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1章瓜熟蒂落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对于李七夜的放,黄绢中的女子也只是冷哼一声。@樂@文@小@说|

    李七夜也不见怪,取下了浮于水洼之上的净玉瓶,然后把黄绢卷了,缓缓地放入了净玉瓶之中。

    当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中,立即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化开一样,接着,净玉瓶的瓶口冒出了缕缕的烟雾,好像这烟雾有毒一样。

    看着冒出缕缕的烟雾,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多么可怕的诅咒,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曾经封印净化了无数岁月,余毒依然如此可怕。”

    当年这张黄绢可是被封印在古陶瓮之中,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封印与净化,但是依然还有着如此可怕的诅咒力量,可想而知当年这个诅咒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吓人。

    黄绢放入了净玉瓶之后,李七夜收起了净玉瓶,看着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他不由露出笑容,说道:“虽然是废物了,但也不能错过呀,也应该利用起来。”

    虽然说这髓液水洼中的所有精华都已经被净玉瓶吸走了,但是要知道净时水晶乃是罕世仙品,世人根本得不到这种东西,更为珍贵的是净时水晶一万年才渗出一滴水晶髓液,这可想而知水晶髓液是多么的珍贵了。

    眼前这水洼已经被吸走了精华,留下的水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那怕是“废水”这对于世人来说也是珍贵无比的仙水!

    “我正好有一物需要洗涤尽杂质,需要净化一下。”李七夜笑着打开了命宫,把药田中的一物放了出来。

    被李七夜从命宫药田中放出来的乃是一阳藤,当它被李七夜放出来之后,不由欢呼一声。

    当一阳藤一见到积成水洼的水晶髓液之时,那是激动得不得了。忍不住欢呼一声,然后“哗啦”的一声扎入了这水洼之中。

    这水洼被李七夜称之为“废水”,事实上它乃是珍贵的仙水。特别是在净化洗涤方面难有什么仙水能与之相比。

    一阳藤扎根于其中之后,立即是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那是怕不得把整个水洼一口吸完,所以,一时之间能听到“滋、滋、滋”的牛饮之声。

    一阳藤,通体金黄,一叶一枝都宛如黄金所铸造一样,在一阳藤的体内有赤光流动,这好像是一阳藤体内流淌着烈火一样,似乎这体内流淌着的烈火极为猛烈。它可以焚烧一切。

    一阳藤它是极为罕见稀有的仙藤,它的体内的确是蕴有可怕无比的精火,这种精火称之为一阳青火,这种精火的威力极为强大。

    一阳藤结有一只瓢葫,这只瓢葫已经成熟,看起来已经是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不过它却一直挂在一阳藤之上,一直都没有落地。

    一阳藤的这一只瓢葫已经是结了很久了,它已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只瓢葫能听到阵阵的雷动之声,因为这只瓢葫里面蕴有着古老的力量。

    这只瓢葫按时间来说,早就应该是瓜熟蒂落了。但是,它却一直没有落地,因为它还不够完美。

    事实上,为了这一只瓢葫李七夜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曾经不少甘露仙水浇灌,但是,李七夜也好,一阳藤也罢,对于这只瓢葫都寄于厚望。所以,这只瓢葫始终都是差那么一点点。所以,它一直都没有瓜熟蒂落。

    “滋、滋、滋……”一阳藤疯狂地吸收着水晶髓液。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阳藤把所有的髓液吸得一干二净,此时一阳藤就好像是打了一个饱隔一样。

    在这个时候“蓬”的一声响起,一阳藤的一枝一叶都冒出了缕缕的青烟、冒出了缕缕的水汽,一时之间乃是水气氤氲,蒸气直冒。

    而且一阳藤的一枝一叶之中窜动跳跃着淡淡青色的火苗,原来一阳藤直接用自己体内的一阳青火在焠炼着吸进去的水晶髓液,它要从所有的水晶髓液中榨炼出精华来。

    最后听到轻微的“滋、滋、滋”声音,在这个时候能看到细小的水线流向了瓢葫,在这个时候瓢葫宛如是被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膜一样,而且这水膜慢慢地渗透入了瓢葫之内。

    随着时间一刻刻过去,很久之后,听到“嗒、嗒、嗒”的声音响起,只见瓢葫竟然是渗出了一滴滴的东西。

    这一滴滴的东西看起来是赤色,仔细一看更像是金渣,这就好像是提炼黄金之后所留下来的渣滓。

    这就是瓢葫一直没有瓜熟蒂落的原因,因为瓢葫不够纯粹,瓢葫体内生有杂质,这将影响着整只瓢葫的质量。

    虽然说这瓢葫体内所生长的杂质是很微小,但是,它对整只瓢葫影响很大,若是有了这细微的杂质就将会让整只瓢葫降了一个境界,降了一个层次!

