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九章 再遇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说起来倒不是夏侯惇的屯骑战斗力不够强,而是心态问题,第五代的屯骑其本身就是两个一直属性的天赋,一直以来都是以超高的上限和超低的下限著称的。

    强的时候可以和三天赋过招,弱的时候和普通的正卒精锐也能过过手,最高水平和最低水平实在是有些让人崩溃,因而皇甫嵩在当前物资颇为雄厚的时候不大愿意让人率领这一版本的屯骑。

    毕竟在这个物资充足的时期,皇甫嵩的这一版本屯骑总是充斥着一种黑历史的嘲讽,因而皇甫嵩都想向前辈学习,将之封存了。

    然而皇甫嵩自己却被夏侯惇说服了,所谓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夏侯惇敢带这个玩意儿,那也是有着相当的底气的。

    毕竟夏侯惇的军团天赋,可是真正能拉起麾下士卒的战心,和自己一起决死奋战,血战到一兵一卒的恐怖天赋。

    皇甫嵩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不没再劝诫夏侯惇,可仔细想想夏侯惇的这一招直接就是拼命的招数,开启之后,那就真的是和对方见生死的招数,而之前作战的时候,夏侯惇担心对方是幻念战卒,根本没抱拼命的态度,心态出了点问题。

    以至于麾下的士卒发挥的非常一般,进而导致的就是,明明战斗力暴强的屯骑军团,居然和两个罗马蛮军打了一个平手。

    这让夏侯惇非常的憋屈,要不是担心又遇到幻念战卒,没敢进入血战的状态,俩罗马蛮军算什么,夏侯惇也不是吃素的。

    实际上这波退走之后,夏侯惇发实时战报回来,更多是想问皇甫嵩,怎么区分幻念战卒和本体。

    对于这一点,皇甫嵩实际上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幻念战卒如果不特意胡搞,分割出来的战卒其实和本体基本没有任何的区别,皇甫嵩倒是能分清,也有一些其他的办法,但夏侯惇就算了。

    凭经验不可能做到,皇甫嵩的办法也不是夏侯惇能用的。

    因而皇甫嵩给夏侯惇回了一个军令,表示让夏侯惇放手去干,短期之内地图上应该是没有幻念战卒的,而等过了这段时间,罗马应该也就不可能放出幻念战卒了。

    收到了消息之后夏侯惇大喜,既然没有了幻念战卒,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硬碰硬血战的话,夏侯惇还是不怂的,更何况夏侯惇这个人时常可是身先士卒,军团的士气和意志大有保证。

    至于蒋奇那边则是真的吃了一个闷亏,斯拉夫重斧兵的战斗力确实颇强,但是却因为熟悉地形,在侦查的时候有些疏忽,被西徐亚射手给坑了一波,也亏这些弓箭手不是菲利波麾下第四鹰旗军团的西徐亚皇家射手,否则的话,损失可就不止这么一点的。

    不过斯拉夫人提着斧子猛追了七十多里,最后终于咬住了罗马蛮军,靠着战斗民族天生的硬实力,将上千西徐亚射手和马其顿的蛮子送上了天堂,场面极其血腥残暴。

    没办法,吃了一个闷亏的瓦列里等人手上提着的斧子都变得快有车**了,逮住对方之后一场血战,场面自然非常的残暴。

    然而就算这样蒋奇也没有给这群斯拉夫人将功补过的机会,本来完全不至于出现这种意外,结果这群蠢货,自以为熟悉地形没有好好侦查,结果在无知无觉的时候被西徐亚射手干掉了快有三百。

    要知道斯拉夫重斧兵具备的塑形性天赋,可是能让战斧加大一倍,若非被偷袭了,除非是菲利波那群皇家射手,区区弓箭根本射不穿这群家伙的大斧头,好歹有车**啊,能当盾牌的!

