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循环再循环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厨娘、戏子什么的基本上是陈曦家侍女的主职业,顺带还会一些纺织,水平分三六九等,总体而言的话,陈曦算是真正将这些人都培养到可以独立自主活着的程度了。

    虽说大多数侍女并没有主动放还的意思,陈曦这边也迁的不是卖身契,就算是卖身契那些,陈曦也准许赎身,不过这么多年自主离开的其实没有多少,大多数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环境的。

    “这玩意儿做的确实是不错,就是肉腥味太淡了。”刘备点着瓦罐说道,“不过味道确实蛮不错,用来下饭更是非常的合适。”

    “看吧,刚刚还教育我呢,现在就‘何不食肉糜’了。”陈曦从一旁翻了一双筷子,用分出一份小碗尝了尝,对着刘备嘲笑道。

    “什么叫做‘何不食肉糜’?”刘备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现在还没有这个典故,不过没典故的东西不少,陈曦也蹦出来了过,最多是需要解释一下。

    “何不食肉糜,说的是司马家的一个小子啊,有人告诉他外面的百姓已经没有粮食吃了,啃树皮草根非常痛苦,他就回了这么一句话。”陈曦随口解释了一句。

    刘备一愣,随后面色阴沉,“那小子人呢?”

    “呃,问这个干啥?”陈曦不解的看着刘备。

    “让我去把他打死。”刘备面色无比慎重的说道。

    “这就过分了吧,只是一个傻孩子而已。”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你觉得司马家那种家族有蠢到这种程度的嫡子吗?能吃得起肉糜在司马家都应该是嫡系了,就我现在见到的世家嫡系,不说各个才华横溢,但至少也是中上水平,司马家的教育更是上上。”刘备铁青着脸说道,“这种有智慧,但毫无人性的家伙打死反倒是好事。”

    “……”陈曦已经明白了刘备的思维逻辑是怎么回事了,不得不说这个思维逻辑放在司马家的话毫无问题,确实,以司马家的状态,在曾经能吃得起肉糜也都是嫡系了,而以司马家的教育,嫡系还真不至于废到说出这种话的地步。

    因而在刘备看来,司马家那死孩子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让百姓易子相食,而这种口吻在刘备看来,打死了绝对不冤枉,有能力没人性的东西,早死了还少点隐患。

    “咳咳咳,只是化名而已,同理还有某皇后的‘他们为什么不吃蛋糕’……”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决定还是给司马衷洗一下地,毕竟这可是出了名的智障皇帝,而且不同于那些假装智障,内心有想法的皇帝,这位是真正的智障。

    “……”刘备看了看陈曦在,最后还是放弃追问这件事了。

    “算了,我也不问了,叫你出来主要是想让你看看这天下的变化,原本以为你的心情能好一些,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大概是没用了。”刘备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什么都知道,也明白该怎么应对,但你其实并没有经历过,不过这也不算是缺憾。”

    “有些事情经历过代表不幸,从苦痛中通过的前辈,所应该做的事情不是让后辈也经历那种痛苦,而是应该让后人规避开这种痛苦,忆苦思甜重在教育,而非形式。”陈曦平静地说道。

    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并不代表没有发言的权力,相反正因为没有经历过,但在史册上,典籍上,各种的记录上了解过才会竭尽全力去规避那种经历,并不是说有经历就是好事,相反一个正常人会竭尽全力的去避免那种不好的事情。

    有些事情真的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但有些事情,还是算了吧,就像是伤寒,只有经历一遍才能明白张仲景的那一个圣字到底有多沉重,可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死亡率,上千万的百姓横尸当场,这得脑子有病才会去经历吧。

    “我很庆幸我没经历过,而且我也会尽可能的让那些记载彻底成为史书的一部分,而不是现实的一部分,预防和阻止是两个概念,我求的是防微杜渐,再不济也是苗头刚刚出现的时候就进行组织,而不是事情扩大到已经无力阻挡的时候逆流而上奋死追求奇迹,那样的英雄肯定不是我。”陈曦平缓的语气诉说着自身的觉悟。

    “那种东西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去见的好。”刘备长叹一口气说道,陈曦可能没见过那种情况,撑死是在虎牢关年间见过白骨露於野,在泰山年间见过路有饿殍,之后就没有了,乞丐都被收拢了。

