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04章真神如蚁蝼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一株松树,松针如剑,树如虬龙,树干并非擎天,但却如劈开大世之势。

    就那么的一枝老树杈,它是那么的轻而易举挡住了肖鸿舰的巨剑,那怕肖鸿舰的巨剑可断江劈开、可斩九岳,但却未能砍伤这枝栳树杈丝毫。

    “剑松——”看到了这一株老松树,梵妙真心里面为之一震,吃惊地说道:“祖树显灵了!”

    这样的一幕,不止是梵妙真被震撼住了,就是长生谷的上下所有弟子强者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住了。

    “真的是祖树呀。”看到这株老松树,有长生谷的弟子不敢相信,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十分肯定这就是他们长生谷的剑松。

    传说,当年药仙曾经在长生谷栽下了三株奇树,这三株奇树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与长生谷共存,多少岁月过去,这三株奇树已经苍古无比,宛如是长生谷三个最苍古的老人。

    所以长生谷历代弟子都称之为祖树,但从来没有弟子或老祖见过这三株祖树的的神通,这三株祖树看起来与普通的老树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更老而已。

    也曾有老祖说过,长生谷的三株祖树拥有着了不得的大神通,如果它们一旦爆发惊天的大神通的时候,那是十分的恐怖,斩真神,战真帝,那不在话下,但是想要长生谷的这三株祖树爆发惊天的大神通,只怕是需要得到这三株祖树的认同。

    长生谷屹立一个又一个时代,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弟子或老祖得到过这三株祖树认同过。

    今天,作为三株祖树之一的剑松突然浮现在了李七夜身后,这一下子震撼着长生谷上下的所有弟子强者。

    梵妙真更是瞠目结舌,李七夜虽然说是首席大弟子,但他这个首席大弟子来得有点便宜,而且他成为首席大弟子的时间也很短。

    就是这么一个便宜的首席大弟子,竟然得到了三株树祖之一的剑松认同,那未够是太恐怖了吧,未免也太过于可怕了吧。

    历代以来,长生谷多少了不得的老祖想叩动三株祖树,但都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李七夜这么一个晚辈,成为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没多久,就得到了三株祖树的承认,这实在是太吓人了。

    “了不得呀,谷主的确是睿智无双。”在长生谷之中也有老祖僚望,看着李七夜竟然让剑松显灵,也是震撼无比,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奇迹是万古没有出现过,今天却出现在了一个年轻人身上。

    肖鸿舰也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是长生道统的修士,关于长生谷三株祖树的传说他也一清二楚,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剑松竟然显灵了。

    “破——”回过神来,肖鸿舰长啸一声,“铛”的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他身后是一把又一把的神剑张开,他宛如是成为了万剑主宰,千百万把神剑刹那之间如同炽焰一样冲天而起,这样的一幕又好像是孔雀开屏。

    “铛、铛、铛”一阵阵剑吟之声可以刺穿九天,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所有的神剑都为之一抡,听到“嗡”的一声,在神剑抡斩而下的瞬间,连天空都被劈开,留下了骇人的天痕。

    “剑九轮回!”肖鸿舰长啸不止,真神之威疯狂爆发,如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滔滔不绝,可以淹没整个天地。

    “铛——”剑动万域,一把把神剑抡斩而下的时候,宛如是亿万剑道劈下,而且是无穷无尽地轮回,似乎是永不停歇一般,一直到敌人死亡为止。

    如此凶霸的剑道,让人看了都不由毛骨悚然,剑道已经够凶霸了,再配上真神的力量,如此可怕的一式可以灭掉一个门派传承。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剑道,李七夜依然是孰视无睹,只是风轻云淡地说道:”去吧。”随后大手一挥。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只见剑松上所挂着的千百万松针一下子垂落,一条条细小的松针在这刹那之间宛如化作天瀑一样,似乎是一下子亿万把天剑倾泻而下,整株剑松好像是擘天巨树一样,垂落的剑瀑就好像是柳树的树枝,一下子把整个长生谷都笼罩得严严实实的。

    在无数的剑瀑所笼罩之下,整个长生谷就好像是铁堡一样,固若金汤。

    “砰、砰、砰”的一声声撞击之声响起,撼动了大地,火星溅射,整个天地都在摇晃,好像是毁天灭地一样。

    这是肖鸿舰的“剑九轮回”斩在了剑瀑之上,这一剑已经是肖鸿舰最得意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式剑招了,但劈在剑瀑之上的时候,竟然是丝毫不损,根本就破不了剑瀑,整别说是一剑把长生谷劈开了。

