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89章百花谷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

    百花谷,四季如春,在谷内生机盎然,有芝草丛生,有奇卉开放,有柳枝如烟,更是有佳人出入。

    在百花谷,处处可见佳丽,燕瘦环肥皆有,可谓是美女如云。

    在百花谷中,能见高傲冷艳如寒梅的美人在浇灌着奇花;能见到笑态憨人的可人儿追着糜鹿奔跑,也能见美丽温婉的佳丽在采摘宝药……

    可以说百花谷不仅仅是气候宜人,风景美丽,更是美女如云,让人来到了百花谷,那都是流连忘返。

    李七夜走入了百花谷,招来了不少佳丽的目光,有美女见李七夜则是抿嘴轻笑,也有冷傲的美人一见李七夜,只是冷冷看了一眼而已,也有佳丽见到李七夜是友善点头致意……

    美女如云,这可谓是看得人眼花缭乱,换作其他男子处身于如此妙境,只怕是忍不住是心猿意马,但李七夜看着诸多美人佳丽,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已,安步当车,走得不快,仔细地欣赏着百花谷的美景。

    百花谷突然来了一个男子,这已经让谷中的女弟子好奇了,更让人好奇的是,李七夜还是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

    所以当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百花谷的不少女弟子都纷纷来看观,当然多数女弟子还是远远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态间有些好奇,又有些娇羞,毕竟百花谷很少有男弟子能住进来的。

    一些好奇的女弟子偷偷地多描李七夜几眼,就抿嘴轻笑,也有一些女弟子大胆一点,则是对李七夜指指点点,私底下与闺蜜议论起来。

    李七夜这么一个大男人进入了百花谷之后,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也引得不少女弟子纷纷驻足观望,似乎这一刻李七夜就好像是笼子里的猴子一样,引来了不少人的好奇。

    当然李七夜也不在乎被人观望,含笑而行,神态自然。

    看着这么一个平凡的男子,行走在她们百花谷之中没有丝毫羞怩不自在的神态,这也引得更多女弟子的侧目。

    这也不能怪这些女弟子如此好奇,首先百花谷一直以来就很少有男弟子入住,就算是有那也是十分特殊的情况,更重要的是,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这个位置一直空悬着。

    因为首席大弟子一般而言就是传人,如果被选为了首席大弟子在某种程度而言就将会成为长生谷的未来继承人,也是长生道统的未来掌权人。

    但现在长生真人年轻还很轻,道行也深不可测,倍受长生谷上下和万统界各方推崇,在眼下时机长生谷的确是还没有到确立继承人的时候。

    也正是因为如此,长生谷首席大弟子的位置一直空悬着,现在突然之间一下子冒出了一位首席大弟子来,这怎么不让人为之好奇呢。

    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之下,李七夜这样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竟然会是他们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那一定会被让人认为是假冒的。

    但李七夜却持着他们谷主长生真人的手函而来,其他的东西可以假,但是他们谷主长生真人的手函却假不了,所以说李七夜这个首席大弟子乃是货真价实,的确是假不了。

    当李七夜走入了百花谷的时候,李七夜这个首席大弟子就好像是亲姑爷一样,引得了众多姑娘的围观,不少姑娘们看到李七夜还抿嘴轻笑。

    不过,李七夜脸皮厚,风浪也见得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是老神在在,安步当车,且行且欣赏着百花谷的美景和美人。

    “真是个大胆的流氓。”看到李七夜那么自在地欣赏着百花谷的美景和美人的时候,有百花谷的女弟子不由娇嗔一声,低声骂道。

    李七夜的确是无所顾忌,不论是百花谷的美景,还是美人,他都是仔细欣赏着,他的目光十分的霸道,那怕是陌生的美人他也依然是上下打量一番,仔细品味着眼前的美人。

    但是女孩子脸皮就薄多了,在这百花谷中没有哪个女弟子能承受得了李七夜那霸道的目光,在李七夜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之下,女孩子都感觉自己是**裸的,一时之间娇嗔不断,不少女弟子对于李七夜这样的霸道都为之恼气,不敢与他对视,纷纷骂他为“流氓”。

    可以说,李七夜这个首席大弟子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流氓”这个名字已经成了李七夜的称号了。