    到现在汉朝真的是在到处抓无业游民,真正要将失业率干到零那种,发现无业游民,只要身体没问题,直接就是强制劳动。

    “大致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知道该怎么解决就可以了。”陈曦点了点酱菜说道,“就那这个来说,十五年前,这一坛价值近百钱,现在只值二十二钱,明年可能就只值二十钱,别的玩意儿我不管,但衣食住行的基础硬件,我一直在压低成本。”

    “这点我倒是知道。”刘备点了点头,陈曦一直在降低衣食住行的成本,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汉室的壮劳力去城里面帮工,一个月依旧是九百钱左右,但活的比以前轻松的多得多,其实就是因为最基础的吃穿用度,现在全由国家管控了。

    这四样刚需,陈曦这边已经不准备赚钱了,能养人,赚的钱能支付人力成本和物料成本就行了,至于折旧费什么的,能包住就包住,包不住就算了,赚钱,老夫不赚啦!

    正是因为逆向操作将刚需产品的价格打压下去之后,百姓的生活成本大幅下降,这才在市场没有多流转一文钱的情况下,让百姓发现自己过的更好了,虽说这些人完全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自己活的好不好,还是心里很清楚的。

    “有些东西真的需要规模才能产生效益。”陈曦感慨的说道,“顺带规模上来之后,很多废渣就能变成新的物料,就拿甘蔗制糖来说,让老百姓做这个搞不好得亏本,换我们,甘蔗拿去榨汁作糖,甘蔗渣捋一捋造酒的造酒,细纤维拿去种蘑菇,粗纤维拿去造纸,再下来的酒渣拿去养猪。”

    嗯,陈曦就是这么干的,在江南接近交州的那边,大片的甘蔗生产地就是这么搞起的,这么转一圈,连渣滓都没剩下,就算有剩的也能用以堆肥,这种玩意儿百姓玩得起?玩啥玩啊,直接去种甘蔗就好了,陈曦收的价格会记得高五厘。

    刘备差点一口酒喷出来,还能这么玩?话说这么玩一圈最后剩下来什么,当然是什么都不剩了。

    “我想想啊,这样一根甘蔗产生的利益远远超过榨汁,制糖吧。”刘备开始偷偷摸摸的计算钱了,他突然发现陈曦玩的低端局也是非常的可怕,这种操作简直是连渣滓都不剩下啊。

    “当然啊,这样一个复合型的厂子,在生产白砂糖,冰糖的同时还能生产一些就地销售的酒水,蘑菇以山珍的名义卖给那些酒楼,让酒楼去收那些能吃的上山珍的家伙的钱,酒渣喂猪,然后卖掉猪,可以说非常完美,虽说今年打算再复合一些别的……”陈曦随意的敷衍着刘备,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主要是陈曦觉得这个链条实在是有些短,以甘蔗为核心的产出实在是太一般,他准备往里面再复合一些水产什么的,让这链条做的更长,那最后摊下来搞不好成本直接就摊成了个位数,反正地皮是自己不用算,人力反倒还是剥削的对象,也不用算。

    最后的说不准还能在百姓的高额满意度之中赚上一笔款子。

    “实在是厉害。”这种低端的操作刘备还是能看懂的,可正因为能看懂,刘备才觉得这比之前那些神仙操作更震撼。

    毕竟神仙操作再怎么操作陈曦都是面无表情,刘备自己又看不懂,以至于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而这种低端操作,一根甘蔗被陈曦玩出这么多的操作,让刘备简直是大开眼界。

    “厉害啥啊,完全是欺负老百姓没见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这种操作在很多年前就是南方乡村复合型的小厂操作,后来这种操作被更高端的玩死的,没办法,更高端的规模更大,链条更长,平摊下来更便宜,最后杂鱼们都凉了。

    简单来说陈曦现在玩的这种都属于后世十里八乡的小鱼小虾才玩的玩意儿,只是现在没有更大规模的,外加这个时候没有循环再循环,也真就是欺负欺负古人。

    “话不能这么说,别人想不到,你能想到那就很厉害了,而你不仅能想到,还能做到,那就更厉害了。”刘备无比郑重的说道。

    “吃菜吧,玄德公,你这么说,我很尴尬的。”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等我今年好好研究一下循环再循环,将这链条做长,你再说这个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