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零九章 应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汉室这边准备着伏击贵霜的时候,马六甲的塞西赛利安也处于头疼状态,和周瑜所想的不同,塞西赛利安在接手千帆海军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

    花费了半年的时间一直在进行整顿,然而到现在塞西赛利安也才是初步完整了这一步,没办法,从塞西退出海军圈子,回家养老之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贵霜海军的战斗力已经出现了大幅的下滑。

    再加上当初塞西年轻的时候心太狠,将南贵的海军和百乘的海军算是彻底打废了,那种完全不像是收编的行为,将这两方的脊梁骨算是打断了,顺带这也是坐实塞西在海军之中至高无上地位的原因。

    然而当年打折一时爽,现在要再树立起来就变得非常难了,哪怕千帆海军之中所有的人都会给塞西一个面子,管他什么竺迦叶波,什么杜鲁卡,跟塞西比起来都是孙子。

    就算是之前那群敢于威逼肯迈勒的南贵将帅,在看到塞西之后都以惊人的速度怂到夹着尾巴做人,毕竟在这个时代,海军如果分为三六九等的话,塞西绝对是食物链的最顶层。

    经过半年的整顿,该拿下的统统拿下,该提拔的全部提拔,实战考核不合格的全部发配去种田和维护地方治安,剩下的全都是正儿八经好好干的,将这些人一一填补在适合的位置之后,千帆海军已经有了几分战斗力,至少滥竽充数的全部没了。

    做完这些之后,塞西就开始了强化突击,倒不是突击士卒的个体战斗力,以及陆战能力,而是突击士卒的应对能力,海战这玩意儿,和陆战不同,后者遭遇突发时间不会全灭,前者会统统升天的。

    因而塞西积极的开始了突击,并且组织各个军团的舰长进行各种战略性秘术的学习,方法特别的简单粗暴。

    哪一个步骤出错了直接上去就是一棍子,猪都知道痛了之后记住这件事,更何况是人,因为大半年下来,包括竺迦叶波在内的所有的舰长在海战秘术上都做出了极大的突破。

    没办法,和塞西讲理本身就没用,而且就地位和威望而言,这群人全部绑起来不够塞西一个人打的,而且塞西来的时候就掏了圣旨,表示自己生杀大权在手,今个谁不听指挥,我就将谁埋了。

    然后涉及到屡教不改,坑害战友,临阵逃脱的某几个南贵刹帝利直接让塞西给埋了,肯迈勒和瓦莱纳能成为阿文德的亲卫也有几分安排的意思,结果被逼反了,没什么说的,先清洁队伍。

    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千帆海军焕然一新,哪怕曾经的臭毛病还在,至少也还都在控制范围之内。

    做到这个程度之后,千帆海军虽说还没有达到塞西的要求,但是战斗力已经比之前强了很多,而且战术方面也比以前有了更大的优势,然而就算是如此,塞西也按部就班的继续强化突击,并没有提兵背上和汉室算算总账的冲动。

    总归已经不是年轻人了,没有那种冲劲,放三十年前,先刚了再说,打不打得赢,只要有五分把握就敢去赌,现在当然是求稳了。

    然而塞西寻思着自家还在求稳,在克制的时候,汉军居然一巴掌抽到了自家的脸上,连着叶调国都反了,这就很难受了。

    “叶调国反了?”塞西赛利安看着自家的孙子随口询问道。

    “是的,我们的陆军已经被推到靠近沿海的位置了。”塞西安纳尔低头小心的说道。

    “抬起头来,没有必要因为别人的失误,自己去承受后果。”塞西赛利安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略带呵斥的口吻。

    “是。”塞西安纳尔大声的回答道,而塞西赛利安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微微的摇头,天赋和教育都很优秀,可惜心性太差了,如果有蒙康布七分的心性,安纳尔就算是不能继承自己的衣钵,也至少能维持塞西家族的地位和威势,可惜心性太差了。

    “去将马辛德找来。”塞西赛利安摆了摆手,也不再幻想那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了,塞西家族可能是出了一个自己,将天命耗尽了,现在家里一水子的中人之姿。

    马辛德来的时候,塞西赛利安正在考虑着该如何应对汉室的冲击,而马辛德也没管赛利安,直接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和其他的家伙不同,马辛德完全不怕赛利安,全然一副,有种你把我弄死!

