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49章黑虎掏心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场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一窒息,就算是龙象武神都不由为之眼瞳收缩。

    龙象武神可是万统界第一强者,就算他不是不朽真神中最巅峰的存在,但想在万统界寻找一个可以与龙象武神抗衡的人,那是寥寥无几,更不要说是比龙象武神更加强大的存在了。

    但是,那怕龙象武神这样的第一强者,到了李七夜口中都成了蚁蝼了,一时之间怎么不让在场的人为之面面相觑。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李七夜的强大,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大家也都承认第一凶人强大无匹,甚至可以说有可能比起龙象武神来只强不弱。

    但是,把龙象武神说成了蚁蝼,不少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实在是太过份了,甚至有很多人都觉得第一凶人实在是太过于狂妄了。

    虽然说,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第一凶人的狂妄,都习惯了第一凶人的嚣张,可以说如果哪一天第一凶人不狂妄了、不嚣张了,只怕大家还不习惯。

    但是,如果真的把龙象武神比作了蚁蝼,这样的话让不少人都觉得太过份了,第一凶人这样的话实在是过份了一点。

    如果说龙象武神都只不过是蚁蝼而已,那么他们是什么?整个万统界的修士强者是什么?放眼整个万统界,那成千上万的道统算得了什么?

    如果龙象武神都是蚁蝼的话,天下修士,只怕连成为蚁是娄的资格都没有。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都觉得李七夜这话太过份了,特别是有老一辈的强者,不免有些忿忿不平,哼了一声说道:“虽然说第一凶人是强大无匹,但是这也太过份了吧,这简直就是有意羞辱龙象武神嘛,这也未免有太过于有失风度了吧。”

    毕竟,对于老一辈的强者来说,龙象武神代表着老一辈最强大的实力,现在李七夜如此的邈视龙象武神,这让老一辈的修士强者心里面当然是不痛快了。

    “既是如此,那还请指教。”此时龙象武神目光一凝,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向天空。

    此时龙象武神没得选择,李七夜已经杀入了他们的朱襄武庭,他强硬的姿态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他们朱襄武庭要么是硬撑到底,要么就是同意李七夜的条件。

    虽然李七夜的话十分霸道,但龙象武神也没有生气,他一步一步踏上天空,宛如不食烟火一样,一步一步走上天空的时候,虚空留下了他的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而且龙象武神一步一步走向天空的时候,他的每一个脚步都很整齐,每一步之间的距离是一模一样的,丝毫不差,这样的每一步尺寸好像是拿尺子来量过一样,每一步之间可谓是精确到丝毫。

    更重要的是,龙象武神每一步迈出的时候并非是刻意而为,而是十分的随意,就这样随意地一步一步踏上虚空,但每一步却准确无比,这是多么强大的实力,每一步之间就已经蕴含着他的大道律韵,这也意味着龙象武神的大道律韵准确到丝毫不差。

    这就意味着一旦是龙象武神出手,每一招每一式之间的变化可以精准到以丝毫来衡量,一招一式精准到丝毫的时候,这就意味着每一招一式都是收放自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有可能去追逐巅毫这样的层次。

    俗话说得好,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一般的修士强者看不出这里面的玄机,但真正的道统老祖看着龙象武神一步一步踏上虚空的时候,就一下子脸色凝重了,知道这一步一步之间意味着什么了,也知道龙象武神的可怕了。

    “有点意思,想挑战我的巅毫,也罢,我就陪你练练手。”李七夜看着虚空留下的足印,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走上了虚空,随意自在,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像平凡人一样。

    但当李七夜站在对面的时候,龙象武神却神态凝重了,他并没有丝毫掉于轻心,因为在李七夜闯过木人巷的时候,他就把一切尽收眼底。

    龙象武神在招式变化之上琢磨了一辈子,可以说,一招一式,他是收放自由,他的招式变化是十分的精准,但,当看到李七夜闯进了木人巷的时候,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他的招式变化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精准到丝毫的地步了,但是,当一见李七夜在闯过木人巷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巅毫。

