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零六章 拆家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回来的时候刘备已经将瓦罐里面的菜倒到了海碗之中,很简单的腊肉炖萝卜,未必有陈曦家的香,但刘备却面带惬意。

    “腊肉炖萝卜啊。”陈曦看了看炖的软糯吸收了肉香的萝卜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的很真诚。

    “尝尝吧。”刘备将一旁的筷子递给陈曦,也没有什么分而食之的概念,普通人家,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一碗肉菜,已是难得。

    陈曦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萝卜,并不能比的上自家厨娘的作品,但吃的时候陈曦却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

    “做得很一般啊。”陈曦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笑骂道。

    “你这家伙!”刘备抬起筷子顿了一下,看向陈曦那温软之中又有三分惭愧的笑容,自己也笑了起来。

    “盛世什么的,果然得看碗中的伙食。”陈曦又加了一块腊肉,盐味很重,哪怕是炖过了也能尝到那种味道,这要是在陈曦家里,陈曦能将厨娘找来,让陈英好好教育教育。

    “好吃吧。”刘备夹了块萝卜,从一旁掰了块馒头吃了起来,味道重,必须要吃馒头才能调和,可就算是如此,刘备依旧很开心。

    “说实话,这要是在我家,我能将厨娘逮住,让她去抄书。”陈曦笑嘻嘻的掰了块馒头说道。

    “惭愧不?”刘备突然问道。

    “初见的时候有些惭愧,但吃到嘴里反倒是心安理得,就是味道太重,果然是因为我将盐价打爆了吗?”陈曦一副思虑的神色。

    自从晒盐成为主流之后,国营盐场就成了主力,曾经以卖盐为主的那些家族基本已经不涉及盐业了,毕竟相比于卖盐的利润,他们还不如去投点别的,比方说低调赚钱的物流业。

    当然某些家伙依旧在卖盐,但他们与其说是在卖盐,还不如说是在买牌子,精盐,雪花盐等等以智商税为赚钱手段的非主流盐,主要就是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

    嗯,以智商税为赚钱手段的非主流盐就是陈曦名下的某个特殊的小厂生产的,顺带这个小厂子还依靠熬海带制作一些接近味精的玩意儿,然后混合到一起,以雪花盐的名义到处收智商税。

    没办法,味精的鲜味对于古人简直是致命的,于是雪花盐被陈曦拿来收智商税收的很利索,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陈曦自己不怎么吃市面上苏双和张世平卖的盐,因为这群家伙卖的盐都没有经过最后一步程序。

    不过不可否认的一点在于,就算是不经过最后一道程序,这群家伙买的盐,也比后世唐朝的青盐要好八条街。

    要知道这个时候有很多老百姓都是拿带盐味的石头在锅里面刷几下,作为盐来用,苏双和张世平的盐,依旧是最最最顶级的货了,而且还卖的极其便宜,百姓都认为这是仁政。

    苏双和张世平两个老抠,也是吃这种盐的,甚至早期除了陈曦会记得再行处理以外,各大世家也吃的是这玩意儿,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后来等陈曦有了神器之后,就可以拿来收智商税了,别看只是加了几道工艺,价格瞬间乘五,等往里面加了近乎味精的东西之后,价格再乘个三,简直完美。

    现在大多数世家吃的都是这种价格之中九成以上都是智商税的盐,当然也有一些死倔的家伙,坚决不吃高价盐,不过买卖自由,不吃就不吃呗,陈曦也不是恶魔。

    再说陈曦一直觉得自己很良心了,要知道十多年前的时候,一石盐的价格可是达到过8000钱,而且那卖的盐质量渣的根本不能提,现在他加了九成智商税的盐也才2000钱,也不是很高啊!

    “……”刘备斜视了一眼陈曦,“子川啊,你看问题的角度真的是非常奇特,百姓能吃得起盐,吃得起肉……”

    刘备话还没说完,陈曦就一脸肃然的说道,“那不还是因为我将这些玩意儿的价格打爆了吗?”

