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8章 都跪着吧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唉,看来我这个暴君做得还是有点失败呀。”李七夜摇头说道:“一个真正合格的暴君,应该喝点人血,吃点人肉什么的。毕竟你们在恨我的时候,都不也是想喝我的血,抽我的筋,吃我的肉吗?唉,看来我做暴君还是不够合格。”

    看着地上十几具尸体,在场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了。

    “我的妈呀,逃吧。”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样的气氛,飞跃而起,转身便往外逃遁而去。

    “走——”见到有人带头逃走,在这个时候他们还顾得上什么尊严、颜脸,都纷纷飞跃而起,转身逃遁而去。

    “嗤、嗤、嗤……”就在这些年轻天才飞跃而起逃遁而去的时候,一把把石戈掷出,如同闪电一样,而且十分的锋锐。

    “啊、啊、啊……”在这刹那之间,一声声惨叫响起,鲜血溅射,只见一个个飞身而起逃走的年轻天才都被石戈刺穿了胸膛,一个血洞出现在胸膛上,随着他们一声惨叫,鲜血喷涌,尸体从高空中坠落。

    眨眼之间,一具具尸体从空中坠落于地,当落地之后,已经是死透了,动都不会动一下了。

    “不要逃——”看到所有的出口都被石卫堵住了,根本就无法逃走,一旦跃空而起,就会被石卫屠杀掉。

    年纪大的强者沉喝了一声,本是想飞跃而起的年轻修士都纷纷稳住了身体。

    “砰、砰、砰”在这个时候,堵住每一个出口的石卫迈开了步伐,一步一步地向他们逼来,它们手中的石戈闪动着可怕的寒光。

    看到石卫一步又一步地逼来,在场的所有人不得不后退,随着石卫逼得越来越紧,慢慢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逼得退到了石阶之前了,再往后台就要往李七夜那边退去了。

    “现在该怎么办?”一时之间,被逼成一团的修士强者都失去了主意,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们只有向年纪大的强者询求意思了。

    但是,那些年纪大的强者甚至是世家老祖,在此时此刻也束手无策,完全失去了主意,因为这些石卫实在是太强大了,就算是他们联手,他们也无法杀出重围。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在这个时候,坐在石椅之上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你们除了向我这个皇帝下跪,跪舔我这位皇帝,向我这位皇帝效忠之外,你们觉得还有第二条出路吗?如果你们跪舔得我心情舒畅了,一时心软,说不定能饶你们不死。”

    李七夜的话宛如从天而降一般,似乎在这迷茫之间给了在场的所有人指出了一条明路了。

    在此之前,只怕没有人会把李七夜的话放在心里面,失去了权势的新皇,好算什么东西,不值得一提。

    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这个时候,终于有年轻修士承受不住这样压力了,扑嗵的一声,双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大拜,说道:“吾皇千秋万世,万古无敌。奴才无知,一叶障目,请吾皇饶我不死。”

    见有人带着跪下了,不少人一下子被突破了心理防线,纷纷有修士强者跪下,大呼道:“吾五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统万古,千秋万载。”

    见到越来越多的人跪下,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争先恐后地跪下,都纷纷地跪倒在地上,高呼道:“吾皇万寿无寿,垂怜天下,求吾皇饶奴才一命……”

    一时之间,石阶下跪得黑压压的一片,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下了,而且后面的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跪下的,他们都怕自己是最后跪下的一个人,万一惹得新皇不高兴,说不定他们立即人头落地。

    当所人跪倒在地上之后,在李七夜没开口之前,没有人敢站起来,所有人都跪在那里,提心吊胆,心里面战战兢兢,等待着李七夜发落。

    “看来你们的骨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硬嘛。”李七夜坐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跪得一地都是的人,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不,不就跪在这里嘛,比想象中容易多嘛。”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一时之间让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老脸是火辣辣的。在此之前,他们之中谁会高看李七夜一眼,在他们眼中看来,新皇就是一个废物,是一个荒唐无能的昏君而已,多少人是对他不屑一顾,多少人在心里面鄙夷他,多少人心里面是想一脚把他踩在脚下?

