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10章 斗战皇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其他类型

    一天一天过去,洪荒天牢的洞口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动静,似乎里面是一片死寂。

    “看来不会有奇迹出现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新皇真的完了,可惜呀,本是一代可以超越太清皇的皇帝呀,就这样把自己玩完了,太任性了。”

    “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少人都纷纷为之扼腕叹息,都觉得新皇这样跳入洪荒天牢自杀,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实在是太让人为之遗憾了。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失望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新皇必定死在洪荒天牢的时候,洪荒天牢的洞口突然散发出了光芒,一缕缕光芒喷涌而出,一个门户缓缓打开。

    “看,那是什么——”在这个时候,门户缓缓打开的时候,终于被人看到了,不由尖叫了一声,一下子引来了无数的关注。

    “真的,真的要出来了。”看到门户缓缓打开的时候,天天守在洪荒山的柳初晴不由狂喜,喃喃地叫了一声。

    “终于回来了。”兵池含玉不由为之一喜,当然李七夜能活着出来,她并不意外,她相信李七夜,对李七夜有着盲目无比的信心。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的时候,一个人影冲天而起,瞬间落到了洪荒山之上。

    “是新皇,真的是新皇。”当看到这个人影落在了洪荒山上的时候,很多人都看清楚了他的容貌,不由大叫了一声。

    “真的是新皇呀,不可思议呀,这简直就是打破了千百万年的诅咒呀。”连世家老祖都不由震撼,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真是一个奇迹,只怕是九秘道统有记载以来,第一个能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来的人吧。”有古朽的真神也为之震撼,抽了一口冷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都无法相信。

    “深不可测。”看到李七夜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来,此时此刻南山樵子都忘记了抽旱烟杆儿了,不由喃喃地说道:“我这一双老睛还是昏花,还是看走眼了,比想象中还要可怕,一般的始祖,都已经没有资格与他争锋了。”

    “真心无聊。”李七夜落于洪荒天牢,淡淡地笑了一下,伸手向洪荒天牢拿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响起,只见洪荒天牢被拔地而起,不断地缩小,最后整个洪荒天牢化作了一个小小的笼子,落入了李七夜的大手之中。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眼睁睁地看着李七夜,一个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来的人,那简直就是开创了万古奇迹,震撼着所有人,现在他竟然轻而易举地把洪荒天牢拔地而起,把洪荒天牢收为已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已经是无敌了,他站在那里,就已经是号令天下,所有的人都应该臣伏。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在九连山中瞬间喷涌出了四股光柱,四股光柱冲天而起,刹那之间烛照着大地,宛如四颗太阳冉冉升起一样。

    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中,只见有三个高大无比的身影浮现,还有一座古阁沉浮于那里,气势夺天,宛如一下子镇压了天地八方,恐怖无匹的气息瞬间压塌了诸天,一时之间,整个九连山都宛如被可怕的不朽气息所填满了一样。

    “四大至尊老祖要出手了。”看到三个高大的身影和圣阁浮现,大家都纷纷撤退,知道大战将在。

    “蠢不可及。”南山樵子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杆儿,瞥了天空上的三个高大的身影和圣阁,冷笑一声,说道:“还真以为他们的杀手锏能压制得住他,真是白日做梦,就算是始祖复活,只怕都无法压制住他,一群蠢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人是多么恐怖、多么强大。”

    “有点意思。”李七夜收了洪荒天牢之后,瞥了一眼三个高大的身影和圣阁,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圣阁那沉重的石门缓缓打开,当石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只见里面盘坐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老者,身材高大,身上穿着一身铠甲,这一身铠甲散发出了磅礴凶猛的战意。虽然说这个老者已经是须发皆白,但他看起来依然是精神抖擞,战意高昂,似乎是一个年轻的战士一样,特别的他一双眼睛,寒光绽放,让人不寒而栗,让人一看到他,就不由肃然起敬。

    “斗战皇——”看到这个盘坐在圣阁里面的老者,有世家老祖认出了他,不由吃惊地说道:“他竟然还活着。”

