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四十五章 圈子生成中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夏侯惇和夏侯渊的配合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机动力有保障,甚至必要的时候能进行游曳压制的骑兵是非常重要的。

    相比于这一点,重骑卫那种正面硬碰硬的军团,虽说也很重要,但就战略配置上,未必真的有夏侯惇现在的五代屯骑重要。

    更何况就帝国坟场那地形,那边可不是东欧这种可以随便跑的地方,那地形轻骑兵勉强还能忍受,重骑兵怕是真没办法乱跑。

    因而吕虔对于夏侯惇的言论一直保持无视的态度,管他怎么说,反正本大爷最多安抚安抚你,绝对不会因为你这种智障的考虑而选择往重骑兵的方向发展,乖乖的走突骑兵路线吧。

    伏尔加河北侧,皇甫嵩也在看最近的战报,对于当前的局面皇甫嵩是相当满意的,虽说击杀的罗马战卒不多,而且自家也有相当的损失,但这都属于可以理解的范畴。

    最多考虑到罗马的大局势,汉室现在努力击杀的蛮军都相当于为罗马帝国的亘古长存事业在添砖加瓦,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不杀这些蛮子吧,这些玩意儿的战斗力还是很猛的。

    “总体还行,最多时有些不爽,没击杀一个罗马蛮子,就相当于帮罗马帝国夯实一下帝国的根基,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啊,不得不说罗马那边也有能人啊!”皇甫嵩将各处的战报丢到一旁随口说道。

    “谁让对方处于战略主动,进退自如的情况下,不管我们怎么选择,只要心中还有忌惮,对方就会借此获得相当的利益,这种局势下只能说我们再大局势上被压制了。”审配平淡地说道。

    关于罗马不论胜败都能获得好处这件事,审配在进入战场的时候就心里有数了,但这属于没有办法的事情,罗马帝国现在完全就相当于坐庄的,蛮军和袁家才是参赌的。

    其中蛮军的赌资就是他们的生命,赌赢了,他们就能变成公民,而袁家的赌资就是东欧的版图,赌输了滚回去。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赌博,蛮军输了一无所有,赢了就袁家的角度而言,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利益,而袁家输了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赢了基本就相当于奠定了未来的基础。

    可作为庄家的罗马就非常过分,不管是袁家赢了,还是蛮军赢了,他们都能抽到一部分的利益,最多是利益多少的问题。

    这就让袁家很不爽了,然而形势比人强,只能乖乖的坐在罗马帝国开的盘子上进行赌博,在这种情况下,要能好受才怪了。

    “我们最大的胜利也不过是保住本就应该是我们的东西,毕竟从法统上来说,东欧属于斯拉夫人,而斯拉夫人归顺了我们袁家,因而汉庭在这里的代表袁氏继承了这一法统,可惜……”审配不爽的说道,可惜再不爽也没用,国与国,靠的可不是情义啊!

    “但至少我们还有不胜而胜的方式,局势还没烂到那种程度,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帮着罗马打点短工算了。”皇甫嵩颇为无奈的说道,“不过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罗马的方式可不是什么好方式。”

    皇甫嵩作为一个专业的骑墙派,政治眼光是有的,最多是为了势力之间的角逐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骑墙。

    华夏上千年的历史记在心头,皇甫嵩岂能不清楚罗马的状态,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那对比一下自家祖上的历史,华夏千年间在开拓上所消耗的心血,所花费的精力,罗马如果能这么简单的一直维持下去,那华夏这上千年,无数智慧之士,无数英烈先贤岂不成了笑话!

    既然我们的历史不是笑话,那毫无疑问,罗马那个倒霉孩子貌似要朝着笑话发展了。

    这也是皇甫嵩明知道每杀一个欧洲蛮子,都相当于给罗马帝国的根基上夯实一抔黄土一样,但皇甫嵩却没有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他想看看,罗马帝国这艘船被时代浪潮掀翻之前的挣扎。

    至少皇甫嵩是看不到罗马帝国一丝一点的希望,哪怕他们现在做的这些动作,在皇甫嵩看来,最多也只能算是垂死挣扎,当然皇甫嵩承认,一个古典****的帝国,再没有自爆之前,就算他也不能小视,但不能小视,不代表皇甫嵩不能看热闹。