    但是,现在他们这些曾经对新皇不屑的人,那还是乖乖地跪在了那里,心惊胆颤地跪着,等候着新皇的发落。

    前后的落差,这也让在场的人十分的难堪,在此之前,他们哪个人不是自视甚高,他们是多么的高傲,在他们眼中新皇这样的废物还没有资格出现在这样的宴席之中呢,现在好了,他们却跪舔新皇,哀求他饶他们一命。

    此时,他们所谓的高傲,他们所谓的自负,那是一文不值,碎得一地都是。

    “那我是不是考虑一下,搞个什么比赛的,比如说,谁能跪舔得我舒服了,就先离开,一个一个来,后面跪舔得不舒服的,拉出去砍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跪倒在那里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不由脸色煞白,李七夜这是把他们碎得一地都是的高傲和自尊还要踩在脚下狠狠地碾碎!

    “陛下,饶,饶他们一命吧。”看着跪倒一地的人,最后还是柳初晴心软,轻轻出声,向他们求饶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柳初晴,不由感慨一声,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说道:“我的傻丫头都开口求情了,唉,就算我铁石心肠也会软化呀。”

    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柳初晴不由粉脸一红,不由害羞地低下了螓首,但是心里面甜甜的。

    “真是无聊,一群蠢货,杀了也脏了我的手。”李七夜懒洋洋地看了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一眼,索然无味地说道。

    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本是心惊肉跳,心里面害怕李七夜再耍出什么花样来,现在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在石椅上重重地一拍,紧接着,听到“轧、轧、轧”的声音响起,李七夜身后的两座山峰移动了一下,那本是紧挨着的两座山峰竟然露出一道缝隙来,这露出来的缝隙之中竟然放着一个石盒。

    李七夜伸手,把这个石盒抓在手中,打开一看,当石盒打开的时候,顿时波光荡漾,似乎石盒之中盛满了仙水一般,闪动着波光。

    跪倒在下面的人,虽然也知道这一定是了不得的宝物,但是没有人敢开口,没有人敢吭一声。

    李七夜看了一眼之后,合上了石盒,淡淡地说道:“真心以为这是圣贤台吗?这一尊尊石卫真的以为是观赏用的呀?它们可是守护着这里的。”说完收起了石盒。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了起来,说道:“无聊。”起身离开。

    柳初晴挽着李七夜的手臂,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地走下石阶。

    当李七夜走下了石阶,就站在跪倒在地上所有人面前。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心惊胆颤,一声都不敢吭。

    甚至在这个时候,跪在那里的人挪动着身体,中间让出一条路来,让李七夜他们通过。

    李七夜只是冷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徐徐地说道:“你们今天能捡回一条命,那不是我仁慈,那是因为丫头心地善良,才饶你们一条狗命!你们知道该感谢谁了吧。”

    “娘娘仁慈,母仪天下!”听到李七夜的话,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都高呼一声,趴倒在地上。

    柳初晴羞得满脸通红,螓首压得很低,眼睛都快只能看到自己脚尖了,这让她心里面甜甜的,因为“娘娘”这样的称呼,是确定了她在李七夜身边的地位。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再也懒得去理会他们,带着柳初晴飘然而去。

    “轰——”的一声,当李七夜远去之后,所有的石卫归位,身体站得笔直,依然是手握着石戈。

    当确定李七夜真正远去之后,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这才慢慢爬了起来。

    爬起来之后,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到了最后,谁都不敢吭声了,三三五五离开了,因为今天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丢脸了,一向自负的他们,被震慑得跪在了那里。

    当把李七夜和柳初晴送回了湖边,目送李七夜和柳初晴远去之后,南山樵子不由坐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起烟杆儿来。

    最后不由望着李七夜消失的方向,喃喃地说道:“幸好还是有一人暖了他的心,不然,九秘道统的后果不堪设想。在他眼中,那只不过是一盘棋而已,当棋局结束,棋盘只怕也会被随意丢弃,到了那一天,整个九秘道统也算是毁了。”

    南山樵子都不由背脊冷汗涔涔,幸好还有一个柳初晴,能得到李七夜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