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四十五章 定位完全不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先休息两天,调整好状态,到时候一鼓作气,让汉军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阿尔比努斯自信的说道,最近的局势完全如阿尔比努斯所估计的那样,原本萦纡在心头的忌惮也因此消散了大半。

    “好!”普劳提阿努斯和雷纳托对视了一眼,皆是大声的回答道。

    “我也没问题,到时候给我补齐日耳曼精骑就行了,我现在已经可以用双臂使用爆发性的力量,只不过掌握的实在是有些粗糙。”塔奇托叹了口气说道,从失败之中爬出来,让他变得更为坚毅。

    “休息两天也好,我看看能不能将定向爆破也搞出来。”卡比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眼见其他人都看着自己赶紧解释,“我只是说试试,你们别抱太大希望,不过就算是做不到真正的定向爆破,至少也能收束一下自爆,到时候威力应该会强不少。”

    “这两天所有人好好调整,到时候我们给汉室来一个狠得,至少让他们之前吃掉的都吐出来!”阿尔比努斯振奋的说道。

    几个军团长闻言皆是高吼,能看到胜利的希望,斗志瞬间就升腾了起来,战争只要能打赢,能获得利益,自上而下都会有斗志的。

    “塔奇托,给你两天时间,两千个名额,从蛮军之中征召出最为优秀的战士,给于他们公民的待遇,告诉他们只要打赢这一战,就将公民的出身赐予他们!”阿尔比努斯果断的祭出了大杀器!

    罗马蛮军就素质而言里面不乏有和鹰旗不相上下的战士,但成不了罗马公民,进不了罗马鹰旗,他们在战斗力上永远会比鹰旗的战士差上那么一点,因而开放公民的位置,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刺激蛮军。

    “到时候,汉军那个胸甲骑兵就交给我,我这次会让他之前捞到的便宜全部都给我吐回来!”塔奇托振奋的说道。

    第九西班牙军团在重骑兵这个行列之中足以称之为强,真要说的话,实际上夏侯惇的五代屯骑是差西班牙军团一头的,能打赢更多是夏侯惇这个人对自己狠,而五代屯骑自身又需要这种够狠的主将。

    毕竟军团战斗力的上限在很多时候都要考虑主将的问题,一个主将不仅仅代表着军团的战斗力,还代表着军团的风格,代表着军团的上限,而夏侯惇就属于那种极其契合五代屯骑的主将。

    “阿嚏!”正在原野上游曳的夏侯惇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的敌人。

    “欧洲蛮子打起来也还行,就是容易受伤。”吕虔继续给夏侯惇讲述着最近战争的变化,以及在家的战损统计。

    曹操对于夏侯惇极好,属于真正的兄弟,自然不会让夏侯惇这种智力偏低的大将一个人跑去东欧,哪怕是曹操和袁绍关系很好,而且也确实是想要帮帮袁氏,但也不会陷夏侯惇于危险之地。

    因而在外放的时候,曹操就将吕虔作为夏侯惇的副官,这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大佬,更重要的是能治理一方,脾气也挺不错,有吕虔在侧夏侯惇虽说可能还会吃亏,但绝对不止于出现全军覆没这种意外。

    “完全是我们铠甲的问题吧。”夏侯惇看着自家的锃亮锃亮的胸甲,颇为无语,所有士卒的胸甲材料都是当年做护心镜的那个级别,属于真正轻便,防御力又强的那种。

    当然这是以以前的目光去看待问题,换成以发展性的眼光看问题的话,那就得看张颌了。

    俗话说的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夏侯惇走的是意志路线,甲胄还是夏侯惇自己从陈曦那边订制的,而且陈曦的用料一直很足,可以说质量极其有保障。

    然而自从见到了张颌的铠甲之后,夏侯惇就有些扎心了——当年果然是年轻,有些拉不下脸,看看人家张颌那脸皮厚度,连那样的装甲都能要到,虽说意志类的骑兵应该在轻骑兼突骑路线,但再见到真货之后,夏侯惇觉得,重骑路线也挺好的。

    毕竟第五代屯骑的意志加持不仅仅可以用来补正自身的攻击和防御,也可以用来补正一部分的速度啊!

    “我觉得当年的我是智障。”夏侯惇面带哀恸的说道,那么好的机会,自己当初为什么不也要一身呢?

