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 恶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你不担心对方营地里面那三四万正卒吗?”雷纳托不解的看着阿尔比努斯询问道。

    “不用担心的,那些战卒不可能都是双天赋,主流应该也是最中坚的一天赋正卒,到时候的不分昼夜的消磨就可以了。”阿尔比努斯笑着说道,“你们到时候各自稳住对手就可以了,虽说我觉得汉军也有可能很相信自己的统帅,拼命的稳住你们。”

    阿尔比努斯的安排快速的让一群人重拾了信心,毕竟他们本身就不弱,袁家能表现出如此强悍的实力更多是因为克制的原因,真比硬实力的话,袁家现在其实还差了点。

    将一众军团长安抚住之后,阿尔比努斯重新安排了巡逻和营地防御的军团,然后自己一个人回到了主帐之中,在阿尔比努斯踏入主帐的瞬间,原本那种自信的神色瞬间蒸发,面色发苦。

    毕竟阿尔比努斯又不是蠢货,袁家能在全战线对于他们进行压制,哪怕从他的分析之中能看出来,袁家完全是依托军团之间的相互克制,可在战争之中能将这种克制关系发挥到这种程度的对手,可不是阿尔比努斯之前说的那么简单。

    “对面可没有我说的那么简单啊。”阿尔比努斯叹了口气,之所以在之前侃侃而谈,更多是为了保证士气,不要让麾下士卒出现太大的压力,战争的时候统帅的任务可不轻,不光是简单的行军作战,很多时候还要关注麾下士卒的心态问题。

    就像这次,阿尔比努斯明知道袁家不是那么简单,但也依旧要表现出我们罗马输的原因其实是在我的估计之中,接下来只要按照我的安排进行推进,我们还是可以打赢的。

    实际上能不能赢先丢在一旁,在自家谋划这些的时候,袁家那边肯定也会有自己的谋划,这些东西相互纠葛起来,最后成型的便是双方的占据,而很不幸,罗马已经失了先手了。

    因而阿尔比努斯在非常嘴硬,非常自信的表现出局势还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后,回到营帐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东欧发生的事情,一条不落的写下来,然后发回罗马,至于其他的罗马那边自己就会解决。

    【总觉得老袁家这次是一个大坑,不仅仅是袁家在面对我们的时候束手束脚,实际上在我们面对袁家的时候也是如此。】阿尔比努斯将写好的密报封装好,心下不由自主的想到。

    不过很快阿尔比努斯就将这种想法抹杀在心底,然后以一种更为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事实。

    另一边皇甫嵩则是收到了张颌和高览的联合汇报,看了看内容深感满意,自家的损失不大,而对方的损失已经足够给罗马原本热血上涌的脑袋上浇一盆冷水了。

    在皇甫嵩看来,这种程度就够了,接下来就需要再怎么继续刺激罗马了,只需要保持着应有的威胁性就可以了。

    “大体局势,已经控制住了,接下来罗马那边会谨慎很多,我们这边也可以收缩一下战线了,没必要让对方感觉到那种死亡临近的阴影,保持着压力,但不致命就可以了。”皇甫嵩将战报放在一旁满意的说道,残而不死,这是这场战争最好的发展。

    毕竟罗马又不是脑子有问题,他们的目标也同样明确,在袁家表现出现在这样的战斗力,他们也会冷静下来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之后只要拖着就可以了,东欧的夏天可真不长。

    “罗马人的表现感觉有些不对头啊。”审配看着战报皱了皱眉头,这根本不像是当时纵横安息的罗马精锐,虽说实力也确实不弱,但缺的东西太多了。

    “不是罗马表现的不对头,而是我们每一次都成功打在对方很难招架回转的地方,以至于罗马根本表现不出来应有的战斗力。”皇甫嵩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比罗马那边强不了太多,甚至对方的指挥如果运用得当,可能还能压过我们。”

    【当然那是完全不可能了,除非罗马那边换一个指挥,否则就现在对面那位表现出来的水平,只能按照我的操控,一步步的往过走。】皇甫嵩心下略带自信的思考道。

    阿尔比努斯的水平确实是不错,但那也要看跟谁比,皇甫嵩的水平在当前这群活人之中,大概也就只有一个佩伦尼斯可以和他一较高下,塞维鲁的资质倒是够了,可惜这一次最为重要的安息灭国战并不是塞维鲁自己一个人打的,经验上和皇甫嵩相比出现了欠缺。