    也正是因为如此,龙象武神一对决上李七夜,并没有轰出什么无敌的兵器,没有施出什么旷世的祖术,而且以最普通最简单的作为起式。

    达到了他们这样层次的不朽存在来说,修练过什么绝世功法、参悟了什么无敌之术,这都已经不足为奇怪,到了他们这一层次,更注重的是一招一式的变化,这是让一招一式的威力无限扩大。

    看到李七夜和龙象武神两个人站在虚空之中,虽然李七夜的神态松轻自在,但是远观的所有修士强者都屏住呼吸。

    就算是再笨的人都知道,虽然说他们两个人此时看起来风平浪静,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惊天的神威,没有崩天灭地的力量,但是,一旦他们两个人出手,一招一式,必定是屠魔灭神。

    龙象武神看着李七夜,李七夜依然是随意地站在那里,此时此刻他在龙象武神眼中,处处是破绽,任何一处破绽都能给他致命一击。

    但,龙象武神却明白,达到这样的层次,已经不在乎于破绽不破绽了,因为破绽这样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微不足道了。

    “请教了。”龙象武神徐徐抱拳,那怕他们两个人即将要生死一搏了,但,龙象武神依然没有怒气冲天、或者杀意盎然的模样,反而更显得平静,越是生死一搏,他越显得平静。

    “出手吧。”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我倒想看一看你一招一式之间,拿捏到了怎么样的程度。”

    “得罪。”龙象武神也不拘泥,也不客气,起手就向李七夜扑了过去。

    一招起,便欺近了李七夜,但一起手,没有轰天的威力,也没有烛照的神光,整个很普通的模样,一招扑了过去,而且起手一招便是“黑虎掏心”。

    黑虎掏心,这样一招起式,只怕说出来都让人无法相信,不要说修士,就算是练过两天庄稼把式的人都会这么一招“黑虎掏心”。

    可以说,一招“黑虎掏心”,那已经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一招了,这一招简简单单的“黑虎掏心”没有什么招式变化可言了。

    因为就算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武师一使出“黑虎掏心”那也能跟龙象武神一模一样。

    一招“黑虎掏心”就出来了,这一下子让许多修士强者懵住了,都傻在了那里,不知道多少人一开始还以为龙象武神出手便惊天,一招什么绝世功法或者什么武祖十二式之类的,再不济也是朱襄武庭的一些赫赫有名的招式功法。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龙象武神出手,便是一招“黑虎掏心”,而且这一招“黑虎掏心”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力量或变化,就是这么一招普普通通的“黑虎掏心”扑向了李七夜。

    一下子不知道多少人看傻了眼,都感觉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甚至有人还在琢磨,龙象武神这样的一招“黑虎掏心”是不是藏着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

    “这招‘黑虎掏心’会不会有着其他的奥妙,有着我们不懂的奥妙呢?”有世家的长老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这么一招“黑虎掏心”,在琢磨着。

    可惜,这并没有大家所想象的惊天动地、绝世无双的变化,就是一招简简单单的“黑虎掏心”扑向李七夜。

    此时,在所有人看来,龙象武神一招“黑虎招心”施出来,一点都不像万统界第一强者,更像是一个刚学了几天功夫的凡人武师。

    “收发自由,滴水不漏。”真正看懂龙象武神这一招“黑虎掏心”的道统老祖不由惊叹一声。

    龙象武神一招“黑虎掏心”不在于它的变化,在于他击向李七夜的这一拳,虽然他这一拳看不出什么威力。

    但这看起来普通无比的一拳,那是可以毁天灭地。大家看不出有什么威力,那是因为这一拳已经收发由心,只有真正轰击到了李七夜的时候才会真正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也就是意味着龙象武神这一拳“黑虎掏心”没有击到李七夜胸膛的时候,这一招不会浪费掉丝毫的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龙象武神这一拳平平凡凡,但如果这样的一拳真正打到了一尊不朽的身上,就算不死,那也是重伤。

    试想一下,放眼整个万统界,又有几个人凭着一招平平凡凡的“黑虎掏心”打死或重伤一尊不朽的呢?只怕也就只有龙象武神能做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