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四十四章 主动出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相对而言,高览更为冷静一些,还知道提防着这一点,然而有些事情不管提防不提防,用惯了,都会习以为常。

    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想就能轻易完成的,哪怕看着简单,当伸手去做的时候,才会明白为什么有一个词叫做知易行难。

    张颌和高览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而且也都有着相对非常清晰的目标,因而两人清楚自身缺憾的同时,却也都没有选择正常的方式去弥补,最正常的那些方式,只能说最具普适性,对于真正以最强为目标的那些人来说,远远不够。

    又是十余日过去,汉军和罗马打成了一锅粥,最先退走的是由蒋奇和瓦列里率领的斯拉夫重斧兵,随后撤退的便是夏诏率领的越骑。

    真要说的话,这两者都不弱,不过夏诏的越骑就像阿尔比努斯估计的那样,确实是具备切割重步兵的能力,但死磕重步兵颇为不值得,因而夏诏在连续几次试探没有取得应得的成果,就果断撤退了。

    至于斯拉夫重斧兵,则完全是吃了斯拉夫这三个字的亏。

    罗马的蛮军毕竟不是傻子,汉军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素质和战斗力颇有些罗马帝国的气象,因而罗马蛮军也不大愿意招惹汉军。

    然而战争又是目前罗马蛮军唯一能成为罗马公民的通道,在这种情况下交手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可罗马人并没有要求一定要击杀汉军才给计算功勋,罗马人计算功勋的方式也很粗糙,基本上只要在东欧平原上击杀的非自己人都算是功勋,以至于罗马蛮子甚至有些想要杀良冒功的想法。

    当然真要说的话,也不算是杀良冒功,差不多就是杀点斯拉夫百姓,凑凑人头,不过袁家早两年就开始回迁斯拉夫人,毕竟斯拉夫人在这个时代本质上是渔猎民族,汉室帮他们点了农耕之后,他们也不需要将部落遍洒的到处都是。

    加之袁家又有简单粗暴的当兵送酒,干活送酒等等非常能调动斯拉夫人积极性的方式,到最后东欧平原的斯拉夫人都跑到靠近乌拉尔山的地方,以至于罗马的蛮军想要搞点人头凑凑功勋都不大容易。

    在这种情况下,罗马蛮军要搞功勋就只有两种选择了,一种是去击杀汉军,一种是去击杀斯拉夫重斧兵,二选一之下,罗马蛮军很自然的选择了欺软怕硬。

    好吧,真要说斯拉夫重斧兵已经够硬了,但是在日耳曼人,条顿人,马其顿人,西徐亚人等欧洲精锐蛮子的眼中,也就是和自家差不多的水平,而汉室明摆着是和罗马鹰旗一个水平。

    于是罗马蛮军在阿尔努比斯下令之后,这群人就开始了疯狂的侵扰斯拉夫重斧兵,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斯拉夫重斧兵哪怕是有着禁卫军的战斗力,也被打的五劳七伤。

    十几天的时间,斯拉夫重斧兵遭遇了三十多场的战斗,甚至出现过那种早上正在打,好不容易将对方击败,马上就能收割人头了的时候,又有一堆蛮军冲过来。

    这样死撑了十五天,瓦列里的暴脾气表示一定要给那群蛮子一个教训,但蒋奇很清楚再拖下去,那搞不好他们袁家的斯拉夫重斧兵就搭在这里了,就算是铁打的战士也顶不住这么被折腾。

    日耳曼,条顿,马其顿,西徐亚,这些一个二个的都不弱,可能单挑打不过斯拉夫重斧兵,可连番上阵,蒋奇实在是吃不消,在之前拼命打退了马其顿重步兵之后,清点了一下损失,确定再继续下去自家怕是真得翻船了,果断乘战车跑路。

    然而在撤退的时候,瓦列里骂了很多的脏话,不得不说斯拉夫人的战斗力确实是很猛,但这群家伙很容易上头,战争不是这么打的啊!

