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27章浩战老祖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风笑尘横扫,银龙军团的几千强者瞬间被碾压,连成战阵的机会都没有。

    一时之间,鲜血染红了药坛,很多银龙军团的强者是直接被轰了下去,摔下了山峰。

    最后听到“轰”的一声响起,巨炉如峰,挟着千万钧的力量撞击向万寿国皇帝,面对如此巨炉撞击而来,万寿国皇帝双目一凝,他也不敢小觑风笑尘的实力。

    “铛——”的一声响起,眼看巨炉撞击到万寿国皇帝之时,一只大手如峰,封绝门户,瞬间撞住了巨炉,一掌把撞击而来的巨炉拍了回去,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拍来的大手还在巨炉之上留下了掌印。

    出手之人,强大无匹,一招之下,便判高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凛。

    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有一个老者站在了万寿国皇帝的身旁,这个老者双目顾盼之间有着无上的神威,就算是一尊真帝在此,都不敢小觑他的实力。

    “浩战老祖——”一看到这个老者,长生道统的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骇然失色,那怕是老祖级别的人都心里面为之一凛。

    浩战老祖,蔡大伟,知道这个老祖的人,都心里面为之一寒,他是与丹王并肩的人物,是当今万统界的两大老祖之一。

    比起丹王风笑尘来,浩战老祖实力更加强大,已经是一尊九重天真神,甚至有人说,他已经问鼎不朽了。

    九重天真神,那的确是十分让人忌惮敬畏的存在,因为九重天真神拥有了挑战低位真神的资格,这一点不是那种低位登天真神所能与之相匹的。

    “风兄,休怒,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呢。”浩战老祖站在那里,宛如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峰,高山仰止,让人敬畏。

    毕竟丹王风笑尘名动天下,拥有崇高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能炼出无双的长生丹,以道行实力而论,他是无法与浩战老祖相比。

    “蔡大伟,你与万寿国走在一起,这不是明智之举,一步走错,让你一生英名尽毁。”那怕浩战老祖比自己强,风笑尘也是直呼他的名字。

    “人各有志而已。”浩战老祖徐徐地说道:“风兄,长生道统积弱已久了,应该要有一个振奋人心的中兴,否则,整个长生道统将会江河日下,日趋衰弱。”

    “只能说你是打了鸡血。”风笑尘淡淡地说道:“长生谷的底蕴,又焉是你能想象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无为而治,不代表着衰弱。万世沉浮,多少道统灰飞烟灭,又有多少道统才能传承万世。”

    “我意已决。”浩战老祖看着风笑尘,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念在昔日交情份上,我劝风兄一句,风兄与百丹门莫卷入这趟浑水为妙,有些力量并非是风兄所能揣测的,风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否则的话,这只怕会让风兄身死道消。”

    “那更让我感兴趣了。”风笑尘笑着说道:“我在这世道上摸爬打滚那么久,还真没怕过几个人,有什么无上神通之辈,尽管放马过来吧,我百丹门不论什么时候都会与长生谷共同进退,这就是我们作为长生道统后裔的姿态。”。

    风笑尘这话掷地有声、浩然正气,让在场的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既然风兄如此决定,那我也无奈也。”浩然老祖轻轻地叹息一声,摇头说道:“这将注定你我必将会战场上一决高下了。”

    “一决高下又有何妨!”风笑尘大笑,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今日各为其主,那就一见生死吧。”

    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看着风笑尘与浩战老祖,大家心里面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丹王风笑尘和浩战老祖蔡大伟,他们两人并称为长生道统两大老祖,他们之间甚至还有过交情,但今日却将要生死相见。

    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各有各的想法,但多数的人在心里面都觉得丹王风笑尘只怕不是浩战老祖的对手。