    如此的一幕,肖鸿舰都脸色大变,他一下子知道这株剑松的恐怖了。

    在远处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强者也不由为之骇然,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长生谷的恐怖,作为长生道统的掌权者,长生谷的确是有着深厚无比的底蕴。

    “嗡——”的一声响起,一剑无功,紧接着便是一剑飞天,肖鸿舰乃是身随剑走,瞬间化作了一道剑虹往天边远遁而去。

    在这一刻肖鸿舰知道自己不敌剑松,在这个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在生死关头,对于他而言,什么声名、什么荣辱、什么尊严……这一切都不重要,先保住性命再说。

    “铛——”的一声声响起,就在肖鸿舰逃遁而去的时候,突然剑松晶光流动,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大地深处冉冉升起了一把把巨剑,这一把把巨剑似乎是从剑松老树生出来的一样,而且每一把巨剑是晶莹剔透,宛如水晶一样,当这样一把把巨剑一排冉冉升起的时候,就好像是一面水晶绝壁挡住了肖鸿舰的去路。

    “破——”肖鸿舰去势并没有停下,在很远的时候就大手一招,一把把神剑挟着毁天灭地的气势轰向这挡住去路的由巨剑形成的水晶绝壁。

    “轰、轰、轰”一声声巨响,发一把把神剑冲击在巨剑水晶绝壁之上的时候,所有的神剑都一下子粉碎,根本就无法撞击穿这面巨剑水晶绝壁。

    “起——”无奈之下,肖鸿舰身形高扬,登临九天,欲登天遁逃而去。

    但是,就在这瞬间,听到“嗡”的一声,剑松的一枝老树杈动了一下,然后瞬间如闪电一样刺穿虚空,瞬间跨越千万里大地。

    “不好——”肖鸿舰顿时感受到危机,反手就是一剑断世,欲斩断身后的一切,但那怕他一剑断世,依然无济于事,听

    到“砰”的一声响起,老树杈刺穿了这一剑,听到“噗”的一声响起,鲜血溅射,老树杈刺穿了肖鸿舰的胸膛。

    “砰”的一声,虚空崩碎,出现了无数晶莹的碎痕,好像是水晶崩碎一样,只老树杈把肖鸿舰钉在了虚空之中。

    嘀嗒,嘀嗒,嘀嗒,一滴滴的鲜血沿着老树杈滴了下来,鲜血十分的鲜艳,腥红惊心,让人看得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肖鸿舰也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这枝刺穿自己胸膛的老树杈,他这样的一尊登天真神就被一株老树如此轻而易举的打败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给震撼了,不知道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都快塞得下一只鹅蛋了,大家都久久合拢不上嘴巴。

    一尊登天真神,就这样被钉在了那里,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此时李七夜一步登天,走到了肖鸿舰的面前,淡淡一笑,悠然地说道:“屠神,这也太没难度了吧,搞个真帝来屠屠,或者还有点手瘾。”

    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彻底无语了,梵妙真也是苦笑了一下,这样的嚣张霸道已经是一塌糊涂了,无法用其他的言辞来形容了。

    外面的修士强者不敢多说什么,不管李七夜本身实力多大,能得到长生谷祖树承认的人,那就是一种资本,任何人能得到祖树承认,这样的资本就足够他吹嘘一辈子了。

    更何况,现在李七夜御驭祖树,钉杀了一尊登天真神,这样的战绩,怎么样吹嘘都不过份了。

    对于李七夜而言,御驭祖树,那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先不说李七夜拥有长生老树这样的举世无双的东西,单是他创建的太初树,那都是逆天无匹,所以对于李七夜而言,御驭剑松,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看到李七夜走近的时候,肖鸿舰不由双目露出了恐惧,毕竟在世间真正做到无畏于死亡的人是寥寥无几,在死亡来临的时候,只怕任何人都会觉得恐惧。

    “你,你想干什么?”肖鸿舰脸色发白,大叫一声,此时他想挣扎,甚至不惜爆体,让自己的真命逃遁而去。

    但是,剑松把他钉在了那里,根本就不给他丝毫机会,把他的肉身和真命都钉在了那里了,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爆体逃遁而去。

    被钉在虚空的肖鸿舰,对于李七夜而言,那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