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12章大道初起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看着这颗坚定沉甸甸的道果,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是太初树的第二颗道果,这颗道果他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橡子道果”,这是一颗威力极大、又是十分霸道的道果。

    “该是第三颗道果了,这将是一道坎呀。”看着第二颗道果已经成熟,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将会开启一个全新的开端,第三颗道果一旦成熟,后面的道果就需要更加强大的领域去支持了。”

    现在太初树的第二颗道果已经成熟了,该是第三颗道果诞生的时候了,当第三颗道果诞生并成熟之后,不论是对于李七夜而言,还是对于太初树而言,这都将会是一个挑战。

    以李七夜为太初树所开启的起端而言,太初树彻底的成为一颗参天大树之后,它将会拥有着十二颗道果。

    在这个过程之中,不仅仅是太初树的成长是一个挑战,就是每一颗道果的生长也是一个挑战,而且,多生长成熟一颗道果,所面对的压力和挑战将会越大,多一颗的道果,所承受的压力都是翻倍的。

    毕竟,每一颗的道果从生长到成熟,以及每一颗的道果挂果在树上,这都是需要滔滔不绝的太初之力来支撑的,都是需要滔滔不绝的太初之气来供养,所以每多一颗道果,就需要多一份太初之气、太初之力来供养。

    而在供养着每一颗道果的时候,太初树自身还需要生长,这样的一切力量、一切生命力都是依靠着李七夜自身强大无匹的力量、生命力支持着。

    这对于李七夜而言,开启一个全新的修练体系,这不仅仅是需要压受着旧世界的力量镇压,同时也是需要有着足够的力量去推动着新世界的开辟。

    整个过程而言,不仅仅是需要强大无匹的力量,不仅仅是需要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力,同时也是需要一颗坚定无双的道心,否则的话,在新世界和旧世界交替之初,如果承受不了这无与伦比的力量,一旦道心崩溃,不仅仅会大道崩灭,整个世界的架构会毁灭,本身也会因此身死道消,从此灰飞烟灭。

    如果说身死道消,从此灰飞烟灭,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一旦道心动摇,从此坠入魔道,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能打破旧世界,开端新世界,这是一个魄力无双的人,不论是哪一个纪元,都是站在最巅峰的存在,一旦这样的存在坠入了魔道,这将会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这将会让一个纪元永远天日,永久沉沦。

    不过,那怕承受着再恐怖再可怕的力量,李七夜都是淡定如初,一点都不为动,道心磐然,无可撼动。

    亘古以来,不仅仅是时代更替,更是一个又一个纪元的替换,在世界漫长无比的时光长河之中,有着最巅峰最绝世的天才,有着魄力无与伦比的巨头,这些存在都是无比惊艳,世间的天才与他们相比起来,那就宛如尘埃一样微不足道。

    往往,在这惊艳无双之上,李七夜是不能与之相比,但是,李七夜却有着一颗亘古不动的道心,无可撼动,这就是他最大的资本,这就是他最大的底气,未来不论大道如何艰难,他都能步步前行,一步一天地,任何困难都无法打倒他,任何灾难都无法撼动他。

    他,就是李七夜,一颗亘古不为之所动的道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这才从入定中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那怕他已经收起了太初树了,但他身上依然洒落了一点点的光芒,他每一点的光芒宛如给世界带来全新的希望一样,给世界带来全新的曙光一般。

    在这一刻,李七夜在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有着崩灭纪元的力量。

    慢慢地,光芒消散,李七夜收回了恐怖无匹的气息,整个返朴归真,慢慢地让人觉得宛如一块璞石,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雕琢。

    李七夜收敛起了所有气息之后,不由淡淡地一笑。此时此刻,他的奥妙也唯有真正站在巅峰上的巨头才能窥得出一二了。

    李七夜从室内走出来的时候,张建川已经在门外恭候着了,他一见到李七夜,为之一喜,忙是上前,低声地说道:“陛下,掌门和诸位老祖前来拜见。”

    “哦,来得人不少吧。”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来了不少。”张建川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地说道:“还请陛下宽容一二。”

