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三十二章 信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正因为这种思考,荀谌的的计划变得非常之明确,能拉曹氏上船最好,拉不上来,那也没什么好失落的,反倒是话说到这个程度,荀谌就不信自己的弟弟和侄儿不心动。

    北贵要是能肯下来,以印度河为界,于曹操确实是一块宝地,作为立业之基毫无问题,而且后辈哪怕是守土之犬,稳住基业是轻而易举的,但作为交换,北贵作为封地,也约束了曹操的发展能力。

    可以说曹氏的未来,可以选择的外扩方向其实很少,走波斯湾前往非洲几乎是极少数合理,外加能做到的扩张计划之一,然而这个计划有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在于敌人太强。

    罗马帝国是中原世家所见过的最强的帝国,甚至就表现而言,可能比汉室还有令人惊惧,不要提汉室还有多少潜力没有发挥出来,也不要提汉室经历了一场黄巾之乱,以及在青蒿汤出来之前,汉室挨了三四波大型的瘟疫,总之横向对比,罗马帝国确实是强的令人恐惧。

    而曹氏要踏足非洲的话,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罗马帝国,这一点无可避免,而同样这一点又是曹氏不太多的扩张方向中最为靠谱的选择,其他的方案对于曹氏来说,还不如窝在原地,坐看云卷云舒。

    荀谌的说服方式非常简单直白,没有太多太多的话术,跟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那套摆事实,说理由的方式完全不同。

    实际上荀谌自己也很清楚,在场这些人都是最顶级的智,并非是历史上赤壁之战时,那些眼界狭隘的江东杂鱼。

    哪怕荀谌有这些人的思维模板,能以这些人的思维进行分析论证,但仅靠这些东西是无法说服在场这些人的。

    准确的说,能说服这些人的只有他们自己,只有他们自己本身愿意接受这件事,这件事才会被推行下去,如果这些人不愿意的话,荀谌说再多都没用,因而话术无用,理由无用,唯有志同道合!

    因而荀谌的话就变得非常简单我们老袁家因为现在的局势问题,迟早要怼上罗马,可以说硬刚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是现在打不过认怂,以后也得再打,你们看看你们到时候要不要一起。

    这种直白的询问让曹氏一众核心谋臣非常的头疼,因为事实就像荀谌所说的那样,他们在未来没有太多选择,非洲是最合适的选择,如果曹氏不想内斗的话,踏步非洲可以说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荀谌的话说道这种程度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荀谌的意思老袁家基本已经注定了要死磕罗马。

    虽说荀和程昱等人有些奇怪于袁家的原因,但以荀谌现在表现出来的气魄,以及袁家的决心,荀等人基本已经心里有数。

    大致也就是谁让袁家的野心那么大,抱着得陇望蜀的心理想要更进一步,而要将野心转化为实力,那么东欧平原就是老袁家不可缺少的拼图,这么一来不管对手是不是罗马,袁家都不可能退缩。

    最多袁家可以在实力不够的时候进行忍让,等实力足够之后,肯定会反攻,未来的这一战不可避免的。

    这对于中亚的世家,北贵的曹氏,甚至是身在东南亚的孙氏都有着极大的好处,不管袁家能不能获得东欧平原,只要袁家积攒够了实力,和罗马去拼命,以袁家的体量,这水就会被搅混。

    到时候只有还有野心,还想要更进一步,还想着留下更为恢弘的历史的各族各家,必然会按捺不住自己的手脚而出手。

    荀谌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确了,除夕夜捡兔子,有你过年,没你还是过年,老袁家确实是需要盟友,但并不代表没有盟友他们就不会选择这条路,相反就袁家的态势而言,其实已经注定了和罗马迟早得真正做过一场,最多是这一战发生在未来什么时候。

    哪怕现在是认怂着小打小闹,让罗马锤自己一顿消消气,但未来迟早会打回来,不是因为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面子问题,而是非常简单的理由袁家如果要崛起,就必须西进!

    除非老袁家放弃自己的野心,放弃自己的未来,就这么认怂,否则的话,这一战无可避免。

    “你们现在对上罗马帝国,唔,我说的是双方都是全力以赴的话,到底有几分胜率?”荀斟酌着局势询问道。

    “如果有五个我们袁家,可堪一战。”荀谌非常认真的说道。

    程昱,陈群,荀攸三人闻言皆是面上一沉,五个袁家才可堪一战,甚至都不敢保证能打赢,这种差距的话,也就是说差的还非常非常远。

    “罗马帝国的实力很强,但我们并不是拼命,罗马帝国自身的问题,注定了我们有可能在某些时候不胜而胜。”荀谌双眼无比的平静,他知道对方已经心动了。

    “不胜而胜啊。”荀面色慎重,哪怕他已经明白荀谌求得是什么,但有些事情未必会像人类所预估的那样发展。

    “是的,不胜而胜,在我们的牌桌上积累起足够的牌面的时候,罗马就会斟酌着打这样一场战争是否值得。”荀谌坐直了身躯,无比的郑重,“仅凭我们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我们不光有自己,还有你们,还有那些自己人。”

