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67章 偷袭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一枪袭来,太过于突然了,在这刹那之间,汤鹤翔出手,一枪刺穿了李七夜的头颅,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让所有人都是猝手不及。

    刹那之间,汤鹤翔的龙枪刺穿了李七夜的头颅,一时之间让许多人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地,很多人都呆了一下,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李七夜与观海刀圣对决,乃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公平决斗,虽然说在这一刀“皇者诡道”之时观海刀圣瞬间出现了李七夜的身后,刹那之间从李七夜背后一刀切入了他的身体。

    但这依然不是一种偷袭,只能说是观海刀圣的刀道变化,一种诡异奥妙的变化。

    而汤鹤翔就不一样了,这本就是李七夜与观海刀圣之间的对决,作为旁观者,观海刀圣瞬间偷袭,在李七夜危难之间瞬间一枪刺穿了李七夜的头颅,那么汤鹤翔的所作所为,那的的确确是偷袭,一次卑鄙无耻的偷袭。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说在修士界也曾经发生过不少偷袭之事,也曾有过许多人偷袭过别人。

    但是,汤鹤翔不一样,而且眼前的情况也不一样。汤鹤翔乃是九秘道统最杰出的天才,可以说是斗圣王朝的表率,年轻俊杰,更何况他身为禁卫军的军团长,他的一言一行可谓是十分的重要,代表着他的品行。

    如果说,生死仇敌,在平日伏击偷袭,那还说得过去。但,李七夜依然还是九秘道统的皇帝,他在与观海刀圣公平对决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汤鹤翔突然出手偷袭,那就实在是显得太卑鄙了。

    这样的行为,这完全衬不上汤鹤翔的身份,也衬不上他的地位,作为年轻俊杰,这样的行为给他人生留下污点。

    汤鹤翔突然偷袭,瞬间刺穿了李七夜的头颅,这顿时让观海刀圣脸色一变。汤鹤翔的行不不仅仅是防碍了他与李七夜之间的一战,连这一战都会被留下污点。

    “你干什么——”观海刀圣脸色一变,对汤鹤翔厉喝道。

    “刀圣,在下乃是助你一臂之力,以免夜长梦多。”汤鹤翔阴阴一笑说道。

    对于汤鹤翔而言,李七夜对于的威胁太大了,所以在这刹那之间他突然出手,一枪刺穿李七夜的头颅,那就是要让李七夜一下子死透,不要给李七夜有丝毫翻身、喘息的机会。

    “你算什么东西——”观海刀圣双目一厉,刀意滔天,冷森森地说道:“我的战场,用得了你来出手相助吗?”

    对于观海刀圣这样的天才来说,他最忌就是别人插手他的战争!

    被观海刀圣如此一声斥喝,这让汤鹤翔脸色大变,在心里面他自认为是与观海刀圣属于平起平坐的同辈中人,但现在观海刀圣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羞辱!

    “陛下——”在这个时候,柳初晴尖叫了一声,差点昏了过去,急忙冲过来。

    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大家都没有意料到事情会朝这样的一个方向发展,这实在是太出于所有人的意料了。

    “师妹——”一时之间,观海刀圣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为好,如果说,他凭着自己一刀打败了李七夜,那还好说,现在汤鹤翔突然偷袭,这使得他这一战留下了污点,这让他都十分尴尬去面对柳初晴。

    “陛下——”柳初晴冲过来,忙去抱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泪水都湿了她的眼角。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柳初晴去抱李七夜的时候,只见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但在这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似乎有另一个李七夜从原来的李七夜体内走了出来一样,宛如是进行了一次蜕变一样。

    当这个李七夜走出来的时候,站在原地的李七夜这才消失,与此同时听到了“啵”的一声,空间波动了一下。

    好一会儿,大家都回过神来,这并不是李七夜在蜕变,而是李七夜本来就站在那里,只不过他只是从一个空间抽离到另一个空间而已,观海刀圣也好,汤鹤翔也罢,都并没有伤到李七夜。

    “傻丫头,有什么好哭的,世上还没有人能杀得了我,凭这点三脚猫的功法,又焉能伤得了我。”李七夜抱住柳初晴,轻轻地抹去她的泪水。

    柳初晴的螓首紧紧地埋入李七夜的胸膛,不觉间把李七夜抱得紧紧的,十分害怕突然之间失去了李七夜。

    看到李七夜突然无恙,观海刀圣不由松了一口气,李七夜活着,这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李七夜死了,他不仅没有胜利的喜悦,还会内愧于心,对不起自己师妹。

