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5章离别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铁树翁带着贺尘他们向李七夜拜了拜之后,他们退下了。●⌒小說,

    在离开之前,沈晓珊看着李七夜,她芳心不由为之颤了一下,曾经何时眼前的男人是离他很久很久,但是现在他却离自己很远很远,他遥远的高度只怕是她一辈子无法企及的,在这遥远的距离间,她只能是遥遥而言。

    在这一刻,沈晓珊知道在此之前能留在他身边待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现在就算她有一百个情愿留在他身边待候他,她都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可以说现在想留在他身边待候,她的名额不知道要排到几个零之后。

    在这一刻沈晓珊芳心里面是百般滋味,无法用任何笔墨来形容此时自己心中的滋味,或者在未来,在她人生的时间中,再回想起昔日的时候,只怕与眼前男人在一起能给她带来最多的回忆,给能她带来最多快乐。

    “公子,还能再见你吗?”此时此刻,沈晓珊芳心里面是千言万语,有着太多深情的话,但不知道从哪一句说起,太的话在嘴中打转,最后只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或者也唯有这一句话才能体现她心里面的企盼了。

    看了看沈晓珊,李七夜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大道漫漫,岁月万载,有缘自会相见,我相信他日你我会有再见之时。”

    “我会的。”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坚毅,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

    沈晓珊这句话不止是说给李七夜听,也是说给自己听,她与李七夜之间实在是遥不过及了,在未来的岁月里她也需要努力,她也需要愤发奋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再次相见的机会,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机会伴随左右,否则自己弱小,永远都只是一只蚁蝼而己,永远都无法走到那种高度。

    “我相信。”李七夜点了点头,神态也是鼓励地说道。

    得到了李七夜如此的肯定和鼓励,沈晓珊芳心为之一震,她不由紧紧地握住拳头,说道:“我会的。”说完转身就走,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也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

    但是沈晓珊还没有迈出门槛,她依然忍不住转过身来,一下子冲了过来,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李七夜。

    在这一刻沈晓珊再也忍不住了,泪水不争气地湿了眼角,她紧紧地伏在了李七夜的肩膀上,或者这一次拥抱将有可能是成为他们最后的一次拥护。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徐徐地说道:“去吧,道路漫长,未来需要你自己走下去。”

    “再见了,公子。”紧紧抱着李七夜的沈晓珊最终鼓起了勇气,亲吻了李七夜一下,虽然心中有太多的不舍,但她最后还是松手,跑了出去了。

    看着沈晓珊远去的背影,李七夜也只好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这种别离他经历太多了,他已经看得很淡了,这并非是他铁石心肠,而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连生死别离他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一颗心都麻木了。

    李七夜在齐临帝家小住几天,在齐临帝家小住之时他除了琢磨那个天外飞来的东西之外,也是勤于修练。

    此时他坐于神榻之上,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在他的命宫之中混沌之气在奔腾不息,就像是一个世界的新生命一样,十分的活跃。

    “轰、轰、轰”随着一阵阵奔腾的声音响起,李七夜的混沌之气像万马奔腾一样,此时混沌之气在他的体内化作了漩涡,蕴养着大道,蕴养着真命。

    此时李七夜的混沌之气已经拥有了七百多斗,突破了五百斗这个界限,让李七夜的道行从道蚁境界迈入了道虫境界。

    对李七夜而言,道行深浅并不是十分的重要,但那怕他有再多的手段,这依然都是他需要经历的过程,他也不可以让自己从道尘境界突然冲击到大帝境界。

    虽然说李七夜他有很多的手段可以让自己的修行疯狂飙升,但经历了漫长岁月的他更明白修道没有什么捷境可走,想成为旷古铄金的存在,那就必须一步一步地走出来,每一步都要走得十分扎实,每一步都要经历千百次的打磨,只要扎实无比的基础,在未来才能走得更远,才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心魔,才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劫难,才会让自己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虽然李七夜能让自己从道尘境界在一二年间成为大帝,但这种疯狂飙升的修士最终会给自己留下致命的缺陷,这种疯狂无比的飙升,不可能成为最圆满的大帝。

