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82章钉杀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一个凡人如此的挑衅天凰国,如此的无视天凰国,这让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这个凡人究竟是何来历呢?

    “你——”天凰太子本以为自己能吓住眼前这一个凡人,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凡人根本就不在乎。

    “现在是不是你履行自己赌注的时候了。”李七夜懒得理会天凰太子,说道。

    “你——”被李七夜逼到无路可退,天凰太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忍不住大叫一声,说道:“凡人,你可要三思,我姐夫乃是未来的天帝,我姐夫出世,必定君临天下,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姐夫屠你百族!”

    天凰太子这样的行为让人不齿,但是当他抬出自己的靠山,当他指起他的姐夫之时,让很多人都心里面为之一凛。

    战王世家的金戈,能成为大帝的男人,在青洲乃至是十三洲提起这个名字都让人忌惮。当年金戈本是能成为天帝。

    在当年金戈证得大道的时候比道龙天帝还要早,而且在当年金戈的威望和声威比道龙天帝还要见,他成为天帝的呼声极高。

    事实上在当年他也差一点点成为大帝,就在他要承载天命的时候被百族狙击,使得他错过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尽管是如此,当年被狙击之后,金戈一怒,斩杀了无数老祖强敌,甚至是斩杀了上神,在重重的围困之下,金戈全身而退。

    金戈第一次承载天命失败,回到战王世家闭关,再一次苦修,等待着第二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尽管金戈失去了第一次承载天命的人,但很多人都认为他会在第二次成功地承载天命。现在就算金戈没能承载天命,他也是被世人认为最接近天帝的存人。

    正是因为这个能成为天帝的男人存在着,让很多人对他忌惮无比,也让天凰国的地位提升得很高。

    现在天凰太子搬出了他的姐夫金戈,在场的人都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金戈的名字不是轻易可以提的。

    “不认识,哪来的阿猫阿狗呀。”李七夜无所谓,摆了摆手说道。

    “小畜生,你死定了,竟然敢公然污辱我姐夫……”终于让天凰太子抓住了机会,他厉声大叫道,他欲借题发挥。

    “污辱就污辱呗,那算什么东西。”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快点纳命来吧,是你自己自杀还是我动手。”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态度让很多人都看得傻了眼,在青洲有几个人敢如此的不把金戈放在眼中,甚至是公然污辱金戈。

    “就是嘛,愿赌服输,瞎扯些赌局之外的事干什么。”此时在看热闹的修士人群中响起了一个笑声,说道:“我圣老六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输不起的人。既然都输了,就该拿出男儿气概来嘛……”

    “……在这赌桌上,输了就要兑现自己的赌注,如果输了就耍赖,大家还来这里赌什么,不如回家抱孩子,以我看,连石坊的赌桌也不要开了,有人输了就不兑现,这样的赌场还有什么意思?以后大家谁还敢来赌,大家说是不是?”

    此时站在人群中拿话来兑挤天凰太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地痞帮的老大圣老六。

    圣老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入人群中了,他一直都关注着事态的变化。

    “就是。”圣老六这话这样一煽动,在场的不少修士都纷纷点头附和,有一国之君也低声地说道:“如果这样的赌局都没办法保证兑现,以后我们怎么敢来这里赌石,万一对方赖帐,那岂不是没有任何保障?”?“是呀,石坊既然开赌桌,这应该要有一个保障才行。”有常来石坊赌石的修士强者也低声地说道。

    他们是不敢去招惹天凰国,也不敢去招惹金戈,但是却能借这样的一个机会向石坊施压,毕竟大家都常来石坊赌石,如果这一次天凰太子赖帐,那就是起了一个开头,以后在赌桌上有赌客赖帐,如果没有保障的话,那大家岂不是白赌一场。

    石坊既然敢在这里开赌桌,既然敢让所有人在这里赌石,那必须给大家一个保障。

    “殿下,可要三思了。”此时在大家的议论之下,石坊的高手也不由沉声地提醒天凰太子,就算他们不把天凰太子往死路逼,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让天凰太子离开,让他就这样赖帐。

