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2章朱思静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在这个时候一张脸庞映入了眼帘,那是一个女子,一个年轻的女子。

    这个年轻的女子正是大门剑的女弟子,她留下来侍候李七夜。对于这个女弟子来说,这几个月来她都是提心吊胆,一开始,她还以为李七夜是一个死人,天天守着一个被冰封的死人,那是多么让人心惊胆颤的事情。

    更让这个女弟子担心的是,万一冰封里面的死人突然尸暴,一下子跳了出来,吓干她的鲜血该怎么办?

    幸好这不是一个死人,而是一个活人,他们狂庭的老祖宗复活归来了,这才让女弟子松了一口气。

    但女弟子还没有来得及放松,而照顾老祖宗起居生活的重任又落在了她的肩上了,对于她这个默默无名的弟子而言,照顾一位老祖宗的饮食起居,那可是天大的事情,万一有什么差错,只怕她是担当不起。

    所以说,这几天下来,这位女弟子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幸好的是,这几天来李七夜都盘坐不动,不食不饮,宛如石化一样。

    女弟子在旁边侍候着,也是倦乏了,所以就席地而坐,靠墙打了一个盹。

    当李七夜苏醒过来的时候,女弟子立即打了一个激灵,立即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立即在旁边侍候着。

    “老,老祖宗,有,有什么吩咐?”这个女弟子说话都不利索,并不是她胆子小,而是她也没经历过什么风浪,她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见过最了不起的人物,那就是大剑门的门主诸奇了,至于其他的大人物她都从来没有见过。

    现在让她侍候狂庭的老祖宗,这是多么重大的责任,宛千万钧担子放在她的肩膀上一样,要知道,狂庭,对于她而言,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遥不可及,就是狂庭的一个普通弟子,都要让他们大剑门的门主诸奇哈腰点头,更别说是狂庭的老祖宗了,那简直是需要跪拜在地上才行。

    对于女弟子的战战兢兢,李七夜平淡无波,只是伸了一个懒腰而己,此时这才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弟子。

    眼前这位女弟子长得也算漂亮,脸蛋光滑细腻,一双秀目清澈如神,眼瞳宛如可剪秋水,修长的**,高挑的身材,这可以称得上是美色可餐,美貌动人。

    当然,如此姿色,与绝世美女之流的梅素瑶比起来,那是无法相比。不过此等姿色,在这等偏僻之地,也算是大美人一个。

    眼前女子的确是无法与诸女子相比,如李霜颜之流都无法相比,不过,这女子神色秀气,宛如一块璞玉,值得雕琢。

    李七夜并没有在她的姿色上留意,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子的脖子上,女子粉颈雪白嫩滑,十分的好看。但李七夜依然没在去留意这等美色,而是目光落在了她脖子上的那一道淡淡的金泽之上。

    这一道金泽有着交织的纹路,直延至于胸膛,只不过胸膛处被衣襟所遮,不知道是何等形状。

    如此的一道金泽生于脖子处,看起来好像是戴着一条项链一般。

    女弟子也感觉到李七夜盯在自己的脖子上,她也偷偷地拉了拉衣领,有意遮挡住自己脖子上的那道金泽,不愿意让人多看到。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徐徐地说道,风轻云淡。

    “回老祖宗,弟子叫朱思静。”女弟子低下了头,轻轻地说道。在这个时候虽然她已经是稳住心神,说话也利索了,但心里面依然谨慎得很。

    “默咒族。”李七夜看着女弟子,淡淡地说道:“很少见的一个种族。”

    此时李七夜已经是大量的记忆恢复过来了,所以让他拥有着海量的知识,更何况,他所拥有的记忆也不仅仅来自于狂祖。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朱思静的螓首就是垂得更低了,甚至不敢去看李七夜,十分忐忑,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好。

    默咒族,不要说是在狂庭或者万统界,就算是在整个三仙界,默咒族都是极为罕见的,而且,默咒族被人视之为不详,很多人对于默咒族都是远之拒之,更不要说是把默咒族的人招收为弟子了。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默咒族。”李七夜笑了笑,从海量的记忆之中,他知道默咒族的很多秘密。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朱思静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不知道这是祸还是福,她只能低声地说道:“大剑门能收我为弟子,是对我的恩赐,我世代报答大剑门的大恩大德……”