    至于塔奇托这边已经率领着日耳曼骑士怼上了夏侯惇,相比于之前那种无法确定是否值得拼命,塔奇托的那杆个位数的鹰旗直接让夏侯惇以及身后的屯骑战士进入了状态。

    之后可谓是一场龙争虎斗,双方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不怕死开了血战的夏侯惇将屯骑的斗志激发到了某个极限,而被重骑卫打了一个半死,憋了一肚子气,外加开发出无起步冲锋新用法的塔奇托双眼冒火,因而双方遭遇之后就进入了惨战。

    最后夏侯惇以微弱的优势打退了塔奇托,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日耳曼骑士,已经不是曾经的辉光战骑,虽说也同样很强,但实在是跟不上已经暴走到意志显化的五代屯骑,以及癫狂到近乎玩命的第九鹰旗。

    以至于被塔奇托拉过来当骑士扈从的日耳曼骑士被夏侯惇杀得七零八落,最后碍于军势规模,被迫撤退,这等酣畅淋漓的厮杀,让夏侯惇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果然没来错地方。

    顺带经过这一场,五代屯骑的意志效果已经开始和夏侯惇血战属性疯狂的纠缠,就像是产生了反应一样,让原本只是屯骑系列垫底的五代屯骑,表现出来了非常惊人的战斗力。

    不过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陈曦的功绩,毕竟没有陈曦的话,五代屯骑可是没有甲胄的,现在以意志为战斗核心的五代屯骑,可是真真正正的胸甲骑兵,虽说并非是全身具装,但胸甲质量超级有保证。

    “哈哈哈哈,终于完成了,老夫就知道自己肯定能完成的!”卡比双手叉腰狂笑着看着自家带着翅膀,振翅漂浮的幻念战卒大笑道。

    “这是完成了?”雷纳托看着飘飞起来的幻念战卒惊喜的询问道,“太好了,可算是完成了。”

    “是啊,你都不知道我之前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卡比面露狂喜之色说道,“之前吃得亏,我这次要全部还回去。”

    “话说你的幻念战卒能带东西吗?”雷纳托好奇的询问道。

    “之前我还希望这个能抱个希腊火之类的东西,现在基本确定了不行,负载能力确实是有,但是带个那种东西机动力会大幅受损,甚至最好连武器装备都不要带。”卡比随口解释道。

    “呃,那我幻想的幻念加持带士卒飞行怕也是不行了。”雷纳托叹了口气说道,“唉,真可惜!”

    “别想了,幻念战卒的负载能力很低的,不过这样也好,我们也就不担心高空坠物了,如果我们双方都抱着希腊火互相丢的话,你们这些步兵真就没用了。”卡比翻了翻白眼说道。

    “也就是说飞行其实是没有什么用是吧。”雷纳托失落的说道。

    “机动力啊,你懂不懂,能飞行的话,机动力会大增的,而且隐蔽性也会非常好,再加上神兵天降,就算是想要防御也会变得颇为艰难,你想象一下,我们正在进行大决战,然后我丢了一个军团到对方的身后!”卡比面带振奋的看着雷纳托。

    “噫!”雷纳托一惊,随后瞬间明白了这一招的恐怖。

    “明白了吧,这种招数除了厮杀和脱离战场,在战略上也有极大的意义,至于你说的带人飞行这个,恐怕是可以的,如果幻念战卒真的能完成心体幻三合一的话,我看很有可能。”卡比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认真,毕竟也是浸淫在这一条路上几十年的老将。

    罗马对于幻念战卒的开发其实也是相当不错的,单说硬件的话,就算不提镀膜,也不比汉室差多少,但最大的问题在于罗马的幻念战卒没有经历过同样使用这种方式战斗的军团进行检验。

    可以说和皇甫嵩遭遇,让卡比补足了很多自家幻念战卒的缺点。

    “然而完不成!”雷纳托笑着嘲讽道,心体幻的三合一,罗马这边也在努力,毕竟幻念加持的效果就在眼前,有志于这一条路的人都会选择对其进行开发,然而至今为止,罗马只能说是入门了。

    卡比斜视了一眼雷纳托,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走了,去给阿尔比努斯汇报一下,刚好第一意大利那边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再次出手了。”卡比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雷纳托沉稳的点了点头。

    卡比来的时候,阿尔比努斯也正在和普劳提阿努斯以及塔奇托在谈论战事,在阿尔比努斯看来,之前的试探已经说明了很大的问题,也到了该他们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完成了?”阿尔比努斯惊喜的询问道。

    “是的,已经完成了带着光翼的幻念战卒了,而且也确实是能飞,不过负载很成问题。”卡比振奋之中,带着些许的失落说道。

    “可以了,至少这样我们已经和汉军站在同一个水平了。”阿尔比努斯并没有一点贪心的意思,反倒非常的满意。

    “这样我们就可以执行之前说的计划了。”塔奇托略带振奋的说道,自从来到东欧,他就没有顺利的赢过一场,不过现在终于可以主动出击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