    “斗战皇呀,好几个时代之前的皇帝了。”听到这个名字,不少老人想到了这个人,也不由吃惊,喃喃地说道:“他退下了皇位之后,便加入了圣阁,后来曾成为圣阁最强大的老祖呀。当年太清皇夺权之后,他便销声匿迹了,大家都还以为他已经死在了太清皇的手中了,没有想到他竟然领着圣阁退隐了。”

    斗战皇,在太清皇前几个时代,他就曾经当过斗圣王朝的皇帝,曾经是威名赫赫,在他手中,斗圣王朝也是日益昌盛,虽然说是比不上太清皇的鼎盛,但他也是一位极有作为的皇帝,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位十分强大的不朽真神。

    后来,他从皇位退下之后,便加入了圣阁,成为了圣阁的老祖,后来甚至是成为了圣阁最强大的老祖。

    当年,在太清皇夺权的时候,斗战皇和圣阁都消失了,大家都以为斗战皇和圣阁都被太清皇灭掉了,没有想到强大的他,竟然带着圣阁退隐了,愿意把大权拱让给了太清皇。

    “恭喜陛下,陛下从洪荒天牢归来,可喜可贺,实在是我们九秘道统之福。”斗战皇露脸之后,向李七夜顿首,满脸笑容。

    斗战皇突然向李七夜道喜,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愕,一时之间,大家都纷纷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在此之前,斗战皇他们来势汹汹,所有人都以为斗战皇他们会对新皇不利,或者是想镇压新皇,现在斗战皇突然之间向李七夜道喜,完全出于人的意料,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他们不是来向新皇下手的吗?”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这样的转变实在是太快了,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一时之间都搞不清楚斗战皇他们究竟是为什么而来了。

    “那是。”对于斗战皇的道喜,李七夜很淡定,仅仅是看了他一眼而已。

    “九秘道统的大好江山,还需陛下统治。”斗战皇含笑,徐徐地说道:“我等将恭迎陛下回归王朝,登临皇座,君临天下。”

    “九秘道统有陛下这般经天纬地之才,乃是天下众生的福祉。”在这个时候,静莲阁的至尊老祖也含笑地说道:“陛下登位,乃是天下归顺,当是祭天!”

    静莲阁的至尊老祖看起来年轻的模样,至少在四位至尊老祖中是最年轻的,看起来很儒雅,有着一股书卷气息。

    连静莲观的至尊老祖都这样说,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大家都面面相觑,难道说,在此之前是他们理解错了,四大至尊老祖并不是为了镇压或者谋害新皇而来,他们是为迎接新皇而来的?难道他们真的是来迎接新皇回朝登基的?

    “不对呀。”有人嘀咕了一声,喃喃地说道:“万阵国总没道理迎接新皇回朝登基吧。”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搞不明白了,如果说,静莲观、斗战皇他们迎接新皇回朝登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静莲观和新皇没有什么冲突,而斗战皇更应该迎新皇登基了,他可是斗圣王朝的老祖,而新皇代表着斗圣王朝。

    但是,万阵国与新皇是死对头,生死不两立,他们没有道理迎接新皇回朝登基呀。

    “然后呢?”李七夜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

    “祭天,顺大势,此乃是壮举。”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徐徐地说道:“此事乃是一举定乾坤,昌九秘道统万世。此等大事,必得以一件无上仙器奠之,所以请陛下请出九仙绳,以祭天,定乾坤,谋求万世之昌盛。”

    “哦。”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闹了大半天,原来就是想要九仙绳呀,直说嘛,绕那么大的圈子干什么。”

    “只要交出九仙绳,一切都好说话。”在这个时候,万阵国的至尊老祖冷冷地一哼,冷声地说道:“只要交出九仙绳,你依然是九秘道统的皇帝,依然掌势九秘道统的权柄,依然是至尊无上,号令天下。”

    比起斗战皇他们来,万阵国的至尊老祖这一席话就更加直接了。

    当然了,在这个时候至尊老祖还能好好说话,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他们可是生死对头,誓不两立,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万段呢。

    “九仙绳。”听到了这样的一席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才明白四大至尊老祖究竟是为什么而来了。

    原来他们是冲着新皇手中的九仙绳而来的。