    最后,在水晶髓液的净化之下,这只瓢葫终于是净化掉了所有的杂质,接着,听到了“轰”一声轻鸣,“噼哩啪啦”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瓢葫竟然是窜起了一道道的闪电,这闪电窜出之时,瓢葫好像是要飞了起来,闪电似乎是化作了双翅。

    “咚”的一声响起,宛如大地中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心脏跳动之声,在这一刻这只瓢葫终于迎来了瓜熟蒂落,它从一阳藤中脱落下来,缓缓浮起,欲飞遁而去。

    但是有李七夜在此,又怎么可能让瓢葫飞遁而去呢,在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一下子把这只瓢葫抓在了手中。

    瓢葫在李七夜手中乃是光芒闪烁,看起来就像是金葫芦一样,而且它发出了一阵阵的“咚、咚、咚”的雷动之音,这雷动之音悠长而清脆,十分的刚劲有力,似乎这样的一只金葫芦之中蕴养着一片混沌天地一样,似乎这里面有一方天地人诞生一样。

    当这只金葫芦拿在手中,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

    “好东西。”李七夜看着手中金光闪闪的瓢葫,不由说道:“真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我必将会细细雕琢,未来必会大放异彩!”

    这样的一只瓢葫乃是举世无双,若是经历炼化之后,它必将会成为一件极为强大极为可怕的宝物!

    北汪洋一片平静,但是,这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这样的平静气氛压抑得许多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一些老一辈大人物,他们是十分敏感地嗅到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

    李七夜把龙傲天轰飞之后,北汪洋很少人敢讨论此事,至少很少人敢光明正大讨论这件事情,多数人也只能是

    是私底下讨论一二。

    虽然说龙傲天被第一凶人轰飞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只要飞仙教还在,那么它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特别是在这几天以来,飞仙教越来越多的弟子、越来越多的强者被传送到北汪洋,看到一艘艘的巨舰从天而降,看到一座座神峰、一座座古殿出现在天空之上,整个北汪洋都气氛变得凝得起来。

    一时之间,飞仙教似乎要从自己的祖地中调来了千军万马,他们似乎是调动了一个又一个的军团,准备大干一场。

    当飞仙教如此多的强者降临北汪洋的时候,大家都明白,真正的暴风雨要来临了。

    当想到飞仙教这种一门五帝的传承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之时,不管是怎么样的门派,不管是怎么样的传承,在心里面都不由颤抖了一下,一旦战火在北汪洋点燃,后果就不堪想象,说不定北汪洋将会被改变,有可能是很多大教传承会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之中灰飞烟灭。

    “希望第一凶人能无敌,希望他能横推到底,一口气直犁黄庭。”看到飞仙教开始调动了千军万马,不少大教疆国的老祖在心里面都暗暗祈祷。

    虽然说第一凶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大家都明白,第一凶人这种人对于北汪洋这块土地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飞仙教就不一样了,飞仙教降临于北汪洋,他们必须要打下自己的营地,打下自己的基根,所以,他们随时都会有可能出兵征服北汪洋,而妖族、海怪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当然,明知道飞仙教随时都有可能对北汪洋发动战争,但是,又没有哪个门派、哪个疆国站出来反对飞仙教,抵抗飞仙教。

    谁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因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必会被飞仙教灭掉,所以,北汪洋的许多大教疆国都纷纷夹起尾巴做人。

    不少老祖是企盼第一凶人能横推飞仙教,但是,他们心里面也没有底,也觉得这个可能信很低。

    虽然说第一凶人的确是凶到一塌糊涂,但是,横推飞仙教,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一门五帝有着无比深厚的底蕴,它能屹立万古,在世间除了仙帝之外,只怕再也无人能撼动它了。

    就在飞仙教调动千军万马降临北汪洋的时候,飞仙教的不少强者开始在明珠江渚一带结集,开始形成了围困明珠城之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