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三十四章 听起来好熟悉的样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罗马精锐军团之中也没有几个敢说是稳胜超重步,哪怕是第十骑士军团在看到超重步的天赋框架之中存在复活变强这个概念都感觉头疼,当然头疼不是不能打,只是觉得这么一个钢皮刺猬,还能复活,打起来实在是太过难受。

    就像是老虎凶残起来连熊都能击杀,但老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攻击豪猪,因而不值得,不是打不过,而是击杀的过程实在是太过难受,更重要的是杀了之后,还没有多少的肉可以吃。

    当然不管再怎么难受,超重步的出现,绝对会吸引罗马很大一部分的注意力,而且一旦确定超重步落单,罗马肯定会派遣精锐军团去尝试勾搭超重步,能不能击杀先丢在一旁,先确定一下对方想要干啥!

    毕竟在罗马的观念之中,超重步属于袁氏的核心军团之一,在两个方向都冒出奇怪的试探性质的军团之后,又出现了超重步这种诡异的玩意儿,罗马肯定会派人去了解一下情况。

    在这种时候,罗马人不管谨慎到什么程度,都会自然而然的派遣精锐军团去超重步的方向看看,因为相比于越骑这种骚扰性质的兵种,以及斯拉夫重斧兵这种罗马人大致心里有数的兵种,超重步在罗马人的心中更重三分。

    高览闻言也没有什么疑惑,点头称诺,如果其他军团很可能还会担心被罗马人咬住,然后打的满头是包,甚至是当场击杀,高览率领的超重步,基本上完全不用担心这件事。

    就算罗马人的战斗力强到让汉室头大,可其所能动用的军团在规模有限的情况下,要围歼超重步这种城墙性质的军团,还是算了吧。

    “张颌,你与我一同翻越乌拉尔山脉,但不要主动出击,东欧的烂泥地对于现在的重骑卫而言,根本就是在送死。”皇甫嵩扫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张颌,直接将之打了回去。

    皇甫嵩张颌的重骑卫上寄托了不少的希望,这军团的战斗力哪怕是在中原都属于最顶级的那一撮,虽说没有唯心的力量,但靠着纯粹物理性质的输出已经足够干掉绝大多数的精锐了。

    再加上那一身比盾卫还要夸张的铜皮铁骨,稳稳地战场杀戮武器,至于意志上仅有的短板对于重骑卫来说并不致命,虽说皇甫嵩没有教授张颌如何导出意志,但皇甫嵩教授了重骑卫挨到意志攻击时该如何反击。

    导出意志攻击这种东西,需要相当的天赋和素质,短时间重骑卫不可能在这一方面升华,但是硬扛意志攻击,不要被意志攻击直接捅死,皇甫嵩还是可以进行教授的。

    学会这一点之后,剩下的就简单多了,只要在对方的意志攻击扎中的时候,我军能忍着攻击用更强的攻击讲对面捅死,那就算没有意志防御也不算什么缺憾。

    至于说皇甫嵩为什么会精通这种奇怪的战斗力方式,没办法,雍凉的作战方式在初期就是以换命为核心的只要在对方干掉我之前,我先将对方干掉,那我就是安全的。

    这种近乎疯狂的思维,从锐士,到铁骑,再到之后,可以说是一脉相承,而现在重骑卫也继承了这种堪称诡异的思维方式。

    不过相比于其他的军团,重骑卫自身还是带着相当的优势的,至少不像其他军团那样,既要思考物理防御,还要小心有可能出现的意志攻击,重骑卫只需要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志打击。

    “是!”张颌略有失落的说道。

    不过作为沙场宿将的张颌很清楚现在东欧的情况完全不适合重骑卫这种重骑兵进行发挥,烂泥地让重骑兵根本飙不起来。

    虽说有云气固化道路这种方式,但不到万不得已,就陆军这点云气,还是不要使用这种大消耗的能力,又不是各个军团都能和白马义从相比,只需要固化几秒钟,就能从好几百米宽的各种陷阱上冲过去。

    正常的骑兵根本不会有这种速度,更何况就算是白马来到这边的烂泥地大概也会受到一些束缚,倒是越骑相对能好一些,气流操控带来的部分补正,让越骑能在烂泥地里面少一些束缚。

    “你跟我一道,到时候小心一些,罗马说不定会打我们的主意。”皇甫嵩看了一眼张颌,说起来皇甫嵩还是挺欣赏张颌的,能力和心性都很不错,更重要的是哪怕遇到绝望,也不会气馁。

    “是!”张颌再次抱拳一礼。

    “夏侯,你作为先锋先行,拨你六千步兵,在前方小心侦查,一旦遭遇敌军,在汇报之后,允许你直接出手。”皇甫嵩瞟了一眼兴冲冲的夏侯,最后还是将先锋的工作给了夏侯。

    实际上如果夏侯渊也在袁家这边的话,皇甫嵩会将越骑交给夏侯渊,由夏侯渊作为先锋,不过很不幸,夏侯渊还在曹操那边,所以先锋只能交由夏侯来。

    好在不管怎么说最后一版本的屯骑可以假装自己是轻骑兵,在烂泥地里面到处跑,还不算太致命的事情。

    “是!”夏侯大声的回答道。

    “审配,你为我军军师,总管粮草后勤。”皇甫嵩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审配,然后将最为重要的一个军务交给了审配。

