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8章献祭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看了一眼地上的枯尸,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什么生灵,这只是一种古老的仪式,这样的一个古老仪式被人再一次挖出来而己。当这样的古老仪式重新现世之时,它必须需要献祭。”

    “献祭——”听到这样的一个词,齐临帝女心里面就有着一种不安的预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词,她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说道:“这是以生命来献祭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不说那些无法追溯的纪元,就是我们所在的纪元,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曾经有过多少的献祭呢,这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对于某一些强大的存在来说,生命如蚁蝼,百万抑或千万,那只不过是数字而己,没有什么区别。”

    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凛了一下,这让她心里面有点不安,有些传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那只是以故事来听而己,但现在从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口中说出来,那一切都不一样了,曾经一些只是在故事中的事情,它是真正的发生过。

    “千万生命献祭吗?”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凶之事,从来没停过,过去是如此,未来是如此,或者在你有生之年能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这没有人制止吗?”齐临帝女心神一沉,不由问道。虽然说大家都知道,当修士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场战争就是毁天灭地,但这种战争多数在天空之处爆发。

    而且献祭与战争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千万生命来献祭,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有些事情到了一定地步,各扫门前雪而己,当自己都难保之时,谁会有人去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是蚁蝼。”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对于那些站在最顶端的存在来说,百万凡人与千万凡人,这有区别吗?都是蚁蝼,那只是数目一样。就好像你放火烧了一个森林,你会在乎你是烧死一百万只蚂蚁或过者是千万只蚂蚁?”?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不由沉默了一下,如果她真的放火烧了一个森林,她会去计较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或者是千万只蚂蚁吗?

    “但,献祭的是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不由说道:“跟我们是一样活生生的人,如果换作是我,我会去计较。”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站在那个顶端,这就像烧死蚂蚁一样,如果你是一只蚂蚁,你肯定会在乎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你现在是人,你是不会去计较烧死的究竟是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

    “是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齐临帝女不得不承认。

    这话虽然是残酷,但不得不让人去承载。放火烧了森森,她的确是不会去计较究竟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是如果献祭的是人,她则会去在乎,则会去计较,因为她是人。

    如果说当站在最顶端的时候,这样的无上存在只怕视他们这样的修士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有谁会在乎蚁蝼死了多少呢?

    “献祭千万,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己,当一个纪元要结束之时生命已经是一文不值了,你是凡人也好,是修士也罢,甚至是大帝仙王,在这样的大势之下,都显得缈小。在那个时候,不要说是千万,就算是亿万,那也只不过是数目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看了齐临帝女一眼,继续说道:“……为了自己的生存,会有存在可以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那只不过是他们苟活下去的一点点养分而己,那只不过是在他们放手一搏的手段而己。”

    “这,这,这不可能吧——”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不由低声地说道:“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祭掉九界、十三洲,这,这怎么可能?”?“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看一看探索之地这些残忍吧,它们只不过是一个个纪元的碎片而己。刚才我所说的,就是曾经发生过,在那不可追溯的纪元里,有存在曾经祭掉了整个世界,而且这样的事情不止只发生过一次而己。”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齐临帝女通体彻寒,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祭掉了一个世界,亿万生灵那只不过是祭品而己,想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这,这太残忍了。”最后齐临帝女不由轻轻地说道。作为修士,特别是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她当然明白世道残忍,也明白大道无情,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像灭门灭派,这样的事情在十三洲每一天都会在上演,但那只是修士之间的弱肉强食而己,但是把整个世界当作祭品,这样的事情齐临帝女想都不敢去多想。

    “大道本无情,人情的那只不过是人心。”李七夜笑了笑,看着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记住,世间从来不存在救世主,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救世主身上。想跳出这个世界,那就让自己变强!”

    齐临帝女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她抬头,望着李七夜,神态很认真,说道:“若是纪元将崩,公子将会怎么样做呢?”?齐临帝女那认真的神态,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其实你可以说更直接一点,你可以直接说,如果纪元将崩,我会不会把整个世界祭掉。”

    李七夜把话挑得如此直接,齐临帝女有些尴尬,但她不说话,依然是认真地望着李七夜。

    “放心吧,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只会战到最后,死亡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我失败了,死亡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解脱。我又不需要苟活于世,何需要祭掉一个世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李七夜这样无上存在连他们始祖都如此尊敬,说不定他真的有这样能力。

    但李七夜的话又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是怎么样的经历会让他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呢?突然间,她觉得这里面有着她无法懂的不可承受之重!

    “用不着高兴。”在齐临帝女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算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若是纪元将崩,这也将会有人做这件事情的。”

    “这,这不可能的事情。”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脱口说道:“这个世界只怕不会有谁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世帝他们也守护着自己的种族。”

    齐临帝女脱口而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在这世界有谁祭掉九界十三洲的话,只怕也唯有那种站在巅峰上的大帝仙王了。

    比如世帝,比如玄帝,比如一叶仙王……或者也只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联手才有这个能力。

    但是在齐临帝女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论是世帝也好,还是一叶仙王,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说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曾与百族的仙王都爆发过战争,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生存。

    可以说,世帝他们都是为自己的种族而战,他们都守护着自己的种族,他们不可能会祭掉自己守护着的种族。

    “世间的黑暗,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看得到的,也不是一般大帝仙王能看得到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浅老头,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就算他想守护自己的种族,有些东西他也是难于去改变的。”

    “为什么?”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并不是说她坐井观天,但像世帝这样的存在,已经是举世无敌了,除了天诛,只怕没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他了。

    “这个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知道的,就算有一天你能成为大帝仙王了,也不一定有资格知道,除非你强大到一定程度了,或者加入天权之后,你能懂得一些。当然,你们齐临帝家的大帝仙王也不可能加入天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天权——”听到这个名字,齐临帝女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她听过“天权”,这是十三洲最强大最恐怖的一个团体。

    传说天权是天族最古老的一个团体,至于这个团体是以什么形式存在,这就不得而知,齐临帝女曾听家族中的老祖提过,就算是天族的一般大帝都没有资格加入天权,传言说只有拥有十个条天命以上的大帝才有资格加入天权!

    天权,就像天族的标志一样,当一个天族的子弟强大到一定程度会浮现这样的一个标记。

    权天,同时是十三洲最高权力的象征,它是十三洲最强大的团体之一,甚至可以说它比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帝统仙门都要强大,都要恐怖。

    PS:完美要结束了,又烂尾了,受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