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零四章 人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中亚分封的那些世家,现在背后的资源多是来自葱岭,哪怕他们出中原的时候多有准备,等到后期也难免需要葱岭地区进行支持,而葱岭的资源又基本上是诸葛亮一点点的囤积起来的。

    在这一过程之中,不仅是在检验诸葛亮的能力,也是诸葛亮在收拢这些势力的隐性支持,为以后的接手陈曦的工作提前做准备。

    外加有了这一过程之后,等以后诸多世家建起封地,诸葛亮这条已经得过验证的金大腿表示要带他们发展,他们会拒绝吗?

    当然不会,陈曦估摸着以诸葛亮的能力,哪怕会因为第一次使用而有生疏的地方,但绝对不会出现大篓子,到时候中亚的封地各个都会发展起来,汉室的藩篱各个长得健康,也好让中原吸收更多的营养。

    只是陈曦要是能看到未来的话,估计也只能说句“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渡自绝人”,就像之前那些人觉得刘巴靠谱,发展迅速一样,未来中亚地区东北部有一个葱岭,西北部有一个赛斯坦。

    这两个地方分别代表诸葛亮和刘巴,两人都是当世少有的经济学大佬,世家选择的时候,看不懂操作也就只能凭相性和利益了,最后难免有一大堆倒霉孩子被刘巴忽悠到自己的坑里面。

    就陈曦现在对于刘巴的了解,这个人要说能力的话,确实是非常有能力,而且天赋非常集中,就是在钱粮方面,但这个人投机取巧的想法有些太重了,实在是有些不注重根基。

    哪怕这次出国给刘巴提了一个醒,算是敲打了两下,让这家伙冷静了下来,但陈曦寻思着如果后期真到了诸葛亮练手的时候,搞不好刘巴还是忍不住会作死的。

    到时候投入刘巴怀抱的那些家伙,难免会倒大霉的,这可惜陈曦对于撵出去的刘巴已经听之任之了,反正你就作吧,翻船了也不管我陈曦的事情,最多你翻船的时候,我记得将你船上的鱼捞走……

    刘备这边当然没有陈曦这么多的内心戏,因而他思考的东西就很简单了,诸葛亮走了,谁坐镇葱岭,别看那地方像是不怎么重要,但实际上那是一个隘口,一个贯通东西的隘口。

    可以说汉军处在那个位置,能压制周围一圈人,而且放出去的世家也需要葱岭那边进行管理,更重要的是葱岭那边也需要一个能镇住场子的人在那里坐镇,刘备可不相信被一群人做出那么高评价的阿尔达希尔会这么泯然众人。

    相比于那边传递过来的情报,刘备更觉得阿尔达希尔这个人能屈能伸,最多是现在处于蛰伏期,只等着时机一到,乘风化龙。

    这个人必须要看好,而诸葛亮在葱岭有相当一部分的任务,就是压制阿尔达希尔,让对方无法脱出桎梏化龙而去。

    “孔明继承你的职位这个,我们基本都是认同的,毕竟现在适合于你位置的人大概也就孔明了。”刘备组织着语言给陈曦解释道,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清楚陈曦的位置一般级别的智者接了,不出事的可就不仅仅是那位,而是很多人都会受到波及。

    可以说到现在能接陈曦位置的也就剩下诸葛亮,以前还有一个荀彧,但是荀彧明摆着不想在中原,刘备也就不将之计算在内了,这么一来,唯一的人选就是诸葛亮了。

    “是啊,也就孔明了,其他人接手,我怕玩不转,而且孔明接手的话,恐怕我手上的职务也需要进行一定的拆分,我寻思着企业性质的官方厂矿,还是以行政,技术,思想来配置人员。”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只能诸葛亮接手,其他人接手,怕是会要命的。

    “那些都是你的事,我说的是其他的,至于如何拆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刘备摆了摆手说道,他对于那些方面兴趣并不大,甚至如果可以,他连那些东西都不管,只要百姓能吃饱喝足,国家要钱的时候,坐在位置上的陈曦能拿出来钱,那就行了。

    “你说。”陈曦无语的瞟了一眼刘备。

    “孔明走了,谁压制中亚地区。”刘备直接询问道,“葱岭那边的空位不可能随便安排人去接手的,那个位置代表什么,有多大的利益我们心中都很清楚,那本身就是一个用来培养丞相的位置。”