    审配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皇甫嵩自己就能搞定的话,审配自然不会指手划脚,实际上若非情不得已,军师一般不会自己上手的,大多数时候能由统帅解决的时候,军师是不会插手的。

    “即日起,率领大军翻越乌拉尔山脉,守卫东欧!”皇甫嵩慷慨激昂的说道,老袁家将该说的都说了,皇甫嵩自然会竭力守卫东欧平原,不会给罗马丝毫的可趁之机。

    伴随着皇甫嵩的命令,汉军起兵四万,辅兵九万,从思召城出发,翻越乌拉尔山脉,前往东欧去封锁罗马的战线。

    总体而言,这种选择对于袁家而言也太远了,然而在没有压住罗马之前,袁家就算是想要从思召城搬迁到东欧的西北角也需要仔细考虑一下大环境,很明显,现在完全不合适。

    因而对于罗马和袁家而言,这次出兵都不怎么合适,若非罗马人能乘船走黑海进入顿河,袁家可以选择翻过乌拉尔山脉进入伏尔加河支流,双方的战争恐怕真打不起来。

    “将军,我们需要打到什么程度才能算作胜利?”王摩看着皇甫嵩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打到罗马人觉得没意义的程度才能算作胜利,在这一过程之中我们要让罗马人感觉到疼,又不能让罗马人感觉到致命,这个度才是最为重要的。”皇甫嵩也没有吝啬于给这些袁家的将校进行皆是。

    “可罗马真的会因此而放弃吗?”王摩有些犹豫的询问道,“那样强大的一个帝国,真的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吗?”

    “因为我们不会放弃的,对于罗马而言,现在脚下这片土地属于遥远的飞地,没有统治的基础,但是对于我们而言,我们已经看到了统治这片区域的可能。”皇甫嵩望着那在阳光下灼灼生辉的伏尔加河河水,这条河会成为袁家的大动脉。

    “因而我们的决心比罗马更重,这是双方最为明显的区别,罗马人是以颜面和消耗蛮军为目的来进行作战,但我们不是,我们是为了百年,千年之后,依旧生存在这可以种田的土地上而作战。”皇甫嵩笑着很得意,战争终归是政治的延续。

    皇甫嵩作为一个骑墙派,有着非常不错的政治眼光,自然明白谁会愿意在这一方面下重注,毫无疑问,汉室的脑子很清楚,对于汉长安坐在高位上的那群人而言,他们宁可让东欧这块肉被袁家吞掉,也不会给罗马一分的机会。

    “东欧落在袁家的口中,让袁家吃干抹净,好歹也算是肉烂在锅里,老袁家再怎么变态,他们也是同文同种,流着同样的鲜血,拥有着同样大一统思维的自己人。”皇甫嵩想起陈曦那番话。

    “最多是几百年后老袁家杀回来了,可杀回来又能怎么样,不过是汉室代秦,还是华夏本体,最多是换了一层皮而已,内里的本质有变化吗?其实并没有。”皇甫嵩嘴角上划,陈曦大逆不道起来,也是非常厉害的,但皇甫嵩却对此颇为理解。

    因为作为骑墙派的皇甫嵩也是这么一个思维,管他谁做皇帝呢,只要上位的人能称之为正统,只要他能坐在那里,那就没有问题。

    所谓的强烈拥护xx,谁是xx拥护谁。

    因而对于皇甫嵩而言,他是完全能理解这种思维的,甚至不仅仅能理解,还能将之执行的相当不错,就像现在,换成其他人可能还要思考一下陈曦那番大逆不道的话,换成皇甫嵩那就无所谓了陈曦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一个汉文化出现两个帝国,挺好挺好。

    当然皇甫嵩其实并不看好袁家成就一个帝国的,下一个时代的人不可能有陈曦那么豁达,这些过于强的,等同于藩王的家伙,肯定会被收拾,最多是天高皇帝远,不好向七国之乱那样动用武力,但肯定会想想办法进行扼制。

    到时候袁氏这种体量庞大,但是根基虚浮的家伙肯定会被制裁。

    “所以好好变强吧,只有够强,罗马才会正视我们。”皇甫嵩拍了拍王摩的肩膀说道,王摩点了点头。

    “说起来,那群人就是所谓的凯尔特骑士团?”皇甫嵩有些诡异的指着远处的那两艘船,上面有个三千多披甲的壮士。

    这些人并不是袁氏征召的,而是凯尔特人听说袁家要和罗马死磕,从自家的青壮里面硬生生挤出来的三千人,每一个都穿着非常优质的铠甲,每一件武器都是凯尔特的工匠一锤锤手工锻造出来的。

