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5章冥渡仙帝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

    这由一尊尊黑暗巨头崩碎而来的黑暗力量是多么的庞多,当轮回荒祖疯狂地吞噬收割着黑暗力量之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轮回荒祖再一次是黑暗滔天,他的力量再一次疯狂地飙升。

    但是对于轮回荒祖收割黑暗力量,李七夜他们也阻拦不了,轮回荒祖乃是黑暗的本源,他收割着属于他的黑暗,那实在是太容易了,这是属于他本源的力量,属于他本源的法则,除非是斩杀了轮回荒祖了,不然的话是难于阻挡轮回荒祖的。

    “不好——”看到轮回荒祖疯狂地收割着黑暗,有大帝仙王不由为之一凛,李七夜他们好不容易压制住了轮回荒祖,没有想到轮回荒祖又再一次崛起,再一次拥有了反击的机会。

    “老师,学生来迟!”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长啸响起,一舟横来,跨越了时间长河,瞬间驶入了远荒。

    在这木舟之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素衣,双目无比深邃无比,更奇怪的是他一双眼睛乃是阴阳眼,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好像是可以引渡冥间一样,似乎他可以超渡世间的一切死者一样。

    这个人穿着朴素,但有着无匹的气息,他不止是拥有着仙帝的无敌气息,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他既可以行走行人世间,又可以往返于阴间冥界。

    “冥渡仙帝,又是九界的仙帝。”看到这个人横舟而来,有修士强者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吃惊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冥渡仙帝到来之后并没有跨入远荒深处,而是瞬间横舟于远荒,长啸一声,喝道:“开——”他手按天地,演化万道。

    在石火电光之间,一条仙帝大道打开,“轰、轰、轰”在这一刻这一条仙帝大道硬生生地把一个世界拖拽起来,这个世界被拖拽起来之后瞬间重叠了远荒。

    这个世界一片的昏暗,它既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在这个世界之中有着无数的人影在徘徊,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大世在交替,在这个世界之中弥被着死亡的气息,阴冷而干燥,让人感受不到活力。

    当这样的一个世界与远荒重叠之时,瞬间把远荒隔离,瞬间隔断了轮回荒祖与黑暗力量联系,让轮回荒祖再也无法收割远荒的黑暗力量。

    当隔断了轮回荒祖的收割之后,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的黑暗巨头被吓破了胆子,他们瞬间钻入了地下最深处,再也不敢露脸,因为轮回荒祖不但是重创了他们,更差点吸光了他们所有的黑暗力量。

    看着这个被冥渡仙帝所拖拽起来的世界,让很多修士强者都毛骨悚然,因为这个世界虽然不是一个黑暗的世界,但这里好像是死人的世界,似乎所有人死了之后都会被送到这里,会在这荒芜的世界中无**回。

    “这是冥界吗?”有老祖看着这样的世界,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除了冥渡仙帝之外,只怕没有人能给他们答案,因为冥渡仙帝这个世界没有人清楚,就算是大帝仙王也说不清楚。

    冥渡仙帝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仙帝,虽然他是从九界上来的仙帝,事实上他不属于人族,也不属于魅灵等等的所有九界任何种族。

    冥渡仙帝就好像是一个冥渡使者一样,似乎他可以往返于人世间和阴间,至于冥渡仙帝是不是真的能往返于人世间和阴间,这就是外人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被隔断了黑暗之后,轮回荒祖也不慌张,他也没有再去尝试吞噬黑暗,他只是淡淡一笑,看了远荒的冥渡仙帝一眼,说道:“有意思,明明不属于这个纪元,却偏偏能证道,这的确是一条值得去借鉴与研究的道路。“

    只是说了一句之后,轮回荒祖的目光再也没有多去在冥渡仙帝身上停留,他看着圣人,淡淡地说道:“老友,今日实在是太热闹了,我们的纪元沉寂了那么久,也该热闹热闹的时候了。”

    “这一份热闹,也算是给你送行,也是为我送行。”圣人冷漠地说道。

    “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死得轰轰烈烈,死得热闹万分,不管是不是敌人来送行,这总比一个人孤零零死去强。”

