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6章齐临城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石叟带着沈晓珊和贺尘随着李七夜来到齐临城,远在齐临城的城外之时远眺齐临城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时候都让人不由为之震撼。︽小說,

    齐临城乃是建于一个广袤无比的荒莽森林之中,整个齐临城占地万里之广,只见齐临城的围墙高可齐天,用宝金所铸的城墙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正是因为如此牢不可破的城墙挡住城外的猛兽凶禽。

    与城外的荒莽森林相比起来,齐临城内乃是热闹非凡,红尘三千丈。在城内不止是一座座山峰起伏不止,同时在城内是楼宇城廓栉比鳞次,同时一条条由岩石所铺成的街道通往一座座山峰幽谷,更是有一条条的长桥跨越于一座座山峰与幽谷之间。

    在齐临城中有着依山而建的楼宇,也有建于山峰之上的庞然大殿,更是有悬挂于天空之上的古阁……点缀着整个齐临城,让整个齐临城看起来十分的繁华壮阔。

    在这街道、长桥之上乃是车水龙马、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许多人第一次来齐临城的时候都会被齐临城的繁华壮阔所震撼,也是因此而兴深深被吸引。

    “齐临城——”看着齐临城,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一些事情,一些人物,此时都一一浮现心头。

    青洲作为百族的第二大居住之地,在这片土地上曾留下他这只阴鸦的足迹,齐临城也一样留下了他的足迹。

    “少爷以前来过齐临城?”见李七夜这样的神态,沈晓珊都不由问道。

    此时沈晓珊已经习惯了这样称呼李七夜,若是在以前如此称呼一个凡人让她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当然对于师姐这样的称呼贺尘是十分有意见了,但师姐执意要如此,贺尘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对李七夜十分不爽。

    “来过几次。”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沈浇珊他们当然不知道他曾经在这一片大地上留下惊天地动的事迹。

    “切,吹牛皮也不打草稿。”贺尘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从西陀国来齐临城遥远无比,不要说是你一个凡人,就算是一位普通修士走上一辈子也不可能从西陀国来到齐临城!拜托,下次你吹牛皮的时候最好也打一下草稿,别让人一戳就破。”

    贺尘这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从铁树门出发来齐临城,如果单靠他们师叔石叟带着他们飞行的话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们是向大教借道的,出钱通过大教的道门传送到齐临城附近的,否则的话,他们要很久之后才能来到齐临城。

    “师弟,话不能这样说。”对于李七夜的话沈晓珊却深信不疑,她维护李七夜说道:“先生学识无双,处处能得大教赏识,以先生之才,向大教借道通往齐临城,只怕也是有不少大教愿意的。”

    “哼,这话谁信呢,一个凡人想得大教赏识,谈何容易。”落尘不由冷哼一声,对于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依顺,他是十分的不爽,他也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贺尘没能留在李七夜身边,与李七夜接触得少,他根本就无法去了解李七夜,所以在他看来,师父和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不过是师父有命令在先,就算贺尘再怎么样对李七夜不爽,也不敢对李七夜怎么样,最多也只能是逞口舌之利而己。

    当然对于贺尘的话李七夜理会都懒得去理会,只是淡淡一笑而己。

    “进城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等待师兄来与我们汇合。”作为师叔,石叟虽然话少,但晚辈还是很尊敬他,所以他说了此话之后,贺尘也不愿意再跟师姐吵架,跟着石叟进城。

    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进入了齐临城,当一踏入齐临城的时候就能一下子感受到了齐临城的热闹,三千丈的红尘扑面而来,齐临城如此繁华的景象的确是能深深地吸引许多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更是对于齐临城流连忘返。

    事实上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因为三千丈红尘而动了道心,从此忘废了修行,扎挣于红尘之中,道行寸步不进。

    就算沈晓珊、贺尘他们师姐弟两人不是第一次来齐临城了,但是齐临城的繁华和磅礴也依然是能让他们充满着好奇,他们也不由多看几眼,作为女子沈晓珊倒多了几分矜持,而贺尘就没有这个矜持了,那怕有几分傲气的他此时也有点像是乡下小子初进大城一样,不由东张西望,对于种种奇事都充满好奇。

