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动力十足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身为世家子出身,荀谌很清楚世家的贪婪,但这种贪婪却也是世家疯狂向前的原动力之一。

    因为只有这般想要攫取一切的贪婪才能让世家奋力的向前,才会让世家拥有蛇吞象的胆量,也许在这一过程之中会有无数人倒下,但为了攫取那至高的荣耀,还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

    仇已经结下了,打也打不赢,不过没关系,再等等,我袁家拿出本钱来串联这些世家,你罗马等着,不给你拉出一条三洲战争,我袁氏的族纹倒着画出来!

    袁家的局势现在怎么说呢,要说好的话,确实是所有世家之中最好的,但要说差的话,也绝对当得起差。

    身处在思召城延伸区域的袁家,如果要扩张,必然是选择东欧,然而罗马就算是腿短,至少也知道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眠,也就是说一旦进入东欧,袁家和罗马发生冲突几乎可以说是必然。

    更何况袁家已经得罪了罗马,罗马这边更是毫不客气的派人来敲打袁家,这种看似只是敲打的方式,对于袁家而言,基本相当于埋下了未来的隐患只要袁家进入东欧,罗马必然出现。

    不管是以消除自身隐患为缘由,还是以击溃袁家为缘由,罗马都必然会出手,这对于袁家来说,可完全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何,想不想试一试罗马的成色?”荀谌面上浮现了一抹琢磨不定的笑容,而荀等人则是若有所思。

    “汉贵之战结束之后,曹氏的版图基本就被强行确定,到时候如果想要继续发展,恐怕也就只有跨海这一个选择了,而海对面,不管怎么说都是罗马的辐射区。”荀谌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四人。

    陈群虚敲着几案,和程昱精通战术,未进行久远的考虑不同,陈群可是真正思考过击溃贵霜之后他们该做出的选择,也如荀谌所说的那样,跨海进入非洲,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只是以现在的罗马局势看来,非洲这地方可不好沾手,离得远点还好,可如果立的太近了,罗马绝对不会介意将伸手过去的曹氏剁掉,对于一个鼎盛的帝国而言,这近乎是本能。

    “本钱不够,而且对于我们而言,意义不大。”荀看着自己的兄长默默地开口说道。

    “不,只是现在本钱不够而已,以后本钱迟早会够的。”荀谌摇了摇头否定了荀的回答,“我们这些人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身后的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心里有数。”

    荀谌并不是在开玩笑,他很清楚拿到了大量土地,攫取了一个帝国精华,吸收了安息营养的世家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也许五年,十年还看不出来变化,可要等一代人过去,荀谌估摸着安息版图上的那些玩意儿加起来,可能比曾经的安息帝国还强。

    在这种前提条件下,他们袁家在东欧,在北欧,在大不列颠疯狂的输出,当前安息帝国的世家在中亚,在西亚疯狂的搞事,曹操和部分波斯湾附近的世家跨海的跨海,海战的海战,能上非洲的在非洲输出,罗马虽强,可也未必能横推了这么多。

    本着许攸当年做的计划就是,反正东进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东边的那些地方都是荒芜之地,而西进,东欧这个地方确实是不错,哪怕一年只能种一茬,也无愧于帝业之基。

    可以说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身在旁边的罗马,可袁家和罗马的关系好吗?好个鬼,罗马削袁家可能在未来都会削顺手,既然如此,还有什么谈的,你削我十年,等我一朝得势,直接将你往死了削。

    荀谌,审配这些人已经不追求十年之内的胜利了,在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袁家面对罗马绝对是全面下风,而且这种下风还很有可能是罗马控制着不将袁家打死。

    这是何等的屈辱,在别的世家看来,能和顶级帝国掰腕子,哪怕被打的很惨,可只要活着,那就足以称之为强大,可对于荀谌而言,凭什么用这种方式来彰显强大。

    我等殚精竭虑,耗尽一切缔造的霸业,在你等眼中居然仅仅是如此?可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既然心知这一点,那么在打不过的时候,就默默地低头,忍耐着一切的屈辱,等待着最后时机的降临。

    “本钱如果够了的话,我们恐怕也没心思去攻打罗马了。”荀攸突然开口说道,“要动手的话,必须在我们各方面抵达顶峰的时候就动手,如果拖得太久……”