    “元让,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吕虔有些头疼的说道,反正自从张颌那身铠甲真正表现出价值之后,夏侯惇就不断的嚷嚷。

    “冷静什么,你没看到我们的损失吗?”夏侯惇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没办法这段时间和欧洲蛮子,外加塔奇托的第九军团死磕,夏侯惇虽说屡战屡胜,但夏侯惇的军团是拼死而战,战损可不在少数。

    哪怕是有非常高级的止血药和吊命药,以及不少的急救医生,但这段时间下来夏侯惇的士卒也折损了近千人。

    当然这里面大多数的士卒,都是因为受伤的原因,被送回到皇甫嵩的营地进行救治,严重的那些则是顺着伏尔加河的支流送回到乌拉尔山脉那边,由专业的医生救治。

    但总体而言,这段时间夏侯惇军团已经被迫减员了近千人,剩下来的士卒还多多少少有点伤,虽说包扎之后就不怎么影响了,但好歹也是受伤了,可张颌那个家伙呢!

    夏侯惇可是很清楚的了解到这家伙只有三百多人的减员,而且这些减员的人员绝大多数都能救回来,嗯,这就是区别了,夏侯惇的是大多数能就回来,而张颌的是绝大多数。

    究其原因不就是因为张颌的重骑卫皮太厚了吗,哪怕是坠马,只要不是头着地,折断脊椎,就算是被塔奇托的骑兵踩上几脚,只要不踩在头上,一般也不会完蛋,几百斤的铁疙瘩,可真不是说笑的,内里还衬着棉甲,解除一部分冲击之后,苟命还是没问题的。

    这就让夏侯惇很羡慕了,为啥自己当年那么蠢,没有要一身重甲,现在看着重骑卫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可耻而又羡慕的泪水。

    “元让,你提这个还不如对比一下高将军啊。”吕虔斜视了一眼夏侯惇,隐约的翻了一个白眼。

    说战损的话,你夏侯惇还不如提一下高览的超重步算了,那个军团有损失吗?听说有一个,在看到那个上报的战损的时候,吕虔都怀疑高览是不是为了维护其他人的面子,故意祭天了一个。

    那一刻吕虔这可耻的浮现了嫉妒的心理,高览这家伙的天赋,简直就是绝了!

    “那家伙能比?我怀疑他的那一个人员战损都是为了照顾我们写上去的。”夏侯惇的面皮都抽搐了,和高览比战损,那是找不自在吧,同样打禁卫军,都是防御类型的,搞不好军魂的战损都比高览的超重步高,那玩意儿根本就是一个怪胎。

    “所以说,大家都是不同的。”吕虔笑着安抚着夏侯惇。

    实际上来东欧,也有测试夏侯惇指挥屯骑的原因,而测试的结果吕虔非常的满意,第五代的屯骑,拥有轻骑兵的速度,突骑兵的突破能力,堪比重骑兵的防御能力,还具备意志攻击和防御,配合上夏侯惇的天赋之后,各方面的优势都会出现大幅的增长。

    在吕虔看来这已经属于非常优秀的兵种了,而且这段时间抓着东欧平原上各种冒出来的欧洲蛮子进行测试,在夏侯惇的天赋之下,第五代屯骑的各项都相当的完美,根本不存在短板。

    至于战损这个怎么说呢?这个真的不是屯骑弱的问题,而是重骑卫和超重步那俩玩意儿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太有优势。

    想想看如果对手换成高机动的轻骑兵,以及突破性质的近战轻步兵,超重步和重骑卫吃土去吧,而屯骑要追能追,要咬能咬,就算是被重骑兵堵了,也属于进一步可以攻伐,退一步可跑路。

    可以说相比于之前几代的屯骑,这一代的屯骑在吕虔看来平衡性非常的好,当然缺憾也有,只不过被夏侯惇的能力给弥补了,进而展现在面前的这一屯骑就颇为优秀了。

    “可铠甲做到那么厚,安全啊!”夏侯惇固执的辩解道。

    “然后你就会失去速度,实际上别看我们应对第九西班牙军团的表现比重骑卫要差很多,但换个方式,由我们去面对重骑卫的话,我们要比第九西班牙军团的表现好很多的。”吕虔努力的安抚着夏侯惇,他并不想走重骑路线,五代屯骑现在的状态在他看来最好不过。

    夏侯惇无话可说,这点在他们和第九西班牙军团交手之后,拿到重骑卫和西班牙军团交手战绩的时候,吕虔就讲述过了。

    只是相比于什么机动力优于重骑卫,意志攻击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尝试,随时可以脱离和重骑卫交战的战场,主动权在自己身上,夏侯惇就一条,纯爷们就是要正面上,正面能打过才是强!

    这才是夏侯惇一直闹着要给自己换上一身重甲的原因,然而吕虔毫不客气的进行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