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一十章 空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战争在突然之间爆发,汉军的精锐陆军狂猛的攻打了马六甲北岸贵霜的驻扎区域,强悍的攻势在贵霜士卒还没有弄明白局势之前,就将之半数赶下了陆地。

    等赛利安收到消息的时候,整个北岸只剩下四五处陆军驻扎点还在拼命的阻挡汉军的攻势,至于其他的贵霜陆军,已经全部被汉军击溃,虽说没有做到贵霜收拾叶调国那么秋风扫落叶般的凌厉,但也让赛利安真正的认识到双方陆军之间巨大的差距。

    “哈哈哈!”正在营帐里面吃螃蟹的马辛德收到消息的时候,就差笑的打滚了,他就知道赛利安那家伙肯定不明白自己的话到底是说什么,而且他可以保证赛利安接下来必然调动镇压叶调国的精锐。

    “马辛德,你个老小子笑什么!”赛利安一脚将营帐的门帘踢飞,别看他已经七老八十了,但那一口心气还没散,苟着还死不了。

    “我笑你居然将所有的精锐陆军调去叶调国了。”马辛德根本不在乎赛利安的神色,反倒狂笑着从蒸锅里面掰了一个大蟹螯,当场用匕首开始掰肉吃,看的赛利安双眼冒火。

    “那不是你的主意吗?”赛利安气冲冲的冲蒸锅里面掰了一条腿,沾了点调料,对着马辛德叫道,他被新来的情报气的够呛,根本没来得及吃饭,直接杀到马辛德这边了。

    “我可没说,我只是说让你做好准备和汉军在叶调国消耗的心理准备。”马辛德慢条斯理的说道,一点都拿冒火的赛利安当回事,反正对方不可能将自己一巴掌拍死,或者说真要动手的话,早动手了。

    “给个准话,汉军到底想要干什么。”赛利安压下内心的恼怒,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几案上,然后将马辛德的蒸锅端到自己的旁边。

    “你阻拦不了。”马辛德瞟了一眼赛利安说道。

    “那不还有你吗?”赛利安敲着二郎腿说道,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至于北岸的损失,那几个有城墙固守的点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拿下,更何况马六甲海峡内的水寨,也在源源不断的支持。

    “你年轻三十岁,我年轻三十岁,别出那些烂事,凭我们现在的手牌还有的打,就现在,赛利安,咱说个老实话,你现在还有什么?”马辛德不屑的拍了拍手,将手上的肉渣拍掉,然后看向赛利安。

    “三个精锐陆战队,没了,你陆军根本打不过对方好吧。”马辛德根本不等赛利安回答,直接给出了答案。

    “汉军的陆军有多强,你我心里有数,都是北方出来的,谁也别糊弄谁,三个精锐陆战队,根本不够给海军塞牙缝。”马辛德根本不管赛利安阴沉的神色,直接扎心道。

    “至于海军,不吹不黑,你现在还是世界最强,就算千帆海军烂到这种程度,你整肃整肃,将你家的那些小子安排好,千帆海军不说纵横四海,至少封锁通道是绰绰有余,然而其他的呢?”马辛德不屑的看着赛利安,端起果汁灌了一口,“你拿啥和对面打。”

    “陆军打不过的情况下,海军所能做到的事情也就只有扼守要害了,想要攻城略地,先在陆路压过汉军,不,都不用压过,只需要能僵持就可以了,然而你能吗?”马辛德将杯子重重的砸在几案上,质问着赛利安,而赛利安无话可说。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汉军兵力不具备优势,只是精锐更强,所以你打算将镇压叶调的三支精锐调过来,有这三支精锐在手,不说击溃北方的汉军,至少靠着兵力,以及战舰的掩护,还有防御设施,能将汉室打退,但是打退之后呢?”马辛德冷笑着说道。

    “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汉军在北方蹲着应该就一个目的,那就是兴修运河,打通两洋,避免在马六甲和我们交战,这是一步好棋,但不解决马六甲,那一步好棋也会被憋死!”马辛德直接指着地图说道,“不论在什么地方修运河都没用,海军打不过你,修了也是白修,这也是汉军在磨蹭的原因。”

    “马六甲海峡的走向,注定了北岸延边地区,汉军只能靠一时血勇攻占下来,如果要长时间攻占,就必然会面三面夹击的态势,这也是为什么同样在马来半岛,汉军距离我们快有两千里的原因。”马辛德面色颇为冷漠,而赛利安则已经明白了一切。

    “叶调国是汉军唯一的突破口,唯一有可能将我们耗死的突破口,也是唯一一个能掐住我们后勤的机会,占了叶调国,哪怕是不全占,汉军也相当于翻盘了。”马辛德极为嘲讽的看着赛利安,“所以你现在还要调动精锐前往马六甲北岸吗?”

