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四十六章 大军出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撑不撑的住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肯定要打,既然要打,加我一个不也挺好的。”皇甫嵩看着审配平淡无比。

    这一刻皇甫嵩并没有展现出什么气势,但仅仅是面对皇甫嵩,审配都有一些压力,同样是将帅,能让审配感受到压力的寥寥无几,而皇甫嵩那一瞟,审配感受到了实质的压力。

    “太久了,我们担待不起。”审配摇了摇头。

    如果十年能准备好,一个能活二十年的皇甫嵩,愿意搭顺风车,袁家肯定不介意,但他们的计划最快都需要一代人,到时候皇甫嵩搞不好都凉了,好吧,就算是没凉,你敢用吗?

    “哦,那以后再说。”皇甫嵩看了一眼审配,知道对方的顾虑是什么,也没有继续追问,

    对于皇甫嵩而言,这件事做到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反正你老袁家肯定要下手,到时候等收到消息我自己来就是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七十多岁,快八十了,我学你们袁家族老打滚,我看你们怎么办!

    撒泼打滚这种技巧,根本不需要学,就能掌握,无外乎脸面而已,然而仔细思虑一番的话,这脸面又真的重要?

    审配闻言心下轻叹,已经有了三分猜测,不过这种事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以皇甫嵩的为人,如果真赖上来,就袁家绝对甩不开这个牛皮糖。

    “将军,何必如此?”审配试探性的劝说道,他们确实是希望皇甫嵩帮忙,但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打完能活下来,能让他们袁家去表达谢意的皇甫嵩,而不是一个战死沙场的皇甫嵩。

    一个七十多岁的名将上战场,可能内心依旧追求着胜利,但更有可能是抱着在生命最后一刻燃尽自己,不在史书上留下遗憾。

    问题是出了那杠子事情,皇甫嵩倒是爽了,他们袁家怕是得站出来给一堆交代了。

    “审军师,你觉得一个将军在什么时候最强?”皇甫嵩看着审配一脸古怪的询问道,他原本以为对方应该不会再问询了,而他也不会再提,不过既然审配问了,他也乐的解释。

    “越老经验越丰富,越年轻胆子越大。”审配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种说法也算对,但如果要说最强的时候,其实是这个将帅已经下定在接下来的战场一定要获胜,而且愿意为这一场胜利赴死的时候。”皇甫嵩双眼划过一抹冷厉之色。

    “给你们二十年,你们也打不过罗马,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没有汉室在背后支撑,你们哪怕是爆发出最巅峰的实力,都打不过罗马。”皇甫嵩说这种话的时候,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这一刻皇甫嵩已经彻底没有了之前那种嘻笑怒骂的神色,而是冰冷无情,这不是嘲讽,也不是说笑,而是对于事实的陈述。

    “你们很强,但罗马不弱,更重要的是在你们膨胀的过程之中,罗马人也不是瞎子,而当你们下手的时候,罗马人的准备必然比你们更为完善,你觉得你们能打过?”皇甫嵩面上浮现一抹嘲弄,“诚然靠着从东欧到南亚这样遥远的布置,可以打出不错的战绩,但是!”

    皇甫嵩声色俱厉,他可不是在开玩笑,庙算这种东西做的再好,将军和军师的眼中也是有着差距的,而以皇甫嵩的水平,足以看出非常多的问题,老袁家想赢,还差得远!

    “不够,远远不够,你们能撑到最后,只能说明你们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帝国,不是因为你们足够强,而我可以在这件事拉上你们一把,靠你们的力量打出来成果。”皇甫嵩的面色恢复了沉静,就那么看着审配,他说的并不是在糊弄审配。

    汉帝国这些封国在逐步的增强,增强到对于罗马有威胁的过程中,罗马哪怕是心再大,也不可能当作没看到。

    因而在袁家暗搓搓的埋伏着罗马的时候,罗马帝国很有可能也在为这件事做着准备,甚至更有可能做的比汉室这些封国,这些世家更充分,到时候袁家下场如何,可真就未必了。

    “我用自己来祭旗的话,罗马初期的防备除非三倍于你们,绝对挡不住。”皇甫嵩平静的看着审配。

    这并不是在开玩笑,一个抱着寻死想法的顶级大军团指挥,在对面根本不会思考这件事的情况,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足够了。

    审配沉默,而皇甫嵩也没有说话,前者依旧有忌惮,而后者清楚自己已经用力到位了,再下死力,怕是过犹不及了。

    “算了,算了,这都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我们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比较好。”皇甫嵩眼见审配不说话,于是很自然的岔开了话题。

