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5章引凤琴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听到李七夜开腔了,贺尘都不由胆气一壮,忙是问道:“这古琴的究竟是有何玄机呢?”

    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七夜开腔的时候,贺尘他们都一下子感觉底气多了一些,有李七夜撑腰,让他们觉得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捱得过去一般。

    李七夜依然是看着那个浑然一体的木盒,从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那张古琴,好像那只木盒是世间最绝世的美女一样。

    “客人好眼力,好见识,竟然知道引凤琴。”事实上伙计也不由大吃一惊。

    一开始伙计还以为李七夜是某个富二代,更有可能是某个大教强者的私生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三个修士跟在他身后。

    不管如何,在伙计眼中看来李七夜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就算伙计并没有说去刻意看低李七夜,但也并没有把李七夜放在心上,在他看那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客人而己。

    但是,现在李七夜一开口就说出了引凤琴,这怎么不说他大吃一惊呢,因为很多来他们店铺的一教之首、一国之君都不知道这张引凤琴是何来历,也无法叫出它的名字。

    现在李七夜是一个凡人而己,却能轻而易举地叫出了它的名字,这怎么不让伙计大吃一惊。

    李七夜好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就是看着那个木盒,一眼不眨,连伙计都不明白这只木盒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从木盒身上收回了目光,他这个时候才淡淡地瞥了引凤琴一眼,说道:“这张引凤琴的确是好东西,称它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不过,现在在你们手中跟一根废柴差不了多少,拿来当柴烧还差不多。”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这把贺尘他们三个人吓得脸色发白,要知道眼前这张琴是这家店铺最贵的宝物之一,现在李七夜竟然敢说这张引凤琴跟废柴差不多,这简直就是**裸地羞辱这家店铺,这简直就是有意跟人家过不去。

    不论哪一个店家来说,自己的镇店之宝被说成是废柴,严重一点的话会让店家跟你拼命。

    所以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被吓得脸色煞白,就是热情的伙计都顿时脸色大变,他一下子冷下了脸,冷冷地说道:“官人,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能乱讲,我们齐铺可以金字招牌!”

    “你们齐铺是金字招牌没错。”李七夜根本不在意伙计是怎么样的神态,淡淡地说道:“引凤琴也算是一件无双的宝物,但是没有凤律,引凤琴就是一文不值,只有引凤琴与凤律相结合,引凤琴才会有它的价值,才会有它绝世无双……”

    “……既然你们能把引凤琴拿出来卖,说明你们手中就没有凤律,如果你们手中有凤律,只怕你们就舍不得卖了。什么卖给有缘之人,你们只不过是想引出拥有凤律的人而己,或者到时候你们可以作一个交易,这就是所谓的卖给有缘之人!”

    李七夜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伙计不由骇然,后退了一步,有点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李七夜,因为这是他们的商业机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且他们齐铺的伙计都是亲传弟子,经过严格的考验,根本不可能把这种最高机密泄露出去。

    现在却被李七夜一口道破,这话一出,怎么不把伙计吓得一大跳呢。

    “官人说笑了。”伙计忙是干笑一声,借此掩饰过去。尽管是如此,在这个时候伙计看着李七夜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在这店铺之中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就是这店里的掌柜,他坐在店铺的后堂之中,不管是一教之首到来,还是一国之君到来,他都不会起身相迎,甚至不会去多看一眼。

    这位老掌柜是齐临帝家的一个可怕强者,他坐镇于这里可不是为了招待客人的,他是镇坐店铺,有谁敢在这里惹是生非,必定会遭受他的镇压。

    毕竟在这齐铺有着许多珍贵的宝物神石,这样的店铺当然是需要如此强大的强者来坐镇了,以免出什么意外。

    当李七夜娓娓谈着引凤琴和凤律的时候,这位老掌柜一下子张开了双眼,瞬间看着李七夜,久久没转开双目。

    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他看着那个木盒,淡淡地说道:“这只木盒你们卖什么价?”

