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68章 鼠辈而已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此时汤鹤翔双目露出杀机,毕竟泥人也有三分泥性,作为同辈中人,同样为九秘道统的天才,他也是有实力、有底蕴的人,难道会真的怕了观海刀圣不成?

    “刀圣,你可要三思,与我为敌,那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汤鹤翔冷冷地说道,目光中的杀意也是高昂。

    “废话少说,出来受死。”观海刀圣双目一厉,刀意高昂,毫无疑问,他对汤鹤翔动了杀意了,那怕汤鹤翔的底蕴再深、靠山再强,他也要杀了汤鹤翔。

    观海刀圣游历天下,经历过无数的风浪,他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一旦他下了决心,管你是谁的弟子,管你有怎么样的靠山,先斩了你再说。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当然,如果观海刀圣与汤鹤翔之间一战,单打独斗的话,大家都看好观海刀圣。

    毕竟他们之间,一个是九重天真神,一个是五重天真神,彼此之间的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单打独斗的话,汤鹤翔绝对不是观海刀圣的对手。

    不过,看汤鹤翔的模样,他并不仅仅是想与观海刀圣单打独斗,这就让不少人心里面好奇,汤鹤翔还有怎么样的杀手锏呢。

    “哼——”汤鹤翔冷冷地一哼,手中的龙枪不由顿了一下,双目露出了杀机,他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弱者。

    “好了,你退下吧。”就在汤鹤翔与观海刀圣之间一触即发的时候,李七夜对观海刀圣挥了挥手,吩咐地说道:“他的狗命,我要了,你在旁边看着就是了。”

    观海刀圣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汤鹤翔一会儿,最后冷声地说道:“今天算你走运。”说完,收回了长刀,退到了一边。

    汤鹤翔冷冷地一哼,对于观海刀圣心里面也特别不爽,被观海刀圣如此的看轻,似乎他好像完全不是观海刀圣的对手一样,这让他心里面能爽吗?

    在观海刀圣退下之后,李七夜看了一眼汤鹤翔,淡淡地一笑,说道:“你是想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如果要死得痛快,那就自己了断吧,如果是我出手,那就不好说了,死无全尸,那也是正常之事。”

    汤鹤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先是被观海刀圣看轻也就罢了,现在又被李七夜如此的看低,他心里面简直就是气炸了。

    要知道,在以前,可是他看不起李七夜的,在以前,新皇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被人赶下皇位,连江山都丢掉了。

    现在倒好,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看低,甚至是不屑一顾,那怕他心里面知道李七夜已经很强大了,但心里面依然是压制不住那股怒气。

    “你真以为你就无敌了吗?”汤鹤翔冷冷一哼,目光露出了怒气。

    “没错,我就是无敌。”李七夜笑了一下,十分随意地看了一眼四周,轻描淡写地说道:“谁认为可以挑战我的,我是随时都欢迎站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我的无敌也好。”

    当着天下人的面,直接说自己无敌,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高调,就算再强大的真帝,也不敢如此高调地宣布自己无敌,但是,新皇却偏偏敢如此地高调宣布自己无敌。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事实上一直以来新皇都没有变,大家都还以为他是一个弱者的时候,他所做的事情,大家都以为他是荒唐昏庸,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强大了,现在他所做的事情,所有人都只有一个词来形容——疯狂。

    事实上,新皇本质一直都没有变,只不过大家看待他的角度变了而已。

    “怎么,不会又像刚才那样做缩头乌龟吧?”李七夜看着汤鹤翔,笑着说道:“不过,就算今天你要做缩头乌龟,那也由不得你。”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再一次看着汤鹤翔,如果说此时汤鹤翔不敢再应战,那对于他的名声威望而言,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这对他在九秘道统的地位会产生极大的冲击,就算真有一天他能登上皇位了,只怕很多人都不会服他。

    “好——”汤鹤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双目一厉,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乃是一名将领,擅于带兵打仗,我与敌交锋,都是冲锋馅阵……”“好了,不用说话弯弯曲曲、转弯抹角的。”李七夜挥手,打断了汤鹤翔的话,说道:“你就直接说你想群殴就是了,谈什么带兵打仗。”