    娇嗔恼骂,莺语雀声,听起来也是特别的舒服,特别的悦耳,当然了首先你有足够厚的脸皮,听着这么多女孩子骂你“流氓”,那才能听得舒坦。

    李七夜一点都不在乎众多女弟子骂他“流氓”,他依然是笑容灿烂,神态自然。

    “真是个臭流氓!”见到李七夜笑容更加灿烂,一点脸红的意思都没有,这更让不少女弟子为之恼气了。

    一时之间,百花谷是娇嗔恼骂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百花谷的气氛是变得更活跃了。

    最后长生谷的弟子把李七夜安顿下来,因为他是百花谷的唯一一个男弟子,所以不能与其他的女弟子居住在一起,他在百花谷中偏僻之处独占了一座庭院,这也显得他惬意自在。

    被安顿下来之后,李七夜也没有外出,闭目养神,静修大道。可以说在长生谷乃是生机盎然,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力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修练那是再好不过了,有如此生机勃勃的地方,让人修练起来也是特别的有活力。

    李七夜刚刚安顿下来,就已经有人来拜方了,而且前来拜方的是一个大美人。

    这个女子黛眉如烟,一双秀目又大又圆,宛如会说话一样,但这一双十分动人的眼睛水波盈盈,何止是会说话,同时也是闪动着狡黠的光芒,宛如是一只小狐狸一样。

    女子脸如桃花,肌肤十分的粉嫩,更重要的是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十分的有感染力,让人感觉十分亲近。

    女子穿着一身浅红衣裳,大裙曲衣,更衬托出她的美丽,虽然她的美丽与身材比不上武冰凝之流,也无法与长生真人相比,但却有着十分强烈的魅力,有着很强的亲近感。

    “小妹梵妙真,拜见大师兄。”这个女子一见李七夜,也不显得陌生,反而是有着十分的热情,向李七夜一鞠首,举止也是十分的得体。

    原来这个女子梵妙真便是百花谷的大师姐,也是长生谷年轻一辈弟子是的炼丹好手,可称得上天才。

    李七夜打量着眼前的梵妙真,上下打量一番,仔仔细细地品味,似乎要把梵妙真看个够一样。

    比起其他的女弟子的娇羞来,梵妙真倒显得大胆多了,她站在李七夜面前,落落大方地任由李七夜看,见李七夜打量得差不多了,她也抿嘴轻笑,娇笑地说道:“难怪众姐妹都说大师兄是个流氓,看来还真是个流氓,哪有大师兄这样打量着一个姑娘家的,任何一个姑娘家也经不起大师兄这么一个大男人如此的打量品味。”

    “但,你经得起。”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地坐在那里,大马金刀,虽然平凡自在,但就是这样的平凡自在,就显得他的霸气了。

    “因为我是个大师姐呀,如果我都像小姑娘一样娇羞,以后在这百花谷里谁来侍候大师兄这么一个男人呢,总得有一个脸皮厚的人来侍候师兄你吧。”说到这里,梵妙真眨了眨一双水波盈盈的秀目。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这就不好说了,说不定我这个人口味独特,喜欢爱脸红的女孩子,太大胆子的女孩子,只怕会把我吓跑。”

    如果有其他的女子在场,一定会对李七夜这样的话不屑一顾,这样的话那实在是太要脸了。

    “如果都能把大师兄吓跑,那得是多么大胆子的姑娘,只怕我是吓不跑大师兄了。”梵妙真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自在地坐在那里,只是十分随意地看着梵妙真,目光没有任何收敛,是那么的放肆,也是那么的自然。

    “大师兄再看下去,小妹就浑身不舒服了。”梵妙真不由娇嗔一下,一双秋波盈盈的秀目跳动着光芒。

    “俗话说,有其师必有其徒,长生真人的弟子必定是不俗。”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大师兄这话是用错对象了。”梵妙真盈盈一笑,看着李七夜说道:“这话应该用在大师兄身上才对,而不是我。其师必有其徒,这必定说的是大师兄,也唯有师尊这等高瞻远瞩的人才会有大师兄这样的弟子。大师兄高远,未来必定让诸位姐妹大开眼睛,以后小妹还需要靠大师兄提携呢。”

    说到这里,梵妙真轻轻一蹲身子,又显得那么的从容得体。

    “你这算是套我的话吗?”李七夜看着梵妙真,笑着说道。

    “不敢,小妹只是如实说而已。”梵妙真秀目中露出狡黠的光芒,轻笑地说道:“再说,以大师兄的神通,诸姐妹又焉敢探试大师兄呢。”

    “还真是讨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想探我就直接,不用拉着你们的姐妹们。”

    ps:新年新气象,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