    “皇者诡道,有点意思。”李七夜只手拥抱着柳初晴,风轻云淡地笑着说道:“待你成为不朽,这刀道还值得一看,你现在还是太年轻了。”

    观海刀圣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此时,观海刀圣已经没有再出手的**了,他知道,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出全力,他只是随手迎战而已,如果他真的出手,只怕他已经躺在这里了,三招一过,观海刀圣已经十分深刻意识到,自己与李七夜之间有着极大极大的差距,那种鸿沟只怕他一辈子都难于跨越的。

    昏庸无能,想到这样的传说,观海刀圣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明白谁才是蠢货,世人在李七夜眼中,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已,而世人却偏偏认为他是昏庸无能。

    观海刀圣心里面也不由替自己师妹高兴,在以前他还认为李七夜这样的昏君配不上自己的师妹,现在看来,自己师妹的确是选对人了。

    “所谓的斗圣王朝天才,那只不过是蠢材而已,小人一个,微不足道。”李七夜揽抱着柳初晴,看了一眼汤鹤翔,淡淡地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汤鹤翔,一双双目光落在了汤鹤翔的身上,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神态间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虽然没有谁是圣人,但是,汤鹤翔刚才偷袭,这实在与他的身份地位太不衬了,有辱他年轻俊杰的地位。?此时汤鹤翔脸色十分难看,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是显得十分的尴尬。如果说刚才一枪偷袭成功的话,那还说得过去,至少是成王败寇,只要杀了李七夜,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身后事,就让别人说去吧。

    但是,偏偏李七夜没有事,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为致命的失误。

    “出来一战——”此时观海刀圣双目一厉,长刀向汤鹤翔一指,冷冷地说道:“今日,我必砍下你的狗头!”

    这一次观海刀圣的确是恼火了,这本是他与李七夜之间的一场公平决战,对于他这种绝世天才来说,不论输赢,那都是光明磊落的一场决斗,就算是败了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毕竟胜败乃是兵家常事。

    但是,这样的一场公平决战,汤鹤翔突然搅了进来,还出手偷袭李七夜,搞不好别人还以为他是与汤鹤翔合伙,这将会让他一世英名留下污点,这也让他愧对自己的师妹。

    所以,这能不让观海刀圣恼火吗?这也不怪观海刀圣发飙,扬言要斩下汤鹤翔的头颅。

    “刀圣,你我乃是同仇敌忾,我也是出于好心,助刀圣一臂之力……”汤鹤翔干笑一声,徐徐地说道。

    “闭嘴——”观海刀圣打断了汤鹤翔的话,毫不给情面,冷冷地说道:“谁与你同仇敌忾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跟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出来受死!”

    话一落下,“铛”的一声响起,刀鸣九天,杀意昂然。

    观海刀圣这话冷厉,根本就不给汤鹤翔丝毫的情面,这顿时让汤鹤翔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们同样是年轻一辈,在他看来也看是平起平坐了,更何况他还是禁卫军的军团长。

    但是,观海刀圣却丝毫不给他情面。

    在一旁的秦剑瑶也不由摇了摇头,虽然她是不至于落井下石,但是汤鹤翔做得太下作了,完全是自寻灭亡。若是换作是其他的事情,或者她还会调解一下,像这样的事情,她根本就不会去过问,这是汤鹤翔自寻的。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观海刀圣这样的话虽然是咄咄逼人,但是,作为九重天真神,他有这个资格说出这么霸道的话。

    就算汤鹤翔这样的存在,与观海刀圣之间依然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刀圣,你是认真的吗?”汤鹤翔也不由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

    “难道我会怕你不成?”观海刀圣咄咄逼人,冷笑地说道:“你有什么靠山,尽管上吧,我临海阁什么时候怕事过了?”

    汤鹤翔不由脸色一沉,五指不由紧紧地握着龙枪,目光中露出了杀机。

    本来,他并不是针对观海刀圣的,他的目标是李七夜,他还有底蕴没出,就是为了针对李七夜的,但是,如果观海刀圣咄咄逼人的话,他也不会再退缩,毕竟泥人也有三分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