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24章有女初晴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更何况,这一桩婚约天下皆知,在那一刻起,那就意味着她是新皇的女人,这就是她的命运!所以在这一刻起,她也知道自己是要嫁给新皇,她并没有想去改变它,而是去遵从它,去适应它。

    “那你呢?”李七夜笑了笑,看着眼前的柳初晴。

    柳初晴直视李七夜的目光又不由垂下了,轻声地说道:“人,不能言而无信,既然有这婚约,我,我,我就该去履行它。”

    “要知道,这婚约不是你订下的。”李七夜笑了笑,摸了摸下巴,说道。

    “我,我知道。”柳初晴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但,临海阁养我育我,老祖宗他们在我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我该,该为宗门做点什么事的时候,我,我也应该做的。老祖宗既然订下了这一桩婚约,我,我就不会让老祖宗失信。”

    “不错,这年头,还能遵守诺言的还真不多,特别是对弱者遵守诺言。”李七夜不由抚掌而笑。

    柳初晴低垂螓首,并不多说话,事实上,在他们临海阁也没有几个人支持她去遵守这一桩婚约,对于他们临海阁来说,她若是嫁给新皇,何止是鲜花插在牛粪上,更是浪费了他们临海阁的栋梁之材。

    但是,柳初晴还是来履行这一桩婚约,这是她自己私下决定的,她也不想让老祖宗和宗门难做,自己独自一人跑出来的。

    “既然你是要履行这一桩婚约了,那你打算怎么做呢?”李七夜带着笑容,看着眼前这个少女。

    少女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又垂下了眼帘,低声地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说到这里,她的声音轻到不可闻,宛如蚊纳一样。

    说完了这话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耳根都在发烫,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话来。

    “嗯,好一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李七夜点头,赞扬,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好吧,那就进来吧。”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柳初晴心里面跳了一下,有些紧张,但想到以后日子还很长,又给自己鼓了鼓勇气。

    此时李七夜已经走入了石殿,站在门外的柳初晴鼓了鼓勇气,最后还是跟着走入了石殿了。

    但,当走入石殿的时候,柳初晴心里面又不由有些小紧张,因为偌大的洪荒山,偌大的石殿,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除了他们之外,一片寂静。

    再说,柳初晴没少听说过李七夜在外的恶名,天下人都知道新皇荒淫无道,如果在这荒山野岭之中,李七夜真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那,那,那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柳初晴又不由有些小退缩,毕竟她还是一个少女,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很多事情还未曾经历过,能不让她害怕吗?

    但旋即柳初晴又不由暗暗地鼓励了一下自己,毕竟她与李七夜已经有了婚约,他们两个人之间名份已定,就,就算真的李七夜对她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那,那也是理所当然的,那,那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里,柳初晴既是忐忑,心里面又是有几分的害怕,但又不愿意就这样退缩,她不愿意就这样失信于人。

    最终她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紧跟在李七夜的身后,尽管是心里面忐忑不安,她还是坚持走下去,去适应它,慢慢去改变他。

    走入了石殿,李七夜坐在大师椅,笑着说道:“既然你想做我妻子,那就要学会侍候我,好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侍候我洗漱吧。”

    柳初晴呆了一下,回过神来,低声地说道:“我,我知道。”然后去忙碌起来,为李七夜准备洗漱之物。

    柳初晴乃是临海阁的公主,虽然说不至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在临海阁她是从来没有做过脏活,更没有侍候过人。

    毕竟她出身高贵,拥有着高贵的血统,又是临海阁的公主,平日里不需要人侍候那已经是很不错了,哪里来需要去侍候别人呢。

    虽然说做起这些锁琐的事情来柳初晴是免不了磕磕碰碰,但还是心甘情愿意去做。

    此时柳初晴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小媳妇一样忙碌起来,李七夜坐在那里,看着忙碌得像小陀螺的柳初晴,似乎是欣赏着眼前这一幅难得的美景一样。

