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8章丹王风笑尘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见胡青牛站出来挑战李七夜,有人立即起哄地说道:“没错,既然是丹、药、医、毒四大领域无双,那就比一比吧,看谁更强大。”

    张岩也点头说道:“我也赞同,今天我们长生三杰也在自,我等也不自量力,为大家把把关如何。我们各自精通丹、医、毒三大领域,那么李大师兄敢不敢在这方面与我们一决高下呢?”

    “凭什么我就接受你们的挑战?”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若是不挑战,又焉能服众,又焉有资格点燃第一柱香,你敢不敢一决高下?”胡青牛傲然,冷冷地说道。

    “凭长生谷足矣!”胡青牛话一落下,平时温婉宽厚的秦芍药也出声了,此时的她说话铿锵有力,长生谷弟子,没有一个是弱者。

    秦芍药目光一寒,逼视胡青牛,冷冷地说道:“除了长生谷,还有谁有资格点燃第一柱香!大师兄乃是首席弟子,凭这一点足矣,余者皆没有资格!”

    秦芍药平日里温婉宽厚,但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她说话一样是咄咄逼人,作为长生真人的弟子,她又焉是随便被人欺负的人。

    “这未免太专横独断了吧。”在这个时候与毒王黄权威同行的年轻人伍贤毅冷笑地说道:“能者为上,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排资论辈。”

    “伍贤毅,你已不是长生道统的弟子,此事你就闭嘴吧。”如寒梅傲雪的穆雅兰丝毫不给情面,冷声斥喝。

    这个叫伍贤毅的青年顿时脸色一张,但他想到自己的身份和靠山,胆气大壮,一挺胸膛,冷傲地说道:“穆神医,我此番话乃是为长生道统好,也是为了长生道统谋未来。若是长生谷一日孤行,必将会没落!”

    这个叫伍贤毅的青年乃是长生道统之下一个宗门的弟子,只不过他师兄周志坤为一位来历十分惊天的人效力之后,他也跟了过去,从此脱离了长生道统,离开了长生道统。

    在以前,这个伍贤毅只不过是长生道统的普通弟子而已,在长生谷弟子面前不知道要矮多少辈,更别说是在穆雅兰的面前了。

    在以前他在穆雅兰面前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不敢靠近,只能是远观。现在不一样了,他背后的主子来历惊天,在万统界谁不忌惮三分?哪个道统不给情面?

    所以回来长生道统,他也算是衣锦还乡,甚至在万寿国与黄权威称号道弟,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今天在穆雅兰的面前,底气不由足了很多,整个人都张扬了许多。

    “是吗?”穆雅兰冷冷地说道。

    伍贤毅一挺胸膛,说道:“没错,长生道统乃是我们列祖列宗的心血,任何一个长生道统的弟子都不愿意看到长生道统没落,更不愿意看到长生道统因为长生谷的专横独断而跌入崩毁的边缘。所以,在这个时候,长生道统的任何一个弟子都有资格去监督,都有资格去干涉,让大家都明白,长生道统不仅仅是长生谷独自拥有的,是属于所有人的。如果长生谷若真的一意孤行,那应该有人来阻止,比如说万寿国或者其他的门派传承!”

    伍贤毅这话一说出来,年轻一辈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不少老一辈就顿时抽了一口冷气,一下子回过神来了。

    老一辈的强者在这一刻一下子听明白了一些东西,伍贤毅毫无疑问是站在了万寿国这一边,他们再想到伍贤毅身后的靠山,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我也赞同这样的话。”张岩立即说道:“不论如何说,凭凭评资论辈,这算得了什么,应该能者居上,不能说凭一个大师兄的身份就压倒我们所有人,更不能说长生谷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就凭一个大师兄的身份就压了我们,那我们算得了什么?那怕是长生谷,那也必须拿出一些实力来,那才能服众!”

    张岩并非是说要反长生谷,他只是有心与李七夜作对而已,他只是借题发挥而已,但却正好如了伍贤毅的意。

    张岩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张岩这话一说出来,在某种程度上是代表着他们百丹门了,他毕竟是百丹门的弟子。

    “蠢货。”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都懒得去多看他一眼。

    被李七夜骂了一句“蠢货”,这顿时让张岩怒火高涨,他本来就与李七夜结下了恩怨,在烂泥中打滚已经够丢人了,现在还被李七夜直骂蠢货,这怎么能让他咽得下这口怨气?

