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07章药庐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李七夜他们来到了药庐之后,长生谷的弟子已经把接待的工作做得井然有序了,挡梵妙真这位大师姐接手的时候,那一切都更是水到渠成了。

    在眼前这样的局势而言,如果说仅仅是接待工作,根本就不需要梵妙真他们多操心,更让梵妙真他们操心的是主持祭祀以及即将发生的种种危机,也正是因为如此,梵妙真会把穆雅兰和秦芍药两个人带上了。

    因为这一次祭祀很有可能爆发一场血战,任何战争,都少不了穆雅兰这样的女神医。同时为了防备有人使下三滥的手段,秦芍药这样的精通药理的人来监视了。

    可以说,穆雅兰和秦芍药都是她们自己所在领域的大师,梵妙真有她们两个人相助,那更是如虎添翼。

    至于李七夜,那就不用多少了,对于梵妙真而言,李七夜是她的定心丸,只要李七夜在,整人大局都掌握在手中,就算万寿国想搞出什么大动静了,梵妙真也不担心。

    来到了药庐之后,所有事情都无需李七夜操心,一切琐事都由梵妙真搞定,所以李七夜来到药庐之后,可以一直闭关不出,安心修行,只需要祭祀大典上一锤定音就行了。

    长生谷在药庐有独立的分舵,依青山而建,李七夜来到药庐之后,好几天都足不出户,闭门修练,整个人都进入了神游太虚的状态。

    几天过后,李七夜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有点意思。”说完便出门而去。

    李七夜静而思动,离开了分舵,在药庐中闲逛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宛如闲庭信步一样。

    药庐乃是百峰拥翠,处处是老树参天,古藤成峰,奇木成林,整个药庐是生机盎然,一股古朴气息扑面而来。

    在这样百峰拥翠的药庐依然能见红砖绿瓦、楼宇古刹,在这药庐之中除了当年药仙所遗留下来的遗址之外,也建了不少的大殿屋室。

    虽然说,药庐是属于长生道统所有人的,长生道统的人任何人都有份,但并不是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药庐中结社。

    想在药庐中结社,那必须得到长生谷的同意,长生谷同意之后,便可以在指定的山头建立楼宇屋舍或者分舵。

    正是因为如此,在山峰之上,绝壁之下,都能见到一些屋宇楼舍。

    但药庐最吸引人的还是山脉深处的主峰,李七夜登上一座山峰之后,远眺山脉深处,只见那里天空上是悬浮着一座座的山峰,这一座座的山峰有高有矮,有奇峻秀人,有磅礴大气,也有平凡不起眼……

    这样的一座座山峰悬浮在那里,有石阶相连,可以从一座山峰通往另外一座山峰。

    最让人感觉壮观的就是那座直通天宇的主峰了,这座主峰没有人知道有多高,它直入天宇,半山腰开始就直接隐于云雾之中,让人难于看得真切。

    如此壮观的山群,有古藤从天空上垂落,更是有飞瀑从亿万丈的主峰之上倾泻而下,撞击过好几座山峰,最终才飞落于大地之上,形成了河流。

    如此壮观的景象,李七夜看着好一会儿,徐徐地说道:“药仙的确是了不得呀,为了这样的一个道统,只怕是花费了他一生的心血,这真是处处皆为妙土。”

    虽然说,以始祖的实力而言,药仙是无法与狂祖这样的存在相比,但长生道统的底蕴却不弱于万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

    这并不是说这长生道统的底蕴的武力有多么强大,而是说在筑炼长生道统的时候,药仙可以说是穷其一生的心血,走遍三仙界,寻得诸多宝地,然后把这些宝地妙土都炼筑入了长生道统之中。

    看着那座直入天宇的主峰,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一块宝地呀,珍贵的程度不会比火源之地逊色丝毫,对于长生道统本身来说,特别是对于长生谷来说,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火源之地,也是长生道统的一块宝地,但,火源之地更适合于火族或药师,但眼前这一块宝地却不一样了。

    眼前这一块宝地藏着很多的秘密,只不过这些秘密是让后人难于参详的。

    李七夜看着天空上的那座主峰,不由淡淡一笑,缓缓地往前而行,往药庐更深处走去,往主峰的方向走去。

    悬浮于天空上的群山是十分壮观,让人有攀登上去的**,特别是站在主峰之上,有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但,想登上悬浮在天空上的这些山峰,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特别是主峰,更是难于上青天。

    虽然说从离地面的最底那座山峰开始,就有石阶一直迤逦前行,直通往主峰,甚至是最高处。

    但,这石阶是很难登得上去的,每走一步都是十分吃力,在这里登山就像是背着十万座山峰去攀登一样,越是往上攀动,越是困难。

    至于飞行,想都不要去想了,有人说,就算是真帝想在主峰上飞行,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只有始祖这样的存在,才是真正的能来去自由,丝毫不受影响。