    事实上也是如此,万古以来天才数之不清,有很多天才修练的速度快得吓死人,但往往很多天才修练到最后却一一陨落,未能成为大帝仙王,反而一些天赋中上的修士一步步苦修,扎扎实实地打磨自己,最后却能成为大帝仙王。

    可以说修行是一条漫长无比的道路,那是需要经历几百年甚至是上万年的磨励,没有一颗能承受煎熬的道心,那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一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也是难于成为大帝仙王。

    李七夜从九界的修练是一步又一步走下去,又到第十界的修练一步又一步走下去,这对于他来说,那只是一场经历而己,那是一场磨砺,他想开拓一种前所未有的修练,他想开启一个纪元,必定要从旧世界的基础上破土而出,那必须是推旧陈新,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开启一个新的纪元。

    在旧的纪元还在的情况之下,没有在旧世界的基础上推旧陈新,没有漫长岁月的磨砺,所有的一切那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己,那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己。

    李七夜要打磨两个世界的修练,他就是要从这两个世界的修练基础上破土而出,从建属于他的修练体系,创建新世界的体系!

    在一番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之后,李七夜命宫之中乃是生命之火跳跃,极为纯粹的生命之火没有任何杂质,他就像是世间最纯粹最独一无二的火种,一次又一次淬炼着道胚,而且生命之火在一次又一次淬炼之时,十分的温和,十分的和熙,就好像是冰雪融化一样。

    在命宫之中被生命之火所淬炼的道胚正是李七夜从狂神凶地得到的那一套白装,这一套白装还没有被锻铸炼造过,每一颗道胚都那么的完整,每一颗道胚都是处于初始状态。

    当年狂神得到了这一套白装并没有锻铸祭炼它,因为狂神想以真我来炼化它,这也是为什么狂神要急着成为古神的原因。

    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是十一位图腾的上神了,那么长的时间他都熬过了,根本就不急着一时成为古神,再说了,他还是有不小的机会成为古神的。

    但狂神是急于求成,剑走偏锋,吞噬天地,最终招来杀身之祸。

    真我,这是一个涉及很深奥的领域,只有仙帝和上神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才能涉及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力量由命宫四象形成,使之拥有了独一无二的力量——真我!

    在举世之间有着众多的力量,由混沌之气的太初之力,又如无上大道的大道之力,又如红尘中的七情六欲的俗世之力,又如属于苍天的惩戒之力……

    但是,这些力量都不属于修士本身自己,不论是混沌之气的太初之力,还是的苍天的征戒之力,这些力量都有所依托,它要么是生于天地,要么是降于苍天!

    真我,这就不一样了,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这是独一无二的力量,不受世间的一切所左右。

    曾有大帝说过,只有真正掌握了真我,那才是真正能跳脱束缚,否则的话就算是再强大的大帝仙王,再无敌的力量,那都只不过是做嫁衣而己,这都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狂神会如此急躁地成为古神了,他需要真正掌握真我,他想以真我来锻铸炼造这一套白装。

    真我,对于李七夜来说这并不是问题,他早就先人一步了。在十三命宫之时他就已经演化了真我苍天,远在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时就已经掌握了真我,他早就先人一步明悟了命宫四象的奥义!

    “哗啦、哗啦、哗啦……”此时一个个道胚在生命之火的炼化之中一次又一次变幻着,道篇一次又一次的演化着。

    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在一次又一次的变幻中、在一次又一次演化中出现,如此之多的道胚,可以说是极为壮观的一幕,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绝对是震撼人心。

    白装是道兵中最弱最底层的兵器,但是当白套装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威力也是十分吓人的。

    像圣帝手中的终极套装,比任何一位大帝仙王的套装都不会弱,如果说有什么套装能比圣帝手中的这件终极套装要强大,只怕也唯有真仙套装了。

    李七夜手中的这一套白装虽然比起圣帝的终极套装来是有所不如,但一旦炼成,它的威力也是十分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