    “用不了太久,最多一年,而且那些世家出门第一年缺的资源不会太多,他们都带着,更何况还有很多世家其实还没出国呢。”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世家的问题短时间还不是问题。

    “那压制阿尔达希尔呢?别说你看不出来,阿尔达希尔是一条蛰伏的真龙,现在之所以被压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孔明身上。”刘备语气慎重的说道,“放出一条真龙的话,中亚会乱的一塌糊涂。”

    “乱就乱吧,如果连一年都撑不过去,那还要他们干什么,敢出去的至少也有些胆魄和能力的,如果在一个心有忌惮的真龙手下都活不了一年,那他们也别想着建国了。”陈曦平淡地说道。

    “话虽如此,但到了那种程度,孔明就算是回去了,阿尔达希尔也不像现在这么好对付了,而且诸多世家的局面未必好过。”刘备看着陈曦,面色不带丝毫笑容。

    “对待不同的人不同的态度,这么说吧,玄德公,在你看来这是对世家的不负责,实际上那些杀出去的世家,巴不得你不负责,他们除非真的到了破家灭族的程度,否则能自行解决,他们都会自行解决的。”陈曦看着刘备无比的郑重。

    刘备不懂世家,陈曦也弄不明白这些人,但陈曦却知道这些人的生存方式,不管是运用智慧,还是运用力量,这些人所希望的都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上,刘备的不负责任,对于这些人来说,可能还更好一些,至少意味着以后再见的时候互不拖欠。

    刘备听闻陈曦所言沉默了一会儿,陈曦不说他可能还注意不到,而陈曦开口之后,刘备也明白了过来,世家必须要庇护伞,也不需要所谓的保护,那些人最喜欢的是用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想通了这一点,刘备不由得叹息。

    “阿尔达希尔不是易于之辈。”哪怕是明白了那些家族是什么玩意儿之后,刘备还是非常诚恳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是啊,不是易于之辈,可世家的背后站着我们啊,在力量上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如果这样都不能撑住,他们还能效法先贤吗?”陈曦反问道,阿尔达希尔很强,关于这一点陈曦比刘备还清楚。

    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三世纪初有一个人物算是真龙的话,那必然是阿尔达希尔,天命之子,万王之王。

    知道历史走向的陈曦无比的清楚,这家伙到底有多强大,可那又如何,汉室基盘不崩的情况下,万王之王又能如何?

    青蛇,金鳞该如何化龙,最正确的方式难道不是沐浴龙血吗?

    更何况崔杨这等家族真要说,比起真龙的阿尔达希尔就算有差距,也不至于差到青蛇真龙这种程度,生而为龙者少,而鳞甲化龙者繁多,而欲要化龙,便要生鳞甲,历磨难。

    无波无澜的一路顺风,那是生而为龙者走的路线,普通的鳞甲之辈想要化龙,那就要做好灰飞烟灭的准备。

    “一年吗?”刘备突然询问道。

    “嗯,今年一年就够了,而且现在的世家太温和了,完全没有祖上那种提剑问天的气魄,舞文弄墨是够了,但要说战场杀敌,差的太远。”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人性很重要,身为人,没有人性,会失去很多很多,但人毕竟也是万灵,没有了兽性,大概会失去一切。”

    礼乐道德这些陈曦看的很重要,因为这些是治世所必须的素质,但钢铁的体魄,野蛮的身躯,强悍的勇力,以及一颗屠戮万灵,但依旧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心灵与智慧,这是镇压乱世的基础。

    前者非常非常重要,但没有后者你就只能期望着这个世界一直和平了,然而就人类史而言,战争才是主旋律,而和平只是战争中间的间歇期,因而道德和力量都很重要。

    汉末的世家虽说还保持当年的几分气色,但是相比于当初差的太远了,春秋所有的士都是要佩剑,这不是德也不是道,就一个目的那就是搏杀,你根本不知道你走到路上会遇到什么玩意儿,拿着剑的目的和现在作为礼器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佩剑只是为了杀敌。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当年的君子讲求的不是德才兼备,而且德强兼备,品德很重要,但你只有够强了才有资格说品德,强者的道德才是道德,弱者的道德只是认怂。

    甚至说句过分的话,魏晋南北朝王家为什么出的儒生少,七十二将级别的统帅多,说白了不就是因为经常被灭门吗?道德解决不了的问题,战争肯定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