    刘备表示自己不想说话了,然后埋头开始吃饭,陈曦则是笑的很开心,虽说齁得慌,可陈曦还是很开心。

    “吃完之后感觉心情平静了很多。”陈曦笑着说道,“有没有牌位和香火,我去上个香,点个火。”

    “只有几个牌位。”刘备指了指一旁小客厅的位置上放的牌位,然后将火石丢给陈曦,他也看的出来,陈曦心情确实好了很多,虽说还有些和他杠的意思,但心态恢复了过来。

    陈曦接过火石,将油灯点了起来,没有用蜡烛,蜡烛这玩意儿在现在还算是珍惜物品,虽说陈曦倒是大致知道该用什么物品制造蜡烛,但是现在原材料不到位,所以蜡烛还属于非常珍贵的玩意儿。

    “玄德公你这边牌位不对啊。”陈曦一边点火一边开口说道。

    “怎么了?”刘备坐直了询问道。

    “少了汉谋和我的。”陈曦侧头,半边脸色在午后的暮色下显得昏暗无比,而另外半边脸色在油灯的光照下反射着昏黄色,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洒下来了雪花,这一刻如果是灵异故事,先兆已然挑明。

    “你行了,拜拜汉谋就可以了。”刘备闻言笑骂道,他也很清楚,中原现在年节拜曲奇和陈曦的不少,最多是曲奇的塑像多是人型,而陈曦的形象多是纯白九尾狐,或者龙头九尾狐。

    拜这两者祈求来年丰收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毕竟在这时代农业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求神不如求己啊。”陈曦笑着回答道,“我可保多子多孙的。”

    刘备大笑,实际上中国的神明只要香火旺盛,都会有多子多孙这个神职的,没办法,子嗣传承,血脉法统,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民而言,可能比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蔡夫人就是在你的庙求的姻缘和子嗣是吧!”刘备笑着说道。

    “你这说法。”陈曦头疼不已,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刚说了求神不如求己,刘备就给了一个暴击。

    “好了,不开玩笑了,上香,祈福一下就可以了。”刘备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入讨论,两个大男人讨论这种问题,迟早成为黄段子,而这里也没有女人。

    陈曦也没有多说什么,将香火点上,也没有什么祈求,仙神如果能实现愿望的话,那么三牲六畜又岂能换来天下太平,风调雨顺,所谓的祭神,所谓的祈愿,在神明听来,大概更像是人类的贪欲吧,假设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话。

    因而陈曦奉行的便是求神不如求己,与其以三牲六畜作为祭品祭祀神明,以祈愿的方式宣告自身的贪欲,还不如将自己的贪欲记下来,用自己的手去完成,前者是贪,而后者是践行,完全不同的概念。

    “看你的样子没许愿啊。”刘备对着陈曦招呼道。

    “不用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求神不如求己啊。”陈曦摇了摇头说道,“又是一年大雪啊,不知道在国外的那些人如何。”

    “我寻思着大概都过得还行。”刘备提起一旁温好的酒给陈曦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笑着说道,“曹孟德不用多说,那是一个再哪里都能活出人样的英雄人物,恒河那边的二弟三弟子龙更是获得了大优势,完全不需要担心,至于袁家也无需担忧,唯一可忧虑的孙伯符,不是还有公瑾照看着吗?”

    “我现在担心的是兴霸和伯符搅合在一起,周公瑾根本管不住。”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一只二哈的战斗力最多是拆家,两只二哈那可就非常麻烦了,更何况有一只二哈还不是自家的,是给别人养的,那就更麻烦了。

    “不至于吧,兴霸的为人我还是知道的。”刘备摆了摆手说道,他对于甘宁还是很了解的,虽说欢实了一点,但甘宁的智力和勇力都属于非常不错的,哪怕刘备都认为甘宁属于可以独当一面的智将。

    “呵呵。”陈曦扯了扯嘴,没说什么,二哈这种生物的智商其实是很高的,但足够高的智商并不影响其二货的一面。

    实际上在陈曦瞎扯淡的时候,周瑜已经火冒三丈了,甘宁和孙策两个臭味相投的混蛋成功搅合到了一起,两个同样具有冒险精神的大佬在过年的时候给贵霜送了一份大礼,苏门答腊岛那边直接发生了大规模的暴动,而这俩人趁乱卷走了一群贵霜人。

    周瑜是不介意袭击贵霜海军的,更何况是大获全胜的这种偷袭,但两个无法无天,瞎胡搞的玩意儿,让周瑜非常火大。

    “我已经很努力的解释了,你看啊,肯迈勒非常肯定那边的贵霜水军和叶调国的百姓有极大的矛盾和冲突,然后我们就去了,之后我登高一呼,他们就反了。”孙策一副无辜的表情跪坐在席位上,对于自己之前的大手笔进行解释。

    “兴霸,你呢?”周瑜看向甘宁,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