    审配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上面关于超重步的记述,点了点头,袁家现在就需要这种战斗力很强,又能苟住的军团,实际上很多时候老袁家都需要这样一个东西来撑面子。

    “之后收缩一下战线,表现出想要和谈的姿态,给罗马释放点善意如何?”审配缓缓地开口说道。

    皇甫嵩闻言,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收缩防线,展现出和谈的姿态,释放善意根本不能打动罗马,相反挨了几拳迎头痛击的罗马人,现在应该正在思考如何打回去。

    不过这种姿态还是要做的,主动权抓在自家手上,表现出那种我们其实是好人,并不想和你们交手,只不过是被逼无奈而已。

    就跟中原的版图一样,并不是祖先用刀枪掠夺过来的,身为文明人的我们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当然是因为旁边的杂鱼们不会使用这些土地,然后土地产出不足,快要饿死的时候,找我们过去去接收啊!

    我们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用武力去征伐,当然是被别人下黑手之后,被逼无奈的进行正当防卫,然后很意外的对方撞到了刀尖上,这就没办法了,我们也很意外。

    “这样的话,也行,我们双方都拖着,拖得久了其实对于我们有优势,这边的夏天并不长,拖一拖,就又到冬天了。”皇甫嵩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审配的提议。

    和罗马的战争,皇甫嵩也是倾向于能不打就不打,能小打,就不大打,当然如果因为某些意外走到了最后一步,皇甫嵩也绝对不会留手,数十年的战争所磨练出来的决断能力,绝对不是说笑的。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对方的幻念战卒过来,只要那东西过来,我们就相当于在天平上又加了一片砝码。”皇甫嵩颇为和善的说道,他到现在还在打罗马的幻念战卒的注意。

    毕竟是镀膜级别的幻念战卒,皇甫嵩是真的很有兴趣,如果能找到罗马如何完成这一战卒的要点,将之附加到汉军幻念战卒的身上,那么完全等同于为汉帝国的国防建设添砖加瓦。

    作为一个将门出身的军方大佬,皇甫嵩对于这种事情,特别有兴趣,而现在其他的方面都已经压下去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昔兰尼加那边将幻念战卒飞天能力复写到自身的幻念战卒体系之中,然后等对面飞过来,然后天上就掉馅饼了。

    “也不知道罗马什么时候能完成这一步,但愿不要花费的时间太多。”皇甫嵩颇为唏嘘的说道。

    其他的方面以现在这种局势皇甫嵩并不需要太过关心,唯一一个有兴趣的就是昔兰尼加军团了,可皇甫嵩要捞这个便宜也得等对方将自家送过去的大礼吃完。

    不吃掉那些好处,现在的昔兰尼加军团绝对不会跑过来找死的。

    “卡比,你怎么了?”同样在操练的普拉提阿努斯看着有些神经兮兮左右张望的卡比不解的询问道。

    “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人在算计我。”卡比神经兮兮的左右窥探,最后硬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外人,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哈,这里是战场啊,你一个罗马主力鹰旗军团的军团长,被算计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对面的老袁家现在肯定在想着怎么将我们这群人都弄走。”普劳提阿努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卡比闻言无话可说,仔细思考一下的话,也确实是如此,只不过这种恶念缠身的感觉,让卡比眉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这种近乎第六感的东西,也算是其将精神信念开发到极限附带的某种效果了。

    “话虽如此,但是这次我感觉到某种近乎实质的恶意,对方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我。”卡比神色凝重的说道,没有任何的证据,全靠直觉和猜测,但说的话却非常的有底气。

    “目标是你啊,那你到时候拿幻念战卒去当替死鬼就好了。”普劳提阿努斯理所当然的说道,“总不可能是汉军打过来,将我们的营地推掉了吧,要是局势真发展到那么糟,那恶意不恶意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安心的呆在营地,放幻念战卒就可以了。”

    卡比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如第一意大利军团的军团长所言,他也就是放点幻念战卒而已,能有什么危险,危险的工作都让幻念战卒代替了,在营地的他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