一开始也就才双天赋的水平,至于三天赋,乌南达已经看不到希望了,除非盖门复生,否则绝无希望。

    巴拉克抬头看了一眼乌南达,整个营帐之中就乌南达的资历最浅,不过好歹也是韦苏提婆一世挑选出来的禁卫军军团长,面子还是要给一点的,至少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为何?”巴拉克给了乌南达一个激励的眼神,示意乌南达继续说,毕竟巴拉克在来到赫拉特这边确定了情况之后,也想退回去,只是他不确定手底下这群人的心思。

    “开伯尔一战已经说明了很大的问题,我军在战卒的精锐程度上与汉军尚且有相当的差距,强如汉军军魂,甚至可以直面帝国权杖全面加持的五支禁卫军,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加起来,可能才能打败那一个对手。”乌南达也不说虚的,直接言及西凉铁骑。

    开伯尔一战有两个军团让贵霜非常头大,一个是超重步,极其难击杀,更重要的是好不容杀死了,对方身上火焰升腾而起,就爬了起来,然后战斗力居然还有所上升,这怎么打?

    另一个则是华雄率领的神铁骑,没超重步那种特殊的效果,但是一个军团挑了五个帝国权杖加持的禁卫军,虽说打的也够狼狈,可那是一挑五啊,打的还是五个等同于三天赋的军团。

    可以说神铁骑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近乎是贵霜精锐所见过的最强的水平,惨烈归惨烈,但真的是能镇住场子。

    虽说挨了一次打击之后,贵霜这边也有了更多的防备,这一次再面对神铁骑的话,不至于让对方发挥出那样恐怖的战斗力,可只要有这样一个军团在场,那就必须要将其纳入考虑。

    “我们和汉室作战的优势是什么?”乌南达突然对卡皮尔发问。

    卡皮尔闻言嘴角上划,他已经明白了乌南达的意思,在赫拉特这地方的贵霜士卒,兵力不如汉军,精锐水平也不如汉军,他们贵霜引以为傲的禁卫军和军魂虽说都在这里,可要说压过汉军的精锐,那根本就是做梦,唯一可以依托的只有一项,那就是山川之险!

    然而这样的山川之险,值得他们贵霜将所有的宝物压上吗?完全不值得,他们现在军团对于贵霜而言已经是重宝了,可不计算山川之险的情况下,和汉室对赌,甚至有全灭的可能。

    军魂配合禁卫军,再加上数万正卒虽说很强,但那也要看和谁比,汉室那种完全违规的存在,乌南达完全不看好。

    “退往坎大哈,放弃赫拉特,在这里布置引火之物,去合适的地方发挥我们的优势。”巴拉克先卡皮尔一步开口说道。

    在坎大哈聚集二十万兵力的后勤压力和在赫拉特聚集十万兵力的后勤压力是几乎一样的,而相比于赫拉特这边的形势,坎大哈反倒能更好的发挥他们贵霜的优势。

    “我们追求的是胜利,而不是面子。”塞西卡皮尔嘴角上划,给出了最终的解释,而其他人有心多言,但是身为总帅的巴拉克和总参的卡皮尔都做出了如此决定,他们也只好遵从。

    元凤四年二月,曹操兵不血刃拿下了赫拉特,封死了北贵从喀布尔河谷的出行路线,消除了汉室在安息南部垦荒的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