    战争可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就算罗马想要作战,也需要考虑一些利益因素,当袁家,中亚世家,以及曹氏的牌桌上堆积上足够的牌面之后,罗马也会思索这些东西。

    这个程度并不需要强到击败罗马,只需要强到让罗马觉得去争这些东西不值得就够了,这个程度在袁家看来只要能拿出来现在三倍左右的实力就足够了。

    也就是说三个袁家所有的力量出现在罗马的帝国极壁外圈,罗马就会停下来思考和袁家这么拼命到底值不值的问题,哪怕是不会被人坐收渔利,可和这等对手死磕,能不能回收本钱?

    和安息不同,罗马和袁家并没有死仇,哪怕是现在也更多像是在敲打,更重要的是击败了袁家能得到什么?东欧吗?确实是很不错的地方,但罗马短腿的程度足够让人绝望。

    一个没有实质性产出的地方是无法长时间占据的,除非那个位置是战略要冲,而东欧平原并不是战略要冲,哪怕黑土地有着极其高的产出,但仅凭这一点是无法拉拢罗马进场的。

    东欧平原对于腿短的罗马人而言属于无用的土地,哪怕顿河嵌入了东欧,可仅仅靠着这条河,罗马人也没办法在东欧真正站住脚,除非罗马人能将伏尔加河和顿河联通。

    从技术上讲,不管是罗马,还是汉室都属于这个世界上仅有的能修通这条运河的国家,然而罗马和汉室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汉室抵达了新地方之后会先研究一下水网,因为要种田……

    罗马不研究这个,罗马人因为靠近地中海根本不需要研究水网,哪怕是有技术,罗马人不进行专业的实地考证,也没有可能会想到将这两条河联通,进而控制整个东欧。

    说实话,如果没有伏尔加河和顿河这一百公里落差不足百米的发现,老袁家也不会有拿下整个东欧的野心。

    拿下东欧之后的问题就在于如何控制东欧,东欧平原接近四百万平方公里,就版图大小,其实已经不弱于当年的汉室,而且全部都是平原,仅有的缺憾就是延边地区靠近罗马,外加道路交通不够便利。

    如果靠陆路交通去控制,就老袁家的人口根本不现实,更何况真要说的话,在那种气温下修路存在相当的问题,而伏尔加河-顿河这条运河开通之后,东欧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用水路进行控制。

    这也是老袁家决定争一争的原因,天予不取,必遭天谴!

    当然这条运河,老袁家在没有把握之前绝对不会开挖,一旦选择了开挖,老袁家和罗马就都没有退路了,双方就肯定得死一个。

    因为顿河连着黑海,黑海连接着地中海,而伏尔加河算上支流航道差不多八万公里,有超过两百条的支流,遍布整个东欧平原。

    靠着伏尔加河-顿河运河,往北可以进入北冰洋,往西北可以进入波罗的海,往东南可以进入里海,而往西可以进入黑海,进而进入地中海,简而言之就是,这条运河打开之后,东欧就可以由水路控制。

    同样反过来说的话,这一条航路一旦打开,罗马和坐拥东欧的袁家就必须死一个,前者必须要保持地中海的完整,因为地中海一旦有一个豁口,靠着这个豁口,敌方就能随时攻打罗马依托地中海沿岸的精华区,而且机动力极其变态。

    要知道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平静的海洋,属于真正用个澡盆就能划过去,而且还有无数人这么干了的海洋,因而伏尔加河-顿河运河一旦修建成功,袁家在里海爆个两千艘战舰,一旦逮住机会进入地中海,罗马人不说死定了,几十年的积累化为乌有绝对不开玩笑。

    同理对于罗马人来说,伏尔加河-顿河运河一旦开启,东欧就跟自己老家一样了,乘船最多两个月就能抵达东欧的每一个角落。

    在这种情况下,罗马是得多智障才会放弃攻略东欧?

