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3章周志坤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你们听说了没有,好像蚂蚁小子进了第六座迷仙殿了。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在金钱落地之中又有人谈讨起了李七夜了,不过暂时大家还不知道李七夜的名字,只叫他蚂蚁小子。

    也有人听到这话,并不意外,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蚂蚁小子有的是钱,只要他一直砸钱下去,以我看,进入第十座迷仙殿都不成问题。毕竟他连大把大把的真币拿来喂蚂蚁都可以,迷仙殿他还是能赌很久的。”

    “蚂蚁小子进入第十座迷仙殿了。”果如那个人所猜测一样,很快迷仙殿深处传出了李七夜的消息。

    “第十座迷仙殿,真是不得了呀,这是发大财的节奏呀。”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少年轻人为之羡慕无比,口水直流。

    对于不少修士强者来说,能进入第五、六座迷仙殿那都已经很不错了。

    “他究竟是玩了第几轮了?”也有人估算了一下李七夜的时间,说道:“玩了这么久才进入第十座迷仙殿,这是第几次失败才能进到第十座迷仙殿的?”

    事实上,这是很多人都估算错了李七夜了,大家见李七夜从第五座迷仙殿进入第十座迷仙殿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以为李七夜是失败了好几次才成功的。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李七夜进入每一次迷仙殿,李七夜都仔细欣赏着迷仙殿中的第一座雕像,第一由壁画。

    见到李七夜这样的举动,这让凌夕墨都不由为之奇怪,她都有些怀疑,李七夜究竟是来取宝物的,还是来欣赏迷仙殿的雕像、壁画的。

    毕竟,换作是其他人,更关注的是迷仙殿的宝物,但李七夜似乎对于迷仙殿的宝物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完全是出于人的意料。

    凌夕墨也想学着李七夜的模样去琢磨这些雕像和壁画,但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因为很多雕像和壁画她看都看不懂,根本不知道这是要表达什么。

    “公子,这些雕像和壁画有什么玄妙呢?”最后凌夕墨都忍不住问道了。

    “记载而已。”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不论是怎么样的时代,怎么样的纪元,都有自己的记载。不论是祭祀,还是战绩,又或者是奇闻。只不过,世间的书籍记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没消失,但是石雕和壁画是世间最容易也是最能长久保存下来的记载。世间所能幸存下来的古老记载,多数留于石雕或壁画之上。”

    “这些石雕和壁画有什么奥妙的?”凌夕墨依然是好奇。

    “历史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有些历史能帮你解开亘古之谜,这些东西甚至比你得到某一门功法、某一件宝物还要珍贵,当然,这必须达到那个高度。”

    对于这样的话凌夕墨当然不能理解了,对于修士来说,世间还有什么比无敌的功法、无敌的宝物更珍贵呢?如果说是历史的话,在很多修士眼中那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甚至没有人在乎历史,没有人愿意花心思去琢磨在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

    凌夕墨不懂,李七夜也没有去多说,毕竟这是站在不同高度的存在,目光所及当然是不一样了。

    “古到得不可追溯呀。”看了许多的雕像和壁画之后,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长生,一切尽在源地。在多少强者看来这是多么向往之处,然而往往却是大恐怖!”说到这里,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蚂蚁小子进入了第十五座迷仙殿了。”在金钱落地又有人提起了李七夜了。

    “第十五座迷仙殿,这小子太牛了吧,究竟是砸了多少钱?”也有人不由怀疑,说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真的,龙夕真神就是在第十五座迷仙殿遇到他的。”有消息灵通的人打听到这样的消息。

    “第十五座迷仙殿呀,真是发大财了。”也人年轻人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不由口水真流。

    “蚂蚁小子不一定是为了钱财而来,他用那么多真币去喂蚂蚁,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我觉得他不在乎钱财的人。”也有人猜测地说道。

    当有人传李七夜进入第十五座迷仙殿之后,再也没有消失传出来了。就算曾经有人在后面的迷仙殿遇到李七夜,那都是登天真神级别的存在,这些老祖不是一般修士能遇到了,就算遇到了,也不会轻易与人言。