    看了一眼张建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悠闲地说道:“这么说来,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这,这,这只是属下胡乱猜测而已。”张建川干笑了一声,然后轻轻地说道:“老祖宗还在帝都,属下,属下也不敢轻下断言。”

    张建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作为神行门情报系统负责人,往往很多事情他是十分的敏感,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明显捕捉到什么,但又不敢说什么,而且他也无力改变什么。

    李七夜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也毫不在意,张建川不敢他言,忙是为李七夜引路。

    当李七夜他们抵达大厅中之时,大厅已经坐满了人,能在大厅中落坐的,都是神行门重磅级的老祖,除了这些落坐于大厅中的老祖之外,大厅外也垂手站立着许多的神行门弟子。

    当李七夜到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了,望向李七夜,每一个人的目光不一,有人不屑,有人冷笑,也有人好奇……

    “陛下,打扰你清修了。”在李七夜到来之后,神行门的掌门天鹤真人笑着对李七夜抱了抱拳。

    此时,天鹤真人也是坐在大椅之上,只是客气地对李七夜抱了抱拳而已,也没有起身相迎。

    若是换作以前,李七夜这位新皇还是九秘道统的皇帝之时,天鹤真人他们必定是立即跪拜在地上。

    只不过,现在新皇已经是一个亡国之君了,天鹤真人也好,神行门的老祖也罢,甚至是神行门弟子,都已经没有把新皇放在眼中了,在他们眼中,新皇只不过是亡国之君罢了,只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一个无能的昏君而已。

    李七夜坐了下来,目光一扫,看了在场的人一眼。只见飞花圣女和鹤飞公子也站在了天鹤真人的身边。

    飞花圣女只是冷漠地看着李七夜而已,目光中露出丝丝的不屑,至于鹤飞公子,嘴角露出了冷笑,望着李七夜的目光露出了杀意。

    此时,张建川已经不能说什么了,默默无声地站在一边,在这个时候就算他有心也无力了,神行门不仅仅是掌门在此,诸们老祖都在这里,他一个第三代的弟子,在诸位老祖面前,已经是显得位卑言轻。

    “都来了。”李七夜坐在那里,懒洋洋地笑着说道。

    “陛下在敝门也甚久了,诸位老祖也未能见一见陛下,今日特来见一见。”天鹤真人忙是笑着说道。

    事实上,有些老祖早就见过李七夜了,在李七夜登基的时候,他们就随着风神前来拜见过,只不过李七夜从来未把他们放在心上而已,更何况,新皇登,天下宾客如云,又有谁会一一记住呢。

    “这位闪云老祖,乃是我们神行门步法最快的人;这位独蛟老祖,是我们神行门负责授道的老祖,这位是天行老祖,是我们神行门……”天鹤真人满脸笑容,一一向李七夜介绍。

    “好了,这样的客套就免了。”在天鹤真人一一介绍的时候,李七夜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懒洋洋地说道:“这虚伪的一套,就不用在我面前摆弄了,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大家都很忙,不要绕弯子。”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老祖不由脸色一变,不少老祖望向李七夜的目光顿时一冷。

    至于门外的神行门弟子,更是愤怒地望向李七夜。

    在场的神行门老祖,都是身份尊贵,不仅仅是在他们神行门,在整个九秘道统,甚至是整个帝统界,都是有份量的人物。

    天鹤真人介绍他们给李七夜认识,那是给李七夜面子,现在李七夜竟然毫不客气地打断,这简直就是不给他们面子,这简直就是没把他们放眼中。

    这样的事情,又怎么能让神行门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在他们眼中现在的李七夜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还需要他们神行门来庇护,现在竟然还敢如此嚣张!

    一时之间,不少目光一下子望向李七夜,在这目光中充满了怒意,一下子让整个场面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天鹤真人干笑了一声,然后目光一凝,满脸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冷了下来了。

    在这个时候,天鹤真人对飞花圣女点了点头。

    “我们今日来此,只有一件事。”飞花圣女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你交出婚契,只要你愿意交出婚契,对于你是有百益无一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