    “汉军现在有没有可能已经朝着叶调国进发,尝试登陆了?”赛利安双眼锐利到完全不像一个老人,原本翘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手肘压着膝盖,双手耷拉着朝下,就那么盯着马辛德。

    “对面有一个和我智力差不多,精神天赋对我还隐隐有所克制的对手,你觉得呢?”马辛德咧着嘴,说不清是嘲讽,还是癫狂。

    “随我上战场。”赛利安站起来,对着马辛德说道。

    “你打不赢,这一战我要是汉军必然孤注一掷,海路并进,你不撤叶调国的精锐,北岸的攻势你就解决不了,会牵扯相当的精力在马六甲北岸,而你撤了叶调国的精锐,就只能拿海军封锁天壤港口,围堵汉军的运兵船了,你能用剩下的海军击败对面?”马辛德嘲讽道。

    “集中所有兵力,放弃叶调国的话,能不能干掉对方的海军,然后在调头收拾陆军?”赛利安看着马辛德询问道。

    “……”马辛德沉默,他发现赛利安这货居然还是和三十年前一样就那么一个臭脾气,不行就梭哈,陆战打不过直接放弃,海战现将你全灭了,然后沿这海岸线一路轰过去,之后派人登陆,以网格的方式一路横扫过去。

    “有一分把握,能全灭了对方。”马辛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你大爷!”赛利安直接张口骂人,“海战,我才有一份把握将对方全灭,你当我是谁?”

    “要不是你是赛利安,连一分可能性都不给你,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索敌,你懂不。”马辛德也是破口大骂,“而且战船的速度并不占优势,对方一旦使用机动战术,甚至可能绕过我们,更重要的是马六甲我们不能放弃,我们全军出击的话,汉军一旦占了这里,恐怕换做是你也很难打过去。”

    “我们能动用的力量不超过一半。”赛利安冷静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马辛德,“如何翻盘。”

    “对方太聪明了,不上当。”马辛德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的做法是保运兵船登陆叶调国,我们最正确的做法是找到运兵船,然后将之击沉,这样我们就胜利了,然而……”

    叶调国的天然优秀巨型港口的数量是零,但去掉两个形容词之后,那一圈便都是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找到汉军的运兵船,那就只能将贵霜的战舰洒出去绝大多数,否则根本没用。

    然而马辛德也说了,汉室不是傻瓜的话,接下来绝对是海陆并进,外加倾巢而出,这是一场赢了能影响接下来战局的战争,而贵霜现在的情况明显是成也马六甲,败也马六甲。

    间隔马来半岛和叶调国之间的马六甲让贵霜能轻易的扼守南北两侧,然而这地方毕竟是水道,一旦汉军南北陆路能做到压制,贵霜就算是占住了马六甲也会非常的难受。

    “我明白了。”赛利安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再问一遍,马辛德,要不要和我一起上战场。”

    “不要,这一战你就算是打赢了,也难免顾此失彼。”马辛德摇了摇头说道,“这种战争没什么意思。”

    “好,我知道了。”赛利安点了点头,直接起身按剑走了出去,他已经明白了马辛德的意思,既然结果改变不了,那就选择最开心的打法,汉军不是要打吗?那就陪着汉军好好来一次,杀得多了,战术也能逆推掉战略。

    “赛利安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服老。”赛利安离开之后,马辛德摇了摇头,他能猜到汉军的做法,也能猜到赛利安的做法,但汉军这次使用的套路和曾经完全不同,是在自家不犯错的情况下,逼贵霜犯错,打是打不赢的,那么就让你们自己输掉。

    “不知道赛利安能刚强到什么程度。”马辛德突然有些好奇,太久没见过赛利安出手,他现在非常的好奇,不过这一战还是别参与的好,注定的结果,没啥意思。

    然而等到下午,马辛德突然发现以前吵闹的水寨,显得特别的安静,不由自主的出帐看了一下,赛利安放空了马六甲,直接杀了出去,博弈,打不过?没办法两个都要?呵呵了,统统杀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