    “姓李的,你敢不敢跟我一比丹术。”张岩怒喝道:“否则,你没资格代表长生道统点燃这第一柱香!”

    “这就是你们百丹门的立场吗?”穆雅兰秀目一寒,冷冷地说道。

    张岩一下子脸色涨红,头皮发麻,但是他骑虎难下,在这个时候他不能服软,特别是这么多人在场,如果他服软的话,那就权威受到很大的打击了。

    “没错!”张岩一受激,头脑一热,大声地说道:“如果不拿出半点本事来,就凭一个头衔想压倒我们所有人,没门,没有半点本事,休想代表着长生道统点第一柱香,就算是长生谷的大弟子也不行。”

    张岩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所有人都脸色一凛,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蠢货——”张岩话一落下,一声厉喝响起,这一次并非是李七夜出声,紧接着听到“啪”的一声响起,一个耳光重重地抽在了张岩的脸上,抽得张岩昏头转向,嘴角鲜血直流。

    无缘无故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这让张岩狂怒,正欲发飙,抬起头来一看之时,顿时把他魂都吓得飞了起来。

    此时只见有一群人走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老者,穿一身麻衣,童颜白发,他身边还有一个老人陪同,这个老人十分的威严。

    “师尊,老祖宗——”一看到这两个老人,张岩被吓得魂都飞起来。

    “丹王和百丹门的门主。”看到这一行人,不少人都吓了一大跳,因为百丹门在长生道统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门派。

    看到这一行人,特别是丹王风笑尘,更是让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在场的许多老一辈强者见到丹王风笑尘都纷纷鞠首行礼。

    丹王,不要说是长生道统,就算是整个万统界都是声名响彻天地的存在,他是长生道统的两大老祖之一。

    在长生道统、在万统界,丹王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登天真神欲求他一颗长生丹而不得,连

    不朽的存在都有向他求丹的时候,而且也不一定能求得。

    “老祖宗,师尊。”张岩在这一刻双腿直打哆嗦,心里面发毛。

    “哼——”此时百丹门主也是脸如冰霜,冷冷一哼,此时作为师父的他也无法包庇自己的徒弟了,那怕是再宠爱都不行。因为这已经是犯了大忌。

    丹王风笑尘到来,本是笑容可掬的他也脸色冰冷,因为张岩一步跨越了界线了,把百丹门拖了进去,一旦是对抗长生谷,那是捅破天的事情。

    丹王风笑尘一走过来,正欲向李七夜他们开口的时候,一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他一下子目瞪口呆,心里面一下子被震撼住了。

    因为风笑尘认识李七夜,别人不知道李七夜这位大师兄的来历,但他却知道!

    当时攻打狂庭的时候,丹王风笑尘就是那几位老祖之一,他也是主和的老祖,他当然知道李七夜是狂庭的最高掌权者。

    现在李七夜竟然摇身一边,成了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这怎么不让他一下子傻了眼呢。

    最终,丹王风笑尘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鞠身,拜了拜,徐徐地说道:“公子莅临,蓬荜生辉。愿长生谷在公子手中能发扬光大,举世瞻目。”

    丹王风笑尘这话可是有弦外之音,这话也算是对李七夜旁敲侧击了。

    “我乃是纵横三仙界,傲立万世之巅,这只不过是歇足而已,何需我发扬。”李七夜风轻云淡,话语霸气十足。

    “甚是,今日能再见公子,乃是三生有幸,也是老头子的荣幸,公子丹道无上,吾辈不能及也,他日老头一定入长生谷,拜谒公子,以请教丹道。”丹王风笑尘顿首再拜。

    风笑尘这话并非是承奉之话,在狂庭的时候他甚至愿意做人质留在狂庭道统,无非就是想亲眼再看看李七夜绝世无上的丹道。

    只见丹王风笑尘如此的恭敬,这一下子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都一下子目瞪口呆,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丹王,是何许人也,长生道统的两大老祖之一,更是万统界最强最了不起的药师,丹道无上,连真帝都向他求过长生丹,他的地位之尊崇是何想而知了。

    莫说是一般的真神,就算是登天真神,见到了丹王之后,都要行大礼,以示尊敬,毕竟多少人想求得他手中的长生丹呢。

    现在尊崇无比的丹王都在李七夜面前如此恭敬地执大礼,这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