    荀攸没有说话,但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拖得太久的话,恐怕真的没有人会去挑衅罗马,和平在很多时候会消磨意志。

    因而荀攸很清楚荀谌所说的话,很有可能会在最近十年发生,也就是说真的结盟之后,袁家绝对会在从现在开始的第九年,或者第十年开始和罗马进行摩擦。

    这绝对不是一场短暂的战争,而会是一场漫长的以十年计,乃至百年计的战争,而且波及的战争范围会非常之庞大。

    “不会拖得太久。”荀谌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发展到两千万人口,可能只需要一代到两代人,而中亚的那些家伙,基本上也能在这样一个时间之中发展到同样的水平,而你们也差不多如此。”

    “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会是一个和现在的汉室差不多的庞大的联盟,而罗马受限于他们的局势,能增加到一亿已经是极限了,他们的发展潜力被自己锁死了。”荀谌双手交叉,颇为慎重的说道。

    “话虽如此,可还不够。”荀摇了摇头说道。

    荀谌沉默,他知道荀说的是利益不够,但这件事只能各取所需,袁家有明确的目标就是拿下东欧,只要真正拿下,之后只需要高筑墙,广积粮,三代之后,不依靠这些人和罗马掰腕子,袁家都没有什么怕的,因为到了那种体量,就算是输,也不会死!

    问题是荀直言不讳的点出这一点,对于荀谌而言就不甚美好了,跨海攻击罗马,确实是曹氏的发展方向,但就算是拿到手,对于曹操而言也只是一块飞地,除非曹操敢于舍弃了北贵的天险,北贵的富硕,带着自己的创业团队落到非洲。

    然而相比于袁氏的毛线,曹操如果选择将自己的团队迁移到非洲,那真就不止这么一点点的危险了,那近乎相当于再创业,成功来的话,曹氏立于非洲,再创帝业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可以说是彻底脱离了汉室的钳制,可失败了的话……

    “我就奇怪了,你居然不进去听听?”陈宫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毛,一脸诡异的说道。

    “不了,荀友若会说什么,我大致心里有数。”毛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不管怎么开口,最后都会被促成的,因为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所以我就不去了。”

    曹操麾下战略眼光最好的除了荀,恐怕就是毛,能早早提出奉天子以令不臣,耕植,畜军资的战略规划,就眼光而言真的不是说笑的,因而他早早就发现了从赫拉特进入北贵的弊端。

    荀等人也都发现了,但这是汉室,是刘备坑曹操吗?不算。

    “我倒觉得你该去听听,说不定荀友若会道出天机呢!”陈宫自斟自饮,帮着毛也倒了杯酒。

    “袁家和罗马对上了,现在完全不是对手,但只要撑住,未来是谁还是两说,因而袁家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撑到未来。”毛端着酒杯平淡的说道,“帝业就在袁家的眼前了,所以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撑住,有时候我甚至怀疑陈子川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不用怀疑,他就是故意的。”陈宫咧嘴一笑,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举杯相碰,将杯中之酒饮下。

    “那这么说的话,袁家不亏啊。”毛长叹了口气说道。

    “这世上有什么亏或者不亏的事情,命很重要,但自身的奋斗也很重要,至少当年放出去的时候,没人看好这一步,可现在走到了这个程度,谁又敢说不是?”陈宫无比的平静,老袁家想要做什么,陈曦想要做什么,陈宫都心中有数。

    “那你觉得,袁家真的能说动中亚那些人吗?”毛笑眯眯的看着陈宫询问道。

    “我觉得说不动,但就算是说不动,老袁家该出手还是得出手,基业这种东西不能假托余人,凭自己能力得来的才是最安全的,依靠别人不过是空中楼阁,邺侯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因而,中亚那群人就算是不动,袁家也会动的。”陈宫轻声的讲述道。

    毛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如果说现在天下间所有的家族之中,哪一个家族最为激进,动力最为恐怖,那不用说,肯定是袁家,那不仅仅是复仇的动力,还有霸业的动力。

    因而中亚世家,甚至是曹氏的联盟对于袁家而言都不过是除夕夜捡兔子,有他过年,没他也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