    皇甫嵩在看到这俩个战报的时候不由得叹了口气,罗马帝国的蛮子还真是挺行的,不过看起来还是自家的斯拉夫人更行啊,除了脑子有坑不靠谱这一点,战斗力还是可以的。

    “算了,放一批幻念战卒去配合夏侯惇那边作战吧。”皇甫嵩看完实时战况之后,决定给夏侯惇一批支援。

    主要是先锋官实在不好当,尤其是对面来的那个家伙貌似也不是省油的灯,谨守营寨的同时,暗搓搓的放出大量的蛮军,不攻击皇甫嵩本阵,而去伏杀分兵作战的那些汉军军团。

    相比于蒋奇率领的斯拉夫重斧兵,皇甫嵩相对而言更担心夏侯惇,虽说这俩军团都属于正面硬刚性质的军团,但斯拉夫重斧兵在生存力方面是靠谱的,而第五代屯骑……

    想到这里皇甫嵩不由得捂住额头,那简直就是他的黑历史。

    雷纳托和塔奇托护送着五百幻念战卒,在四个蛮军辅兵的拱卫下,朝着汉军的方向进发。

    行军的速度不急不缓,期间夏诏甚至率领越骑前来侦查了一波,眼见罗马军团严阵以待,夏诏也不好出手,于是怂了一波就离开了,至于罗马蛮军的箭雨打击,对于越骑这种逆克制弓箭手的军团根本就是笑话,游曳了两圈之后就离开了。

    “之前那个军团看到没有?”雷纳托对着塔奇托招呼道。

    “轻骑兵,怎么了?”塔奇托平淡的说道。

    “特殊性质的轻骑兵,我们的箭雨完全没用。”雷纳托解释道,而塔奇托看了看之后摇头道,“只是普通箭雨而已,换菲利波那家伙在这里,绝对不止于这样。”

    “这一次不好打,我们的军团规模太小了。”雷纳托看着已经跑没了的越骑感叹道,“汉军自带特殊效果的军团太多了,轻骑兵我们在安息那边见过了很多,但相比于汉室,安息骑兵发展的很一般。”

    塔奇托没有回话,雷纳托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在我看来相比于安息人是骑兵民族的说法,汉室更贴近于这一现实。”

    “你是担心我会遇到我无法应对的骑兵?”塔奇托淡然的看了一眼雷纳托,雷纳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还是考虑一下遇到超重步怎么应对吧。”塔奇托扫了一眼雷纳托说道,“骑兵方面,第九西班牙称不上无敌,但也绝对不是弱者,就算是汉室要击败我,也绝对不会容易。”

    “好吧。”雷纳托没有说什么,对于塔奇托的疑问他也没有回答。

    实际上雷纳托比塔奇托更清楚自己的对手,但正因为清楚超重步的强大,雷纳托才不怎么担心超重步。

    防御大过进攻,这就是超重步,而十三蔷薇同样存在这一问题,也许就防御能力而言,十三蔷薇并不能比得上超重步,但超重步的攻击力也不足以将十三蔷薇破防。

    在第十骑士那里,十三蔷薇没有学到别的,但努力的防御,并反弹对方的攻击却深入了十三蔷薇的骨子之中。

    超重步打不穿自己的防御,这就是十三蔷薇的自信,当然自己也打不穿超重步的防御,因而雷纳托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到时候遇到超重步的时候,顶着盾牌进行防御和反弹就可以了,其他的动作就不做了,就像是面对第十骑士时一样。

    攻击有时候真的没用,尤其是面对某些超级强大的军团。

    雷纳托和塔奇托再一次沉默,然后率领着各自的军团朝着东边沉稳行军,两人都不是健谈之辈,而且以前的接触也不是很多。

    实际上雷纳托在继承十三蔷薇之后,和大多数的军团长都少有接触,因为凯撒的复活,第十骑士根本没有给十三蔷薇接触其他的军团的机会,每天只要有时间就会来锻炼十三蔷薇。

    用维尔吉利奥的话就是,哈,联谊,有什么用?和弱者的交流能让你变强,和其他军团长喝酒能让你强大?给我滚回来训练。

    因而雷纳托在接手了十三蔷薇之后,日子过的非常简单,那就是每日在第十骑士军团手下渡过一个又一个惨不忍睹的日子。

    然而这种挫折让十三蔷薇变强了太多太多,用雷纳托的话就是,现在的十三蔷薇能团灭掉当年刚刚授予鹰旗的蔷薇军团,第十骑士的训练非常的奏效,这也是雷纳托强忍着维尔吉利奥这个贱人的原因。

