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9章 狂祖的私藏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杀无赦”这话的时候,王涵打了一个冷颤,她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杀意在她心里面弥漫,她二话不敢多说,然后快步离开了。

    思忆宫,已经很破旧了,虽然说王涵吩咐下去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但依然是很破旧,她还担心李七夜不满意,但是,李七夜一点都不在乎,就住了进去了。

    李七夜住进思忆宫之后,就遣走了其他的人,一个人静静地盘坐在室内,闭目养神。

    当年狂祖在这里取名为思忆宫,除了平日里他曾在此静思悟道之后,他取这个名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思忆他纪元中的亲人、故友等等,毕竟狂祖也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他有着自己的纪元。

    李七夜住入思忆宫,当然不是因为要像狂祖那样去思忆故人,他住入思忆宫,他是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李七夜静静地盘坐在了室内,他就好像是入定一样,似乎也是像睡着了一样,无声无息,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时间慢慢地过去,一开始似乎没有什么异象,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盘坐在那里的李七夜他身体好像慢慢地模糊起来,似乎好慢慢地要融化一样,再仔细看的是时候,要融化的不是李七夜,而是李七夜所处的空间。

    就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还站在室内,你会产生一种觉错,你会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一阵阵砖石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你会看到室内的所有砖瓦岩石竟然是重组,一块块的砖瓦岩石竟然重新的组合,好像是一座殿宫慢慢地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一样,这种错觉好像是让你穿越了一个又一个世界,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时间,而且这样的建筑是在不停地变换,起起落落,好像一次又一次重新筑建一样。

    如此的错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所有的砖瓦岩石重新组合好了,此时李七夜已经不是处身在思忆宫之中,而是在另一座宫殿之中,一座是别人没办法进来的宫殿之中,这座宫殿只怕狂庭道统的任何人都进不来。

    事实上,这不是一座宫殿,这是一座宝藏,当李七夜站了起来,张目一看,只见四周是种种宝物陈裂。

    在这宝库之中,有着一箱箱的宝箱并排,当李七夜一一打开宝箱之时,宝箱瞬间冲出了一阵阵霞光,一时之间,宝光弥漫着整个宝库。

    在这宝库之中所藏有的宝物多如牛毛,数之不尽,有吞吐着赤焰的神剑、有闪电窜动的雷锤、也有日月星辰盘踞的古钟……

    除了这一件件兵器重宝之外,还有诸多的仙珍神材,有宛如蕴有仙心的晶石、有暖着阳春的脂玉,也有着涌动着金泉的小井……

    至于什么宝铜仙铁,那是堆积成一堆又一堆,宛如是一座座小山一样。

    如此多的宝物,如此一座巨大的宝库,不要说是狂庭道统的普通弟子,就是狂庭道统的老祖们一见到眼前这些宝物,都会为之疯狂,只怕狂庭道统现在所库存的宝物资源都远远没有眼前这个宝库多。

    看着眼前积堆成山的宝物,李七夜也并没有怦然心动,举世之间的宝藏他见多了,当年在青洲的时候,轮回荒祖的宝库更加吓人呢。

    “老头子还是生疑成性呀,谁都信不过,给自己私藏了一些好东西,或许他是想着有一天留个退路吧。”看着眼前这样的宝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当然眼前这个宝库正是狂祖所留下来的一个私人宝库,他并没有把这宝库中的宝物传给后人,这个宝库的秘密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但李七夜也知道,因为他们是共享了记忆,所以,李七夜今天也能顺利地进入这个宝库,这也是李七夜住入思忆宫的原因了。

    在这宝库之中除了诸多宝物之外,在书架之上还收藏着一排排秘笈,这里面的秘笈包罗万象,这里的面的秘笈除了当年狂祖所创出来或自己所修练的功法之外,还有一些是狂祖收集到其他道统的功法。

    可以说这里面的秘笈包罗万象,无所不有,甚至有很多功法是狂统道统现在已经失传的功法秘术。

    李七夜随便翻了翻而己,他识海之中就有狂祖的所有功法,现在他只是随意地看了看而己,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毕竟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至于这个世界的功法或者说狂祖所创出来的功法,那都只不过是一个参照而己。