    被李七夜这样抢先一句,汤鹤翔不由老脸一红,他说了大半天,就是要给自己找个理由一群人冲上去。

    毕竟,汤鹤翔心里面也一清二楚,凭他一个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最大的底蕴就是联手,所以,他想与身后的队伍联手战李七夜,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不管你来一百个人也好,来一千个人也罢,那怕你来整个军团,甚至是所谓的六大军团齐上,我都奉陪,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笑着说道:“当然了,对于我来说,你们六大军团一齐上更好,我举手就把你们这些叛军全部屠个干净,也省得我再一一去收拾了。”

    李七夜这话说得风轻云淡,说起来似乎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在场的人听到这样的一席话,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虽然李七夜只是说出这样的话而已,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场的很多人都感觉自己闻到了一股刺鼻无比的血腥味了。

    在这恍然之间,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好像就在这一刻看到了李七夜大手一挥,便把六大军团屠杀得一干二净,只见六大军团的百万大军全部伏尸于地上,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此时此刻,没有人会觉得李七夜是大放厥辞,大家都相信,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动手,只怕六大军团是难逃一劫。

    “暴君就是暴君——”此时汤鹤翔冷冷地说道:“不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失去民心,为什么会众叛亲离……”“好了,不要给我说教。”李七夜打断了汤鹤翔的话,笑着说道:“你只是我脚下的蝼蚁而已,说什么教?要战的话,就快点叫上你的帮手了,不然我一出手,你就死在那里了。”

    汤鹤翔顿时脸色涨红,难看到极点,他沉喝道:“列阵,今天就要领教一下他的高招。”

    “铛、铛、铛”在汤鹤翔一声令下,只见汤鹤翔身后的队伍一下子站了出来,瞬间成阵,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当他们祭出阵图的时候,脚下浮现大阵法则,经纬交错。

    而这一刻,汤鹤翔一步站入了阵中央,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大阵沉浮,无数的法则瞬间围绕着汤鹤翔转动,以汤鹤翔为中央,整支队伍的磅礴霸道的力量宛如凝集在了汤鹤翔的身上。

    看到汤鹤翔他们成阵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奇怪。”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低声地说道。

    “怎么奇怪了?”他身边的同伴不由轻声地问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人看着汤鹤翔他们成阵,低声地说道:“这支队伍,那可不是禁卫军,而是中央军团的核心队伍,多数是马家军的老兵。但,你看一下这成阵的情况,多么的熟练,一步成阵,这可不是临时操练出来的。”

    听到这个人的话,周围的人都不由一愕,随之心里面为之一凛,大家这样的细节,现在仔细一琢磨,问题可不小。

    要知道,今日跟随汤鹤翔来的可不是禁卫军,而是中央军团的劲旅,而汤鹤翔则是禁卫军的军团长。

    两个驻守之地天各一方,为什么汤鹤翔和中央军团的劲旅会有着如此默契的配合?这种操练,不是临时的,也不是一时半刻的,曾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才有这样的结果。

    “不要忘记了,太清皇垂暮很久了,早就吊着一口气了。”在很多人也为之好奇的时候,边上的一位老祖飘来这么一句话。

    这话一出,所有人心里面为之一震。

    如果说,放在当日,太清皇驾崩,斗圣王朝年轻一辈谁最有机会登上皇位?答案呼之欲出——汤鹤翔。

    这就意味着,在太清皇还没有驾崩的时候,汤鹤翔和中央军团的关系早就是非同小可了,早就有谋于皇位了,所以,他们才会有着如此默契的配合。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大阵形成,只见汤鹤翔整个身体开始变大,越来越大,而且那支队伍在这个时候融入了大阵之中,化作了一个巨盾,被汤鹤翔挽于手中。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汤鹤翔身体越来越大,最后他如同一座巨岳一般巨大。

    此时此刻,只见汤鹤翔头顶青天,脚踏大地,白云那也只不过是从他腰间飘过而已,脚下的湖水只不过是淹没他的小腿肚而已。

    如此巨大的身躯,让人都不由仰视。

    至于汤鹤翔手中所挽着的巨盾,那也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这样的巨盾砸下,似乎可以把整个湖泊一下子击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