    如果说以威望、地位而言,特别是在万统界,只怕是以丹王为尊,毕竟曾经有不少登天真神乃至是不朽、真帝都曾经受过丹王的恩惠,特别是曾有真帝向丹王求过长生丹。

    丹王这不止是广交天下,更是有着不少绝世之辈欠他的人情,也正是因为如此,往往有危难之时不论是真帝又或者是不朽,都愿意助丹王一臂之力。

    但,如果以道行而论,丹王的确是不如浩战老祖,浩战老祖毕竟是一位九重天真神,甚至即将问鼎不朽,他的实力强出丹王太多了。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丹王与浩战老祖之前即将爆发一战之时,高悬于天宇之上的采药峰突然传了一声清鸣,这一声清鸣虽然不是特别的响亮,但是药坛之上的很多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少人纷纷抬头一看,只见在云笼雾锁的采药峰之上突然绽放了一缕缕的光芒,只见这一缕缕的光芒竟然驱散了笼罩半山腰的云雾。

    当云雾被驱散之后,只见一块岩石之上坐着一个女子,这块岩石是凸现于绝壁之上,而且还生有一株老松,此时只见这老松垂落了一缕缕的青光,这一缕缕的青光笼罩在了这个女子身上,如此的一幕让这个女子有着出尘飘逸的气韵。

    “是妙真师姐——”看到这个女子的时候,有长生道统的年轻修士立即认出了她,不由大叫一声。

    这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梵妙真兵败之兵逃入了采药峰,回春公子他们都未能寻找到梵妙真,让她躲于云雾之中,现在一见到梵妙真现身,所有人都纷纷投去目光。

    “终于现身了。”一见到梵妙真,坐于峰顶的回春公子瞬间张开了双目,就在这刹那之间,长剑出鞘,听到“铛”的一声响起,一剑如星河垂落,挂于九天,滔滔不绝的剑芒瞬间倾泻而下,斩向梵妙真。

    “嗡”的一声响起,梵妙真光芒收敛,瞬间云笼雾锁,她整个人一下子消失,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当回春公子一剑斩落之时,击散了云雾,在这刹那之间,梵妙真已经消失了。

    回春公子冷哼一声,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的目光已经锁定,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剑如流星,瞬间击破虚空,一下子击散了云散,梵妙真行踪一下子暴露,只见她已经站在了另一块岩石之石。

    而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回春公子一剑已经跨越时空,一剑直取于梵妙

    真胸膛,宛如长虹贯日。

    “的确强大,在采药峰的镇压之下,依然还能爆发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样的实力只怕是半步真帝了。”有人不由低声感慨一声。

    “嗡”的一声响起,面对如长虹贯日的一剑,梵妙真举手便是拢云聚雾,如同巨盾一般挡住了这流星一般的冲击来的一剑。

    “砰”的一声响起,一剑击穿了云雾巨质,当云雾消散之时,梵妙真又是再一次消失了。

    所有人都以为再一次失去梵妙真的行踪的时候,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在云雾中剑光冲天而起,一把把天剑瞬间冲向天穹,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这样的一把把天剑扫荡尽了云雾,再次暴露了梵妙真的行踪。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梵妙真已经困入了剑阵之中,在一把把天剑的困锁之下,梵妙真宛如陷入囚笼中一般。

    “这一回看你往哪里逃!”回春公子冷冷地说道:“今日若不束手就擒,便是你的死期!”

    “是吗?”梵妙真还没有回答,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风轻云淡。

    “不可能——”大家一眼望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风笑尘、浩战老祖都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李七夜站在了采药峰峰顶,比回春公子站得还要高,而且十分的平静,似乎他早就站在那里一样,根本就没有动一下,只不过大家没有发现他而已。

    大家急忙收回目光往药坛一望,只见本是站在药坛中的李七夜不见了,大家这才知道站在采药峰之上的李七夜是真的,不是一个幻影。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长生道统的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老祖被吓得一大跳。

    因为没有谁能飞跃采药峰,没有谁能一步跨越采药峰,就算是真帝、不朽都不可能跨越。曾经有长生道统的不朽和真帝尝试过,他们以最强大的力量逆空而上,都会在强大的镇压力量之下引起一阵又一阵的轰鸣。

    曾经有过真帝和不朽估测过,如果想真正的完全承受这种镇压的力量,只怕是始祖级别,否则的话,其他人是做不到的。

    现在李七夜竟然没有任何声息就一下子跨越了采药峰,而且是在这刹那之间完成,似乎一点难度都没有。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一种奇迹,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做到这样一步,除非是药仙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