    事实上,越是往后,迷仙殿中的修士就越来越少,走到第二十座迷仙殿之后,就没有多少人了,到了后面基本上是李七夜带着凌夕墨游历迷仙殿了,在后面的每一个迷仙殿中,除了他们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

    李七夜轻而易举的进入迷仙殿,一座紧接着一座,这让凌夕墨彻底的傻眼了。

    她知道进入迷仙殿是困难无比,特别是到了后面的几十座迷仙殿的时候,连真帝、不朽都很难去推算了,到了后面的奥妙,只怕也唯有始祖这样的存在才能推演了。

    然而,李七夜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推演一般,看了一眼,便能选对进入下一座迷仙殿的钥匙。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只怕都没有人相信,就是凌夕墨自己亲身经历了,都感觉如同是在梦中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公子,这,这,这有什么捷径吗?”过了几十座的迷仙殿之后,凌夕墨忍不住心里面的好奇,怯怯地说道。

    “世间哪里有什么捷径可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但,但,公子好像不用去推演呀?”凌夕墨轻声地说道:“公子只,只需看一眼,便能选对钥匙,这,这,这太神奇了。”

    “不是用眼去看。”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用心去看,世间大道无疆、万法无尽,又焉能推演得尽头,就算你能推演世间一切大道,那也是需要时间。唯有道心,才可以破迷妄,只要磐然不动的道心,才能下指本源。道心,一切之源。”

    “道心?”凌夕墨不由喃喃地说道,她是理解不了,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太简单了,似乎有一颗道心就可以,这好像没有什么困难的。

    当然,她远未能达到那种境界,又焉能理解,只有经历过无数磨难、经历过无数风月、经历过无数兴衰……一切皆经历过之后,才有机会去塑造那颗磐然不动的道心。

    在李七夜带着凌夕墨通过了一座又一座的迷仙殿的时候,金钱落地各处也是热闹万分,特别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金钱落地的大人物是越来越大,万统界每一个赫赫有名的大道统都有人来了。

    “听说剑尊来了”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有各种消息流传着。

    “剑尊来了,那只怕魔刀太子也会来吧。”有人猜测地说道:“毕竟这是万统界年轻一辈的一刀一剑呀,魔刀太子不见得会让剑尊出尽风头。”

    “不止是剑尊了,蟠龙公子、女武神都来了,可以说万统界有名气的人物都来了,听说阳明教这些数一数二的道统都会派人前来。”有老修士消息十分灵通。

    一到金钱落地的众多年轻一辈之中,其中有一个年轻修士带来的消息让不少道统心里面都暗暗吃惊。

    “那不是周公子吗?”有一个青年刚到金钱落地的时候,立即被不少修士簇拥着,众神捧月,这个青年也颇有趾高气扬的姿态。

    然而更多的年轻人则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一看这个年轻人道行也就那样,这让不少人搞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为什么受那么多的人簇拥,甚至有大道统的老一辈强者都对他实气。

    “他是谁呀,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有年轻人看他不顺眼,远远看着,轻哼一声。

    “周志坤,最近风头很高了。”有老一辈的强者淡淡地说道。

    “很强大吗?”有年轻人就不明白了,这个周志坤不像什么天才强者。

    “不,是他抱了大腿,他只是长生道统的一个普通弟子,出身于一个小门派了,但他抱上了一个了不得人物的大腿,成了使徒,所以狐假虎威了。”老修士说道。

    “周公子,少主可好?”有老一辈向周志坤问好,同时也是向他背后的那个人问候。

    “少主很好。”周志坤傲然一笑,说道:“而且他很快就要来金钱落地了。”

    “沐少主要来了”听到周志坤这样的话,一些老祖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

    “没错,沐少主就要来了,而且他想见一见各大道统的老祖,到时候还望各位老祖赏个脸。”周志坤笑着说道。

    在话语之间有着倨傲,试想一下,当年他只不过长生道统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不要说是面对各大道统的老祖,就是面对各门派的长老,他都是要跪拜的。

    现在他跟随了沐少主,成了他的使徒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为沐少主传话的时候,不要说是那些门派的长老对他是恭恭敬敬,就是连大道统的老祖都对他有所客气。

    这对于以前的周志坤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今天得势,让他自信高涨,在别人面前说话都能高挺着胸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