    毕竟他们石坊是金字招牌,赌石是他们最丰厚的收入,如果现在他们不能给赌客保障,以后他们不需要开门做生意了,以后谁还敢来他们石坊赌石。

    被石坊的高手这话一逼,天凰太子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他羞怒万分,但他没办法像威胁李七夜这样来威胁石坊,石坊的背后靠山是齐临帝家,根本就不怕他的威胁。

    “好,我愿赌服输,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命,要杀要剐随你的便。”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天凰太子将心一横,冷冷地说道。

    此时看架势也知道石坊不会让他轻易离开了,所以他索性豁出去了。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天凰太子血气喷涌,全身是混沌之气包裹着,强大的太初之力压制着场面,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受到他的太初之力压制。

    “我的命就在这里,来拿吧,如果你拿不了,那只怪你学艺不精,没有那个本事!”此时天凰太子也彻底不要脸了,一副耍赖的模样。

    天凰太子这样的做法让人相视了一眼,虽然都认为天凰太子这样的做法是十分让人不齿,但他这话也有一定道理。他现在是愿赌服输,他也把自己的性命摆在了那里,李七夜要他的性命就自己上去拿!

    此时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天凰太子实力很强,李七夜一个凡人根本就无法撼动他,至于李七夜身后的沈晓珊他们三个跟班,那只不过是小修士而己,也根本无法撼动天凰太子这样的高手。

    “嘿,嘿,嘿,我可是兑现了自己的赌注,是你没有能力来拿,那可就不能怪我了。”此时天凰太子阴森森一笑,说道。

    天凰太子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在心里面都不由唾弃,这也太不要脸了,但是此时天凰太子为了保命,彻底连脸都不要,大家也无可奈何。

    “砰——”的一声响起,在天凰太子自鸣得意的时候,瞬间被人放倒,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下子被人控制住了。

    “你,你干什么!”突然间被人放倒,天凰太子叫得一大跳,他想挣扎跳起来,但他发现全身被人锁住了,他的道行一下子被人镇压了,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在年轻一辈可以算得上是小天才,现在却瞬间被人镇压,可想而知对方多么强大了。

    “我平生最看不惯这种无惯了。”放倒天凰太子的人正是圣老六,他笑嘻嘻地说道,瞬间把天凰太子压在了赌桌之上。

    “你,你,你是什么人,我乃是天凰太子……”天凰太子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厉叫道,欲搬出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不过,我当作没听见。”

    “先生,他的狗命就在这里,你现在上来拿就是。”此时圣老六压住了天凰太子,忙是对李七夜说道。

    看到天凰太子被圣老六压着,不少人心里面都觉得痛快,天凰太子如此嚣张,大家都看他不顺眼,更何况现在他摆明要耍帐,现在有人收捡他,这怎么不叫人觉得痛快呢。

    李七夜随手拔起了一把长剑,缓缓地走了过去,淡淡地说道:“该我收帐的时候了。”

    “你,你,你不要乱来!”看到寒光四射的长剑就在自己的眼前,这一下把天凰太子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在这刹那之间,天凰太子第一次觉得死亡是如此的近,在这个时候不管他是什么出身,都已经是救不了他。

    “你,你,你开个价,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要钱我给钱,你要宝物我给宝物,总之,你要什么都行。”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的时候,再也顾不上什么颜脸,再也顾不上什么尊严,急忙求饶地说道。

    “我只要你的狗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说我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寒冷的长剑在自己的身上划来划去,这把天凰太子吓得都尿裤死,生死关头,他还顾得上什么,声厉内荏地大叫道:“你,你,你不能杀我,我姐夫是金戈,我姐姐乃是拥有无双血统,你,你,你杀我,十三洲没,没,没你立足之地……”

    “噗——”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话还没有落下,鲜血溅射,李七夜一剑瞬间刺穿了他的身体,一剑把他钉杀在了赌桌之上。

    此时此刻,天凰太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只怕他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凡人的手中,而且毫无反抗之力,只怕到死他都不瞑目。

    鲜血流淌,染红了赌桌,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沉默。

    本来以天凰太子的实力,只要他真命还在,这一剑是杀不死他的,可惜他的天命却被圣老六锁住了,李七夜这一剑瞬间要了他的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