    作为长辈的石叟倒比沈晓珊和贺尘好多了,毕竟他比两个晚辈来齐临城的次数更多,更何况他这样的年纪做事更成熟稳重,尽管是如此在街边遇到一些卖奇珍异宝的事儿之时他也忍不住上前瞅上两眼。

    相比起石叟他们三个人而言,被他们视为凡人的李七夜比他们从容多了,行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李七夜闲庭信步,自在随意。对于他而言,齐临城也没有什么好新奇的,比齐临城大得多、震撼得多的古城他都见多了。

    最终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在齐临城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客栈中包了一个小院子住了下来。

    当然在齐临城有着更加豪华更加霸气的客栈,只不过铁树门只是小门小派而己,根本就住不起这种客栈,就算真的住得起这种更高档次的客栈,那也显得高调了,不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所以这种不大不小的客栈十分适合。

    “走吧,出去走走。”洗涮完毕之后,李七夜随意吩咐待候自己的沈晓珊说道。

    “少爷去哪里?”沈晓珊问道。

    “随便走走。”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都来齐临城这样繁华之地了,那当然是买点兵器什么的了。”

    沈晓珊听了这话,不由为之怔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道:“齐临城的交易,多数以混沌石,非金银之物。”

    沈晓珊这话说得很巧妙,她是怕李七夜口袋里没钱,所以用巧妙的方法提醒李七夜,她也不想看到李七夜难堪。

    这是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柔情似乎、体贴窝心的人儿竟然是那个傲气的沈晓珊。

    “我知道,我口袋里也没有混沌石,请心吧,在青洲如果我想吃霸王餐没有我吃不成的。”李七夜当然是明白沈晓珊的意思了,他笑着说道。

    沈晓珊呆了一下,吃霸王餐,这可是齐临城呀,但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外面走了,她忙是追了上去,跟随在李七夜身边。

    贺尘早就按奈不住了,早就是跃跃欲试,想出去蹓跶蹓跶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陪李七夜来考核的,所以没有长辈的命令他也不敢轻易独自一个跑出去。

    现在李七夜要出去,贺尘那是求之不得,不管是不是对李七夜有意见,立即跑了上来。

    石叟也只好跟着李七夜一同去,他的责任就是保护李七夜的安全,所以他可不敢让李七夜一个人独自上街,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就不能向他师兄作交待了。

    李七夜带着石叟他们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随便看看,随便走走,好像是完全没有目的一样,就是到处乱逛。

    当然李七夜出来并非是为了乱逛,他是要去一个地方,只不过既然出来了,是想看一看能不能捡到什么宝,捡个漏什么的,不过现在能入李七夜法眼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所以一路行走在街道上,虽然见到的好东西不少,李七夜都是兴趣缺缺,并没有出手的冲动。

    倒是贺尘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有时候看到一些卖宝物的小摊,连有几分矜持的沈晓珊都为之意动。

    只不过他们铁树门是小门小派,那怕是沈晓珊这样的师姐,那也是零花钱不多,比起那些大教疆国的弟子来,那可谓是囊中羞涩。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一看,此道胚乃是从一只仙逝的仙鹤遗体中取得,此乃是天封道胚,可造弯刀,现在家道衰落,只卖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在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一个小摊在兜售着一把晶光夺目的弯月形道胚。

    看到这个道胚,连沈晓珊都不由为之意动,一时之间被吸引了,一下子目光难于移开,而且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她还是能承受。

    “仙子,是否买下它?这可是五万年难得一遇的机缘。”这个小贩眼光很毒,立即知道沈晓珊被吸引了,立即向沈晓珊兜售。

    李七夜立即把沈晓珊拉到身边,平淡地看了小贩一样,说道:“造假的技术太粗糙了,下次往莹石洒晶粉的时候不要放太多,三分之一便可,这种晶光如此刺目,亮得粗糙,见过天封道胚的人都知道这是假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小贩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沈晓珊他们不由大吃一惊,连石叟都吃惊,因为他也没有看出来这道胚是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