    “我接手千帆海军以来,没亏待你吧。”赛利安将地图一合,问了马辛德一个问题。

    “我之前几十年的亏也没少吃的。”马辛德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他现在是不想和北贵再继续搅合了。

    “可这最近日子过的不是挺好吗?你看看,你都胖了。”赛利安咧着嘴说道,完全没有接马辛德的下文。

    “被汉室坑了?”马辛德突然正色道。

    “嗯,叶调国起义了,还将我安排在那边的治安人员推到了靠近沿海的地方,我们之前控制的叶调国版图,已经没了一半。”赛利安平淡的叙述道,完全不慌。

    “汉军干的真漂亮,海军打不过你赛利安,陆军和你动手也不错,叶调国的版图有山有水,而且回转余地不小,以汉军的陆军实力,和你以叶调国为战场,我觉得你要完。”马辛德笑的很开心,一副赛利安马上就要完蛋的神色。

    赛利安闻言面上再无之前那种调侃之色,而是开始思考顺着马辛德话进行思考,之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马辛德。

    “这样的话,我最应该做的是阻击汉军大军了,叶调沿海的天然港口都在我们手上,要防住他们运兵并不是不可能。”赛利安已经把握住了些许的脉络,原本的担心也淡去了不少。

    “你要是能守住,我将人头给你都行。”马辛德嘲讽道,“不管你按兵不动,还是调兵北上,换我是汉军,绝对陆路南下,掐你的脖子,海军是打不过你,但说实话,就你那些陆军,每一个能在汉军面前拿出手,你不行,蒙康布也不行!”

    赛利安闻言面带不悦,不过也明白马辛德所言不差,他们千帆海军和汉军在北方驻扎的海军之所以能形成平衡就是因为双方都有明显的短板,贵霜海军有极大的优势,而汉军陆军同样如此。

    正因为这样,双方才相互克制,没有出现大的碰撞,一旦有任何一方有所突破,对于另一方来说都足以致命。

    “你根本腾不出来手,现在的千帆海军已经不是你的四海舰队了,也不是你麾下那群一声令下迎着箭雨赴死也要执行命令的战卒了,换成他们,你现在早都打过去了。”马辛德嘲弄的看着赛利安。

    塞西也辉煌过一段,准确的说军魂的缔造者谁没辉煌过,那都是硬生生砍出来的,只可惜当年的人都已经走的走,死的死,尚且在的也都证明了人心易变。

    “这还真是一个麻烦,陆军南下吗?”赛利安有些头疼,他突然发现汉军如果真用这种方式的话,就跟他不挂不顾的北上一样,都属于无解的方案,这等谋略,与其说是谋略,倒不如说恃强凌弱。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等汉军进入了叶调国,然后依托叶调国的民心和你在陆路进行对峙,你就知道这到底有多糟糕了,我保证你肯定打不过。”马辛德大笑道,笑的非常的猖狂,笑的赛利安心烦。

    “你既然知道,不如帮帮我呗。”赛利安没皮没脸的说道,对于马辛德的嘲讽他并不放在心上,岁月带走的不仅仅是赛利安的冲劲,也给赛利安留下了同等的礼物,至少现在赛利安的耐性和沉稳远远超过几十年前,换以前,这俩早打起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打赢汉军,但是我知道他们怎么收拾你,哈哈哈,正面战线拖着你的陆军,靠着叶调国的民心,在你陆军的后方制造混乱,烧你粮草,让你无以为继,最后光复整个叶调国。”马辛德一脸嘲讽的笑容,而赛利安若有所思。

    “汉军南下的话,倒是有些难受了。”赛利安很自然的岔开话题,有些事情知道了结果,自己就能去应对了。

    “你也可以北上啊。”马辛德一副敷衍的神色。

    赛利安闻言一怔,而后看向马辛德,马辛德面无表情。

    “能打过吗?”赛利安突然询问道,“你都说了我们的陆军非常糟糕,远不如汉军的陆军,在现在整备尚未完毕的情况下,能吗?”

    马辛德冷淡的看了一眼赛利安,对方也不愧是人精,自己只是开了一个头,对方就明白了大半。

    “能不能那不是我的事情,是你的事情。”马辛德的神色中再无嘲讽,而恢复了曾经那种拉开距离时的冷漠,他讨厌北贵。

    “你这样的神色还不如之前那种嘲弄的神色。”赛利安不再多言,转而言及马辛德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