    “你去和他们交流有什么用?一群渣渣,那四个玩意儿绑一块都打不过我们,和他们混在一起你只能变得更弱,看我口型,他们都是垃圾!”维尔吉利奥依旧是那么的猖狂。

    准确的说,第十骑士根本就是罗马军团的毒瘤,若非真的强的没有道理,而且是个人就有一个骑士身份,就这群人的作风,早就被元老院加其他鹰旗军团长给弄死了。

    另一边高览看着策马而来的张颌,有些不知所措,实际上在高览回来之后,他和张颌接触的特别少,甚至连张颌都感觉到高览其实是在避着自己,这让张颌在揪心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儁乂啊。”高览一身重甲的站在营寨前,看着远远策马过来的张颌,叹了口气,他知道张颌离开是为了什么,也能理解当年的张颌,但是,思召城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立于大地之上,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张颌已经和他们之间有了很明显的不同。

    “列队,迎接。”高览麾下的士卒来自于当年袁绍麾下的各部精锐,其中大多数人都是认识张颌的,因而高览也不想在人前表现得那么苛责,只可惜双方已经走过了交叉路口,渐行渐远了。

    “元伯!”张颌的马不快,但是那种沉闷的步伐,以及钢铁般的身躯却让在场的士卒清楚的感受到了一种山岳崩塌的力量感。

    “儁乂。”高览抱拳一礼,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一刻张颌清楚的认知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是客军。

    翻身下马,张颌将自己的长枪斜向背好,轻声的叹了口气,也没有说什么,随着高览走了进去,倒是麾下的士卒,多有和张颌打招呼的,毕竟河北四庭柱的称号,随着袁家的起起伏伏,愈发的有名了。

    “坐吧。”高览坐在主位,指了指一旁的位置说道,在席宴的肉菜上齐之后,高览将护卫驱赶离开,营帐之中就剩下高览和张颌二人。

    张颌也没有多话,以茶代酒具备敬了一杯高览,而高览则是看着张颌,良久之后才问了一句,“近来可好。”

    “仇未报,岂能好。”张颌平静的说道。

    高览沉默,袁绍的死对于他们所有人都重大打击,但到了现在还沉浸在袁绍时代的反倒只剩下张颌了,荀谌、许攸、审配、高览,甚至连袁谭自己,颜朴,文箕都走出了那个时代。

    这些人虽说还记得仇恨,但却都知道仇恨不是生活的一切,他们还需要继续往前,如果他们倒了,那么袁绍留存的一切痕迹都没有了,而同样,只要他们没倒,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将成为袁绍曾经在世间所遗留下辉煌的证明。

    “其实,你不用活的那么辛苦。”高览看着张颌说道,身为内气离体极致的他,在张颌身边能感觉到丝丝的压制,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而张颌的资质未必比他高览强多少,他这些年经历的是什么,对比一下张颌现在的状态,高览心里有数。

    “哪有什么辛苦。”张颌笑着说道。

    近乎禁卫军级别的军团,要变更天赋很容易吗?非常难,然而张颌却做到了,哪怕有皇甫嵩主导,张颌也做到了,这也是为什么皇甫嵩会在陈曦面前举荐张颌,而且给出很高评价的原因。

    天赋非常重要,但努力和心性同样重要,而在皇甫嵩看来,张颌不管是努力,还是心性都达到了他的要求。

    “好吧。”高览没说什么,就像是信了张颌所说一样,将茶杯端起,一杯苦茶饮尽,“可惜没有酒,我们两个应该喝酒。”

    “不敢,也不能!”张颌放下茶杯,“明天你指挥,我上阵,杀一场,不管对手是谁。”

    高览点了点头,他知道张颌是怎样的心态,也明白在这种心态下,唯有厮杀才能平复内心的烦躁,他压阵也行,罗马这次来的军团,没有能击破超重步防线的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