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6章天凰太子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这个青年身边有一个美女陪着,这个女子娇艳美丽,贵气逼人,让人一看也就知道出身不简单。

    这个青年和女子身边也有一个店铺的伙计陪着,现在这个青年突然抢走了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伙计也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殿下性子急,还请客官看一看其他的宝物如何?”

    李七夜看都懒得看这位青年一眼,淡淡地说道:“让他拿回来,这只玉盏我要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让两位伙计都有些难做,按他们店里的规纪,当然是谁先拿到货物,谁想要买的话,就先归谁。

    现在这个青年仗着自己来历不凡,当场就抢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两边的伙计也是有些尴尬。

    陪着这位青年和女子的伙计只好搓了搓手,对这位青年陪笑地说道:“殿下,你看一下是不是换一件宝物看看呢,我们这里有很多的宝物,有几件刚到货的匕首适合这位林姑娘。”

    虽然说李七夜这样的凡人不一定能买得起这只玉盏,问题是李七夜先拿到了这只玉盏,按他们的规纪只有李七夜不买的时候才轮到下一个人。

    “不用了,我就要这只玉盏了,这只玉盏能净化血统,很适合我姐姐,我正打算送她一件礼物。”这位青年十分傲气。

    “呵,客官,要不要换一件宝物看看,我们这里还有其他的珍宝,总会有一件适合你的。”见这位青年不同意,李七夜这边的伙计也忙是向李七夜游说地说道。

    “不行——”李七夜老神在在,一口拒绝了伙计的要求,淡淡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定了。”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两个伙计也一下子无话可说了,一般来说,一个凡人哪里敢去惹修士,更何况眼前这位青年有着很惊人的来历。

    这个青年今日本来就是带着美人来购物,正好看到这只玉盏,觉得很适合他姐姐,所以打算买给他姐姐。

    现在眼前一个凡人竟然敢跟他抢东西,这不止是让他在美人面前下不了台阶,也让他在众人面前脸上无光。

    “小子,你买得起吗?”青年冷冷地斜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说道,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

    在他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一个凡人就算再有钱,也买不起这种宝物。

    “小二,给我打包,等一下一同结算。”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青年,吩咐旁边的伙计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把他身后的沈晓珊吓得一大跳,因为她知道李七夜口袋中是连一颗混沌石都没有的,现在竟然敢开口让伙计把这宝物打包,万一等一下真的到了结帐的时候拿不出钱来,那不太尴尬了,那就实在是太难堪了。

    一个凡人竟然敢如此高明正大地与自己对着干,这让青年十分的难堪,他不由双目一冷,冷冷地盯着李七夜,目光中露出杀机。

    如果这里不是齐临帝家地盘的话,他现在就出手捏死眼前这个凡人,以他身份而言,捏死一个凡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哼,区区一个凡人,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道太子殿下是何许人吗?”青年身边的美女也对李七夜不满,冷哼一声,傲慢地说道:“太子殿下乃是天凰国的太子,乃是天凰公主的亲弟弟!”

    “天凰公主——”听到这话,石叟被吓得脸色煞白,连贺尘和沈晓现都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们也听过天凰公主的大名,虽然说天凰太子的声音远没有那么的响亮,但是当“天凰公主”这个名字一出的时候,只怕青洲的很多人都要敬之三分。

    天凰太子,它是天凰国的太子,天凰国乃是仙王传承,由天凰仙王所创。

    不过,最让天凰皇室骄傲的不是他们是仙王传承,让他们骄傲的是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拥有着高贵无比的血统,最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婚妻,而金戈则是战王世家的传人,甚至曾出任过战王世家的家主,金戈曾是一位要成为天帝的男人,他的威胁曾是响彻了十三洲。

    所以当听到“天凰公主”的时候,这把石叟吓得双腿都发软,在这样的传承、在这样的人物面前,他们连蚁蝼都算不上。

    被吓了一大跳的沈晓珊也都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她也提醒李七夜不要跟天凰太子争,毕竟没有几个人敢去惹天凰太子。

    见到石叟他们被吓得脸色发白,天凰太子身边的美女不免有几分得意与高傲,冷笑地说道:“太子殿下的神威,焉是你们能相比的,识相的立即滚出去!”