    “这个”伙计回过神来之后,忙是说道:“客官,这只木盒乃是寄售的,是一位友人寄售于此,友人只想换一本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哪一个种族都可以。”

    在刚才伙计的态度只能说是热情,这是一种职业态度,现在伙计的态度那是恭敬了许多,此时他不并只是出自于职业态度。

    事实上,伙计对于这只木盒也是一无所知,因为这只木盒是一个世家寄售的,而且这个世家与他们齐铺也是知根知底,交情很好。

    这只木盒是这个世家的家传之宝,在很远古的时代就一直传下来了,但是这个世家的历代主人都不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也不知道这只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总之一直以来这只木盒就是以家传之宝传下来。

    传言说,这只木盒从他们家族第一代就开始传下来了,而且他们家族的第一代始祖就告诉子孙,这只木盒是无价之宝,无物可换,只能留给有缘之人,只有有缘之人才能打开这只木盒。

    但是这只木盒一代又一代人传下去却从来没有一个子孙能打开这只木盒,对于这个世家来说他们世代以来都没有人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

    直到传到这一代人之时,这个世家也开始衰落了,所以无奈之下这个世家想拿出这只木盒来卖掉,想换一门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希望能借帝术从新崛起。

    事实上这只木盒在齐铺里寄售的时候,他们最强的老祖、最有见识的老祖都不知道这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也无法打开这一只木盒。

    如果不是说齐铺与这个世家一直是世交,而且还是知根知底,他们齐铺都不敢为他们寄售这样的一只木盒,毕竟大帝仙王级别的帝术这是无价之物,谁都不会傻到拿它来作交易。

    一只木盒换一门帝术,除非是疯了,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换作是他们拥有一门帝术的话,也不可能拿来去换这样的一只木盒。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此时他收回了目光,张望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件货物之上。

    李七夜走了过去,看着眼前这件东西,仔细地详端了一番。

    伙计和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也立即跟了过去,此时李七夜所详端着的东西是一只看起来像是玉盏,不过盏脚很高,若是盏脚再高一些,这样的一只玉盏就变成腊台了。

    这样的一下玉盏之上描缓有一条金龙,小小的金龙在那里宛如会游动一样,活灵活现,似乎这是真的一条小龙被封存在了玉盏之中。

    当靠近这只玉盏之时一股和熙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通体舒泰,好像让人的血气不断地进化一样。

    “这是”当靠近了这只玉盏的时候,沈晓珊也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她很明显地感觉得到这只玉盏的神奇,好像自己的血气一下子被净化了一样,更准备地说是让她的血统变得更纯洁一样。

    总之这种感觉沈晓珊是无法形容了,所以就算她这样不识货的人都知道这玉盏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

    “这是金龙盏。”伙计忙是笑着介绍地说道:“此盏出自于神族的一位上神之手,此盏乃圣无养神玉所雕,又以古老龙族的蛟血绘成金龙,又以无上之术炼之。此宝能净化血统,去芜存菁,能让血统的威力更强,特别拥有祖血的强者。”

    听到伙计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心里面为之一凛,因为祖血是十分高贵的血统,拥有祖血的人就意味着是人中龙凤,将会拥有着无量的前程。

    “的确是好东西一件。”看着这只玉盏,李七夜就笑了笑,然后伸手去拿玉盏。

    若是在此之前,伙计只怕不愿意让李七夜去碰玉盏这么容碎的东西,只怕一个凡人也买不起,不过现在伙计也不阻拦李七夜去拿这只玉盏。

    李七夜的刚把这只玉盏拿到手,旁边突然伸出了另外一只大手,这只手一下子抓住了玉盏,把玉盏抢了过去,十分霸道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了,什么价。”

    这只玉盏突然被人抢了过去,沈晓珊他们都纷纷望去,只见抢走这只玉盏的是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皇衣,衣角上绣有凤凰,这个青年高俊,整个人是气势逼人,他的一双眼睛张合之间闪动着可怕的光芒。

    这个青年的眉心处有一块玉石,碧色如绿,十分的耀眼,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于石人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