    每一个士卒都被武装成了近乎铁罐体的样子,而且各个手持大盾,扛着一柄长杆刃枪,不说战斗力如何,气势还是很不错的。

    “嗯,那就是凯尔特骑士团的成员,以前凯尔特人多的时候,这种精锐组建上三个正规军团,还是挺不错的,可惜现在没可能了。”瓦列里代替王摩回答道。

    作为三大蛮子之一的斯拉夫人,瓦列里对于凯尔特人还是了解的很到位的,可惜现在三大蛮子已经完蛋了,日耳曼人在罗马当狗,凯尔特人被罗马人杀得几乎灭种了,而斯拉夫人已经成了汉室的一员。

    曾经号称号称欧洲一霸的三大蛮子,现在已经结束了历史。

    “三个正规军团的这种骑士啊。”皇甫嵩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那倒确实是厉害,别的不说,就那一身装备,早二十年的汉室是玩不起的,不过想想也是见鬼,为什么这边这么多露天铁矿,而且各个质量还都很不错,这让人不禁怀疑中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放心,放心,三个凯尔特人,打不过我们一个斯拉夫人,日耳曼的狗头也同样打不过我们。”瓦列里拍着胸脯保证道,比战斗力,战斗民族自古以来都不是吹的。

    往前就不说了,对手就一个罗马人,往后的突厥人啊,甚至是再往后的蒙古人,斯拉夫人可都是硬刚过。

    想当年肆虐整个欧亚的蒙古人,被挡住的两个地方分别是钓鱼城和维也纳公国,前者不用多说基本都知道,而后者维也纳公国便是斯拉夫人建立的,而且当时的斯拉夫人已经分裂的不像话了,和罗马时代那种团结到诡异的样子完全不同。

    然而就算是如此,斯拉夫人建立的维也纳公国,也奋死挡住了蒙古,虽说外围被肆虐的一塌糊涂,但维也纳公国一直在死扛。

    “到时候给你一个罗马鹰旗军团,你去试试。”皇甫嵩瞟了一眼这个汉话说的溜熟的斯拉夫人说道。

    “没事没事,以前我们也招惹过罗马鹰旗军团,而且以前我们还有铠甲,现在的有铠甲了,完全不用担心的,罗马鹰旗军团要说强的话,也就那么一回事,不用担心,单挑我们还是有自信的。”瓦列里拍着胸脯,像熊一样保证道。

    皇甫嵩点了点头,他又不傻,不会真的拿那种袁家树立的典型去送死,哪怕重斧军团的战斗力确实是可以称之为凶悍,皇甫嵩也不会讲重斧军团丢到那种绞肉机一般的战场上。

    这个军团一直保留着,对于斯拉夫人也是一个招牌,随着这个军团的逐步汉化,斯拉夫人整体也会随着进行汉化,因而这个军团不能动,哪怕是参与战争,也不能投入到那种太过危险的战争之中。

    “到时候让我们去砍卡比的第三鹰旗。”瓦列里兴奋的说道,还以为自己成功说服了皇甫嵩,能带着麾下的重斧兵来个高光时刻。

    毕竟现在这个时期的斯拉夫人除了团结,还特别的淳朴,袁家接纳斯拉夫人以来,并没有欺辱斯拉夫人,反倒让斯拉夫人的生活变好了太多太多,虽说在荀谌等人看来,根本就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对于斯拉夫人来说,每日能喝上酒,就是天堂。

    因而斯拉夫人对于袁家的认可度很高,加之当初也说好了斯拉夫人帮忙作战,结果吃喝了袁家两年,到现在没帮过袁家砍过几个敌人,最多是在罗马-安息战场上露了两下脸,念此,斯拉夫人也有些难受。

    明明给自己换上了最好的铠甲,最猛的凶器,战斗力暴增到远超曾经的程度,结果却没有机会报答老袁家。

    这就很难受了,本着这次要和罗马大规模开战,斯拉夫人颇为兴奋的认为,自己这次至少能露露脸,仔细分析了一下罗马军团的组成,没说的,就第三鹰旗的卡比了,那傻玩意儿的幻念兵海,交给其他军团应对的话,绝对会吃亏,还是让我们斯拉夫的老爷们来砍死。

    “第三昔兰尼加军团?”皇甫嵩一挑眉询问道。

    “就是那个玩意儿,以前我们和日耳曼人,凯尔特人联手的时候遇到过这个军团,这军团的能力很诡异,能分化出大量的正规军,而且这些分化出来的幻影,是具备战斗力了,相当于第三昔兰尼加军团的分身。”瓦列里慎重的给皇甫嵩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的。”皇甫嵩又不是对面的阿尔比努斯,当然会仔细的了解对手和自家的军团,尽可能的靠着组合和调配,发挥出超越军团极限的战斗力,这才是一个顶级指挥应该做的事情。

    “这样啊。”瓦列里抓了抓头发,“这个能力叫做幻念兵海,但这个其实不知名,用云气箭能扫灭的,因为战斗力并不强,这军团有一个能力叫做幻念分裂,能分裂出来一个具备完整战斗力的影子。”

    “完整战斗力?”皇甫嵩一挑眉,怎么感觉有些熟悉,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遇到过这种玩意儿?分化出完整投影什么的,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