    在万统界乃至是三仙界而言,只怕很多道统都不愿意去招收一个默咒族的人为弟子。但大剑门却招收朱思静为弟子,这也并非是说大剑门仁慈宽厚。

    因为大剑门被放逐之后,在这狂庭的道统疆土之上,没有多少人愿意拜入大剑门的门下了,就算是凡人都知道,拜入大剑门下那是完全没有前途可言,这已经是一个没落的门派了。

    朱思静的天赋不错,只可惜,她出身于默咒族,没有门派愿意收她,而大剑门招收她为弟子,那也算是把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我没有歧视你们默咒族的意思。”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世间万族,林林总总,一个种族能传承下来,总会有它的道理,也总会有它的原因。”

    听到李七夜的话,朱思静不由松了一口气,幸好李七夜并不介意她是默咒族的,否则的话,凭他一句话就可以让她被逐出宗门。

    “真气倒是醇,弱了些。”李七夜看了看朱思静,徐徐地说道:“所修的心法,那只不过是《狂经》的枝末而己。”

    此时李七夜对三仙界的一切都胸有成竹,像狂庭这样的一个道统,可以说他是把狂庭的整部《狂经》都了如指掌了,毕竟他是接收了狂祖的所有记忆。

    “弟子无能。”朱思静羞愧地低下了头,轻轻地说道:“弟子天资驽钝,只能是学到一点点皮毛而己。”

    事实上,朱思静的道行在大剑门算是很不错了,要知道朱思静现在已经是六级真徒,而大剑门的门主诸奇也只不过是九级真徒而己,要知道朱思静比诸奇年轻很多很多。

    可以说,以朱思静的天赋,在大剑门也称得上是一个小天才了。以她很不错的天赋,如果她不是出身默咒族的话,只怕绝对不会拜入大剑门中,早就被狂庭下其他更加强大的门派招收了。

    “修来看看。”李七夜也没有褒贬,只是吩咐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让朱思静为之愕了一下,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席地而坐,双腿收拢,盘坐于地,双手抱于胸,神凝心集,起真我,运心法。

    此时只见朱思静全身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在这个时候朱思静的头顶上浮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这正是朱思静的真我,只不过朱思静还很弱,她的真我看起来很模糊,但此时真命相伴,开始与真我相融,虽然这个过程比较漫长,但也算顺利。

    此时朱思静的真我盘坐于头顶三尺,吞吐着原息,这是真我的气息,当真我吞吐原息之时,所有的原息都沐浴着朱思静全身,在这个时候朱思静的腹部三寸,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把这真我所吞吐的原息吸收了体内,慢慢地化作了涓流,汇集在了一起。

    举真我,吐原息。这就是三仙界的修练方法,把真我原息汇集于体内,凝练成真气,不受于天地。

    这就是三仙界与九界、十三洲在修练上最大不同的一点。

    不论是九界吞纳天地精气,还是十三洲的天纳混沌之气,它们最大的特点都是精气源自于天地,这就意味着九界和十三洲的修士都必须受制于天地,难于跳脱天地。

    而三仙界不一样,三仙界的修练一开始修练真气之时,便是修练真我,他们的气息是源自于真我原息,不受于天地,这就是最大的差别。

    在九界、十三洲之中,当拥有三个图腾成部或者三条天命之后,那才是真正的修练真我,可以说,在修练的基础上,九界和十三洲起步更晚。

    对比三仙界、九界、十三洲的修士,在其他的阶段,或者实力距离没有多少的差别,比如说,大家都同一个层次的话,那么双方实力看不出谁强谁弱。

    只是一旦走到巅峰之后,成为大帝,那么,毫无疑问三仙界的修士就走得更快了。

    这就意味着,就好像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在归真的道路上,比起三仙界同一个境界的真帝来,那就是走得更慢,修行速度不如三仙界。

    从这三个世界的修练对比而言,在前期,三仙界的修士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但是,一旦登临大帝,那就不一样了,三仙界的优势也就一下子变得很明显了,这样一来就容易拉开了距离。

    朱思静天天吐纳着原息,李七夜静静地看着。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对于三仙界的修练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他可以说是大宗师了,他此时让朱思静修练,只是观摩一二而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