    听说悬浮在天空上的群山有至高无上的力量镇压在那里,任何人想攀登上这里,都是受到这样的力量镇压,所以这里也成了长生道统考验人的最好之处。

    至于这里是受到什么样的力量镇压,大家都说不清楚。有人说那是药仙居住在这里悟道炼丹的时候,不想被人打扰,所以用大神通镇压了这里;也有人说,这里是一块宝地,是药仙从仙统界搬来的,本身就有着无上大神通,所以有镇压的力量。

    不管是如何,任何人想攀登这座山峰,都受到了强大无比的镇压,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地往上前行。

    李七夜来到了药庐深处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从离地面最近的那座山峰开始攀登了,从第一个石阶开始,一步步往上攀动。

    因为这里是有强大无匹的力量去镇压,越往上攀登,所受到的镇压力量就越大。想攀登得更高,除了以个人的修行有关系之外,同时也与个人的毅力、道心有着很大的关系。

    如果说,同样的道行,毅力更强、道心更稳的人,能攀登得更高,所以,这里成了很多修士磨砺的地方,很多长生道统的弟子都来这里打磨自己的毅力、道心。

    李七夜看了一下,笑了笑,也从第一个石阶开始攀登,但是,李七夜并没有往更高处攀登上去,他攀登了一二座山峰之后,寻到一处绝壁的石洞,封

    了空间之后,盘坐在那里,凝神入定。

    在这石洞中入定之后,李七夜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随着光芒波动的时候,空间也随之荡漾,慢慢地,李七夜整个人开始模糊起来,好像与空间融为了一体,最终他整个人都融化掉了,就好像是冰雪融化入水中一样。

    李七夜在这石洞中入定的时候,一天天过去,药庐也是变得热闹非凡,越来越多的修士涌入了药庐,长生道统的绝大多数大教疆国、宗门世家都会派人前来,毕竟祭祀大典对于长生道统来说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个盛会。

    许多大教疆国、宗门世家的弟子来到,都喜欢相聚在一起,对于老一辈来说这是套套交情的好时机,对于年轻一辈而言,也是结识新朋友的好机会。

    在这一次祭礼大典中,年轻一辈有不少杰出的修士,这些俊杰相聚在一起的时候,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目光,其中最为吸引人的就是要数张岩和胡青牛了。

    胡青牛,乃是长生道统赫赫有名的俊杰,号称是圣手,医术绝世无双,他曾经十分自负地说过,世间没有他治不好的病,没有他治不了的伤。

    胡青牛的医术极为逆天,有人说比起长生谷的穆雅兰来,一点都不逊色,甚至有可能还要更胜一筹。

    不过,胡青牛与穆雅兰不一样,穆雅兰作为长生谷的弟子,百医堂的堂主,她可谓是仁心妙手,向她求医是容易了很多。

    而胡青牛则不一样,他一向都高傲,若是有人向他求医,他是很少出手,就算是如此他也会索要天价的报酬。

    尽管说胡青牛高傲,不近人情,但他的医术的确是了不得,依然是让他在长生道统享有盛名,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被人列入长生三杰之一。

    长生三杰,万寿国的毒王黄权威,圣手胡青牛,还有一个便是小丹王张岩了。

    张岩精通于培元丹,曾有人说,张岩的培元丹不见得会比回春公子差,只可惜张岩的天赋差,所以他在道行上远远比不上回春公子,出身也远没有回春公子高贵。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岩也只能是被列入长生三杰之中,而不是被人列入三公子之中。

    张岩出身于百丹门,百丹门的炼丹之术在长生道统乃至是万统界都是有名气的,甚至有人说,单是以培元丹的丹术而言,百丹门只怕是可以媲美于长生谷。

    张岩被人称之为小丹王,但他自己不敢受这个称号,原因很简单,他们百丹门最赫赫有名的老祖风笑尘就是有着“丹王”这样的称号,他自认为不敢与老祖宗相比,所以自己不敢称“小丹王”这样的称号。

    胡青牛和张岩的到来,让不少年轻一辈都是乐意交结,也有很多人讨论,既然长生三杰都来了两个了,那么毒王黄权威必定也会来参加祭祀大典。

    “长生三杰聚集在一起的话,长生道统年轻一辈的杰出天才都来了,那可谓是夺目耀眼,如果回春公子也来的话,那让这一场盛会添增了不少的色彩。”有年轻一辈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何止长生三杰会聚集在一起,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长生谷三美人都来药庐了。”有消息灵通的修士有点神秘兮兮地说道。

    “长生谷三美人都来了吗?”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一下子为之兴奋起来,有些按捺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