    “那就纳命吧。”圣人没有多少的言辞,冷漠地看着轮回荒祖,他平淡而冷漠,可以说他与轮回荒祖很相似,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说轮回荒祖是一个活人的话,那么圣人就是一道法则。虽然说轮回荒祖也是一个绝杀无情的人,他双手沾满了鲜血,杀了无数的人,让整个远荒纪元的生灵都永不得超生。

    但轮回荒祖却又特别的奇怪,他明明是一个恶魔,他明明是这个纪元的黑暗起源,他却给人一种十分温厚的感觉,让人感受不到他的那种无情,如果说你只是与他相处,你会觉得轮回荒祖是一个十分好相处的人。

    而圣人不一样,他原则就是原则,他整个人一旦爆发了,就像是一把利剑,十分锋利,可以斩去一切,让人感到害怕,让人不敢与他亲近。

    并不是说圣人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只不过他是把自己的一颗活生生的心埋了起来,他看起来特别冷漠无情,太上无情,圣人便是如此!

    当然,这并不代表轮回荒祖就是一个仁慈的人,只要吞噬亿万生灵,收割一个时代的时候,他一样会冷漠无情,他一样会毫不犹豫去做。

    “老友,现在我已恢复元气了,重归巅峰,你不一定能杀得了我。”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

    “你试一试便是。”此时圣人乃是圣剑直指轮回荒祖的本源,圣光滔天。

    “我明白,一直以来老友都想斩我本源。”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不过,老友,我并不是没有对应之法。你我对决,老友不是我对手,今天既然老友有了帮手,那我也没办法,只好让老友见见我的手段了。老友,或者我们是该活别的时候了。”

    “老友,再见了,不论如何说,能有你这样的敌人,让我的黑暗人生并不枯燥,你是一位让我敬佩的敌人。”此时轮回荒祖十分认真、十分真诚地看着圣人,最终徐徐地说道:“老友,永别了。”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轮回荒祖整个人炸开了,不止是轮回荒祖整个人炸开,甚至连他的本源都瞬间炸开了。

    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出于圣人的意料,他冷毅的目光也不由跳动了一下。

    轮回荒祖突然之间把自己炸开,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把自己本源炸开,这是自寻死路呀,这是自我毁灭自己呀。

    但是,当轮回荒祖自己炸开之后,他没有惊天的威力轰炸出来,他化作了十分细腻的黑暗,这些细腻无比的黑暗在静静地流淌着。

    细腻的黑暗不是流淌在空间中,而是流淌在时间中,从远荒这个纪元开始,一直在流淌,看起来它的流淌速度很慢,事实上是速度很快,这细腻的黑暗在眨眼之间就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流淌在远荒纪元中的一个个时代之中。

    最终,轮回荒祖消失了,但是细腻无比的黑暗却融入了整个远荒纪元之中,流淌的时光本是光芒闪烁,但此时轮回荒祖完全是融入这个纪元之中,整个纪元的时间变得无比的黑暗,黑暗得让时光都成为了黑如墨的光荒了。

    “老友,虽然我已不在,但我与我们的纪元同存。”轮回荒祖的声音在这个纪元中回荡着,似乎这个声音来自于很久很久的时代。

    轮回荒祖虽然毁了自己本源,但他却与远荒纪元融合在了一起,如此一来圣人想真正毁灭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该离开的时候了。”此时圣人看着来自于未来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的未来身看着轮回荒祖,点了点头,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该结束的时候了。”说完他轻轻叹息一声

    说完之后,李七夜的未来之身转身离开,趟着时间长河远去,他并没有回到远荒,他只是顺着时间长河一路前行,最终消失在茫茫的无穷尽头,他归于未来。

    “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圣人双目锐利无比,圣光变得无比雪亮。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圣人整个人燃烧起来,不止是他整个人,连所有的圣光都燃烧起来,而且是越来越亮,越来越旺。

    “轰、轰、轰……”一时之间,整条时间长河都摇晃了一下,冲天无尽的圣光所燃烧出来的光芒雪亮了整条时间长河,这样的圣光照耀着过去,照耀着现在,也照耀着未来。

    在这一刻被燃烧的圣光驱散了黑暗,不论是时间长河的哪一个角落,都受到了圣光的普照,那怕世间依然有黑暗,但圣光永存,它永远不会消逝,就算是再黑暗的岁月中,圣光依然还在。

    在这一刻,圣光宛如随着时光在流淌一样,它影响着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生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