    好一会儿之后,柳初晴终于把洗漱之物准备好了,把一盆的温水端到了李七夜面前。

    “开始吧。”李七夜依然端坐不动,泰然若素,只是风轻云淡地吩咐说道。

    柳初晴不由愕了一下,她还以为自己为李七夜准备好洗漱就行了,没有想到,这还需要自己为他洗漱,这让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毕竟作为临海阁公主她还真的没有如此侍候过人。

    最后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里面舒坦一些,毕竟这是自己的夫君,自己的男人,以后还要跟着他一辈子。

    最后柳初晴还是为李七夜洗漱,虽然说她是第一次侍候人,动作青涩,做得并不如人意,但她还是很细心温柔,就像是一个十分贤惠听话的小妻子。

    在柳初晴为李七夜刚刚洗漱完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伸手轻轻地捏住了她那精致美丽的下巴。

    “你,你想怎么样?”柳初晴被李七夜突然的动作吓得一大跳,像小鹿一样惊慌。

    特别是李七夜名声本来就不好,他荒淫无道之名早就传遍了整个九秘道统,更何况早就有传闻说,他在帝都的时候专门强抢良家妇女,所以柳初晴心里面大为紧张,说话都巴结。

    “你说,我们孤男寡女,我们能做点什么?”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笑着说道。

    此时李七夜这模样在别人看来,是色眯眯的模样,说起来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李七夜这样的话,还真把柳初晴吓住了,她不由后退了一步,脸色一变,紧张地说道:“你,你,你不要这样。”

    一紧张之下,她都忘记了,新皇是一个道行极浅的人,而她可是临海阁年轻一辈数一数二的强者。

    “那你说该怎么样呢?”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柳初晴。

    “我,我,我……”柳初晴张口欲说,但是我了大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我们可是有婚约的人,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说来听听,如果我们两个人发生点什么事情,是不是应该的呢?是不是理所当然的呢?”柳初晴张口欲言,但一个字都说不出话来,最后不由轻轻地低下了螓首。

    李七夜这话说得有道理,毕竟他们已经有婚约了,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他们若是发生点什么事情,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但,柳初晴终究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些事情,所以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就不能不这样吗?”最后柳初晴低声地说道。

    “不能怎么样?”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柳初晴,说道:“你是说我们之间发生一点什么事情,又或者是其他的事情。”

    柳初晴不由低着螓首,把玩着衣角,显得紧张,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低着声音,说道:“就,就是荒、荒唐这事,你,你,你就不能改变一下吗?”

    “这么说来,你是想改变一下我了?”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看着柳初晴。

    柳初晴呼吸了一口气,最后她抬起头来,直视李七夜的目光,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勇气,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我,我不希望你,你是那种人,毕竟我,我,我们是夫妻的话,未来,我,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你道行低一点,这,这都没关系,毕竟,不,不是谁都能成为强者的……”

    “……但,但,但我也不希望别,别人笑话说,我,我的丈夫是,是个荒唐的人,如果,如果我,我可以的话,我,我希望你能有所转变,堂堂正正去做一个人,不,不再是那个荒唐的皇帝,其他的,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柳初晴很紧张,说起这一席话来,她都不由有些巴结,但她还是很认真很执着地说完了这一席话,这也是她最真挚最淳朴的心声。

    对于柳初晴来说,既然定下了这一桩婚约,那就命中注定了。就算李七夜能力是差一些,道行浅一点,这都没关系,她都愿意,但她不希望自己夫君是一个荒唐好色的男人。

    虽然她改变不了这一桩婚姻,所以她想去试着去改变李七夜。

    “这么说来,你是想改变我了。”李七夜认真地说道。

    “我,我是希望你,你能堂堂正正去做人,我,我也想,你,你是能行的。”柳初晴很紧张,但她还是有勇气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嗯,有点道理。”李七夜不由点头。

    柳初晴也是很认真,这毕竟是她的夫君,她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也藏不住心事,所以忍不住把自己心里面的话说出来了。

    她来找李七夜,不仅仅是要履行婚约,也想改变一下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