    罗马的体制是没有希望的,这是汉室所有的智者得出来的统一的结论,也是罗马帝国元老院之中最核心的那些元老在得见汉室体系之后确定无疑的结论。

    哪怕是陈曦以超脱历史长河的能力,站在岁月的下游去观察现在的罗马也只能长叹一口气——除非罗马帝国不自爆,否则罗马帝国完蛋基本上是一个历史的必然。

    公民制度毕竟是一种近乎奴隶制度的剥削制度,除非是罗马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一千五百年后的工业革命,转变生产关系,否则的话,罗马迟早在之后的时间完蛋。

    所有以高福利为买点的国家,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在于他们能从其他的地方获得足以维持这样福利的利益,而当这个国家的体量庞大到一定的程度,其所需要维持的高福利很有可能压垮国家本身。

    所谓人多好干活,人少好吃饭,小国这么玩玩还行,但罗马帝国,一个在当前快占到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庞大帝国,这么继续玩下去,迟早会死的,更糟心的是,明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也必须要走下去。

    毕竟他们屁股下的位置,支持他们的所有公民的屁股下的位置,以及罗马帝国所代表的罗马公民的核心利益,都促使着他们必须要不断的按照这条路走下去。

    正史上卡拉卡拉为什么翻船,而罗马为什么从卡拉卡拉说出那句给所有罗马地图上的人予以公民的身份之后,罗马帝国再也站不起来了,说白了不就是组成这个国家最核心的那些人否定了这个国家,而那些被这句话惊醒的蛮子虎视眈眈的看着罗马公民。

    这国是没救的,这国是迟早要完的,这是希罗狄安亲自来到汉室对比了双方制度之后得出的最终结论。

    然而就算是近乎暴君的塞维鲁,就算是敢用权谋坑杀掉三分之一元老院成员的蓬皮安努斯,他们都不敢揭开这个盖子,这不是胆量的问题了,而是根本不可能揭开。

    “等着吧,罗马也就最多这样了,我们还有时间慢慢去积蓄。”皇甫嵩少有的浮现了一抹得意之色。

    如果说当年汉灵帝年间汉室内部一片腐朽,贪腐成风,整个国家近乎无可救药,至少皇甫嵩还能看到一点正本清源的可能,还能看到些许炎汉再兴的可能,而罗马已经走上单行道了。

    “是啊,这是我们和罗马帝国最大的不同,汉室依托着现在这么庞大的版图,只要二十多年的修生养息,汉室就能强大到曾经数倍的程度,而罗马,就算能扩张,大概也得思虑一二了。”审配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是袁家敢下定决心在以后对罗马下手的原因。

    罗马的情况有些贴近于盛极而衰,而汉室从毁灭之中爬出来之后,现在还没到鼎盛期,甚至再往后五十年,乃至一百年都有可能是朝着鼎盛期在发展,这里面的差距非常之大。

    “现在的汉室和罗马半斤八两,甚至罗马还犹有过之,但是在我们将这些地方逐一拿下,消化吸收之后,罗马真就不算什么了。”审配面带感慨的说道,这也是他最为佩服陈曦的地方。

    不同中原那种循环往复的天下大乱,诸侯并起,然后回归一统,陈曦用自己方式将中原这些不稳定的因素剔除了出来,在中原这个大心脏的输血下,让这些不稳定的因素,变成了可利用的部分。

    更重要的是这种完全超脱于曾经的做法,让汉室终于脱离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套路。

    很多时候,审配看着现在汉室带着封地,以及部分未来会归属的版图都会升起一个想法——元凤之后,大概就算是再有祖龙出世,也很难再统一了,最多是因为文化的向心力,能形成一个以汉室为中心的联盟,至于统一,大概也最多是做到现在这种程度。

    因为太大了,版图已经大到远远超乎了单个帝国所能控制的极限,数万里的距离,就算是真修出来一条条的道路,又如何去控制。

    这么一来,所谓的兴衰交替都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以华夏文明的习惯,这种主体加封地半自主的模式,在文化向心力的效果下,会形成一个圈子,一个以中原为中心的文化圈子。

    更重要的是这个圈子有绝对的武力,以及足够的财富,甚至搞不好还会是古往今来最大型的圈子。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审配不知道,但审配所能推测到的内容已经足够让审配所震撼,从某种程度上讲,在这种情况下,改朝换代,最多是改一个国名,改不了其他任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