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5章 一触即发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兵池含玉这样的话说出来,一时之间不少人望向李七夜,有不少人屏住呼吸。

    “就是——”有人赞同兵池含玉的话,低声地说道:“还以为自己依然是当年的皇帝呀,现在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识相的就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还敢如此高调,把尾巴翘得如此高,迟早难逃一死。”

    李七夜这个时候懒洋洋地转过头来,看了兵池含玉一眼,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你就是兵池家那个所谓的公主吧,怎么,搞一个冒假的公主嫁了过来,现在摇身一变,也感觉自己高贵无上了,觉得自己是人中凤凰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了。”

    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一口点破,这让兵池含玉脸色一变,毕竟当年婚约之事天下皆知,她本就是许配给李七夜的,后来只不过是他们兵池世家钻了一个空子,取巧而已。

    这等不光彩的事情,本就是见不得太阳,谁都不愿意当众拿出来说,现在李七夜当众就揭穿了这事,这让兵池含玉有些难堪,脸色一沉。

    “人贵在自知。”兵池含玉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有些厌恶,冷声地说道:“否则,是自寻无趣。”

    “这话我赞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至少言而无信,背弃信义的人,也别整天把自己尾巴翘起来,一副要展示自己美丽的模样。这种人,人丑多作怪,丢尽了自己祖宗的颜脸。连做人最基本的信义都坚守不了,不要谈自己血统如何高贵,尽是玷污了祖先的血统。”

    “你——”兵池含玉脸色一变,脸色一下子十分难看,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当着众人的面抽她的耳光。

    “李公子,请注意你的措辞!”此时杨博凡双目一厉,沉喝道。

    李七夜都没兴趣看他一眼,依然看着台阶上的石阶,无所谓地说道:“怎么,你想教一下我是怎么样说话吗?让你那个所谓是真帝的师父来跟我说话吧,上次无聊,饶他一命而已,这一次我捏下他的头颅来当夜壶。”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都变色了,不少人都一下子有些目瞠口呆地看着李七夜,大家都听说过亲皇荒唐,一直以来都是听说而已,今天才知道,他的确是荒唐,什么话都敢说,一点遮拦都没有。

    这话顿时让杨博凡脸色大变,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毕竟李七夜当众辱他师尊,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新皇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不自量力——”此时兵池含玉也冷哼一声,对李七夜更加的厌恶,开始她还没觉得李七夜有多讨厌,现在感觉李七夜依然是本性难改,依然是那么的让人厌恶,他有今日的下场,那也是自讨苦吃。

    “就凭你——”杨博凡顿时一怒,双目露出了杀机,上前一步,冷冷地说道:“区区小事,何需我师尊出手,我替师尊应战便是,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在杨博凡上前一步的时候,神态间对李七夜尽是不屑,而且他的双目中已经露出了杀机了。

    见杨博凡要对李七夜出手,一下子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杨博凡的实力无毋置疑,至于新皇,那就不需要多说了,只怕杨博凡轻而易举便能取他的性命。

    至于站在一旁的汤鹤翔则是露出了冷笑,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如果杨博凡出手杀了李七夜,那么他是求之不得。

    对于汤鹤翔而言,如果他想登上皇位,必定要铲除新皇,但是,新皇终究是太清皇所立,他是唯一合法的皇帝。

    特别是对于他们斗圣王朝来说,要废新皇,那也必须经过讨论决定之后才能实施。

    如果现在杨博凡出手杀了新皇,那对于他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这不需要他动手,如此一来他就不需要背上弑君篡位的恶名了。

    “诸位——”就在一触即发之时,秦剑瑶站了出来,徐徐地说道:“今日大家难得聚集一堂,乃是一桩喜事,莫让鲜血溅洒于此。”

    此时秦剑瑶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一样,而且她的直觉一向来都是很准的。

    秦剑瑶都站出来说这样的话来,在场谁还有不给秦剑瑶颜脸?更何况这是秦剑瑶举行的一场盛宴,在这个时候不给秦剑瑶颜脸,就是有意与秦剑瑶过不去。

    “谨听秦仙子的吩咐。”杨博凡向秦剑瑶抱拳,鞠身,然后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冷一哼。