    最后这件事,审配还是没有给皇甫嵩另外的回答,但皇甫嵩仔细的观察审配,确定对方也并没有完全拒绝,这也就足够了。

    随后两日,皇甫嵩默默地训练着自家的幻念战卒,从中进行调整和强化,连带着等待天上掉馅饼,为此皇甫嵩甚至将一部分原本应该发给夏侯惇的幻念战卒解除了,然后重新凝聚到营地之中。

    “罗马这么差劲吗?”皇甫嵩颇为怨念的问询道,直到现在他们订制的镀膜版本的幻念战卒还是没有出现。

    要知道按照皇甫嵩的想法,自己之前故意造的那么简单粗暴,将幻念战卒调制的让人易学易懂,不就是为了让罗马的幻念战卒尽快的杀过来吗?结果到现在还没飞过来,这都一个月了啊,罗马的山寨能力有这么差吗?皇甫嵩心生怨念。

    “将军,我们今天训练什么?”郭援抱拳一礼对着皇甫嵩问询道,最近跟着皇甫嵩学习的袁家将校都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用幻念战卒来压制我们的营地,让营地的士卒进行对空作战的练习。”皇甫嵩摆了摆手敷衍道,等不到天上下馅儿饼,皇甫嵩颇有些烦躁,像学个镀膜就这么艰难吗?

    与此同时,阿尔比努斯看着卡比成功分出来五千出头的幻念战卒,又看着那些幻念战卒很自然的展开双翼,振翅高飞,面上不由得浮现了一抹欣喜之色——全面反攻的机会终于来了。

    “各部,按照之前的安排开始出击,卡比你和我率领蛮军一起去攻打汉室的营地。”阿尔比努斯带着三分的兴奋大声的下令道。

    “是!”一众将校皆是大声的回答道,连带着蛮军的气势在这一刻都很自然的攀升了一节。

    “出击!”阿尔比努斯大声的下令道。

    伴随着阿尔比努斯的命令,塔奇托一拉缰绳,胯下的宝驹猛地调头,而后数千的重骑兵追着塔奇托朝着北方的营门冲了出去,随之同行的更有数千以西徐亚军团为核心的精锐弓箭手,这是塔奇托组建的用以击破夏侯惇军团的精锐混合兵种。

    在塔奇托呼啸而出之后,雷纳托和普劳提阿努斯对视一眼,展开了十三蔷薇的鹰旗,然后朝着西边的营门冲了出去,不同于塔奇托那边需要辅兵进行围剿,他们两人面对的军团,辅兵根本没有意义。

    不管是超重步,还是重骑卫,普通的辅兵冲上去,跟送死没有太大的区别,因而雷纳托和普劳提阿努斯一早就做好了王对王的准备,辅兵什么的还是别参合了。

    就算他们此来是以消耗蛮子为目标的,但是太过明显了的话,那可就真的把蛮子当傻子了,虽说蛮子确实是傻的可以,但对方好歹也算是人,真逼急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而就算是要消耗蛮子,也要消耗的非常合理,就像上一次面对重骑卫的时候,很明显是因为罗马人没有遭遇过这种对手,更何况塔奇托可是拼死阻击,给蛮子了一条生路,这能说我们罗马人在故意消耗蛮子?当然不是了,死了,只能拿说明你菜啊!

    等到普劳提阿努斯和雷纳托离开之后,阿尔比努斯和卡比也率领着各自的本部,统合麾下的十二个蛮军军团朝着汉军营地的方向杀了过去,要得就是这个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趁着现在汉军散落在东欧的主力都被罗马各部牵制,进入了大混战的状态,罗马大军想要强袭汉军营地绝对不容易。

    像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汉室必会发觉罗马大举进兵的情况,但等发现的时候罗马人很有可能已经靠近到四五十里了,到时候汉室就算是急急忙忙将大军召集起来,罗马人也有了心里优势。

    话说回来,要知道之前几战,阿尔比努斯觉得自己输的很冤,而现在各部的试探已经到位,也已经确定了各部的打发,何不趁着现在卡比迈出那一步,使得他们家的幻念战卒成为飞行兵种,借势反攻一波汉室,这个时间点,可是非常奇妙的,谁能想得到?

    没有人,而既然没有人,那对于他们罗马来说那就是天赐良机,没说的干了,让你们见识下,我阿尔比努斯高妙的指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