    “老头子,当年你拆我骨头,今日我就把你的宝藏一卷而空,不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气昏过去。”李七夜捉狭地笑着说道。

    此时李七夜倒想看一看狂祖知道这件事之后的表情,如果狂祖知道自己所私藏的好东西都被李七夜一卷而空的话,说不定他还真的会抓狂。

    李七夜也不客气,把狂祖所留下来的所有好东西都一卷而空,全部宝物、兵器、秘笈、仙材等等都占为了己有。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哼着小调,收拾着狂祖留下来的宝物,他是能想象狂祖知道这个消息的神态。

    在李七夜居住于思忆宫的时候,王涵为了老祖宗复活归来这件事情,特地召见了几位元老,当然这几位元老还是属于他们王府的元老,也是王涵能信任得过的心腹。

    “祖渊中的先祖复活,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只怕任何人都会觉得是无稽之谈,各方诸侯会立即认为这只是一个幌子,那只不过是骗子假扮的而己,到时候只怕娘娘会受到攻击,你手中的权势就更加不稳。”一位元老听及此事,说道。

    事实上,这个道理王涵又怎么不懂呢,但是此时此刻她完全被李七夜征服,对李七夜有着空前的信心。

    “我知道诸侯会如何去想,但这的确是一位先祖复活,其他的东西可以假装,但是无敌之威是无法假装的。”王涵说道:“一位先祖复活,对于我们狂庭道统而言,这又焉不是一件好事?未来我们狂庭道统崛起,那是充满着可能。若在这一个时代,真有一位真帝坐镇我们的狂庭道统,我们狂庭道统何愁不兴?”

    “这可真的是一位真帝?这只怕不可能呀,真帝皆不留于世。”另一位元老不由怀疑地说道:“若真有真帝留于世,只怕他也会留于仙统界,何需落于万统。”

    “这——”王涵一时之间说不清楚,她都不知道该有怎么样的言辞去形容李七夜,从他身上根本就看不出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道行,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十分普通的修士而己。

    但是,当李七夜双目寒光一闪的时候,让人无法抵抗,那怕如她都被一下子征服了。

    “我虽然不知这位老祖宗的道行,但,他绝对不会弱,只怕比在世的任何一位老祖还要强。”最终王涵说道。

    “若真的是先祖复活,那的确是一件好事。”最先开口的元老产道:“但,现在我们狂庭道统的帝位空悬,人心躁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复活的先祖,这个时间点未免太巧了一点吧。”

    “这担忧的是其他道统的人。”另一位元老也不由有些担忧地说道:“万一其他道统的一位真神什么的跑来我们狂庭道统中冒充复活的先祖,那岂不是让我们狂庭道统落入外人之手。”

    王涵不由沉默了一下,她虽然被李七夜所征服,但也不得不承认元老这话也的确是有着道理,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先祖复活,那未免太巧了一点。

    “若是让这位复活的先祖在道源中一试,岂不是一下子清楚了。”王涵有一个大胆的建议,说道:“若不是我们狂庭道统的先祖,那就一下子能被揭露了。”

    “不可,万万不可。“第一位元老立即摇头说道:“说不定这正中他人的下怀,说不定他就是冲着我们狂庭道统的道源而来,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中计?”

    “此事也需从长计议。”另一位元老也是说道:“毕竟这是关系到我们狂庭道祖的兴衰,甚至关系到我们狂庭道统的存亡。就算娘娘想让这位复活的先祖在道源一试,就算我们同意也没有用的,道源事关重大,不仅仅是我们王府能说了算的。”

    听到这样的话,王涵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她也知道这不容易,但她相信李七夜绝对是他们狂庭道统的先祖,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告诉她,她相信这个男人!

    对于王涵来说,如此一位强大有力的先祖回归,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这将会让他们狂庭道统重新崛起。

    问题是,现在需要让这位复活归来的先祖得到狂庭道统的承认,不然的话,整个狂庭道统也是宛如一盘散沙。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如果这样的一位强大先祖我们都不掌握住时机,万一站在其他人一边,我们王府就是错失良机,未来我们王府说不定有一日没落,从此脱离狂庭道统的权力中心。”最后王涵郑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