    “来,来,大家喝酒,喝酒。”见打不成了,汤鹤翔心里面有些遗憾,举杯向人敬酒。

    “敬秦仙子,敬汤将军,敬诸位。”一时之间,气氛又热闹起来,不少人纷纷举杯敬酒。

    看到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兵池含玉更加感觉厌恶,不愿意继续逗留于此,对秦剑瑶说道:“我刚到九连山,还有事要张罗,就暂且先行一步了。”

    “公主初来,路径不熟,且让剑瑶送送公主。”秦剑瑶忙是说道。

    兵池含玉也不拒绝,她们两人向诸人致意一声,使离开了石林。

    兵池含玉离开那是可以理解的,至于秦剑瑶离开,那就有点意思了,突然间她感觉事情有点不妙,不敢去面对李七夜,所以趁着为兵池含玉送行的时机,先离开宴会一会儿,静观其变。

    李七夜懒得去理会众人,看着石阶上的那座椅,然后再看了看站在石阶左右两旁的石像,这一尊尊的石像就像是石卫一般屹立于那里,以石戈拄着身子。

    此时此刻,有不少人冷眼看着李七夜,如杨博凡,如马金明,他们两个人目光中都露出杀机。

    杨博凡不用多说了,李七夜出言辱他师尊,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为他师尊报这个仇。

    至于马金明,那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表弟曾逸彬死于李七夜手中,更何况,李七夜三番四次让他难堪,他早就想置李七夜于死地了。

    至于汤鹤翔,倒是更是淡定不少,他端坐在那里,嘴角蓄着冷笑,似乎是看热闹一般。

    此时在宴席着有着不明的气息在流淌着,因为秦剑瑶刚走,不论是杨博风还是马金明,都有着蠢蠢欲动的心思。

    李七夜懒得去理会他们,最后收回了目光,淡淡地一笑,顺着石阶而上,一步一步地登上了石阶,往高台而去。

    李七夜一步步登上石阶,柳初晴陪伴于身边。

    在场的人一时之间都把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了,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是要干什么。

    “他这是要干什么?”看到李七夜登上石阶,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

    “天知道呢?谁知道他这种荒唐的人会干出什么唐荒的事情来呢。”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也有一些人好奇地打量了一下石阶和高台上的石椅以及站于左右两边的雕像。

    “不清楚。”虽然说盛宴在这石林中举行,只不过前面的石阶没有人去打扫,秦剑瑶也不敢擅作主张把宴席摆到上面去,所以都在这石林中穿梭,没有人登上石阶去看看。

    “这个我倒听说过。”有一位老一辈强者,望着李七夜登上石阶,徐徐地说道:“听说这是九连山的圣贤台,在古老的时代,九连山的先祖曾在这里召见过各方圣贤,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放弃。”

    “圣贤台?”有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事实上九连山太过于古老了,比当下的任何一个传承都要古老,不论是斗圣王朝还是五强,只怕放眼整个九秘道统,已经没有哪一个传承比九连山更古老了,所以对于九连山的很多事情大家都是一无所知。

    此时此刻,李七夜已经登上高台了,看了一眼石椅,笑了一下,也不嫌脏,直接就坐在了那里了。

    要知道,高台就在两座山峰相交的地方,当坐在这样的石椅之上,可谓是居高往下,往下一望的时候,宴席间的所有人都好像是前来朝拜的臣子一样。

    “今天既然都聚集一堂了,无聊的时间也结束了。”李七夜坐在石椅之上,露出了笑容,徐徐地说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大家都静了下来,听着李七夜说话,这并不是李七夜有怎么样的权威,而是大家想知道李七夜究竟想干什么。

    “现在,那我就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李七夜懒洋洋地笑着说道:“游戏时间结束了,该我露出獠牙的时候了。不管你们是龙也好,是虎也罢,该盘着趴着的,那就乖乖地给我盘着趴着,不然,鲜血就流淌在地上。”

    “哼,好大的口气。”马金明不屑地说道:“这天下,还是你的江山吗?你不会还是梦没醒吧。”

    “对,这天下,依然是我的江山。”对于马金明的嘲笑,李七夜一点都不生气,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当今天下,还是我说了算,现在,你们跪拜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