    因而这条运河一直被袁家压着,作为最大的秘密,可以透露给皇甫嵩,可以借此告知于汉室核心层他们袁家的想法,但其他人,抱歉,攸关生死,谁也不傻。

    老袁家宁可在未来的盟友面前表现出略有些膨胀的野心,表现出些许的猖狂,但老袁家绝对不会将自家的致命要害放出来,这不是不放心自己的盟友,而是身为一个庞大势力的自我保护。

    “时间还早,哪怕我们真的有这种想法,也说不准未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荀眯着眼睛看着荀谌说道,哪怕是荀谌说的非常随意,没有暴露出任何老袁家的隐患,仅仅流露出少许的野心,可荀还是从中摸索出来了些许的的东西。

    “未来的变故未来再说,我们袁氏的心思无论如何不可能波及到地处北贵的你们,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就北贵这个地形,我们袁家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来咬这个乌龟壳。”荀谌摆了摆手说道。

    荀默不作声,扫了一眼自己的侄儿荀攸,只见荀攸微微颔首,很明显荀攸也是同意袁氏的提议,至于隐藏的东西,荀攸无意去仔细剖析,大不了,到时候真出变故了,将袁家卖掉就是了。

    “也好。”荀神色沉静的看着自己的兄长,荀谌舒了一口气,“合作愉快,放心,到时候肯定不会让你们冲锋陷阵,这点你们大可安心,我们袁家自己会顶在前方。”

    荀谌在这一方面确实是没有算计其他人的想法,就像他说的那样,袁家肯定会顶在最前方,毕竟这争得是袁家的大业,而不是别的家族的基业,有些事情假托他人之手,可真的会留下隐患的。

    得国不正这种话,可不是虚话,因而袁氏一早的打算就是广积粮,高筑墙,等待时机到来,其他家族于袁氏从旁辅助,真正的主力只会是袁家,其他人最多是袁家的羽翼,袁家的势,而不是真正的力量。

    曹氏宅院的书房之中,曹操和袁谭闲聊着一些近况,而袁谭在这一方面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基本上不涉及袁家机要的事情,袁谭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曹操也是知趣之人,并没有就那些机要问题进行仔细询问,只是感慨于袁谭之变化,和袁氏之强盛。

    “说起来,没记错的话,罗马那边的军队应该已经抵达了东欧吧,你在这个时候离开,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吗?”曹操有些好奇的看着袁谭,这个时间点袁谭离开思召城,总有些临阵而逃的感觉。

    “没有什么影响,该说的都说了,而且罗马的军势其实并不是很强,四个鹰旗军团加上大量的辅军,由顿河运输粮草,战斗力有,但东欧平原太大,还有的磨蹭。”袁谭摇了摇头说道。

    从去年开始袁家就一直在做准备,结果先是罗马只来了三个鹰旗军团外加一群辅兵,让袁家之前做的准备全部都成了笑话,区区三个鹰旗军团加一堆辅兵,老袁家甚至都不需要求助汉室就能解决问题。

    更何况汉室还将本土最大的牌,以及大量的精锐派遣到了思召城,可以说罗马想要在皇甫嵩手上啃下东欧,真心不容易。

    等到今年,罗马虽说加了一个第九西班牙军团,以及阿尔比努斯边郡公爵的亲卫军,但真要说本质变化不大。

    就算皇甫嵩不帮忙,袁家对上这一批次也没有太大的危险,更何况现在皇甫嵩就在袁家,因而袁谭将最高统帅的位置交于皇甫嵩之后,就离开了。

    以皇甫嵩的威名,其他人不可能不服,一年平黄巾之乱的皇甫嵩,那可真不是吹出来的,袁氏的将校不用说,肯定个个都服气,而治下的百姓也都听说过皇甫嵩的名声,知道在袁谭和皇甫嵩之中挑选统帅的话,应该选择谁。

    袁谭毕竟更像是一杆精神旗帜,真要说能力其实并不是很强,但他本身和所有人在荒野之**建思召城,率领着所有的军民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建立起一方国土,给他带来了非常多的威望。

    袁谭靠的是威望,而不是能力完成了这一切,因而只要袁谭选择的将帅合适,没人会盯着袁谭,为上者,选贤任能就可以了,自己的能力仅仅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现在局势相当不错了?”曹操笑着询问道,他很欣赏袁谭的这种自信,因为很像他,还有袁本初当年年少轻狂的时候。

    “不会有大的起伏,兵力,实力,统帅,粮草物资我都占优势,甚至东欧还属于我袁氏的本土,不可能有麻烦的,除非罗马换将,改变这一战的氛围,否则局势不会有大的变化。”袁谭平淡地说道。

    袁谭从思召城离开也有部分原因是担心有人告皇甫嵩刁状,而他离开一方面展示对于皇甫嵩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皇甫嵩放手施为,自家在后面皇甫嵩肯定需要顾忌一下,发挥起来未必顺畅,还不如自己滚蛋,交由皇甫嵩任意发挥。

    反正以皇甫嵩的情况,袁家连老底都交代了,在这种前提下,皇甫嵩如果都不知道该保,还是该弃,那老袁家真就只能等死了。

    因为皇甫嵩如果在这件事胡搞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汉室不仅仅是因为力量不足而放弃袁家了,而是要送袁家去死,既然不可能出现上述情况,那么袁谭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袁家所有的力量随意取用,维持均势,减少损失就可以了,其他的将军放手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