    “什么阿猫阿狗,没听过,滚一边去,别打扰我购物的兴致。”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天凰太子两个人,吩咐身边的伙计说道:“把它打包好。”

    李七夜话一出,石叟他们魂都飞了起来了,他们还以为天凰太子报出了名号之后李七夜会顾忌三分,没有想到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作一回事,直接斥喝。

    而这两个伙计都一下子傻了眼,这只怕这是他们一辈子中见过最嚣张、最霸道、最狂妄的凡人吧,竟然敢怒斥天凰太子,这样的凡人从来没有见过。

    在大众广庭之下,被一个凡人如此斥喝,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他还不是有点理智的话,不能在齐临帝家的店铺中杀人,否则他早就一下子把眼前这只蚁蝼捏死了。

    “小二,拿去,这是我的卡。”此时天凰太子取出一张赤金的贵宾卡,递给了身边的伙计,冷冷地说道。

    一看天凰太子手中的这张卡,他身边伙计都愕了一下,以天凰太子的身份还不够资格享有他们齐铺的赤金贵宾卡,毫无疑问这一张卡是他父亲名下的赤金贵宾卡。

    接过这张赤金贵宾卡,这位伙计十分抱歉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客官,天凰殿下乃是本店的贵宾,拥有一切的优先权。”

    得到了伙计肯定之后,天凰太子这才出了一口恶气,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区区一个凡人,那也只不过是莹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本来天凰太子不屑与一个凡人计较,但是今天如果他不出一口恶气,他的颜脸何存,他可是堂堂一国太子,而且他们天凰国是仙王传承,如果连一个凡人都镇压不了,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是吗?”李七夜这个时候很随意地说了一句,不过他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那只木盒之上。

    “立即滚,本太子今日不杀你,已经是法外开恩!”看到眼前这个凡人在自己面前还敢如此的高傲,这让天凰太子气得吐血,忍不住冷喝道。

    此时把石叟他们都吓坏了,面对天凰太子的咆哮,他们都心惊胆颤,要知道天凰太子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灭掉他们铁树门,再想一下天凰太子的姐姐,再想一下他的姐夫,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石叟没被吓得瘫坐在这里。

    此时沈晓现都轻轻地再次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示意李七夜不要再跟天凰太子冲撞。

    李七夜当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此时他只是随手拂了一下那张引凤琴,“铛——”的一声响起。

    在琴声响起的刹那之间,竟然响起了凤吟之声,引凤琴一下子亮了起来,但随后又光芒消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偶尔而己。

    突然的变化,这让在旁边的两位伙计呆在了那里,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而坐于后堂的老掌柜顿时脸色大变,瞬间站了起来,立即往这边走来,走到李七夜面前,鞠首说道:“先生乃是高人,先生临于小铺,实在蓬荜生辉。”

    “这是我们的当家。”当这位老掌柜对李七夜鞠首的时候,李七夜身边的伙计轻轻地对李七夜介绍说道。

    “哦,这样呀。”李七夜很随意地说道:“我是来你这里买点小玩意。”

    伙计看到李七夜的态度都不由瞠目结舌,他们的当家是连一国之君、一教之首都不会迎接的,甚至可以说,一国之君、一教之首看到他们的当家都要鞠身招呼,现在李七夜根本不当作一回事,这太霸道嚣张了。

    老掌柜立即从伙计手中拿过那只玉盏,对天凰太子说道:“殿下,店里的规纪是谁先看中,就谁先买,还望殿下见谅。”

    “当家,不是我强买强卖,但我也是有赤金贵宾卡的。”天凰太子立即不服气地说道。

    面对老掌柜这样的人物,他是不敢发火,但,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这位先生是我们的至尊贵宾。”老掌柜认真地说道:“拥有着一切的优先权,还望殿下见谅。”

    在这个时候,老掌柜已经吩咐伙计取下一把匕首送给了天凰太子身边的姑娘,这把匕首价值不菲,这位姑娘也是十分喜欢。

    尽管是如此,天凰太子都心里面有气,怒视李七夜,如果这里不是齐铺,他一定会杀了这个凡人。

    今天将会更新飞扬仙帝的番外,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